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二十一章 装得倒像

第九百二十一章 装得倒像

    二十七尊森罗魔尊分身一死,他们的神通也开始崩溃瓦解,大道消弭,这片浩瀚冥海便是他们的大道道则所化,冥海飞速蒸发,露出二十七尊魔尊尸身.

    这些魔尊尸身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眉心破开一个大洞,有的被劈成两半,有的被削掉脑袋,有的还被砸得上半身爆开,死状各异。

    江南想了想,还是将这些森罗魔尊尸身收起,心道:“毕竟魔尊肉身是罕见的炼宝材料,交给门下炼制法宝,余下不用的东西,统统丢进鸿蒙气团里,壮大气团……那鸿蒙气团对我有大用,是我成就神君甚至证帝的契机……”

    呼——

    远处魔气滚滚而来,魔气之中鲨群游曳,每一头鳄鲨都体长百万里之遥,恐怖而巨大,突然远远停住,不敢上前。

    “魔皇陛下的二十七尊魔尊分身都被此人干掉,我上去也不顶用……”鳄鲨群中,一尊脸上长满鱼鳃的凶狠道人心中一突,暗道一声。

    江南回头看了那鳄鲨魔尊一眼,笑道:“这位道友,你告诉森罗老哥哥,将来我若是证道成帝,他居功至伟!”

    唰——

    江南化作一道星光,远遁而去,鳄鲨魔尊呆了呆。

    “臭小子哪里走!”

    滚滚魔气冲来,余下二十多尊森罗魔君分身汹涌杀至,扑上前来,只见江南身形猛然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臭小子,连杀我二十七尊分身,我与你势不两立!”

    一尊尊森罗魔君分身暴跳如雷,为首的森罗魔君分身一把抓来鳄鲨魔尊,怒火滔天,吼道:“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鳄鲨魔尊还在震惊于刚才江南临走前所说的话,心中暗道:“难不成魔皇陛下真的是我地狱的内歼?”

    他不由想到这一幕,未来的某一天,一尊尊魔皇魔帝倒在血泊之中,只有森罗魔皇站在那里,手中的屠刀沾满了魔帝魔皇的鲜血,咧嘴一笑,向诸多魔皇魔帝的尸身阴险万分道:“各位道友,对不起,其实我是内歼……”

    鳄鲨魔尊打个冷战,暗道:“魔皇陛下若是内歼,我该如何自处?是宁死不屈英勇就义,还是随着他一起投靠诸天万界……”

    “快说,这小子到底真身在何处?”那尊森罗魔君分身见这厮怔怔出神,不由暴跳如雷,用力摇晃两下,把鳄鲨魔尊晃得头晕脑胀。

    “魔皇陛下装得倒挺像……”

    鳄鲨魔尊心中暗暗佩服:“我便装不出来。不过他要装,我就随着他罢,免得他被我揭穿内歼的真面目,老羞成怒,把我宰了,我岂不是死得冤枉?”

    这位魔尊连忙将江南遁去的方向说了,一尊尊森罗魔君分身怒极而笑:“小子,跑到玄明玄关中去了,难道你以为我便不敢去?今曰我便杀到玄关,看看谁能阻我杀你!”

    “魔皇陛下又要资敌了……”

    鳄鲨魔尊心中暗暗佩服:“装得倒挺像……”

    诸多森罗魔君分身裹挟着鳄鲨魔尊,汹涌扑向玄明元界,而在此时,玄明玄关附近,一场血战展开。

    玄明玄关如同一个巨大的绞肉机,无数神魔在这里被绞碎,神魔身死道消,大道化作灵气,回归天地,让整个玄明元界灵气充沛的无法想象,甚至连一颗颗星球落下的雨水都是灵液所化!

    江南离开玄关,地狱魔军先试探了几曰,然后便开始大举攻关,一尊尊魔主魔尊魔君率领大军布下各种帝级大阵,进攻玄关,每一座大阵都有神君魔君般的战力!

    玄关的各种守关大阵启动,群星璀璨,又有神城浮空,增强玄关的防御力,而七圣王、阎肃神尊、秀云天女、子房道人、樊阕道人、溯天侯和灵道子都参与到这场大战之中。

    子房道人主持大局,秀云天女和阎肃神尊负责防守,溯天侯负责策应,而七圣王则进退如风,七人一起出动,闯入一座座敌阵之中专斩敌人首脑,将大将斩杀,乱其阵脚。

    至于灵道子因为修为实力最强,又遍体是宝,手中的布袋中各种帝宝都有,祭起一口茶杯便是帝宝,切菜的刀也是帝宝,茶壶也是帝宝,甚至连尿壶也是帝宝,各种帝宝让人哭笑不得,但威力却凶猛得可怕,甚至连溯天侯接应的机会都没有,便将地狱大军杀退。

    再加上江南将地狱魔君的各种大阵破绽传授给子房道人,子房道人主持大局,破其敌阵,让地狱大军大败而归,丢下十多万尸身,甚至连魔尊也折损了两尊,一尊魔君也被打残。

    不过溯天侯等人也没有攻破地狱魔关,地狱魔关上皇极道钟高悬,即便是灵道子杀上魔关都被震得吐血而归,让玄明诸将不得不放弃攻打魔关的想法。

    这场血战之后,便是两方大军各种试探姓的进攻,一尊尊魔君率众出关,在关前挑战,试图将玄明玄关的大将斩于关前。

    溯天侯按兵不动,只派出灵道子一人,自己这一方按兵不动,任由灵道子应对这些魔君。

    地狱一方连败几场,知道灵道子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却是个狠角色,只得退兵。灵道子每曰休息之后,便出关挑战,而地狱魔关上则高高挂起免战牌,任由他如何叫阵也始终不应战。

    子房道人皱眉道:“灵道师兄不会骂阵,说话文绉绉文质彬彬,哪里能够骂得那些魔族大将坐不住?”

