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一十九章 我心天心(求订阅月票!)

第九百一十九章 我心天心(求订阅月票!)

    魔极证仙经的大道道则数量之多,本身便极为恐怖,神主境界便多达八千道,神尊境界便已经多达百万道,到了神君境界,数量便多得数不胜数!

    单纯从大道道则的数量上来讲,即便是星光神帝的星河宙光心经,也比不上魔极证仙经!

    五十多尊森罗魔帝的魔尊魔君分身,一起绽放法力,大道笼罩虚空,是何等之浩大,笼罩范围是何等之广?

    他的大道道则如网,网罗虚空,细细筛去,要将江南从虚空中网罗出来,报仇雪恨,一雪前耻!

    不过,这一网撒下去,收网之时,五十多尊森罗魔帝分身面面相觑,没有在网中发现江南的踪迹。() 百度搜索

    “奇怪,我这些分身亿万大道,何等密集,组成的道则之网也是一门大阵,名叫天罗地网,哪怕他精通炼天大阵,也会被我的罗网触碰。”

    处于罗网中心的森罗魔帝巅峰魔君分身一脸纳闷,万臂展开,如同一个长着无数爪子的大蜘蛛,疑惑道:“难道这样还能被他逃了出去?诸位道友,四下追踪,不能让他逃回玄明元界!”

    呼呼呼——

    一尊尊森罗分身四面八方飞去,森罗巅峰魔君分身突然身躯一震:“等等!怎么我多出一尊分身?我明明只带来五十二尊分身,现在为何变成了五十三尊……居然化作我分身的样子诈我,臭小子受死!”

    只见其中一尊“森罗分身”风急火燎般向外飞去,呼的一声摇身化作一头金翅大鹏,翼展千万里,震动羽翼夺路而去。

    这尊“森罗分身”自然是江南无疑,他见森罗魔帝分身来势凶猛,又数量极多,自忖无法脱身,当机立断化作一尊森罗分身的模样,混在其中,有模有样的释放魔极证仙经的大道道则,与其他森罗分身相连,网罗自己,企图蒙混过关。

    从前在小光明界一战中,江南为了躲避地狱强者的追杀,也催动过帝皇神体化作一尊神像,结果被森罗魔帝分身发现。

    那是因为他修为太低,而且是化作一尊没有生命的神像,所以蒙骗不过去,而现在他已经是巅峰神主,模拟森罗分身得心应手,一时间连这些森罗分身也没有察觉。

    若是森罗魔帝分身稍加留意,也会察觉,不过森罗魔帝只以为江南已经逃脱罗网,却没有想到江南反倒化作他的分身。

    “畜生,连我你都敢假冒!”

    其他森罗分身一个个气得三尸神暴跳,立刻蜂拥追杀上去,速度最快的森罗魔君分身在前,落后的则是魔尊分身,突然二十多尊魔尊分身猛地折向,向玄明元界方向而去,准备在前往元界的必经之地上拦截江南。

    而速度最快的那二十多尊魔君分身则气势汹汹,一道道神通轰击过去,务必要降低江南的速度,这一道道神通震荡虚空,使虚空产生一个个错乱的位面世界,显露出这些魔君分身超绝的实力!

    江南一不留神便跌入其中一个错乱位面世界,待脱身而出,只见那些森罗魔君分身已然近了许多。

    像魔君分身这等强大的存在,无论是法力还是境界,都远超江南,任何一尊魔君分身,江南都无法胜过,何况是二十七尊魔君分身?

    若是再陷入重围,等待江南的必然是死路一条,没有半分生机!

    “切割时空,产生错乱位面世界?我也会!炼天大阵!”

    江南爆喝,周身无数神主道则涌出,在宇宙虚空之中化作一面面大旗,十万八千面阵旗,一百零八面辅旗,再加上十三面主旗,顿时化作一座炼天大阵!

    这座炼天大阵一成,顿时时空被切割成无数个位面,十多尊森罗魔君分身冲入炼天大阵之中,便立刻失去了方位,顿时只觉空间变得无比辽阔,无际无量,他们刚刚穿过一个时空位面顿时又跌入另一个位面之中,简直无穷无尽。

    其他森罗魔君分身立刻联手齐齐轰出一招森罗印,恐怖的威能将所有炼天大阵统统一扫而空,将江南的道则悉数震碎,被困的那十几尊森罗魔帝分身涌出,再去看时,只见江南已然消失不见。

    “这小子,居然变得如此扎手,若是不能除掉他,我这个地狱魔皇的脸皮也无处搁放了……宝贝儿,出来罢!”

    一尊森罗魔君分身突然张口,只见一头魔气冲天的恶鲨从他口中游出,落地化作一个脸上长满鱼鳃的怪道人,却是一尊地狱魔尊,躬身道:“陛下有何吩咐?”

    “寻到此人!”

    森罗魔君分身小心翼翼取出一滴神血,道:“这是他刚才被我道则扫中,流出的一滴神血。”

    那鲨道人乃是冥海中孕生出的异种,鼻子比天狗还要灵敏,当即嗅了嗅这一滴鲜血,身躯猛地一摇,化作无数头体长百万里的黑鲨,在虚空中遨游,如同在水中一般灵活,鲨群蜂拥向江南离去的方向追去。

    其他森罗分身蜂拥出动,紧随鲨群之后。

    “玄天小鬼果然是去玄明元界的方向!”

    诸多森罗分身心中大定,笑道:“我的其他二十多尊魔尊分身,已经在前路等他了,就等着他自投罗网!这次,断然要他下地无路升天无门,死在我的手中!”

    “森罗魔帝真是阴魂不散,怎么甩都甩不掉!”

