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五十九章 出来受死

第九百五十九章 出来受死

    辰星星君说出刚才的话,也感觉有些不妥,不过长乐公子做的太甚,他心中早有怨言,刚才怒气攻心这才口无遮拦,此刻才有些后怕。

    不过长乐未央两位女帝要处死他,让他也豁了出去,当即在这光武神庭之上,当着诸天万界各位神帝的面,当着补天神人和彼岸女帝弟子的面,当着天界和佛界的代表的面,将光武神帝之子,长乐公子如何强睡后土舫魔帝的爱妃,惹下泼天大祸之事统统捅了出来!

    这件事原本神庭之中的诸位神帝和强者都有所耳闻,不过每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但心中也有几分不满,颇有怨言。

    他们都知光武神帝爱子心切,长乐未央两位女帝更是两个母老虎,从前便有长乐公子未央公子毁灭东极圣城,为了城主府人大打出手,杀得天翻地覆。那时东极大帝证帝失败,无数人争夺东极大帝的帝缘,唯独长乐公子未央公子闹得太甚,吃相难看。但长乐宫主未央宫主也没有对两位公子加以责罚。

    而如今,长乐公子再惹事端,引起两大宇宙的大战爆发到极点,长乐未央两位女帝也是置若罔闻,再加上光武神帝的权势熏天,名义上虽是东极大帝统治诸天,但实际上除了罗天和紫霄天,其他诸天都在光武的统治之下!

    这种情况下,谁敢跳出来?

    此刻辰星星君当着一尊尊存在的面,将这件事光明正大的捅出来,让诸多势力都有些拿捏不定,脸色也是阴晴变化。

    突然,圣皇神帝咳嗽一声,淡淡道:“阴谋,这是一个阴谋。地狱早已谋划侵略我诸天,想要吞并诸天万界,后土舫的爱妃乃是得到后土舫的授意,主动勾引长乐公子。只待长乐公子睡了他的爱妃。地狱便有由头,大举入侵!”

    他叹了口气,道:“长乐公子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怎奈这是地狱的阴谋,公子不察,蒙受了不白之冤。”

    他说的很是在理,让神庭之中的长乐未央两位女帝脸色稍缓,未央女帝点头道:“不错。地狱群雄狡诈,早就想吞并我诸天,所谓的爱妃。不过是后土舫魔帝的一个借口。”

    帝天法王冷冰冰道:“就算没有后土舫的爱妃。只怕还会有沙罗魔帝爱妃。紫垣魔皇爱妃。总归,我诸天定然无法避免这一战!”

    “罪不在长乐,而在地狱。”

    圣皇神帝淡然道:“以我之见,长乐公子也是有过错的。两位娘娘加以责罚,然后将后土舫的爱妃于阵前处死,以儆效尤,我诸天群雄必然一心,全力对抗地狱的入侵,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长乐女帝叹息道:“我也知他的过错,岂能饶他?如今已经将他打发去面壁思过了。”

    圣皇神帝连忙道:“娘娘惩罚得太严重了,罪不在公子。而在地狱,娘娘稍加训斥也就罢了,毕竟公子是年轻人,前途无量,若是挫折了他的信心。岂不是让我诸天少了一个人才?”

    神庭之中,不少人纷纷点头,赞叹道:“圣皇神帝说的好啊!”

    “圣皇之言深入人心,娘娘要三思啊,不可过于惩戒公子!”

    “娘娘,老臣为诸天万界的众生请命,恳请娘娘放过公子,好让公子能够为诸天万界效力!”

    ……

    一个个慷慨激昂的声音在神庭中响起,纷纷向长乐女帝请命,热闹非凡。

    突然,一声大笑响起,将所有人的声音压下,压得众人胸腔沉闷,几欲吐血,江南大笑声落下,抚掌笑道:“圣皇神帝说得好啊,洗了一手好地,连我这个专门洗地的人都佩服万分!圣皇,要不这都天之主的位子,让给你好了,由你来做,定然可保诸天万界的地干干净净,光可鉴人!”

    圣皇神帝脸色微沉,突然展颜笑道:“玄天教主,你是左天丞,我是紫薇天之主,大家都是东极神朝的臣子,我不与你争论。不过,道理摆在这里,在场诸位道友心如明镜,自然知道是非曲直。诸位道友,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一位白发皓首的老神官如同小鸡啄米般点头,赞叹道:“圣皇陛下说得好啊……”

    江南冷哼一声,那老神官被他一声冷哼震得仰头向天,扑哧扑哧向外吐血,鲜血喷出数丈之高,在神庭中很是夺目耀眼。

    “荒祖陛下,以为此事如何?”

    江南向荒祖神帝拱手,荒祖神帝微微还礼,并不起身,干巴巴道:“我做不得主。”

    江南不以为意,向元君拱手道:“元君陛下?”

    圣母元君笑道:“教主,你别想拉我下水。”

    江南微微一笑,向其他诸帝纷纷施礼,这些尊神帝有的脸色漠然,有的含笑还礼,不过都推脱出去,不愿得罪光武。

    “道王还好么?”江南向道王门下的道童笑道。

    道王门下的道童连忙道:“回江老爷,我家老爷最近添了几缕白发。”

    江南对长乐公子之事只字不提,又向玄黄学宫的多闻圣人见礼,随即又向其他补天神人门下的弟子见礼,很是亲热熟络。

    这些人不敢怠慢,纷纷还礼,道一声“江老爷”,不敢平辈相称。

    光武神庭中,诸多光武臣子和两位女帝与圣皇都是心中凛然,补天神人的弟子即便对他们也是平辈相见,而对江南却以老爷相称!

