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三十章 天刀绝响(第二更!求月票!)

第九百三十章 天刀绝响(第二更!求月票!)

    长乐女帝等人的分身也在试图打穿虚空,离开此地,不过这些神帝骇然的发现,他们根本无法打开玄明元界的虚空。速度上更新等着你哦() 百度搜索  就可以了哦! ωωω.?ωχ?.σя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此时玄明元界的虚空与从前大为不同,元界的大道已经崩溃瓦解,只剩下混沌涌动,这里的大道也回归了混沌,只剩下鸿蒙大道,时空变得无比稳固,长乐女帝等神帝的分身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摧毁鸿蒙空间的程度。

    而在此时,洪荒大世界洪荒圣宫,天刀老祖一脸爱意,轻轻抚摸爱妻的脸颊,声音温柔无比:“碧歆,我要出门一趟,暂时不能陪你了……”

    他的爱妻如森罗魔帝一般,生出万臂,手托万界,万界中各自有一位绝色佳人。

    “你要出去……”

    那女子声音不由一颤,道:“危险么?”

    “只是一件小事。”

    天刀老祖眼中的爱怜更多,笑道:“一件小事而已……那个人说办成了这件事,他就不会来骚扰我们了。很快我就会回来,完成这件事,咱们便可以永远的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将来大事一成,你我飞仙,我们便可以寻到儿女,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那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女子心中一颤,抓住他的手,道:“难道便不能不去么?”

    天刀老祖轻轻抽出手掌,他的手掌略显粗糙,那是常年握刀磨出的老茧,笑道:“修行之路,岂能一帆风顺?危险是一定有的,不过我也并非浪得虚名,连天刀这等天道至宝我都可以镇压,还有什么危险能够奈何我?你安心等我回来!”

    他转身走出,来到洪荒圣宫的深处,只见两口天刀漂浮在一座祭坛之上,一口是天道至宝,由纯粹的五色金炼制而成,蕴藏天道碎片,刀身布满裂纹,而另一口天刀则是他的证帝之宝,早已被他温养成皇道极兵,散发出的威能丝毫不逊于天道至宝!

    不过这一口皇道极兵也布满了斑驳锈迹,自从他有了妻子,对妻子的爱便胜过了对天刀的爱,疏于打理,让他的刀和他的道有了锈迹。

    “爱刀啊,今日随我出去走一走吧。”

    天刀老祖取下自己的天道至宝,背在身后,随即探手将另一口天刀摘下,轻轻抚摸刀身,刀上的锈迹渐渐消失,光亮如新。

    “我做成这件事,你真的不再有更多的要求了么?”天刀老祖突然向着虚空问道。

    虚空中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响起,让人捉不住这个声音的来源,呵呵笑道:“道友,你信不过我么?当初还是我指点你,将森罗的魔极证仙经传授于你,我若是耍手段,传授你残缺的魔极证仙经,你的爱妻会活到现在?你放心……”

    一只巨大的眼睛出现在洪荒圣宫之中,出现在天刀老祖的面前,眼中波涛翻滚,一头硕大无朋的魔怪在其中翻江倒海,眼睛凝视天刀老祖这尊补天神人,那魔怪发出人声,声音依旧飘忽不定,道:“只要你办妥这件事,你我便再无瓜葛,你和你的妻子也可以平静的生活下去,待到两大宇宙的天道融合,你们便可以超脱出去,飞仙而去。”

    那个声音笑得很愉快:“你们化仙飞升,还担心不能从鬼界取回你儿女的不灭真灵,无法将他们复活么?”

    天刀老祖默然,手中的刀和背后的刀在轻轻振动,刀在呜鸣,突然道:“我若是一去不回,死在那里呢?我的妻子怎么办?”

    那个声音变得凝重起来,郑重万分道:“你若是死了,对我也是有功之臣,我不会让有功之臣的妻子丧命!你放心,我一定会保住她,让她好生的活下去,活到飞仙的那一天!我会让她成为仙人,然后复活你和你的儿女!”

    天刀老祖松了口气,身躯变得挺拔,目光无比坚毅,仿佛又回到年轻时代的那个醉心于刀心无他物的天刀,迈步向外走去,一步之间便跨出洪荒大世界。

    玄明元界,混沌鸿蒙也变成了一锅热粥,鸿蒙紫气翻滚,涌动,万道破灭,仅剩下鸿蒙大道在沸腾!

