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天心是何心?

第九百一十五章 天心是何心?

    地狱魔关有离丒魔帝的皇极道钟镇压气运,而玄明玄关却只有鼎杖可以与之媲美,鼎杖虽是仙鼎之足,却无人能够催动,只有将鸿蒙大道提升到皇道的程度,才能勉强催动威能,与皇极道钟对抗。

    皇道极兵乃是证帝之宝提升到皇道极境的层次,皇道极境强者将自身的大道寄托在天道之中,皇道极兵中的大道也与天道相连,其中蕴藏的威能是何等恐怖?

    即便仙体少虚只能催发一缕,威能也比江南手中的仙鼎之足强大不知多少!

    这正是江南明明修为实力大进,也无法奈何仙体少虚的原因。

    刚才他们两人交锋,虽然交手了两招,但江南立刻发现有这口皇极道钟在,自己绝对无法奈何少虚,仙体少虚也立刻知道自己的修为不足,强行催动皇极道钟,也奈何不得江南,两人如果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只会两败俱伤,甚至两两身死。

    这是他们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所以两人这才定下改日再战,各自回到各自的领地。

    “炼成鸿蒙皇道,只是能够祭起仙鼎之足,激发鼎足的一丝威能,与皇极道钟抗衡而已,而想要占据上风,将仙体击杀,便只有炼成仙道!”

    鸿蒙大道与仙道,都囊括在这根仙鼎之足之中,不过想要领悟出其中蕴藏的无上道理,则千难万难。

    江南不是真正的仙体,对仙道的领悟没有少虚那样的优势,伪仙体毕竟是伪仙体,对于大道的领悟要逊色一筹。

    不过,江南也有着自己的优点,那就是他已然是先天道体,而且炼成元始大道,在推演大道之上有着过人的造诣。

    之所以先参悟鸿蒙皇道,是因为他对鸿蒙大道的研究更深,更容易炼成。

    他在鼎足之下静静参悟,心神沉寂在一个个混沌符文之中,仙鼎之足之上的混沌符文无比高深,是生存于宇宙尚未开辟,到处都是混沌之中的古老先天神魔所驾驭的大道,这种大道古老而强大,接近本源,接近元始,比仙道并不逊色。

    不过鸿蒙大道提升到皇道层次,还比不上仙道,还须得提升到更古老的层次,那就是战神殿主人的那等层次,也是黄衫少年那等层次。

    他们是混沌仙人,他们的鸿蒙大道也叫做混沌仙道。

    只是这一境界对于江南来说,实在太遥远了,他现在的目的,便是炼成鸿蒙皇道。而且这种鸿蒙皇道也并非是皇道极境强者的那种寄托天道的鸿蒙皇道,只是与仙体少虚一样是雏形的皇道。

    江南在鼎足之下,一坐便是半月之久,期间地狱神魔又发动几次进攻,溯天侯调动大军,七圣王、阎肃神尊与诸多神主神将也出动了几次,双方在关前大战,丢下一具具神尸魔尸,血流成海,漂浮在玄明元界的星空之中。

    甚至连灵道子也出动,仗着帝宝在手,杀了不知多少地狱强者,还曾攻到地狱魔关之中,不过皇极道钟高悬,诸多地狱魔尊魔君催动这口皇道极兵,几乎连灵道子也给镇杀!

    只是,仙体少虚也并未出手,显然此人如江南一般,也在试图做出重大突破,想要在正面将江南击杀!

    双方大军各有胜负,不过溯天侯却渐渐焦虑起来,这一场场恶战打下来,玄明元界中的神魔越来越少,原本还有五十万神魔,如今几场恶战打下来,便只剩下二十六七万,其中还有六七万是受到重创的伤兵,能够动用的只有二十万人。

    更为关键的是法宝和灵石灵液的消耗,实在巨大,溯天侯原本被流放,积累原本便不深,虽然成就神尊,在神界也有了一片势力,但还是比不上那些古老的巨头。

    一场场恶战打到现在,他的灵石灵液已经耗空,而麾下诸多神魔的法宝也破破烂烂,甚至有的神魔已经没有了法宝。

    阎肃神尊虽然修成神尊已久,积累的灵石灵液和法宝、神材神料够多,但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反观地狱魔军,比他们好了不知多少倍,后方依旧有援军源源不断开来,还有一艘艘楼船载着各种神材神料和法宝、灵石灵液,运到魔关。

    没有强大的后勤和源源不断的援军支撑,玄明元界堪忧。

    好在,媞轩薇率领十一万神魔从主星而来,带来了玄天圣宗宝库中的诸多灵石和法宝,总算可以让溯天侯等人松了口气。

    没过多久,又有一支载满各种神材、神料、法宝、灵石、灵液的舰队,从神界锦绣天而来,送到玄明玄关之上。

    溯天侯大喜,急忙问来人到底是何人送来这么多辎重,那为首的神明笑道:“我们是南海商盟的舰队,奉箴酆会主之命前来送战争所需之物。箴酆会主说,他只是名义上的会主,我南海商盟的老爷实际上是玄天大老爷。如今大老爷打仗,我商盟自然要全力支持。”

    溯天侯看向依旧在鼎足下参悟的江南一眼,心头一震:“玄天教主果然非同一般,居然还暗中经营了一个商盟,聚揽财富。他麾下强者众多,连神帝之资的人都有不少,看来他图谋极大!”

