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玄天圣教主

第九百三十五章 玄天圣教主

    那辆香车以群星为珠,编织成珠帘,约有数千颗,又采集神月炼制成璎珞流苏,每一个璎珞流苏都是由数百颗神月组成,车檐各角挂满,约有三十六个。 ωωω.?ωχ?.σя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址记得去掉◎哦 亲

    而在车檐上则有一条条神龙盘绕,神龙头颅高扬,威武霸气,口中衔着一个个灯笼,照耀四方,灯笼中则是一颗颗神阳,神界的太阳炼制而成,檐角下又挂着八口钟,随着宝辇的行驶而不断震动,这钟名叫灵秀钟,聚集天下灵秀。

    又有华盖如天,华盖上又有宝塔一座,镇压气运。

    看到这辆宝辇,鸿蒙气团旁边的无数神魔,便知是玄天教主的夫人到了。

    传闻中玄天教主葬身在那一场三足鼎立的大战之中,教主夫人则在都天神界继承他的道统,八年多时间,玄天圣宗中人才辈出,各种英雄豪杰涌现,有分裂的危险。

    宫天缺、子玉、牧山、荒璟、熙皇太子等人相继离开都天,各自要带走一大批神魔,闹出很大的乱子。

    都天无主,全靠这位教主夫人一力镇压下来,让宫天缺等人一个人也没有带走,将他们剥削得一干二净然后赶出都天。

    而且当今的东极大帝对这位教主夫人也是青睐有加,时不时传召入宫,让许多怀有异心的人不敢动都天神界。

    不仅如此,这位教主夫人实力也深不可测,甚至连溯天侯、昊少君这等神尊中的霸主也直言,教主夫人不逊于他们。

    此时教主夫人率领都天的二十万余神魔前来,降临到这破灭的元界,鸿蒙气团旁边,印证的那个传言,那就是,玄天教主真的未死!

    来到此地的群雄越来越多,甚至还有来自诸天万界和地狱万界的诸多古老的巨头,每一尊存在都有着赫赫威名,甚至有些存在还是当初大战爆发时,引领大军的霸主。

    一尊尊古老的存在在虚空中若隐若现,时不时露出伟岸的神躯,抑或是晦明晦暗的庞大面孔,让这片混乱之地多了些许凝重。

    鸿蒙气团裂开,一条金光大道从气团之中铺出,直达宝辇香车的前方,与虹桥相连。

    诸多隐匿在虚空中的古老存在不由动容,这气团极为沉重,是整个玄明元界的所有星辰被打碎,所有虚空被破灭,形成的鸿蒙紫气凝聚而成,沉重无比,可以媲美一个世界的重量!

    除此之外,还有死在此地的千万神魔大军,再加上一尊尊神帝魔帝魔皇的分身,数不清的神兵魔兵,补天神人天刀老祖的血,共同铸就了这片气团。

    即便是神尊魔尊进入其中,稍有不慎都会被压死压碎,神魂神性无法逃脱,没想到这玄天教主尚未出来,便将混沌鸿蒙分开,这就非同小可了!

    突然,一尊尊神主魔主神尊魔尊从混沌鸿蒙中走出,站在金光大道两旁,人群中不由有人发出惊叫,失声道:“那是裂天魔主,他不是陷入鸿蒙气团中死了么?”

    “那位是炫阳神尊,数年前他试图进入鸿蒙气团收取仙鼎之足,结果一去不返,别人都说他死了,怎么还活着?”

    “快看,还有青虚神主!”

    “传闻已死的晴川女魔主也在其中!”

    ……

    一尊尊传闻中死在鸿蒙气团中的神主魔主神尊魔尊,纷纷活着走出气团,这些存在桀骜不驯,乃是诸天万界或者地狱万界的中的巨头小巨头,一个个心高气傲,不过此时却恭恭敬敬,侍立在金光大道的两旁,宛如弟子一般。

    混沌鸿蒙深处,一尊神人徐徐走来,脑后八道神轮缓缓转动,大道之音浩浩荡荡,讲述无尽的道妙,令人如痴如醉。

    这神人周身弥漫凌驾在其他大道之上的气息,那是皇道,只有仙体或者领悟出天人合一心境的人,才能炼就的大道。

    我道一出,万道臣服!

    这就是皇道!

    不仅如此,他身上还有天道气息,共有十一种,在他身后结出十一种异象,天刀、天意诛仙剑、造化神楼、万佛塔、镇仙鼎、化仙玉瓶、天道宝钟、道金玉盘、藏天葫芦,这九种是诸天万界的九大天道至宝,除此之外,还有东极大帝用来构建罗天的罗莲玉座,地狱万界的冥海万狱印!

