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凤情窦开

第九百四十八章 凤情窦开

    刚才那法宝烙印中浮现出来的玉盘,正是道金玉盘,虽然不如如今的道金玉盘那般完整完美,但依旧可以看到道王功法的脉络!

    “道王于五千四百多万年前,便进入了帝尊传法之地,得到了紫霄古仙的传承!”

    江南心神晃动,电石火花般将前因后果想清楚,道王是那个时代中崛起的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诸帝涌现,唯他独尊。

    他的强大,不仅仅因为壶天老祖的教导,同样是因为他得到了更为厉害的传承,那就是紫霄古仙!

    紫霄古仙至今仍在仙界,道王击败他的法身,必然会引起他的关注。

    道王才华绝代,五千万年仅见,自然会得到紫霄古仙的青睐。

    “而且,那个时候古仙浩劫已经出现端倪,玄都古仙与上届的古仙之间的战斗只怕也到了水深火热的时候,这时候紫霄古仙将传承交给道王,到底是何意?”

    江南皱眉:“不仅如此,玄都古仙与诸多古仙为何会杀到下界?难道他们不知道,下界的天地根本承受不住他们这等强者的冲击?抑或是说,紫霄古仙早早的将道王列入门下,早就意识到古仙浩劫的来临,所以早早的布局,让道王得到其传承,替代他镇压玄都古仙?”

    “或许是紫霄古仙与其他古仙早早布局,暗算玄都,再将玄都镇压到下界。”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人的谋略就太可怕了,前后算计了几千万年之久!”

    “呵呵。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说不定道王年轻时来到这里。得到紫霄古仙的传承,后来发生的所有的事,都是机缘巧合,而不是古仙的布置……”

    紫霄殿的传承已经被五千四百万年前的道王得到,其他人一无所获,只得离开这里,江南与九凤和蝶衣也径自离开此地。

    这一战凭空死了数十位妖尊妖君,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可谓是造化弄人。

    江南等人刚刚离去没有多久,一尊伟岸的身形降临到紫霄殿前,怒不可遏,轰然闯入紫霄殿中,四下扫视一番,随即冲出紫霄殿,正是霸尊妖帝。

    “小辈,杀我爱徒,辱我证帝之宝,你活不了了!”

    一个宏大的声音传荡在传法之地中。来回震荡,让所有人都听在耳中。心中震撼无比。

    而在远处的一座大殿前,任先天微微皱眉,轻声道:“霸尊妖帝的声音,难道说刚才那股证帝之宝的波动,是他的解天华盖?与他的解天华盖争斗的那件宝物,来历非凡,拥有仙道和鸿蒙大道的气息,莫非是那人……”

    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江南的身形,心道:“他果然是诸天万界最为看重的年轻人,被赐予重宝,只怕不逊于都门大帝赐给我的皇道青莲!”

    任先天想到这里,看向面前的大殿,只见这座大殿上写着一鸣殿几字,摇头道:“将传法之地迁到我妖界的一鸣妖仙,他将自己的传承也列在传法之地中。不过云一鸣前辈也是先天生灵,与我一样的出身,他虽然证道飞仙,但让我做他的传人,却还不够格。我要得,便得帝尊的传承!”

    他转身离去。

    而在此时,远处的一座山崖前,往生金钟嗡嗡作响,往生神帝眼中精光一闪,心道:“居然有妖帝进来,他的弟子被人杀了?还有人折辱他的证帝之宝?呵呵,这怎么像是玄天那厮的作风?这小子应该还在诸天万界吧?难道妖界也有类似的人物……”

    “妖帝进入传法之地的确有些麻烦,不过,我又何惧之有……”

    往生神帝身后,一尊尊妖尊妖君站立,气息狂野,竟然多达近千人!

    这些妖尊妖君,赫然是妖界的世界主,被他以信仰金液镇服,膜拜于他!

    往生神帝得到如此之多的世界主的膜拜祭祀,一身修为再次狂飙猛涨,甚至连往生金钟的威能也相应增加几分!

    他虽然依旧不曾恢复到神帝的层次,但距离神帝境界也并不远了!

    “这山崖上的功法,都是残篇,得之无用。”

    往生神帝起身,诸多神主神尊妖尊妖君拥着他向其他大殿走去,往生神帝喃喃道:“要得,便得到仙法传承,最好是帝尊传下的仙法……我不但要重临帝位,而且还要证道飞仙!”

    远处,九凤妖尊摇头道:“霸尊妖帝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死了个弟子么,居然值得他这般动怒,亲自出马,带着证帝之宝追杀到传法之地来!”

    蝶衣妖尊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黑蝎妖尊乃是霸尊妖帝最为器重的弟子,否则也不会赐给他解天华盖护身。霸尊对他很是期许,认为黑蝎妖尊有证帝之资,将来也能够成就帝位,一门两帝,是何等的威风?不料黑蝎妖尊却被水工道友击杀了,他如何不怒?”