    溯天侯送别南海商盟的舰队,却见仙鼎之足下,江南已经不见踪影,急忙去寻,只见江南此刻在玄关内,正行走在伤兵之中。

    这半个多月来,一场场恶战,六七万神魔遭到重创,无力再继续厮杀,只得留在关内养伤,有些人留下无法磨灭的大道伤痕,有些人则神性受损,还有人直接被削落境界,还有人伤到本源,寿元大损。

    江南在诸多伤兵之中迈步而行,周身大道动荡,无数道则飞出,钻入这些受伤的神魔体内,没过多久,这些受伤的神魔便一个个神采奕奕,站起身来。有人伤到的是大道,大道伤痕极难恢复,除非修炼同样功法的强者帮忙疗伤,否则便废掉修为重头修炼,但是江南的大道一扫,便将其伤势治愈。

    有人伤到神性,被他无比旺盛的阳气直接将神性补全,伤到本源的则感觉到有如汪洋大海般的精气涌来,迅速恢复他们的本源,至于被削落境界的,则被他狂暴的法力涌入体内,将境界生生提升上来。

    没过多久,所有的伤员便悉数恢复,一个个生龙活虎,又能投入到战斗之中。

    这些神魔去寻江南,打算称谢,却发现江南已经不知不觉间离开此地。

    他来到元界主星之上,下一刻,他穿入主星的深渊之中,来到地心。

    那颗巨大的古仙心脏依旧趴在主星星核之上,缓慢而有力的跃动,一尊尊古老的补天神人的金色敕令如同一面面大榜,镇压这颗古仙心脏,而光武神帝封禁神文则已经被磨灭的干干净净,唯有这九面金色敕令依旧散发出无边的威能。

    “道友。”江南来到心脏前,躬身施礼。

    那颗古仙心脏微微跳动一下,一个黄衫少年的身影浮现在心脏上空,面色古井无波,还礼道:“道友。”

    江南面带疑惑之色,道:“道友,我心中有惑不解,特地来寻道友,请道友为我解惑。”

    黄衫少年侧头看他,江南继续道:“我这几日参悟你的仙鼎之足,所得良多,自觉可以修成皇道,但却迟迟无法突破,无法将大道炼成皇道。我的积累已经足够,为何却无法突破,修成皇道?还请道友教我。”

    “你问道于我,这是因果,你可知道你我因果越多,你便会陷入越深?”

    黄衫少年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如果你我再牵连下去,你必然会卷入我的因果之中。我先告诉你,我的因果不仅仅是与补天神人那几个小鬼之间的恩怨,还有上界的仙人,牵连之大之广,你无法想象,甚至连开辟天宫八境的那八个仙人都只是其中的小角色。你,还要问么?”

    江南心中悚然,他早知道玄都古仙被镇压一事牵连极广极大,却没有想到居然连勾陈、后土、紫霄这一尊尊远古的仙人也被牵连进去!

    “我还要问!”江南咬牙,道。

    黄衫少年默默点头,突然道:“皇道寄托在哪里?”

    江南道:“自然是天道之中。”

    黄衫少年继续问道:“天心是何心?”

    江南微微皱眉,黄衫少年轻声道:“你的心境没有达到天心的程度,知天心则天人合一,你需要有皇道极境的心境,天人合一,方能炼就皇道。”

    江南呆了呆,问道:“神眼见众生?”

    “神眼见众生……”

    黄衫少年露出赞许之色,笑道:“这并非你所悟的道理,我觉得应该是那个小狐狸参悟我的鼎足,悟出的东西。神眼见众生也对,不过应该说成天眼见众生,意境便更高一筹。你需要走走,离开此地去见一见众生。什么时候你见到众生,你便可以修成皇道了。”

    他的身影渐渐隐没在心脏之中,不再显化,声音却从心脏中传来:“仙体并非胜过你,而是他的仙体天然便拥有极高心境在其中,他并没有经历过天眼见众生这个过程,而是靠仙体的特异之处自然而然的修成皇道,有着不足之处。”

    江南谢过,转身向外飞去,只听身后传来那黄衫少年的声音:“道友,我脱困之日不远了,你需要准备一下……”

    江南心头一震,回头看去,只见那颗古仙心脏老老实实匍匐在星核之上,没有了动静。

    ————道友们今日*光明媚,树绿花香,空气里弥漫着一股yin靡的味道,又到了万物交配的季节……咳咳,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