    神人挥手召来帝皇树,只见这株神树落入他的神轮之中,重重神轮笼罩,亿万种大道汇聚涌入神树之中,让这株神树变得光芒璀璨,威能更胜往昔。

    他的目光明亮,扫向虚空,只见虚空中若隐若现的诸多古老存在突然齐齐隐没消失,这里面多数是他从前的对头,见他周身异象,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当即隐去。

    “玄天教主这厮修成了神尊,变得更加强大了,不可与之争锋……”一个个古老存在的思维在半空中碰撞,低声道。

    这尊神人走上金光大道,向宝辇香车走去,裂天魔主、炫阳神尊、青虚神主等人纷纷跟随左右。

    都天神界二十余万神魔一起躬身施礼,声音震动天地,响彻宇宙虚空:“恭迎玄天圣教主!”

    那神人来到车边,岳幼娘正欲掀开车帘,突然虚空震动,一位道童迈步走来,高声道:“玄天教主留步,我家老爷道王,有旨与你!”

    那神人正是江南,闻言停下脚步,那道童唰的一声展开道王的旨意,只见神文浮现,上书“安分守己”四字。

    江南哑然,接下道王旨意,交给一旁的席重。那道童施了一礼,转身退去。

    “果然,道王知道这厮出关,命人来敲打他了!”虚空中有江南的老对头兴奋道。

    江南正欲登上香车,突然又有魔气涌现,化作一片魔云,魔云之中诸多魔神降临,拥着一位道童飞驰而来,那道童高声道:“玄天教主留步!我家老爷兰陵神皇有旨与你!”

    江南停下脚步,抬头看去,只见那道童将兰陵神皇的旨意展开,上面却是一幅画,画的是三艘船,一个年轻书生模样的人长出三条腿,很是怪异的站在三艘船上,不过三艘船的距离太大,把这年轻书生撕成三瓣。

    画旁也有四字,写的却是“不要惹事”。

    江南收了兰陵神皇的旨意,也自交给席重,让席重收好。

    “教主,好久不见了!”

    突然一声大笑传来,只见一只巨大的头颅顶破虚空,两只犄角高耸在天地之间,双眸如同炼狱,其中有无边烈火在燃烧,神威魔威霸道无比。

    “那是战天魔君那尊凶神!”有人失声道。

    战天魔君看向江南,声音震动:“教主,我奉玄都古仙之命,前来说一句话与你。玄都说,莫要找我!告辞了,改天找你玩耍!”

    战天魔君的头颅隐去,让虚空中不知多少存在暗暗兴奋:“好家伙,玄天教主出关,三大势力的领头羊都出来敲打他了,道王让他安分守己,兰陵神皇要他不要惹事,还嘲讽他脚踩三条船,而玄都古仙则不愿与他有牵扯。玄天教主这次可谓是将三大势力得罪得一干二净,还有什么人能够护住他?”

    “他得罪的人可不少,都是厉害之极的人物,比如几尊神帝的分身,便是被他放出玄都古仙害死的!”

    “何至于此?地狱的诸帝诸皇的分身,死得一干二净,还不是拜他所赐?”

    “那一战死了千万神魔啊……”

    “不止千万神魔,我听闻战天魔君、菡萏妖君和幽帝大闹诸天,为了解救玄都古仙杀了不知多少人,全部应该算在玄天教主的头上!”

    “听说森罗魔皇陛下亲眼看到玄天教主死了,乐得手舞足蹈,不久前又得知玄天教主可能没死,气得魔皇陛下扎了一个稻草人,上面贴着玄天教主的名号,每天都要扎几次小人。据闻那一战,魔皇陛下足足折损了五十多尊魔君分身……”

    “玄天教主被人打死了,只怕都没有人庇佑吧?毕竟他得罪了这么多狠角色……”

    “不好说,他闭关鸿蒙之中八年多时间,东极大帝依旧没有撤销他左天丞的封号,显然对他的器重依旧未减。”

    议论声中,江南登上宝辇,席重和岳幼娘如同一对金童yu女站在香车两旁,妖神金帝和神鹫妖王在前方开道,二十余万神魔簇拥而行。

    “教尊,你不在的这八年发生了许多大事,许多存在跳出来争雄天下,地狱的兰陵烈也达到极高成就,修成魔尊,还有紫垣魔皇修成魔君,又有长乐公子未央公子二人达到神尊巅峰,昊少君也修成了神尊,其他诸多和教尊同一辈的人物,都成了统治一方的巨头,常有战斗,精彩至极!”

    岳幼娘快言快语,唧唧咋咋说个不停,道:“毁灭魔尊与地狱诸皇的弟子也常来诸天之中挑战,打下赫赫威名,八尊补天神人门下也有神尊出世,玄黄学宫更是有诸圣走出,时不时迸发大战,名为交流,实为打压对方的气焰。”

    “尤其是仙体少虚,最近名头最盛,打遍神尊无对手,被誉为神尊之中第一人。他在诸天挑战时,直接坐在罗天之中,立下一面金榜,名为诸天群雄榜,都是一个个败在他手中的有名神尊。他战败这些人,便为这些人的实力排名,让诸天群雄恨得牙根痒痒,却奈何不得他……”

    江南面带笑意,静静听着,突然感慨道:“八年了……不知不觉间我闭关八年了……”

    无数神魔听到这位玄天教主叹息,叹息声清晰的传入他们的耳中:“才八年时间没揍你们,你们便敢猖狂了。看来有必要敲打敲打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