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六十三章 硬撼诸帝

第九百六十三章 硬撼诸帝

    冥土世界第一层,江南重游此地,只见此地已经没有了那些在此镇压的佛陀,一尊尊佛陀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艘艘死者的战舰,一尊尊死去的神魔如同工蜂一般劳劳碌碌,从中天世界中取来破碎的法宝,牵引来神魔的神血魔血,打造一片又一片神血魔血之海,又擒拿来神尸魔尸,那些神尸魔尸落入冥土世界,便立刻活了过来,机械的劳作。

    这些死去的神魔组成大军,守护冥土,建造一座座神殿魔殿,仿佛在等待着自己复活之后,便可以居住在这些神殿魔殿之中!

    他们还将那些法宝碎片运往冥土的最深处,亡灵们在一口巨大的洪炉中打造自己的法宝!

    这些死去的神魔对江南的到来视而不见,继续各自劳作,有条不紊。

    江南从一尊尊死去的神魔上空穿过,向四下看去,如今的冥土世界魔气深沉,疆域比从前更加辽阔,更加深邃而不可测。

    他的目力惊人,能够看穿亿万万里时空,顿时看到冥土世界在不断向外扩张,速度惊人,显然中天世界上空的那场大战,让补天神人和中天世界对他的束缚越来越小!

    同样,这也说明冥土神帝在这段时间内实力大进!

    “中天大战,得到好处最多的只怕还是冥土神帝。”

    江南没有停留,径自向冥土世界第二层而去,心道:“不过冥土神帝的真正想法,的确有些暧昧不明。他是修炼魔道起家。在我诸天万界中修成魔帝。为了完善他的冥土十八层地狱。因此又潜入地狱。擒拿了当时地狱的天极魔帝,研究地狱的大道,从而开辟冥土,走出异路长生的道路。说起来,他的大道与地狱更为相合……”

    他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冥土神帝虽然曾经是诸天万界的神帝,但他一直被被补天神人镇压,不让冥土世界扩张。从这件事来说,补天神人是为了中天世界的子民着想,也是为了保持追按万界天道大道的纯洁性,并没有错。

    但冥土神帝被镇压,心中自然对补天神人不爽,说不定真的会干出与地狱联手的事情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冥土神帝这等能够开辟世界演化天道,自身皇道寄托自身开辟的世界的存在,其实力绝对达到皇道大圆满而近仙,他无论加入哪一方。都会让那一方实力大涨,拥有更大的优势。

    不过。也正是由于他的暧昧态度,所以地狱和诸天尽管打得天翻地覆,但始终没有对冥土世界下手。

    若是冥土世界选择了一方,便会立刻遭到另一方的狠狠打击,这是必然的事情!

    “冥土已经无法继续中立了,因为战场就在上方,中天若是被攻破,中天世界连同冥土世界都会成为地狱的地盘,他就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了。”

    江南放眼看去,他上次前来此地时,还可以看到冥土世界中原本有许多天道至宝的虚影烙印,但是随着两大宇宙的融合,这里的天道至宝烙印已经统统消失,融化到这片天地之中。

    想来,这便是冥土神帝实力大进的缘由,他对天道更圆满了!

    “不愧是除了彼岸之外的第一神帝,冥土神帝能够做到这一步,暗合两大宇宙融合的大趋势,非同小可,非同小可!”

    江南连续穿过几重冥土世界,越看越是心惊,只见冥土世界中的天道还包含地狱的天道,大有将两大宇宙的天道整合归一而跳脱出去的趋势!

    冥土神帝的才华的确惊世!

    “教主,你无需去见冥土大帝了。”

    在他观览冥土景象时,十三尊神帝魔帝分身终于赶至,帝威降临,呼啸向江南卷去,沙罗魔帝冷笑道:“或者说,你可以永远的留在此地了!”

    后土舫杀来,三足迈动,四平八稳,笑道:“冥土乃是死者的世界,教主在这里被斩,死后便可以永远的活在这里,并不算真正的死亡。待到宇宙交融,冥土大帝证道飞仙,教主还可以活过来!”

    江南怒道:“后土舫,你的娘们被长乐公子睡了,头顶绿帽,我替你斩杀长乐公子,你应该感激我才是!”

    后土舫哑然,笑道:“长乐睡了我的女人,本身便是我的授意,只是一个挑起大战的由头而已。教主杀了长乐公子,反倒是坏了我的大计!”

    长乐女帝的分身率先杀至,超越后土舫,恶狠狠的瞪了后土舫一眼。

    “长乐娘娘,你莫要怪我。”

    后土舫笑道:“正统之争,原本就是不择手段,你们不也是巴不得地狱和诸天开战么?否则以光武道兄的智慧,岂会看不出我的计划?他非但不阻止令郎,反而纵容令郎,便是希望开战。只可惜玄天教主横插一脚,斩了令郎。”

    长乐女帝冷哼一声,身形暴涨,如同彩蝶翻飞,超越诸帝,向江南杀去!

    与此同时,未央女帝身形一闪,两尊女帝分身仿佛两只彩蝶翩翩,交织翩飞,速度惊人,带着惊心动魄的美感,杀向江南!

    她们二人乃是一胞所出,心意相通,这一番联手威能大涨,四只雪白的手掌上下翻飞,如同四只白蝶飘飞!

    江南眉心一闪,元始证道剑飞出,仗剑在手,笑道:“十三位道友,你们用一道神通杀我倒也罢了,我打不过躲得过,但你们将神通化作分身杀我却是有些小觑我了!”

    叮叮叮——

    剑雨白蝶,飞速碰撞,江南一剑在手,横挑两尊女帝分身,笑道:“分身固然比神通持久,但攻击力却大大不如,注定你们的分身要折损在我手中!”

