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六十七章 虽死而无憾(还有月票没?)

第九百六十七章 虽死而无憾(还有月票没?)

    江南看到这口金棺,便知是星光神帝到了,他曾经与莲月圣女一起,亲自将这口金棺从星光帝陵中挖出来,自然不会惊讶,不过殿中其他神帝魔帝,却不由动容。

    星光世家的强者抬棺而来,棺材里星光神帝坐起,这尊神帝非但还活着,而且还修炼到深不可测的境地!

    许多人都听说过星光神帝的传闻,他与补天神人中的天意老祖抗衡,一场场战斗,成就了他的不世威名!

    甚至到了星光神帝在位时的后期,他的威严笼罩诸天万界,星光从紫霄天照耀而下,遍布诸天,化作无数颗异常明亮的星辰!

    而在他的神庭之中,宙光流转,时间流逝速度也变得异常诡异,不同于外界!

    不过他临老而不知所踪,但是现在星光神帝再次出现,又带给人以无以伦比的震撼,他居然已经达到皇道极境中的深不可测的境界,隐然与冥土神帝并驾齐驱!

    可以说,如果不是诸天万界的天道不全,他们只怕早就可以在有生之年飞仙而去!

    只可惜,天道不全,而且还把持在补天神人之手,限制了星光和冥土的成就。

    后土舫突然轻声道:“穷则变,变则通,诸天万界的神帝,的确可怕!前有冥土,后有星光,如今又有东极,令人生畏!”

    诸天万界,十一尊最强的神帝,此刻齐聚在冥土地宫之中!

    冥土、星光、光武、九霄、通幽、地皇、尊炎、神武、玉真、景天这十尊神帝,再加上东极,他们是诸天万界天道破碎之后的最高成就者!

    他们代表着这五千四百万年来的无数才智通天之辈,对突破天道封锁,追求仙道的孜孜不倦!

    他们十一人,代表着五千四百万年来的漫长岁月!

    不过,光武神帝显然另有想法,自成一个派系,而东极大帝固守罗天,也与冥土等人并不在一条战线之上。

    唯有冥土、星光九尊神帝,至今未曾站到哪个派系之中。

    无论是道王派系还是兰陵神皇派系,都不知他们真实的想法。

    “可敬,可叹啊!”

    兰陵神皇突然开口笑道:“诸位道友都达到极高成就,可惜诸天万界的天道,已经被人把持,让你们无法再进一步。把持天道的神人已经腐朽,天道不全,诸位道友都是通达之人,何必固守于诸天万界?”

    他微微一笑,道:“好在,如今诸天与地狱即将归于一体,天道补全,唯一的阻碍并非是你我,而是补天神人。只需将补天神人铲除,你我都有飞仙的机会。诸位道友以为如何?”

    他抛出橄榄枝,显然是想将冥土、星光等人拉到地狱阵营,不过他说的句句在理,很容易打动人。

    神光晃动,道王淡然道:“诸天万界的神帝,岂能与地狱为伍?各位道友证的是我诸天的道,诸天生养,投靠地狱,心中有愧否?何况,吞并地狱天道,天道补全,自然可以飞仙,何必违背本心,背负骂名?”

    两位古老的存在针锋相对,光武神帝目光闪动,笑道:“两位神人所言都十分在理,但都并非正理。补天神人已经腐朽,两大宇宙天道相容,即将圆满,把持补天神器的神人已经不应该再存在于世,补天神人代表不了诸天。真正能代表诸天的,则是我们这些神帝,冥土道兄等人,自然是要加入我们,吞并地狱,夺得新宇宙的正统!”

    兰陵神皇和道王向他看来,光武丝毫不惧,笑道:“而且,望仙台中,我们有所协议,几位道兄莫非忘了?”

    道王和兰陵神皇等人心中凛然,通幽、冥土等人将自身的一缕神性寄托在望仙台中,借助仙台的威能保全神性,谋划后世重来。而光武也在望仙台中呆了一千年之久,他们九人之间必然有所交流!

    若是他们这些神帝与光武联手,只怕可以形成一个极为庞大的力量,可以左右战局!

    少虚突然笑道:“诸位道友应该趋利避害,看到大势所趋。”

    他身躯一震,一道道皇道冲天而起,赫然是九十九条皇道,囊括两大宇宙的大衍皇道,震撼人心,开口道:“两大宇宙融合,势在必行,无可更改,不过谁占据大势,谁是大势所趋,一眼分明!”

    众人纷纷看去,心头震动,仙体将两大宇宙的所有皇道都炼成,展现出两大宇宙融合之后的壮观景象!

    少虚秉承地狱气运,又得到诸天万界的皇道,可想而知,他今后会达到何等伟岸成就!

    他说自己是大势所趋,的确所言不虚!

    “牙牙学步,东施效颦。”

    江南突然轻笑一声,身躯一震,也有一道道皇道冲天而起,浩瀚壮观,道:“有我珠玉在前,少虚道友何必献丑?”

    两位少年针锋相对,少虚冷笑一声,条条皇道开始融合,九九归一,不过多久便将其中四十五道皇道化作五道仙道,仙光蒸腾,仙气弥漫,化作一片浩瀚无垠的仙域!

