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八十四章 神皇之死

第九百八十四章 神皇之死

    这是一场杀戮,是屠杀皇道极境这等至强存在的杀戮,道王有如仙人般强大,一尊尊惊天动地的存在在他手中相继丧命,相继陨落,十三尊魔皇死得只剩下六人。

    森罗魔皇肉身再次爆碎,眼中终于露出恐惧,转身逃走,头也不回,一心只想逃离。

    元魔圣母吐血,信心和心念崩溃崩塌,化作冥海远遁,离丒魔皇大叫一声,面带恐惧之色也抽身而去,驱神魔皇摇身化作无数魔怪,奔腾而走,骨皇架着破破烂烂的帝骨金船逃遁,灭天邪皇也想离开,却被道王一掌击杀。

    “树倒猢狲散,地狱诸皇看似团结,实则是一盘散沙。”

    道王气息震荡,撑得中天世界所化的混沌鸿蒙也在翻滚不定,看向兰陵神皇,淡然道:“道友,你的这些属下为了同一个目标时可以团结,但是只要威胁到他们性命,他们便是一群被打怕的狗。你说对么?”

    兰陵神皇面色凝重,看向四周,只见九大仙道将混沌鸿蒙彻底撑起,如同一个巨大的囚笼,囚笼中混沌分裂,鸿蒙分开,断了他的后路,笑道:“他们都是一群失败者,自然会有如此心态。成功者已经证道飞仙,失败者便只能苟且偷生,等待这场大劫降临的机会,飞仙而去。”

    道王负手,仰头看向天顶,他站在原本属于荒古圣山的地方,诸天万界仿佛在围绕他运转,淡然道:“这场浩劫,终归还是要你我这些人来最终对决。五千四百万年前。我们的理念便不同。只是古仙浩劫降临。将我们的理念冲突掩盖下来,让我们得以联手。我很怀念那段时光。”

    兰陵神皇点头,收回目光,看下去也无用,因为道王已经断了他的后路,笑道:“不错。军师恋上彼岸,活脱脱一幅不要脸的样子,总是缠上彼岸。甚至视我们为情敌,不惜布下杀局暗算我们。壶天是个老好人,教书先生,以世外高人自居,玄黄喜欢研究功法,已经痴迷在其中,天刀天天捧刀炼刀,都天每天窝在家里琢磨大阵。”

    道王眼中露出温柔,笑道:“还有我家婆娘,那时她还没有这么讨厌。她那时喜欢斗,斗来斗去。她还以为我也喜欢。还去寻彼岸斗了几场。”

    “造化在感应天道,说话神神秘秘,总说浩劫将至,我们那时喜欢叫他神棍对不对?”

    兰陵神皇笑道:“天意道友死板着脸,一幅谁都欠他钱的样子。还有极乐这厮,是个头脑顽固的家伙,只认死理,天天穿着破烂衣裳,苦苦修行。而应龙这家伙鼻孔向天,谁都看不起,实则是个热心肠,只有他最服你,认为你是救世主。”

    “至于神皇你,我也是极为佩服的。”

    道王回忆起从前,叹息道:“你那时是地狱的大帝,雄姿伟岸,又娶得娇妻,好不羡煞旁人。我曾与你隔界论道数次,对你的修为涵养也是心折。”

    兰陵神皇也想起那段时光,笑道:“我那时从仙界下来,是奉命下界,提前得知浩劫将至,不过遇上内子却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遇到你这等雄才伟略之人,是我这一生另外一件幸运的事,我时常感叹,吾道不孤。”

    道王叹了口气,道:“浩劫爆发时,你率领魔朝前来支援,无数地狱神魔葬身在那一战中,嫂夫人也因此而死,我总觉得诸天万界欠你良多。”

    “我知道。”

    兰陵神皇神色肃然,道:“浩劫后我去都天神界,打算夺得都天道友的炼天大阵,你曾远远叹息一声,没有阻拦我。我当时回头看见了你,却没有与你说话,我离开时,你也没有阻拦我。炼天大阵极为重要,你没有拦我,可见你念及旧情。”

    道王默然,突然道:“我们何至于闹到现在这一步?”

    兰陵神皇想了想,笑道:“大概是理念不同吧。”

    道王默默点头:“对,理念不同……”

    “而今,天刀死了,军师和彼岸远走高飞,应龙也死了,道王,你是否后悔?”

    兰陵神皇眼中的回忆消失,脸上的温柔也不见踪影,而是变得刚毅,恢复杀伐果断,冷冰冰道:“天刀时常鞭策你,军师为你出谋划策,彼岸活泼可爱灵动,她的仙体又可以统御我们不同的大道,让我们可以与古仙有一战之力,而应龙则是你最坚实的臂膀,只要你手指所向,他便第一个冲杀过去!但是现在呢?”

