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一十四章 皇极道钟

第九百一十四章 皇极道钟

    地狱大营之中,仙体少虚与地狱诸多魔尊魔君也在观战,看两方的精英战力对决,江南与少虚麾下都是人才济济,拥有帝资的人物并不在少数,只是江南这一边的人物往往都是出身自玄天圣宗。

    玄天圣宗的弟子,每一个都积累得无比浑厚,而且江南四处搜刮各种功法,鼓励弟子从前人的功法中另辟蹊径,领悟出自己的道路。

    而且岳幼娘、席重等人常年在外历练,早已磨砺出锋芒,实力惊人。

    不过若论整体实力,玄天圣宗还是比不上仙体少虚麾下人才济济。但是江南身边还有其他八尊补天神人的弟子,诸如子玉道人、宫天缺、牧山道人等人,每一个都惊采绝艳!

    这一比,便把少虚麾下的诸多强者比了下去。

    地狱诸多魔尊魔君正在议论,要不要派出魔尊级的强者,然后便见江南出关,只身一人站在营前。

    少虚微微变色,冷笑一声,正欲出战,突然一尊魔尊出阵,站在关前,朗声道:“身为一军主帅,岂可轻易出战?玄天教主,我早已听闻你狡诈异常,若是你在紫府中埋伏了兵马,我家主帅出战,陷入你的埋伏之中,岂不是让我群龙无首?”

    江南哑然,失笑道:“我是东极神朝的左天丞,整个神朝的辅朝大丞相,一人之下,万万神之上!是你们主帅大,还是左天丞大?我敢以身犯险,区区一支地狱神魔军队的主帅,难道便不敢下场与我决一生死?”

    那魔尊无言以对,过了片刻,讷讷道:“谁知道是不是东极大帝故意任命你为左天丞,派你出来做炮灰,来赚我家主帅……”

    黛瑛神主越众而出,冷笑道:“玄天教主,身为主帅亲自出战,只是一介莽夫所为,身为主帅自当运筹帷幄,统筹调度,确保大军攻必克,战必胜,玄天教主,你不是合格的主帅。”

    江南哈哈大笑,道:“地狱人才济济,难道只是嘴炮无敌么?连个敢与我一战的人也没有!”

    “我来斩你!”

    一尊魔主大怒,身躯一扭,化作百万里巨人,一步迈出地狱魔关,来到江南面前,祭起一件神君之宝,那法宝如瓶,瓶中黑压压的都是天阴圣水,呼啸涌出,向江南卷去,打算将江南卷起,收入瓶中炼化!

    这地狱魔主正是与子玉道人一战的苏摩罗魔主,虽然败在子玉道人之手,但实力却极为强大,连子玉道人也没能将他斩杀。

    要知道子玉道人乃是登上过仙台的人物,拥有神帝之资,苏摩罗败而不乱,虽败犹荣。

    他来历非凡,是地狱的元魔圣母的亲传弟子,元魔圣母乃是地狱一尊复生的女魔帝,复生之后达到皇道极境,皇道极兵名叫冥海玉瓶,苏摩罗这口玉瓶便是仿照冥海玉瓶锁链,一口玉瓶盛满了天阴圣水,连神尊都能洗刷致死!

    只见汹涌无比的天阴圣水降落到江南头顶,便无法落下,被一团神光托起,天阴圣水极为沉重,而且无物不化,但是遇到这团神光,便见圣水不断腐蚀神光,而更多的神光则从江南囱门中源源不断冲出,化作一朵朵金灿灿的莲花,始终托住天阴圣水。

    天阴圣水滔天,从下方席卷而来,在两座雄关前化作汹涌的黑海,黑浪铺天盖地,吞噬一切,苏摩罗魔主头顶冥海玉瓶高悬,站在黑海之中,手持钢叉,双目如同两轮太阳,盯着黑海中的江南,一叉刺了下去!

    “苏摩罗这厮,实在太暴躁了!”

    少虚脸色微变,急忙勒令左右,喝道:“快去救他!”

    地狱魔关之上,一尊尊魔主、魔尊、魔君蜂拥冲下魔关,向江南抢了过去,与此同时,溯天侯见势不妙,急忙大旗一震,诸多神官神将得令,一个个如同潮水般涌出玄关,去接应江南,应战那些地狱魔君。

    双方人马还未冲到跟前,突然只见铺天盖地的黑海陡然风平浪静,江南一手探出,五指叉开,黑海连同那高达百万里的苏摩罗魔主一起急剧缩小,向他手掌中心落去。

    而在他的掌心中,赫然是一口镇仙鼎,黑海连同苏摩罗和那口冥海玉瓶一起落入镇仙鼎中。

    “放下苏摩罗!”

