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三十一章 再不见那样的刀光(第三更求月票!)

第九百三十一章 再不见那样的刀光(第三更求月票!)

    两尊补天神人大战,波及的范围是何等之广?在这股攻击下,玄明元界已经支离破碎,甚至连背负玄明元界的那头先天神魔苍鹤,也遭到极大的伤害,被两尊存在打得重伤!

    这头苍鹤虽然被仙符镇压,但是依旧是近仙般的存在,即便是皇道极境强者也不敢说是其对手,但是在两尊补天神人的攻击余波下,即便是古老如他强横如他,也要遭到重创。() 百度搜索 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 都可以的哦

    至于那些魔皇分身神帝分身,早已毁灭在两尊神人的战斗余波之中。

    玄明元界破碎的天地中,唯有那颗古仙的心脏依旧在跃动,除了古仙心脏之外,便是一口大钟,那是皇极道钟,兰陵神皇笼罩在钟下,催动这件皇道极兵,拼命对抗两大神人余波的冲击。

    皇极道钟不断被余波冲击得当当作响,钟壁这里凹下一块,那边瘪了一块,甚至连钟壁上也布满裂纹!

    地狱之中,皇极道钟的主人,离丒魔皇心痛不已,想要召回自己的皇道极兵,又唯恐自己召回这件法宝会连累兰陵神皇,害得兰陵神皇死在两尊神人的攻击余波之下,让自己这一方丧失一个巨大的战力。

    而两大补天神人相争,又让他隐隐觉得这是对付道王的最佳时机,若是地狱诸多皇道极境和帝境的强者一起出手,说不得便可以除掉道王!

    不过却没有人胆敢动手,因此诸天万界并非只有道王和天刀这两尊补天神人,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壶天等其他七尊补天神人,谁也不知道他们若是攻击,壶天老祖等人会不会出手。

    现在还不是决战的时候。

    “离丒道友,无需担心你的法宝。”

    森罗魔帝出现在他身边,呵呵笑道:“神皇也不会死。这一战变数极多,有的瞧了,依我看,道王只怕也要吃个大亏……”

    离丒魔皇看他一眼,微微皱眉,关切道:“分身被杀,我们都损伤了极多的法力,道兄你的分身死得更多,对你的实力有没有影响?”

    森罗魔帝摇头笑道:“九牛一毛罢了。”

    离丒魔皇心中骇然,森罗魔帝前前后后死了五十多尊魔君分身,其中更有几尊是大圆满魔君,对他来说,竟然是九牛一毛!

    “区区几尊分身,算不得什么。”

    森罗魔帝眉开眼笑,道:“最让我开心的还是玄天小鬼之死。这小鬼天天在老子面前蹦来跳去,祸祸这个祸祸那个,活脱脱一副作死的样子,偏偏怎么也干不掉他。如今,这厮惹出光武纪劫,释放古仙心脏,终于把自己祸祸死了,死得其所,死得大快人心!”

    离丒魔皇心道:“玄天教主祸祸最多的,只怕还是你罢?道兄,你被他祸祸掉的分身,只怕能组成一支神魔大军了……不过森罗道兄说,这一战还有变数,变数到底在哪里?难道是……”

    地狱和诸天已通,他站在地狱冥海之上遥望万界,看向玄明元界深处,心头一震:“难道是他……”

    玄明元界之中,那颗古仙心脏越来越小,终于化作人形,化作一个黄衫少年,飘飘荡荡的站在那里,直面两大神人的战斗余波,一道道鸿蒙从他身边飘过,无论是补天神人的战斗余波还是混沌鸿蒙,都未能伤到他分毫。

    他并没有向道王出手。

    而离丒魔帝还看到,玄明元界外,正有另一尊黄衫少年迈步走来,两个少年一模一样,气息相同,但又有着不同,至于有哪些不同,他也说不出来。

    “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道王看着在他手下吐血的天刀老祖,即便是天刀老祖,即便是天道至宝,也难以与他抗衡,摇头道:“回头吧,回头,你我依然可以并肩作战,你我依旧是志同道合的道友。我知道你心性纯,不是可以布局天下的人,你成了别人手中刀,只要你回头……”

    “我回不了头了!”

    天刀老祖刀气纵横,两口天刀交错,切开鸿蒙,一道道光芒闪过,便见刀光过处,大千世界从刀光中显现,一刀似乎可以开天辟地,从鸿蒙中切出一个世界!

    只是任由他的刀如何强大,如何锋利,也无法与道王的双掌媲美。

    道王默然,举手投足,击破一个个刀光中的世界,无敌的力量顺着天刀传入天刀老祖体内,震荡他的肉身,震伤他的大道和神性、

    “你的刀钝了,你解封吧。”

    道王目光中充满了不舍,轻声道:“只有脱离天刀的束缚,斩去一切羁绊,你才能恢复到辉煌时期的天刀老祖,你的刀才会锋利,才能伤到我。不然我与一个手持钝刀的天刀老祖交手也是无趣,心中只会留下遗憾。”

    “解封吧,斩掉束缚和羁绊,完全绽放你的战力,让我在你最辉煌的时候,送你上路,不枉我们相交一场!”