    “教主,万般大道,殊途同归,你终将要走到我这一步。而我比你先行一步,谁才是牙牙学步,东施效颦?”少虚笑道。

    “万般大道,皆归元始。”

    江南长吟一声,皇道震动,合而归一,化作一道朴实无华的大道,笑道:“皇道仙道,终是我囊中之物,只会成就我,而并非限制我。少虚道友,你还嫩了点。”

    两人目光交错,随即分开,均觉得对方愈发变得形容讨厌。

    “东极道友如何看?”冥土神帝看向江雪,笑问道。

    江雪笑道:“无论他们谁最后胜出,成就正统,我罗天都可以圆满,证道飞仙。”

    冥土神帝轻轻点头,别人不敢说出这话,但东极大帝可以,她以自己的证帝之宝重炼罗天,应了这宇宙融合的大局势,得天独厚。纷乱不上罗天,无论哪一方胜出,罗天都会得到圆满,而江雪自然而然也会皇道极境圆满,最终在两大宇宙彻底融合之际,飞仙而去。

    “东极道友令人羡慕,可以不争而得,不过我们却没有东极道友的超然,因此必须要争一争。”

    星光神帝突然开口,声音震动帝宫,道:“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相助道王,助补天神人,为诸天万界而战。”

    道王点头。

    星光神帝话锋一转,冷笑道:“不过补天神人已经腐朽了,其中内藏叛徒,邪恶异常,已经不值得我们为其一战!我是被补天神人中的某位存在镇压,几乎死在棺椁之中,抽取我一身的大道。而且补天神人把持补天神器,阻止我们证道,有何道理让我们相助?”

    通幽神帝静静道:“我的尸身也被人布下大阵,夺取大道。”

    “还有我。”景天神帝道。

    其他一尊尊最为强大的神帝纷纷开口,最终光武神帝冷笑道:“此人还夺了我的前世身,炼取我的皇道!补天神人,早就已经成为阻碍,如何让我们敢为他们一战?诸位道友理应与我联手,图谋大业,为诸天万界搏出一个光辉前程!”

    江南突然道:“此言差矣。两大宇宙交融,诸天不存在,地狱也不存在。而且光武道友的手段,令人不齿。”

    光武神帝转头向他看来,淡然道:“玄天教主为何总是与我作对?”

    江南摇头道:“不是与你作对,而是你我理念不同。你在两百万年前便谋算这场乱局,手段令我不齿。”

    通幽神帝摇头道:“光武道友的手段,的确令我也难以苟同。”

    光武神帝脸色微沉。

    兰陵神皇笑道:“既然如此,诸位道友那就与我地狱联手,除掉补天神人,铲除一切阻碍。我地狱到时与诸位道友平分天下!”

    景天神帝淡然道:“地狱吞并诸天,我诸天万界的子民变成奴隶和贱民,于我理念不合。”

    兰陵神皇脸色微变,笑道:“诸位道友总需要站队的,不与补天神人同流合污,也不加入我们的阵营,又不理会光武,你们难道想与东极一样超然物外?只怕你们没有这个本事吧?”

    星光神帝突然笑道:“我们为何要为他们而战?”

    “我们是诸天万界土生土长的神帝,地狱入侵,自然要奋起抵挡!”地皇神帝笑道。

    神武神帝点头道:“虽死而无憾!”

    九霄哈哈大笑道:“不为你们所谓的正统而战,不为天道而战,我只为众生而战,死得其所,死得快哉!”

    玉真神帝含笑道:“地狱入侵,想要吞并诸天,奴役我诸天万界的生灵,须得从我尸体上踏过去才可以!”

    尊炎神帝慷慨激昂:“补天神人为自己成仙,为自己的性命和前途,已经抛弃了众生,蝇营狗苟,道王,你也是其中之一。我们与你道不同,我们还能感觉到胸腔中流动的热血!”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通幽神帝轻声道:“既然委曲求全而成仙,违背本心,那成仙有何欢?若是死得其所,死得快哉,应了本心,面对滚滚涌来的对手,悍然赴死,我必然心中欢悦赛过成仙。这是我的想法。”

    冥土神帝看向面色沉下来的诸多巨头,笑道:“今日请诸位前来,不是站队,不是争正统,不是排坐坐,也不是为了将来分果果,而是要向诸位表明,我们与你们理念不同,终是要做过一场!”

    星光、九霄等帝纷纷大笑,抚掌道:“做过一场!”

    帝宫中陷入一片沉默。

    过了片刻,兰陵神皇突然笑道:“看来是要不欢而散了。诸位道友,改日杀场上一见高下!”

    他身形陡然消散,少虚看向江南,率众转身离去,声音传来:“教主,不日我将率领大军,布下炼天大阵攻打中天,我等你!”

    光武神帝叹息一声,也率众离去,轻声道:“不要挡住我的道路,挡住了我的道路,天王老子也要死……”

    道王的身形也自渐渐黯淡,悠然道:“你们没有投靠地狱,我心甚慰……”

    江雪的身影也自渐渐消散,道:“诸位道友已经有所决定,若是有需要相助,但请直说。”

    最终,一个个蒲团空了,江南依旧坐在蒲团上,面对九尊神帝。

    “教主,你我道路不同,还不走?”冥土神帝开口道。

    江南笑道:“我有几个问题不解,还请冥土道友为我解惑。”

    冥土神帝颔首道:“道友但问无妨。”

    江南精神一振,道:“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敢问道友,到底是哪位补天神人要你不得不妥协,以至于身陷冥土之中无法解脱?”

    ————道友们,还有月票没?双倍月票期间,千万不要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