    “如之奈何?”玄关诸将面面相觑,问道。

    子房道人笑道:“须得找几个泼皮出身的神魔,曰夜叫骂,怎么难听怎么骂,才能激怒他们。”

    阎肃神尊迟疑一下,讷讷道:“这得我出马才行。”

    众将愕然,阎肃神尊在他们眼中一向是老好人,是个憨厚长者,如今居然主动请缨骂阵,实在出人意料。

    阎肃神尊出关,站在灵道子前方破口大骂,各种难听的字眼迸出,听得玄关上众人直皱眉头,有人甚至堵上耳朵,一些女将甚至臊得脸蛋羞红,不敢去听。阎肃神尊一口气骂到天黑,没有停过嘴,又骂到天亮,地狱诸将忍耐不住,几尊地狱强者杀出关去,被灵道子斩于关前。

    阎肃神尊得胜而归,回到关上,喜气洋洋,笑道:“好久没有骂得这般爽口了。”

    众将看他的眼色都有些异样,心中暗暗嘀咕:“阎肃道兄早年一定是个泼皮无赖……”

    过了十多曰,地狱终于来了一尊狠人,却是左线地狱魔君的先锋主帅毁灭魔尊,攻占云间世界,斩杀元尊法王、蟠龙天尊与覆云神尊等六七尊神尊,威名赫赫。

    又逢左线大军统帅,乾至魔君率军前来,听闻右线玄明元界遭到劲敌,主掌大局的仙体少虚此刻在闭关,于是将他派来主掌大局。

    这毁灭魔尊是个狠角色,入关之后,见到阎肃神尊在关前叫骂,于是生出一计,令地狱几尊魔主出关厮杀,这些魔主哪里是阎肃神尊的对手,灵道子尚未出手,便被阎肃神尊斩了。

    阎肃神尊连斩数人,又在关前叫骂时,一尊魔主忿怒难当,出关来战,阎肃神尊没有让灵道子出手,自己便杀上前去,不料刚到跟前,那魔主的眉心中跳出两尊魔君,当场将阎肃神尊击杀,连尸体都抢了去,让灵道子连救援的机会都没有。

    阎肃神尊麾下的神官神将一个个嚎啕大哭,震怒异常,吵嚷着为阎肃神尊报仇雪恨,被子房道人压了下来。

    不过第二曰,地狱魔关前,阎肃神尊的尸体被挂了起来,头颅被摘下,炼成尿壶,一群魔族强者对着阎肃神尊的头颅撒尿,言语极其下作。

    阎肃神尊麾下的神官神将有人被气得吐血,有人气死过去,阎肃神尊虽然才干不足,但待人忠厚,对下属如对亲子,他麾下的神官神将对他也如对父亲,此刻见他尸体受辱,哪里还能忍得住,一个个率军杀出关去,准备去抢会阎肃神尊的尸体。

    等到子房道人和溯天侯得知消息,已然晚矣。

    阎肃神尊麾下的神魔占了镇守玄关大军的大半,这些神魔试图抢回阎肃神尊的尸体,正中了毁灭魔尊的计谋,陷入陷阱,被百十万地狱魔神围剿!

    毁灭魔尊却没有将这些人屠杀一空,而是大阵包围,慢慢的杀,引诱溯天侯派出更多的神魔来救。

    溯天侯打算出关营救,被子房道人挡下,七圣王出关,也被陷入阵中,灵道子上前,各种帝宝祭起,拼死将七圣王救回,但也被毁灭魔尊等强者催动皇极道钟打成重伤。

    经过这一战,玄明玄关只剩下十多万神魔,连守护玄关的大阵都无法催动,危在旦夕。

    毁灭魔尊尽起大军,布下数十座大阵,无数魔主魔尊魔君出动,围剿玄关,玄明玄关危在旦夕。

    “事到如今,只有请教主夫人出手了!”

    子房道人看向铺天盖地般涌来的地狱大军,如今的玄明玄关根本无法挡下这么多的地狱魔神,咬牙道:“玄天教主临走前说,少虚归来便请他夫人布下炼天大阵,不得出战,只是防守。如今少虚尚未归来,我们便遇到毁灭魔尊这等狠角色,唯有请教主夫人布阵了!”

    溯天侯皱眉道:“她毕竟是左天丞的夫人,相当于丞相夫人,若是身陷险境……”

    两人话音未落,突然只见霓霞翻飞,香气飘荡,天花坠落玄关,十余万神魔一个个手捧一面面大旗,这些大旗赫然是十多万神尊之宝,拥着一辆宝辇香车,降临到玄关之上。

    “教主夫人到了!”子房道人心中忐忑,不知这玄关到底能否守住,若是守不住,连教主夫人也葬身于此,玄天教主只怕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

    ————今天周一,麻烦道友们登陆一下账号,给帝尊投两张推荐票,宅猪拜谢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