    这说明,江南见到补天神人,也是以道友相称!

    “陛下权势滔天,即便是补天神人也需要借助陛下的势力去抵抗这场大劫!玄天教主想逼这些人表态,根本没有可能!”两宫宫主对视一眼,心念相通。

    江南看向从天界来的那仪容不凡的美男子,笑道:“道友从何处来?如何称呼?”

    那尊神灵展颜笑道:“我乃是天界南天门的席天王,奉玉皇之命前来诸天万界,相助诸位度过这场浩劫。这是我麾下四天王,这位是玉皇天子,早年被玉皇后宫的毒妇暗算,颠沛流离,流落到诸天万界。前不久。玉皇天子这才重归天界,认祖归宗。此次玉皇天子听闻诸天有难,因此赶来相助。”

    “玉皇天子?”

    江南纳闷,看向天机秀士,大皱眉头:“三哥怎么变成了玉皇天子?真的假的?”

    这几人正是席应情、石敢当、天机秀士、无相禅师、林佐鸣和哈兰生六个老魔头,早在大劫爆发之前便进入了天界。

    让他着实不曾料到的是,这六人回来,便地位非凡,天机秀士成为了玉皇大帝的天子,而席应情则变成率领南天门的席天王。而其他四位兄长也变成了南天门的四天王。

    他却不知。这其中牵扯到天界玉皇大帝的后宫。玉皇娶妻两位,相互争宠,又有嫔妃过万,后宫闹得狼烟一片。天机秀士的母后乃是东宫娘娘。怀孕产子,西宫勾结一些嫔妃,命掌管天机的天圣神官施展妖法,用一个刚刚诞生的妖儿替换了尚是婴儿的玉皇天子。

    西宫娘娘等人曾得到过东宫娘娘的精血,将精血炼入妖儿体内,又将宫中一尊神将的精血炼入妖儿体内,做得天衣无缝。

    当代玉皇见到自己的东宫娘娘居然和宫中的神将诞下一个妖子,不由大怒,将东宫娘娘诛杀。妖子摔死,诛了东宫九族。

    幸得天机营中有一尊神尊是个忠臣,得知此事,于是用自己刚刚诞生的儿子,用偷天换日的手段将襁褓中的玉皇天子换走。保住天机秀士一命,养在自己家里。

    那忠臣见西宫和天机营权势越来越大,没有机会让他向玉皇禀告此事,便打算等待玉皇天子成年便寻找一个机缘,让玉皇大帝亲眼看到这个儿子,自然便会明了一切,为东宫平反。

    天圣神官杀了那忠臣之子,以为大事已成,没有察觉,待到天机秀士长到少年时,无意中被他撞见,从天机秀士身上看到了东宫和玉皇的血脉,这才知晓自己下属中有人险些坏了自己的大事。

    于是一场血洗展开,那老臣被诛了九族,拼死护着天机秀士逃走,一曲悲歌,壮怀惨烈,最终战死在天界与诸天万界的宇宙膜胎处,但他也将天机秀士送入诸天万界之中。

    天机秀士颠沛流离,又遭到天界的强者追杀,隐姓埋名,躲入玄明元界,与带着鬼脸面具的席应情相遇,才有后来的事情。

    席应情带着天机秀士等人到了天界,想向天圣等人报仇,惹出很大的乱子,又有种种际遇,最终惊动玉皇大帝。

    玉皇看到天机秀士,看出自己和东宫的血脉,心头大震,明了前因后果,诛天圣,废后宫,立天子,席应情等人都是有功之臣,得到封赏。而天机秀士一直以为自己是那位重臣的儿子,一心想寻天圣报仇,事到如今才明白前因后果,知道自己是玉皇之子。

    这次诸天万界与地狱万界大战,浩劫爆发,南天门外高悬封神榜,玉皇发现争不过鬼界的鬼帝,于是令席应情带着封神榜前来,方便行事。

    席应情等人的天界之行光怪陆离,江南哪里知道他们匪夷所思的遭遇?因此心中纳闷。

    江南又看向多旬佛祖,笑道:“佛祖以为呢?”

    多旬佛祖连忙见礼,笑道:“教主,莫要让老佛为难,老佛毕竟是外人,不好插口干涉你们诸天万界的事情……”

    江南看向彼岸神帝麾下的八个道人,乾坤道人等人笑道:“教主,我们只管厮杀,不问这里面的条条道道。”

    两位女帝和圣皇等人冷笑不已,圣皇突然笑道:“玄天教主,左天丞,公子的事情已经一笔勾销了,现在还是来处死七曜天这些逃兵吧!来人,与我推出去斩了!”

    帝天法王当即应声出列,率领神兵神将逼来。

    江南哈哈大笑,拱手道:“诸位,我并非让你们做主,而是让你们做个见证!”

    他周身皇道飞腾,唰的一声将七曜天诸多将士统统卷起,身形陡然消失,让帝天等人抓了一个空。

    下一刻他出现在长乐神庭之中,一拳轰去,重重宫殿天宫四分五裂,四下崩塌,被他一拳轰碎!

    “你们不敢杀长乐,我来杀!”

    江南杀气腾腾,九十九条皇道横扫神庭,绞碎一切,声音震荡,传遍中天:“长乐公子,出来罢,让我看看你在哪里面壁思过!”

    “大胆!”

    长乐未央和圣皇齐齐叱咤,突然催动光武帝躯,正要将这尊最强肉身催动,将他震死,突然九天之上一股浩浩荡荡的大道奔流而下,化作一朵莲花压在光武帝躯的头顶,顿时将这尊最强肉身镇压下来,半点威能也无法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