    她侃侃而谈,笑道:“而且水工道友当着诸多世界主的面,狠狠地打了他的证帝之宝一顿,让他下不了台面,他岂能放过水工道友?”

    江南好奇的看着这两个女子,蝶衣妖尊与九凤妖尊都是女妖怪中出类拔萃的人物,极为强大,肉身可以媲美妖君的人物。

    二女师出一门,一个泼辣,口无遮拦,一个心灵剔透,慧心内藏,但却彼此看对方都不顺眼。

    “两位道友,我观你们的法宝好像都有问题,都无法完全发挥出法宝的威能,而如果你们将彼此的法宝对换一下,便能将法宝的威力尽情发挥。”

    江南好奇道:“为何你们不将法宝交换一下?”

    九凤妖尊的金剪对她很不方便,金剪最适合蝶衣,彩蝶与金剪翻飞。相得益彰。而蝶衣妖尊的妖刀也不顺手。妖刀最适合九凤,妖刀驾驭起来颇为费力,九首彩凤的神识足够强大,能够轻易驾驭这等宝物。

    这二女却并不对调一下,换取彼此实力的提升,让他很是不解。

    九凤妖尊冷笑道:“想交换也可以,不过她须得承认她年纪比我大。”

    蝶衣妖尊抿嘴笑道:“姐姐,你这就不对了。明明是你年长,我怎好自称姐姐?”

    二女大眼瞪小眼,一个将剪刀藏在背后,一个背后竖起妖刀,俨然又要开打。

    江南摇头,只得作罢。他却不知九凤与蝶衣虽然同出一门,但两人却一向不和,从小斗到大,她们的师尊是一尊妖帝,那尊妖帝老死前将二女叫到身前。交与她们这两件宝物,意思是如果二女交换宝物。便可以让自己的实力更强,同门姐妹联手,足以在这世间保护她们这一脉。

    不过这两个女子虽然知道师尊的好意,但是都拉不下脸来,主动求和。

    “这座大殿是……”

    九凤和蝶衣突然呆住了,看向前方的一鸣殿,齐齐道:“难道是云一鸣前辈留下的神殿?”

    “云一鸣是谁?”江南好奇道。

    蝶衣妖尊解释道:“他是我妖界距离现在最近的一位仙人,也是一朵莲花中诞生额先天生灵,据说这位前辈从莲花中诞生,乃是一头大云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因此自称云一鸣。帝尊传法之地,便是他从诸天万界迁到我妖界中来。他后来证道飞仙,于是我们便称他为一鸣仙。”

    “原来是此人。”

    江南心中微动,这个妖仙云一鸣能将帝尊传法之地从诸天万界中迁出,定然是非同小可,实力强横无边!

    他将自己的神殿留在这里,想必也是等待能够继承自己道统的人。

    九凤妖尊和蝶衣妖尊大是心动,想进去闯一闯,看看自己能否得到一鸣妖仙的传承。江南笑道:“妖仙的一尊法身实力也是极为强大,你们二人如果交换法宝,或许还有可能得到传承,但若是各自为战,便只有一无所获。”

    九凤咬牙,将金剪抛给蝶衣,蝶衣也将妖刀送来,二女一起向一鸣殿内走去,九凤突然回头,道:“水工道友,你不进去么?”

    江南摇头笑道:“妖仙的传承,我不稀罕。两位道友,我们就此别过,我要去寻自己心仪的东西了。”

    九凤点头,关切道:“你要小心一些,遇事多留一个心眼。”

    江南谢过,转身离去,九凤妖尊心中颇为失落,蝶衣纳闷道:“水工道友怎么连一鸣仙的仙缘也看不上眼?”

    九凤摇头道:“他说他的师尊便是我妖界的姑言女仙,大概是他已经得到了姑言女仙的传承,所以才看不上其他仙人的传承吧。”

    “姑言女仙?”

    蝶衣扑哧一笑,道:“姐姐,你被他骗了!所谓姑言,便是我姑妄言之,你姑妄听之。他说师承姑言女仙,摆明了就是说这是个虚构的人物,并不存在!”

    九凤呆了呆,蝶衣笑道:“水工水工,岂不就是一个江字?他定然是姓江,以我之见,他多半便是都门大帝等人要抓的那个天外邪魔!”

    九凤妖尊更加痴然,突然道:“这么说,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蝶衣妖尊闻言,也有些怅然若失,突然笑道:“今后的事情,谁能说的定呢?说不定今后我们还会与他再相逢。”

    九凤妖尊精神一振,突然笑道:“若是再相逢,我一定要问一问他,从前他说过的话还算不算!”

    “他说过什么话?”蝶衣好奇道。

    九凤脸色微红,没有多说,却想起自己与江南来到那片湖边,看着先天生灵的大脚印,自己放出豪言,要生就生一个纯种的先天生灵,江南玩笑似的迸出一句话:“你看我……”

    “我现在看你,倒觉得你还勉强可以与姐生一个先天生灵……”她心中暗道。

    ————道友,今天帝尊月票好少,求道友一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