    “杀!”

    兰陵神皇与诸多魔皇魔帝分身爆喝再次全力催动皇极道钟,硬撼古仙心脏的血管卷起的那根鼎杖,仙鼎之足的威能也自全开,即便是壶天老祖的三滴鲜血也无法镇压这根鼎足,仙光飞虹,有如要将这个陷入混沌的世界重开,重新开天辟地!

    咣——

    咣!咣!咣!

    皇极道钟的威能被催发到极致,但还是在仙鼎之足的威能下节节败退,一个是皇道极兵,一个是破碎的仙器,但却有着质量上的差距,仅凭他们这些魔皇魔帝的分身,与破碎的仙器残片相比,还是要逊色良多!

    诸天万界的几尊神帝也在对抗这两大至宝的威能,一尊尊神帝的分身被轰得破破烂烂,圣皇神帝口中吐血,看向心脏上那个少年书生,厉声道:“玄天教主,你背叛诸天万界,召来光武纪劫,陷我万界于浩劫之中,必遭天谴,诸天万界也不容你!”

    “天谴?”

    江南站在古仙心脏之上,转身向诸帝分身看来,在他周围,一根根无比粗大的血管舞动,绞碎一波又一波的皇道极威,突然笑道:“诸天万界的天道腐朽了,补天神人腐朽了,天道和神人都不以众生为念,都各自图谋,各自谋算如何取得最大利益。这天道,这神人,要之何用?”

    “天谴?”

    “天要谴我,让他来!”

    “灭不了我,我便改天换地,为这天地重立天道,为众生求一命!”

    诸天万界的诸帝心中骇然,天方神帝厉声道:“左天丞,你陷入魔道了,天理难容!”

    地狱万界的魔帝魔皇也是心中震撼,离丒魔帝呵斥道:“魔道?放屁!我魔道没有如此大逆不道之徒!玄天教主,你肆意妄为,必遭天谴!”

    江南哈哈大笑,张开双臂:“诸皇诸帝,嘴炮无用,让你们的天来谴我罢!”

    诸皇诸帝恨得牙根痒痒,却在此时,突然一道雪亮的刀光从天外飞来,切开混沌鸿蒙,切开皇道极威,切开弥漫的仙道仙光,一刀如天,要切开一切阻碍!

    一个洪亮而古老的声音响起,在化作混沌鸿蒙的玄明元界中震荡不休:“引发光武纪劫,祸乱众生,妖言惑众,你的天谴来了!”

    这一刀是何等的惊艳,何等的霸气,一往无前,万般大道尽在一刀之中,仿佛重现五千四百万年前的那一战,那惊艳宇宙的一刀!

    古仙管他是魔头也好,管他是仙人也罢,我自一刀切之!

    这一刀,劈向仙人的心脏,劈向心脏上的江南,刀光将混沌照亮,将鸿蒙照穿。

    这就是天刀,天刀老祖的刀!

    心脏上的一道粗大血管突然一震,卷起镇压心脏的最后一面金榜,道王金榜,唰的一声迎上天刀!

    道王金榜中的威能在金榜被拔出的一瞬间便爆发出无量威能,镇压心脏,天刀劈落,这股威能冲天而起,镇压劈落的天刀。

    唰唰唰——

    心脏上一条条血管冲天而起,突然咄咄咄将一尊尊神帝魔帝分身的肉身洞穿,鲸吞长虹般席卷这些强者体内的精气,一尊尊伟岸无比的身影面孔上露出骇然之色,还未来得及反抗,一身精气便被吸得一干二净,分身的肉身干瘪,变成一具具尸体!

    古仙心脏中的气血更加旺盛,更加澎湃,竟然隐隐抵住天刀和道王金榜的威能,而在此时,残存的诸皇奋力催动皇极道钟轰下,古仙心脏另一条血管卷起鼎足迎上,两两威能爆发。

    突然又有一道刀光照耀宇宙乾坤,带着天威从上空劈下,比第一口天刀的威能更甚!

    两口天刀!

    古仙心脏的另外诸多血管密密麻麻飞起,如同一道道仙桥横空,硬撼第二口天刀,难以想象威力四下爆发,甚至有丝丝缕缕的天道余威穿透这一道道仙桥的封锁,传递到古仙心脏之上,击穿一重重仙道的防御。

    嘭——

    江南肉身炸开,血雾飞溅,一身大道被击碎,化作无数道则碎片漂浮在混沌鸿蒙之中。

    “哈哈哈哈!”

