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单挑沙罗

第九百六十四章 单挑沙罗

    冥土第九重世界,黄泉从天而降,有如天河一般,汹涌流入一座巨大的洪炉之中,那黄泉之下的世界便是一座巨大的洪炉。

    无数已死的神魔劳劳碌碌,将数之不尽的法宝碎片运到这里,投入洪炉之中,一尊尊神魔高高的站在炉边,将炉中的铜汁铁水牵引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道怒龙火龙,随即被黄泉淬炼一遍,被一尊尊死亡的神魔手持大锤,当当敲打,打造出一个个又一个个法宝的膜胚!

    数以百万计的已死的神魔,一起炼宝的情形,是何等浩大,何等壮观?

    不过这并非是沙罗、后土舫、圣皇等魔帝神帝震撼的一面,在这座以世界为炉的洪炉中,不仅仅是在炼各种法宝,而且还在锻炼星辰!

    一颗颗星球被这座洪炉世界炼制而出,一尊尊死掉的神魔双手托起一颗颗星球,从火焰熊熊的神炉中飞出,将一颗颗星球挂在冥土的各个世界之中!

    这些星辰组成星宿,组成星系,组成星河,让原本昏昧昏暗的冥土世界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再造世界……”

    十三尊神帝魔帝分身对视一眼,均是面色凝重,圣皇低声道:“冥土神帝这是准备再造世界,打算让自己的世界更加圆满……”

    不过冥土神帝麾下的诸神再造星辰星宿星河,也并非是让他们感觉到震撼的地方,真正让他们震撼的地方是,他们在黄泉四周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机器。

    那个机器复杂无比,是由无数法宝组成,高达数亿里,无数个齿轮在其中转动,其中似乎也有一口洪炉在燃烧,提供这个机器动力。

    这机器在吸收中天的鸿蒙紫气,不断将破灭的中天世界所化的鸿蒙紫气牵引而来。吸入机器之中。

    又有一艘艘古老而破败的楼船驶到机器旁边,从上空丢下一船船尸体,那是中天世界惨死的生灵的尸体,有人类,有妖族,有魔族,也有其他种种种族。

    他们有的被烧焦。有的死于神魔神通震荡的余波,有的死于火海,有的死于大地震,是地狱和诸天神魔交战时惨死的生灵。

    每一艘楼船都丢下数百万近千万的尸体,在机器旁边堆积成一座座无比庞大的尸体之山,数以百万计的尸体之山耸立在机器旁边。撼动人心!

    一尊尊死去的神魔站在这个巨大的机器边,手中抓着一个个巨大的铲子,正铲起数以万计的尸体,丢入机器之中。

    机器轰鸣,无数齿轮转动,一种莫名的大道在其中流转,只见机器的另一端。一个个生灵被再造,从机器中迷茫的走出。

    这个机器很是怪异,死掉的生灵进去,然后便会被机器制造出一个全新的肉身,模样没有任何改变!

    不过,这些被重造的生灵没有任何生机,依旧是死亡的状态,但他们却在冥土之中得到另一种生命的力量。虽死,但却还活着。

    “冥土神帝,这是要创世界,创造万灵啊……”诸帝颤抖,声音中充满了无上的崇敬。

    这种再造生灵的场面让人敬畏,让人膜拜,虽然无法重现帝尊创世界的场面。但却让他们恍惚间仿佛看到帝尊创世界之后,天地间寂寞无声,帝尊创造万物生灵那种震撼的场面。

    这种感觉场面甚至让沙罗、江南这等存在,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心中不觉生出一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觉!

    这是大道的奥妙,是天道的造化,冥土在前行,走在他们的前面,向他们展现大道天道的究极之美,岂能不令他们震撼,崇敬?

    这是种闻道的心态。

    冥土神帝距离创造万灵这种境界还很远,他并非是创造万灵,而是重塑那些死去的生灵,借着他们原来的样子,借着他们原来的神魂,将他们的神魂拘来,为他们再造肉身,让他们在冥土中活下去。

    而且他的造化天道并不完美,并没有赋予这些生灵真正的复生,只是让他们活在他所开辟的世界中。

    但是,沙罗等人却可以看出冥土神帝要走的道路,他必然会吸收地狱和诸天的天道,完善造化奥妙,让自己开辟的世界变得完美,真正的赋予这些生灵生命!

    “这个机器,很像是望仙台中的那台机器!”

    江南瞥了这台由无数法宝构建组成的机器一眼,便立刻发现,冥土神帝所制造的这台机器,与开辟玄黄大世界的那尊古仙所创造的机器有着相似之处,不过那尊古仙打算用他所炼的那件法宝制造出先天神魔,却失败了。

    而冥土神帝显然已经参悟透彻那台机器的奥妙,加以改良,用来制造万物生灵!

    “冥土的世界完善之后,便可以飞仙了,只是……”

    江南与诸帝对抗,边战边退,冲入冥土第十重,心道:“这场浩劫他也无法脱身事外,必须要亲自历劫,否则不可能保全自身!能否飞仙,还需要看他到底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两大宇宙的群雄争渡,有资格飞仙的人,数不过百,但真正能够飞仙的却少之又少,必须要争一争,争夺正统!

    夺得天地正统,便可以跳出天道而飞仙,还可以打压其他派系的强者!

    “六道沉沦!”

    “皇天无极!”

    “无源无始!”

