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往生,你想死么?

第九百五十五章 往生,你想死么?

    帝尊传法之地已经没有了人迹,距离这座传法之地开启已经过去了六年的时间,不少妖界的世界主都已经寻到自己想要的传承,被传出传法之地,还有人则是永远的死在这里。

    而妖界的先天生灵任先天在传法之地遭遇往生神帝的追杀,两人于尊殿中大战,最终任先天领悟一阕仙法,被传出传法之地。

    任先天出了传法之地,便立刻得知都门大帝死于天门妖帝之手的消息,天门妖帝如今已经得到妖界诸帝的拥护,登上大帝之位,并且号令天下,务必要将他斩杀。

    很快,任先天的厄运来了,有人发现他的踪迹,前来围剿,甚至有妖帝出马,打算亲自将他斩杀。

    他浴血奋战,终于逃出重围,消失无踪。

    传法之地中,往生神帝未能留下任先天,只得前往帝殿,帝殿中,这尊神帝一坐便是六年之久,参悟那道道仙光仙道之中的世界。

    仙光仙道中的世界拥有无尽的生灵,也有帝级功法、皇道极境功法,甚至仙法也偶有出现,不过想要得到仙法,需要有极高的领悟力。

    毕竟仙光世界中的那些生灵不可能将自己领悟出的仙法原原本本的传授给往生神帝,一切都需要他的自悟。

    这就体现出一个人的才智高低了,任先天领悟出仙法只需要半月的时间,而往生神帝在帝殿中一坐便是六年之久,见过仙光世界中飞仙的存在多达数万,但是至今为止他还未曾领悟出仙法。

    即便如此,他见证了数万尊仙人飞仙的过程,自身的积累也自变得无比雄浑。眼界大开,获益匪浅,只觉自己神智聪明,距离悟出仙法越来越近。

    又过了数月之久,往生神帝在观摩一尊仙人的一生经历时。突然只觉脑中仿佛有一扇大门打开,一切迷雾一切障碍突然间荡然无存,忍不住哈哈大笑,欢快至极!

    他终于前后贯通,领悟出一篇精妙至极的仙法!

    下一刻,他眼前一花。被帝尊传法之地的规则传出,来到妖界之中。

    “仙法,朕终于得到了仙法!朕即便不修天王往生经,也可以达到极高的成就,可以证道成仙,长生不死!”

    往生神帝欣喜若狂。忍不住放声大笑,声音震动妖界亿万里虚空,一颗颗妖界的星辰被震得娑娑抖动,惊人至极!

    有些妖界星辰之上还有着妖界的生灵,被这笑声一震,不知多少生灵惨死,不知多少修士爆碎。只有一些强大的修士和妖族神魔,才躲过这一劫!

    他领悟仙法,岂能不喜?

    他自从感知到古仙浩劫的到来,便主动诈死脱身,却不料古仙浩劫爆发,众生死的死散的散,再无人祭祀他,导致他真的把自己玩死,最终不得不自己信仰自己,这才勉强吊住一条命。

    古仙浩劫过后。往生神帝也可以出世,再现从前的风光,不料被兰陵神皇,也即是八景神帝一拳轰碎他的往生金钟,一脚踩在他的棺材上。又用一张敕令将他钉死在棺材里五千多万年之久。

    往生神帝命运可谓多舛,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时代,寻到圣天大尊这个传人,密谋复活,结果被江南一把火烧了帝陵,又放出大水,水漫帝陵,最终他终于逃脱,却悲哀的发现如今的诸天万界根本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他勉强恢复到大圆满神君的修为,恢复了金钟,却又被江雪一巴掌将往生金钟拍碎。

    传法之地中,他好不容易收了一千多尊妖尊妖君,几乎要提升到神帝的修为,却不料这些存在和他麾下的神将统统死在不空殿的鸿蒙长河中,导致修为大降,连任先天也无法干掉。

    而如今,他终于时来运转,终于领悟出仙法,一条光明大道就在眼前!

    往生神帝笑声未落,突然,虚空中又有一道光芒闪过,又有一人从传法之地被传出,落在他不远处的虚空中。

    “玄天教主!这小子依旧没死?他竟然能逃出鸿蒙长河?”

    往生神帝向那人看去,不由喜出望外,只见被传出的那人是一个年轻书生,依旧跏趺坐在虚空中,犹自在闭目潜思,似乎有难题未解。

    “哈哈哈哈,苍天真是待朕不薄!”

    往生神帝长声大笑,笑声震碎成片成片的虚空,威能惊人,他笑得很欢畅,身心愉悦:“我不但得到仙法,还得到铲除仇人的大好时机!玄天教主,朕本以为你死在鸿蒙长河中,朕不能亲手报仇,念头无法通达,但你居然未死!如今,朕总算念头通达了!”

    咣——

    他手中的往生金钟震荡,钟声一响,万万里虚空统统崩溃,空间急剧坍塌,浩荡的帝威顿时将江南淹没,一道道神帝大道如同狂龙大蟒,绞杀一切,盘绕在江南身上,重重一搅!

    往生金钟虽然威能大损,但证帝之宝毕竟是证帝之宝,无量神威足以镇杀任何神尊!

    单单钟声,便轻易可以将一尊神尊炼成灰烬,但钟声并非是最强的手段,最强的还是是那一道道神帝大道,足以绞杀一切!

    这钟声传荡之处,甚至连妖界一座座星球都震得坍塌,无数生灵惨死,一尊尊神魔惊慌失措的从这些星球上飞起,慌忙逃往其他安全之地!

    “唯我不空!”