    他冷笑道:“军师和彼岸是被你的不作为逼走的,天刀死在你的手中,被你亲手所杀,你还可以救应龙,但是你没有救,你不后悔么?”

    道王脸上的温柔也自消失不见,淡淡道:“这就是帝皇,谈何后悔?”

    “天刀背叛,只有死才能洗刷他身上的屈辱。只有死,他能会回到原来的天刀!”

    “军师要走,谁能拦住他?”

    “至于应龙,他牺牲的有道理,他的死,换来了你的死和地狱诸皇的死,他死得其所,死得壮烈!应龙的死,甚至可以挽回大局,结束这场浩劫,不是白白牺牲!”

    他的目光凌厉,落在兰陵神皇身上:“而道友你的死,则会让地狱诸皇变成一团散沙,可以被我从容击破!这就是帝皇之道,帝皇心术,用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大的利益!”

    兰陵神皇心中一寒,喃喃道:“壶天道友到底是怎样教你的……”

    道王背负双手,冷冷道:“道友,玄祖没有出现救你,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兰陵神皇哈哈大笑:“玄祖没有出现,应该是让你很失望才对吧?你一日找不到他,便一日寝食难安,永远找不到他,你便永远也难以放心!”

    道王微笑:“玄祖从来便没有被我放在心上,因为我早已有把握揪出他。他只是一个毒瘤,铲除了毒瘤即可。道友,你永远不知道我的心有多大,有多广,我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寻不到玄祖,永远也寻不到他!”

    兰陵神皇大笑,扑上前去。九大仙道如柱,如笼,两尊最为强大的存在交手,碰撞,没有半分威能传递到外界,九大仙道化作牢笼,他们就是在牢笼中作战!

    他们的攻击可以毁天灭地,但是毁天灭地的威能只在这片狭小的牢笼中爆发,兰陵神皇将他一身的战力毫无保留的绽放,他是混沌中诞生的生灵,先天神魔,是古仙点化,又得到古仙的传承古老,强大而伟岸!

    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下界所能容纳的极限,他的八景已然开始化作仙道,混沌仙道!

    他的力量比一切魔皇都要恐怖,都要强大,都要惊人,他甚至超越了那些背负世界而遨游的先天神魔!

    他举手投足,可以开天辟地,可以毁灭一个世界!

    这已经是仙家的手段!

    甚至,与道王交手,让他的仙道开始渐渐趋于完美,从前未曾想到的,从前未曾炼就的,从前未曾成就的,此刻统统灵光迸发,不断向混沌仙人这个境界逼近!

    道王做他的对手,让他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深不可测,以更快的速度修成混沌魔仙!

    但是,他败局已定。

    道王太强大,太恐怖了,举手投足间仙道神通爆发,威能无量,击碎他的神通,击碎他的八景,甚至击碎他的仙道。

    道王抬手一劈,便可见仙光流转,仙道运行,仙光中有世界生生灭灭,他脚下一顿,便有莲花浮现,托起一个青莲世界。

    在他头顶,万界和诸天的大道源源不断涌来,加持到道王的身体内,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他可以借来万界诸天的力量,加持己身,调动这个宇宙的大道来击杀对手!

    在他面前,就算是仙人也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也会感觉到自己的无助!

    这就是道王,壶天一手调教而出,进入过帝尊传法之地,得到紫霄传承的道王,无敌的道王!

    兰陵神皇手断,吐血,哈哈大笑道:“道王,你就算胜了我也不会夺得真正的胜利,你不会是赢家!”

    “你是说少虚的师尊么?”

    道王脸色冷然,手掌无情,神通无情,继续攻杀而去:“我会去找他,了断了他。”

    “我说的并非是他!”

    兰陵神皇奋力反击,硬撼道王的手掌和仙道神通,冷笑道:“你败在了心术上!你赢了天下,却再无一个朋友!再无人可以与你坐而论道!你就是一个孤家寡人!”

    “那又如何?”

    道王将他击碎,化作滚滚的鸿蒙大道,翻腾不休,淡然道:“我赢了,让别人仰望我即可,何须道友?”

    兰陵神皇努力恢复肉身,恢复战力,但是他一次次被道王击碎,鸿蒙大道一次次被磨灭,终于让他走向油尽灯枯。

    终于,他最后一次恢复肉身,却被一道道仙道缠绕,固定在空中,将他磨灭绞碎,一切鸿蒙大道不复存在!

    兰陵神皇,身死道消。

    “帝皇之道,本身就是孤家寡人。”

    道王散去九大仙道,迈步走去:“我现在已经是最为完美的帝皇了……”

    ————第二更送到,晚上还有更新,道友们,月票敢不敢猛烈一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