    元始证道剑与两尊女帝的四掌碰撞,一股股威能爆发。将两尊女帝分身震得娇躯乱颤。很有一种乱花剑雨迷人眼的感觉。每一幕都动人无比。

    “光武道兄真是令人艳羡,居然能娶了两位娘娘,让我眼珠子都红了!”

    江南大笑,道:“就是光武道兄的血统太差,生的儿子太挫了。两位娘娘何不考虑一下小弟?小弟若是与两位娘娘生下儿女,定然胜过光武道兄的两个犬子。”

    两尊女帝分身大怒,突然齐齐叱咤,分身之中两道神帝大道冲天而起。两两纠缠,轰然向江南冲去!

    江南面色一沉,这两尊女帝动了真怒,竟然将炼成分身大道释放出来,给他以致命一击!

    两条神帝大道的威能爆发,绝不逊于神帝亲身降临的全力两击!

    “往生金钟!”

    他眉心之中一口金钟滴溜溜飞出,飞速盘旋,越来越大,咣的一声巨响,轰然迎上。同样也是帝威滔天!

    咣——

    神帝大道碰撞,往生金钟顿时四分五裂。这口金钟屡遭创伤,先后被打碎过许多次,难以与两尊女帝的全力一击抗衡!

    两尊女帝的大道缠绕,威能依旧轰来。

    江南神色肃穆,徐徐提起元始证道剑,一剑刺去,剑尖缓慢无比,仿佛他全身力量都聚集在这一剑之中。

    事实上他的九十九道皇道和不空大道都已经融入证道剑中,化作元始大道,一身所学都在一剑之间!

    轰轰轰——

    剧烈的震荡不断传来,江南身躯被震得皮肤绷紧,接着嘣嘣嘣裂开,血光飞溅,鲜血刚刚溢出体外,便化作血雾,血雾随即被震成齑粉,化作鸿蒙紫气,鸿蒙紫气围绕他周身旋转,又涌回他的体内,不漏不泄!

    “万劫不灭,唯我不空!”

    江南低喝,身如一尊从混沌中走出的混沌古神,不老不死不灭,剑尖所指,两道纠缠在一起的大道如同被分开的麻花绳索一般,不断旋转,被他一剑分开,再也无法相容相合!

    呼呼——

    两道神帝大道彻底分开,又自化作两尊女帝分身,气息大落,实力大损,两道大道的威能有七成消耗在与江南那一击的碰撞之中。

    “玄天教主,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神帝!”

    两尊女帝分身齐齐娇喝,长长吸了口气,顿时冥土世界中的天地灵气魔气滚滚而来,涌入两尊女帝分身体内,让两尊女帝分身的气息疯狂暴涨!

    与此同时,其他十一尊魔帝、神帝分身杀来,险些形成合拢之势,若是他们将江南困在中央,只怕他就算再强横一倍,也会饮恨收场。

    江南飞速后退,大皱眉头,神帝魔帝的确厉害非常,没有到这个境界,很难体会到这个境界的神通广大,长乐未央两尊女帝分身几个呼吸间便恢复到巅峰状态,若是其他神帝魔帝也这么玩,自己肯定必死无疑!

    后土舫分身杀来,三足迈开,速度惊人,手掌一震,便是六道轮转,大有将一切神魔鬼怪统统纳入六道之中的架势!

    江南继续后退,一剑刺入六道之中,万般大道证元始,一点不灭为不空,将六道印震碎吞噬,吸入元始证道剑中。

    “后土舫道兄,你帽子绿了!”江南哈哈大笑。

    后土舫合身撞来,给他的感觉如同一口三足大鼎,其肉身是鼎中的六道,撑开一个世界,埋葬无尽生灵!

    江南手中元始证道剑上下翻飞,劈砍点削,变化无尽,悉数落在后土舫身上,打得当当作响,却无法破开其肉身,不由皱眉,后土舫肉身内蕴六道世界,很是棘手。

    后土舫分身也被震得气血翻腾,被震退出去。

    荒祖、圣皇和无源魔帝等人杀来,元君女帝分身率先一步,周身黑水涌出,如同一条黑色薄纱,突然猛涨,化作苍苍蒙蒙的一片黑暗世界,笼罩江南,唰的一声将江南收了进去!

    黑水之中,无数个时空位面生长破灭,无穷无尽,让人无法逃脱!

    下一刻只听嗤的一声,剑光洞彻黑暗世界,照亮冥土十八层世界,切开重重空间,江南一步跨出,一剑斩向圣皇,脑后神轮转动,开天印劈向荒祖,头顶浮现出灭世印,化作巨大的磨盘,压向无源魔帝!

    铮——

    沙罗魔帝一剑飞来,杀气盈霄,江南张口喷出一道仙光,赫然是化仙印,迎上沙罗魔帝分身!

    圣皇分身被一剑劈飞吐血,荒祖身躯大震,连连倒退,无源魔帝盘膝危坐,硬撼灭世印,唯独沙罗魔帝一剑绞碎仙光,飞速斩来!

    轰——

    江南横剑硬挡,被震得高高弹起,嘴角鲜血溢出,长乐未央两尊女帝分身如同飞蝶飘来,围绕他交错翻飞,三人以快打快,身形飘渺飘逸,美轮美奂。

    “两位娘娘,这么快便想与我生一个了么?这么亲热,小弟有些吃不消啊!”

    江南闷哼一声,三道身影分开,随即江南坠地,仗剑在手转身而去。

    一尊尊神帝魔帝分身此起彼落,连连攻击,一路杀向冥土更深处,不知不觉来到冥土世界第九重。

    诸帝抬头看去,心中不由震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