    森罗魔君分身突然放声大笑,笑得眼泪横流,指着江南破碎的道则笑道:“小鬼,你总算遭天谴了!”

    其他魔皇纷纷松了口气:“这妖孽终于遭了天谴,终于死了……”

    咄——

    一根古仙血管飞起,刺穿森罗大圆满魔君的眉心,顷刻间将他吸成人干,尸落鸿蒙,连神性也被吞噬。

    又有一根古仙血管轮成一个大圆,将江南爆碎的血肉和道则碎片拢在一起,轻轻一弹,只见无数道则碎片裹着血肉化作一股洪流,飞逝而去,没入玄明元界的鸿蒙气团之中。

    天刀老祖伟岸的身躯出现在混沌鸿蒙之中,双手握住一口天刀,目光凌厉无匹,天刀光芒耀世,而在他头顶,还有另一口天刀悬浮,天威无限,迈步便向古仙心脏冲去!

    这时,一声幽幽叹息传来,带着无尽的悲伤,在天刀老祖的耳边响起:“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我的道友啊,为什么来的人是你……”

    天刀老祖,身躯一颤,猛然收刀,目光如同两口天刀刺穿虚空,向那声音看去:“道王!”

    “为什么是你,我的道友……”

    道王的身形出现在这片毁灭的天地之中,周身神光动荡,露出他的本来面目,他悲色深藏在眼中,眼中有血泪滑下,滑过脸庞,化作血红色晶莹的灵光飞起,喃喃道:“为什么要逼我亲自杀了与我一起并肩战斗的道友……这是为什么!”

    他仰天长啸,混沌炸开,神光炸开,乌发飞起,根根青丝如柱,耸立,刺穿混沌鸿蒙,来到元界之外,刺向天顶!

    玄明元界中,处处下起了血雨,那是道王的血泪,染红了混沌,盖过了鸿蒙。

    “天刀,为什么要背叛我们,背叛诸天万界,背叛你我的道!”

    他杀向天刀老祖,杀向自己的道友,天刀老祖大笑,两口天刀错落翻腾,迎上道王,两大补天神人终于要生死相见!

    “道兄,我为了……”

    “我的爱人啊——”

    两口天刀绽放无以伦比的光芒,照亮了万界,照亮了诸天,如同一片银色的大幕,徐徐的落下!

    “道王出手了……道王这混蛋居然出手了!”

    玄明元界之外,一只巨大的神眼浮现,盯着元界中战斗的身影,魔怪在眼中翻腾,显得焦躁不安:“不妙啊,不妙啊,这混蛋出手的话,天刀道友一定会死啊……天刀道友死了,道王必然会来寻他的妻子,我与天刀道友联系这么多年,说不得会被他寻出蛛丝马迹,将我揪出来……”

    神眼的眼帘闭合,再次张开时便已然来到洪荒大世界的洪荒圣宫,眼中的魔怪自言自语道:“不妙啊,我答应过他要保他妻子,不能食言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说话算话了?呵呵呵……”

    神眼向圣宫深处而去,待来到那座宫殿,眼中的魔怪看到那个容颜绝世的女子跏趺坐在宫殿的中央,周身弥漫着死气。

    她周身的大道在崩溃瓦解,手中的一个个界域也在崩溃,也在化作飞灰,神眼中的魔怪不由呆了呆,没有动手。

    “他是不是快死了……”

    那女子仰头,看向神眼中的魔怪,眼中有泪水流下,随即被破灭的大道蒸发,痴痴道:“他知道他要死了,所以才会对我说出那些话,他担心我会想不开,随他一起而去……”

    “我当然会想不开啊……”

    绝色佳人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爱意,呓语般轻声道:“他去后我随他一起去,这样我们一家人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再也不用分开……”

    绝色佳人目光中流露出憧憬,仿佛看到一家人快快乐乐生活的样子,儿女满堂,无忧无虑,她的声音渐渐低微,终于玉殒香消,魂魄散去。

    “痴人,痴人。”

    神眼中的魔怪怔然,神眼的眼帘渐渐闭合,里面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也是凡人,难登仙位……自尽也好,省得我亲自动手……”

    ————两章连更,第二章更是四千字大章!两章七千多字,晚上还有更新,必然要过万字,道友们,让帝尊的月票爆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