    ……

    一道道攻击紧随他身后而至,迫使江南不断与诸帝对抗,这一番大战厮杀,终于让诸帝看到江南的难缠之处,他们的分身蕴藏一条神帝大道,对付任何神尊神君,只怕一击也可以重创甚至击杀了。

    更何况是他们十三人联手,更何况其中还有沙罗魔帝这尊皇道极境存在的分身,但是偏偏他们久战不下,江南的强大之处在这一战中展露无疑,让他们越发认定必须要铲除江南,不能给此人留下任何生机!

    “妈蛋的,有种单挑!”

    江南也是抵挡得吃力万分,随着战斗时间延长,他也有些难以抗衡。屡次遭到重创,甚至连他如此强大的恢复能力也有些吃不消,忍不住怒道:“后土舫,无源,圣皇,你们哪个有种和我单挑?老子能打得你连你娘都认不出你来!”

    诸帝冷笑,未央女帝不屑道:“泼皮!玄天教主。你枉有读书人的身份,但出口成脏,与泼皮无赖有何异?我等羞与你为伍!”

    圣皇大笑道:“玄天小贼老羞成怒,要狗急跳墙了!”

    后土舫忍不住笑道:“玄天教主,你如今也是诸天万界和地狱万界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张口骂人。岂不是辱没了你的身份地位?你不要脸面,我们却还是要脸面的。”

    “与他说这些作甚?”

    其他几尊神帝魔帝冷笑道:“他是什么身份,我们是什么身份?也能够与我们相提并论?”

    “绿帽男,诸位,你们果然好要脸皮!”

    江南放声大笑,震动冥土十八重世界,大笑道:“十三尊魔帝神帝分身。围攻我一人,果然是好脸皮,好厚的脸皮!许你们不要脸围攻我,便不许我骂你们么?”

    诸帝有的面带愧色,有的大怒,也有的不动声色,反正不给他脱身的机会一心要置他于死地。

    沙罗魔帝突然沉声道:“玄天教主,多说无益。你不是要单挑么?朕与你单挑!诸位道友,还请退下,看我诛杀这毒瘤!”

    江南仗剑而立,沙罗魔帝也手持一口沙罗剑虚影,两人对视,衣衫猎猎,而圣皇、长乐等神帝魔帝则立在四面八方。停止围攻江南,而是守护此地的虚空,提防他逃脱。

    江南的目光与沙罗魔帝的目光遭遇,交错。突然笑道:“沙罗道友,你老了,还有几百年的寿元罢?我能够感觉到你的气血衰竭,你的分身与本体的气血都在不断流逝。”

    沙罗魔帝没有否认,他的确老了,只剩下不到七百年的寿元,修炼到皇道极境这一步,如果没有像冥土神帝一样开辟世界,便无法继续存世,必然会老死。

    他的气血已经开始枯败,日夜流逝,此时他的分身已经比刚刚降临冥土时弱了许多,这点瞒不过江南。

    “你这时候答应与我单挑,是害怕再战斗下去,你的分身便无以为继,气血枯萎而破灭。”

    江南看着对面的老魔皇,轻声道:“所以你想趁着你的分身还能斩杀我,全力一击将我斩杀。”

    沙罗魔帝白发飘扬,目光闪动,呵呵笑道:“玄天教主既然看出这一点,为何还答应与我一战?”

    江南轻轻弹剑,元始证道剑震动,万般大道轰鸣,叹息道:“因为你老了……”

    轰——

    他周身的混沌界域展开,隔开千万里的时空,将他与沙罗的空间拉开千万里,然后江南迈步脚步冲击,一步百万里,前后踏出十步,气势和力量都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以剑为刀,竖起元始证道剑狠狠劈下!

    沙罗魔帝面色凝重,缓缓抬起沙罗剑,天地间有一种杀气在流动,低鸣,陡然化作高亢无比的呐喊声!

    杀!

    那是如同整个宇宙的生灵在呐喊,在厮杀,撼动人心!

    “朕的剑,被誉为地狱第一杀伐之宝,朕主掌杀伐,朕的剑也主掌杀伐!”

    杀气轰鸣,沙罗剑、元始证道剑碰撞,无边的杀气溢出,江南的元始证道剑中万道震动,竟然被他的杀道所牵引,统统化作杀道,笼罩江南,顷刻间江南便浑身是血,被元始证道剑中的杀道刺得全身是血!

    沙罗魔帝白发冲天,爆喝,将皇道的奥义,杀道的精髓,展现得淋漓尽致,剑意杀意压过一切,一剑刺下!

    “玄天教主,朕让你看看你的剑与朕的杀伐之剑的差距!”

    “死!”

    两口剑交错,江南被沙罗剑虚影一剑刺穿头颅,沙罗魔帝威风凛凛,突然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胸膛上插着一口元始证道剑。

    他目光怔然,振剑一抖,江南头颅四分五裂,肉身四分五裂,江南体内的大道被他的杀道同化,同化为杀道,以自己的力量将自己切碎!

    与此同时,沙罗魔帝胸膛上的那口元始证道剑也在震动,他的肉身开始崩溃,杀道瓦解,统统被吸入元始证道剑之中。

    “杀道也可以复归元始,元始也可以演化万道。”

    半空中无数道杀道凝聚,化作一道古朴大道,大道转动,江南的虚影从这道大道中走出,可以看到他的肉身随着脚步迈动渐渐从虚影化作真实。

    “你怎么又能杀得了我?”

    江南握住元始证道剑的剑柄,抽剑,轻声道:“早点转世吧,否则我可能会在战场上杀掉你。”

    沙罗魔帝的分身看着缓缓离开自己肉身的证道剑,叹了口气:“朕老了,若是朕还年轻……”

    他的分身炸开,化作尘沙,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