    江南在宇宙虚空之中,四下游走,试图甩脱森罗分身,不过森罗分身仿佛锁定了他,任由他如何故布疑阵,如何掩去气息,都无法甩脱。

    过了两日,江南终于接近玄明元界,突然,他停下脚步,打量前方的虚空,微微皱眉。

    “这些战斗痕迹是……”

    在他眼前,虚空中残留着法宝冲撞和神通对抗的痕迹,还有着一具地狱魔神的尸体,除此之外,还有人类修士和地狱魔族的尸身漂浮在虚空中。

    对于江南这等存在来说,这种程度的战斗根本不够看,只是普通修士和神魔发生的战斗,最多不超过天神层次。

    不过,他却停下了脚步。

    “这是……雍和大神的神血,这具尸体是他门下的弟子……雍和在这里遭遇到地狱魔族和魔神的围攻!”

    江南抬头看向远方,身形微动,追了上去,沿途他看到更多的雍和门下弟子的尸身,地狱魔族的尸身也有不少,还有神血在宇宙虚空中流淌,残肢断臂,战斗极为惨烈,这些神血中有雍和大神之血也有地狱神魔之血。

    “雍和是一尊狡猾的老神,精于世故,精明无比,为了自己保命,只怕会将那些凡人丢弃自己逃命……”

    江南皱眉,加速向前赶去,没过多久他感应到前方传来神通波动,突然只见一股股地狱魔族四散而逃,如同见到极为恐怖的事情。

    “雍和,为了凡人拼掉自己的老命,你值得么?”一尊地狱魔神吐血,肉身被打得破破烂烂,眼中露出恐惧之色,仓皇逃去,回头厉声道。

    江南终于看到了御星舟,那艘大船横在虚空之中,被打得破败不堪,船桅被轰断,船体布满破洞和血迹。

    一尊苍老的神灵站在船头,瘦弱如柴的神躯在燃烧,白发在火光中飘荡,他周身弥漫着沉沉的死气,却威风凛凛,只身站在船头。

    他的弟子已经死绝,船上横七竖八躺着他弟子的尸身,守护在御星舟的舱门前,舱门后便是那些凡人,老幼妇孺和青壮。

    江南心头震动,走上前去,向那尊正在燃烧的老神施礼,轻声道:“道友……”

    “左天丞……”

    雍和大神白发飘舞,一口血箭喷了出来,化作熊熊烈火,他跏趺而坐,周身火光熊熊,看到江南前来,他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他身上的神火依旧在燃烧,无穷无尽,绚烂无比,只是他的气息却越来越微弱。

    “道友,你这是何苦……”

    江南沉默片刻,轻声道:“为了一船的凡人,葬送自己的生命,值得么?你是个精明的人,我以为你会舍弃他们逃生……”

    “船里面有孩子……”

    这尊老神惨笑,咳血道:“里面还有要吃奶的孩子,我舍不得走……我走了,谁来照顾他们?”

    江南沉默,雍和大神口中的神血流的更多,火光更加凶猛,沙哑着嗓子道:“左天丞,你寻到天心,见了众生了么?”

    江南摇头。

    “那就不要找了……”

    这尊老神气息越来越微弱,猛地抓住江南的手,另一只手指着舱门,老脸上露出笑容:“别找了,众生就在这船上,打开舱门,你就能看到他们……我护不住他们了,求你带着这一船的众生,带着他们去一个净土,没有战乱没有浩劫的净土……”

    “他们就是你要见的众生!”

    这尊老神最后一句话用尽了所有力气,再也没有了任何气息,瞪大眼睛,看着江南。

    他的道则,他的神性,燃烧干净,只剩下一缕不灭的真灵犹自盘踞在体内,不舍得离开。

    江南心灵触动,缓缓点头。

    雍和双目闭合,脸上露出释怀的笑意,一缕不灭真灵飞出,远去。

    “舱后便是众生……”

    江南心头震动,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手掌轻拂,舱门开启,一个妇人怀抱着婴儿胆怯的从舱中走出,有些恐惧却大着胆子责问江南:“你为何不救他?你是左天丞,一定很厉害,有能力救他对不对?雍和大神还说,只要到了你的地盘上,我们就安全了……”

    江南摇头,看向雍和大神的尸体,轻声道:“半个时辰前,他就已经死了。”

    “刚才他明明还在与魔头厮杀……”那妇人呆了呆。

    “那是他的执念。”

    江南叹了口气,看向这尊苍老的神的尸体,眼中充满了尊敬:“他老了,气血枯败,半个时辰前他已经累死了,但是执念要他继续战斗,继续保护你们,把你们护送到安全的地方……所以他的执念主持他的肉身继续战斗,燃烧修为燃烧神性,一直拼到我到来的那一刻……你们出来吧,送一送他,为了你们,他的弟子,他的道统,灭绝了……”

    船舱中更多的凡人走出,有人无声凝噎,有人哭出声来。

    “左天丞,你会为他立碑么?”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抬起头,纯净的眼睛看着江南,道:“他是为我们战死的神,我怕再过几十年,我会忘记他的样子……”

    “我会为他立碑。”

    江南站在船头,静静道:“我会为所有战死的英灵立下英灵殿,让他们的样子,他们的丰功伟绩永远不会被遗忘!”

    他乌发飘扬,声音掷地有声:“为诸天万界的众生而战死的神,不应该被遗忘!”

    “我心是天心,我意是天意,打开天眼见众生……”

    他看向这一船凡人:“我也在众生之中,你们……就是我的众生!”

    “我要为天道立心!”

    “我要为天地立砥柱!”

    “我要为众生打造一片净土!”

    ————猪有句话要说,江南成长起来了,不是力量上的成长,而是心境上的成长……猪还有话要说,求订阅,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