    天刀老祖周身破败,道王赤手空拳,而他则有两口天刀,其中一件是他的皇道极兵,另一件是天道至宝,但是在道王的攻击下,无论是皇道极兵和天道至宝,都无法保护天刀,让他不断遭到重创。

    而他的两口天刀,始终未能伤到道王。

    的确如道王所说,他的刀钝了,虽然他的刀光依旧明亮如镜,刀刃依旧看似锋利无匹,但他心中的刀钝了。

    “解封?”

    天刀老祖哈哈大笑,讥讽道:“你不怕我解封之后,天道崩溃瓦解,让地狱吞噬了我诸天的天道?”

    “你放心。”

    道王目光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轻声道:“我在这里,任何人也无法夺走诸天万界的天道,诸天万界,会成为新宇宙的正统。你放心的解开封印,让我在你最辉煌的时候送你上路,这样每当我想起你的时候,记起的还是那个惊采绝艳有着至诚之心的天刀,而不是一个锈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天刀!”

    “陛下,你再也看不到那样的天刀了!”

    天刀老祖大笑,两口天刀爆发出惊世的光芒,如同蝴蝶的双翅,双翅展开,碧水蓝天大陆雄山从刀光的两边绽放,绚烂无比。

    “我死后,天刀便成绝响!”

    蝴蝶双翅斩向道王,将道王淹没。

    仙音震荡,道王轻飘飘一掌飞出,穿透蝴蝶的双翅,印在天刀老祖的头上,绚烂的刀光从两旁扑来,停顿在道王的脖子上。

    “这是真正的仙道么?道兄,你终究还是先我们一步,成为神中仙,如果不是这破碎的天道,你早就应该飞仙而去了……”

    天刀老祖脸上露出解脱的笑容,丢下手中的刀,抓住道王的肩头,他的七窍在流血,祈求道:“道兄,不要杀我的妻子,她是无辜的,她什么也不知道……”

    道王面色古井无波,没有一丝表情,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默默点头。

    天刀老祖含笑而逝。

    道王怔然,站在自己好友的尸体前,双手颤抖,猛然间神光涌来笼罩住他的全身,让人再也无法看到他的面部表情,只见那神光微微动荡,似乎神光中有人在掩面无声恸哭。

    为了诸天,他杀掉了他最要好的朋友。

    另一尊黄衫少年走入玄明元界,两位少年走在一起,接着融合,只剩下一人,但黄衫少年的气息却比单一个人时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可怜,可叹……”黄衫少年轻声道。

    道王猛然转身,神光中两道精芒射出,如同最为炽烈的神焰,落在黄衫少年身上:“为什么可怜,因何可叹?他背叛了诸天,背叛了万界,背叛了自己的道心,死有余辜!”

    黄衫少年不以为意,微笑道:“我是说你可怜可叹。你有无边的才华,有着盖世的力量,有成仙做祖的实力,却陷入一个又一个因果之中,纠缠成网,将自己紧紧束缚,无法跳脱出去。每破开一条丝,每解开一条线,你的心便伤了一分,将来你的心只会越来越伤,岂不是可怜可叹?”

    道王陷入沉默,过了片刻,突然笑道:“玄都,说这些无用,你不应该脱劫,今日我再将你镇压。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实力。”

    黄衫少年摇头,提着手中的鼎杖,笑道:“你想掌控一切,但是从五千四百万年前的浩劫起始,你便从来没有掌控过一切。我的劫数已满,你再也镇压不住我,除非你彻底解放你的战力。不过你解放战力,道金玉盘无人镇压,黄祖也无人镇压,反而会乱上加乱。”

    道王周身仙光沸腾,一条条仙道飞舞,扑向黄衫少年。

    这是真正的仙道,真正的仙家手段,每一种大道都蕴藏着即便是神帝、皇道极境强者也无法理解的知识和见解!

    黄衫少年面带微笑,抬起手中的鼎杖,画了一个大圆,一条条仙道缠绕在鼎杖之上,仙光飞舞,仙道共鸣,道王的仙道竟然压制了鼎杖,带着无边的威能,向黄衫少年压去。

    突然,只听一声大笑响起,远处的兰陵神皇一步跨来,身躯一抖,鸿蒙震荡,无边的鸿蒙紫气在他周身涌动,他的身躯变得无比伟岸,无比高大,如同先天神魔般恐怖,甚至给人的感觉,他比托起一个个世界遨游在宇宙虚空的那些先天神魔还要强大!

    他是先天神魔中的皇,先天神魔中的帝!

    鸿蒙紫气在他周身形成先天八景,八种混沌异象,带着天地辟易之威,轰向道王!

    ————无语泪凝噎,月票太少了,今天更新字数已经超过了一万,月票却还那么寥寥几张,道友们是打算鼓励我爆发还是打算打消我积极性?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