    往生金钟的威能之中,一个浩浩荡荡的声音响起,震动虚空苍冥,仿佛是永恒不灭的存在开口,将世人阐述他的大道。

    久久,证帝之宝的威能停歇,一道道神帝大道飞舞,回归钟内。

    往生神帝哈哈大笑,收回往生金钟,再向江南所在之地看去,只见虚空化作黑洞,吞噬一切。连一颗颗破碎的星球都被拉入黑洞之中,消失不见!

    尤其是往生金钟威能爆发的中心,那里更是变成时空乱流,连时间和空间都遭到击碎!

    在那片毁灭之地,即便是神君都无法生存!

    不过在那里。却有一人依旧盘膝而坐,双眸紧闭,双手捏着一道印法,不坏不空。

    他这一道印法,有如一尊古老的混沌古神复苏,将大千宇宙藏于掌心之间。任由外界破灭,我自藏天纳地,不老不死不灭!

    往生神帝心中一凛,双手一错,往生金钟滴溜溜转动,轰然向江南撞去。这口金钟的速度极快,顷刻间便来到江南身边,轰隆一声撞在江南身上!

    证帝之宝的威能是何等强大,只见撞击之处的后方,无穷虚空崩塌,成片成片的星球陡然被震碎,消失不见!

    这就是证帝之宝的威能。打坏虚空,破灭一切,集万道之力而达到无边的威能!

    “还没死?”

    往生神帝心中一惊,只见原本跏趺坐在那里的江南身前突然多出一根鼎杖,金钟虽然威能爆发,但却是撞在鼎杖之上,并没有直接轰击在他的身上,让他逃脱这一场。

    即便没有直接撞击在江南身上,但这股威能也并非神尊所能抵挡,金钟爆发的威能。甚至连神君都可以震碎,而反观江南,却丝毫也未曾受损!

    “臭小子,坐在那里装神弄鬼!”

    往生神帝大怒,身形陡然飞起。向江南杀去,金钟倒扣,罩住江南的头顶,咣咣咣震荡不绝,与此同时他一掌飞来,印向江南,务必要将江南击杀!

    金钟倒扣,钟内星河转动,无尽的威能喷涌而下,毁灭一切,冲击得江南的身形飘摇不定,而往生神帝一印飞至,印向江南的眉心!

    “往生神帝,你想死么?”

    江南猛然张开眼睛,乌发飞舞,他眼中不是神光,而是混沌鸿蒙,霸道无比,一种与其他大道截然不同的大道气息迸发,汹涌澎湃。

    他的双手印法陡然开放,仿佛有一个完整的宇宙从他掌心中磅礴而出,大千世界从他掌心中的光中浮现,无尽的生灵在那里繁衍生息!

    往生金钟呼的一声跌入他的这一道印法之中,钟声暗哑,顿时切断与往生神帝的感应!

    不过这一印造成的异象时间不长,下一刻往生神帝便见那宇宙崩溃,亿万生灵湮灭,消失不见,随即又可以感应到自己的金钟。

    却在此时,江南一掌迎向往生神帝这一印,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往生神帝吐血,倒飞而出,撞破一颗颗星球,退出不知有多远。

    “朕领悟出仙法,岂会被你击败?金钟,来!”

    往生神帝又惊又怒,急忙召回金钟,只见江南手抓往生金钟,与金钟一起飞来。

    往生神帝催动金钟,钟声刚刚响起,突然只见江南双手再次展开不空印,往生金钟的威能顿时落入他的双掌之间,接着江南双掌之间的威能爆发,往生金钟的威能连同不空印的威能一发向往生神帝轰去!

    他如同一尊从古老的混沌中走出的魔神,霸绝天下,所过之处,肉身的力量便可以碾压一切!

    往生神帝抬起双手迎上,全身大道一起激发,无数生灵的祭祀声响彻宇宙,震动苍穹,无数生灵的虚影在他身后浮现,无数神魔的虚影林立,似乎在加持于这尊神帝!

    轰——

    无数生灵的祭祀声戛然而止,一尊尊神魔的虚影破灭,化作乌有,巨大的震荡传来,往生神帝爆碎,肉身被打得化作一片信仰金液组成的金海!

    “朕是不灭的!”

    信仰金海广阔数亿里,飘荡在虚空之中,往生神帝的声音从金海之中响起,金海之中,一尊顶天立地的身影浮现出来,探手一抓,往生金钟飞来,落在这尊身形的手中。

    他俯视江南如同俯视一个小小的尘埃,金海中亿万万声音同时在呐喊:“朕是不灭的,朕领悟仙法,注定要飞升仙界……”

    江南抬头,仰视这尊金海中的神帝,冷冷道:“往生,你要亿万万众生拜你,助你长生。今日我拜一拜你,看看你是否有这个福缘,能否承受得起我这一拜!”

    他双手一拱,长揖到地,皇道奔腾,如同九十九道长龙涌入金海,又有一道鸿蒙中的不灭大道冲天而起,九十九道皇道相随,一起涌入金海!

    信仰金海沸腾,燃烧,无边的信仰金液被皇道和不灭大道蒸发,顷刻间化作乌有!

    那尊伟岸的金身崩塌,彻底毁灭,只剩下一口金钟落在原地,钟声依旧在震荡不休,最终钟声平息下来。

    “腐朽之辈,承受不住我一拜!”

    江南挥袖,卷起金钟,闪身离去。

    金钟之下,一滴信仰金液滴溜溜飞起,意图依附在江南的身上。

    突然只听嗤的一声,这滴信仰金液化作一道青烟,消失不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