    元祉大尊在七圣王的追杀下已然突破成就魔君,率先一步杀来,气焰滔天,祭起混元天罗伞,大伞腾空,呼啸旋转,越来越大,甚至连玄关和魔关都笼罩在伞下,恐怖的吸力传来,无数神魔纷纷立脚不住,纷纷向天罗伞中落去,甚至连神主都站不稳镇教!

    溯天侯、子房道人等人急忙祭起一座阵图,将所有人笼罩在阵法之中,正欲借阵法克制混元天罗伞的威能,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根巨柱陡然出现,将混元天罗伞顶飞,无影无踪。

    这根巨柱正是造化仙鼎的鼎足,耸立在元界之中,顶端却已然捅破元界,将混元天罗伞撞到宇宙虚空之中。

    “又是这招!”

    元祉魔君大骂一声,一式大神通爆发,向江南轰去,他如今已经是魔君,实力比先前与江南交手时提升了两倍之多,一掌之间气象万千,不料这一式神通刚刚爆发威能,突然只见眼前紫光缭绕,一口剑嗤的一声刺破这式大神通,洞穿他一重重冥海界域,来到他的身前!

    元始证道剑极为诡异,一剑刺破冥海界域,元祉魔君只觉自己的界域开始崩塌,向元始证道剑中塌陷,心中不由大惊,这口剑简直是一个怪物,无物不吞,无物不炼!

    甚至连他都感觉到自身的气血在蠢蠢欲动,几乎要向剑中塌陷!

    轰——

    另一尊地狱魔君杀至,一杆大枪刺穿江南的混沌界域,攻向江南,大气磅礴,江南回剑挑开大枪,又有两尊魔尊杀来,围战江南,黛瑛女神主也径自杀来,四人围绕江南走马一般转动,团团厮杀。

    元祉大尊松了口气,只觉胸口处凉飕飕的,低头看去,却是江南刚才那一剑破开他的铠甲,几乎刺破他的皮肤,额头不由流下一滴冷汗。

    “伞来!”

    他召回混元天罗伞,翻身杀入占据,与另一尊珈仏魔君和黛瑛女神主、方殳魔尊、朶佬魔尊一起围攻江南。

    六人杀得天翻地覆,两大魔君,三大魔尊级强者联手,终于将江南逼落下风,但是江南一口剑翻飞如雨,他们的攻击落下,哪怕是帝宝级别的攻击,也被元始证道剑化去。

    而溯天侯等神尊神主冲来,被其他地狱强者阻住,溯天侯双手出袖,亿万道五色霞光迸发,绚烂异常,而七圣王更是所向披靡,杀向围攻江南的诸多强者。

    元祉魔君、珈仏魔君等人立刻腹背受敌,又有几尊魔君冲来,与七圣王团团厮杀征战,两关之间,混战连天。

    江南脱身,抬头看向地狱魔关,只见仙体少虚屹立在关头,正在观战,当即一步迈开,向地狱魔关冲去。

    地狱大军出动,一座座大阵涌现,爆发出一股股堪比神君的攻击力,江南刚刚打算冲入地狱魔关,这些大阵便已经启动,当头一座大阵将他困在其中。

    其他一座座大阵滚动,一座接着一座盖来,打算将他困死在其中。

    江南眉心一闪,无数战争巨兽如同潮水般涌出,将第一座大阵冲破,无数地狱魔神葬身兽腹,滚滚的巨兽浪潮化作一座座大阵,反杀地狱大军,如同巨兽的汪洋大海,扑向地狱魔关。

    魔关之上,一艘艘魔舰横空,灭神魔光如雨般倾泻,绞杀战争巨兽,怎奈战争巨兽实在太多,而且不断分裂,杀不尽杀。

    眼看战争巨兽便要杀入魔关之中,突然只听咣的一声巨响,魔音滚滚震荡在两关之中,仙体少虚手托一口魔钟,弥漫着恐怖帝威,悍然敲动此钟。

    嘭嘭嘭——

    一头头战争巨兽炸开,顷刻间便死了数十万之多,少虚再次敲动此钟,更多的战争巨兽暴毙当场。

    江南也被震得气血浮动,连忙眉心神光涌出,将所有的战争巨兽卷起,收入自己紫府之中。

    “离丒魔帝的皇极道钟?”江南抬头看向魔关上的少虚,皱眉问道。

    “不错。”

    少虚大笑,托起离丒魔帝的皇极道钟,飘然下了魔关,江南收了元始证道剑,取出鼎杖,轰隆一声扫去。

    咣——

    两大宝物震荡,滚滚的皇道道音四下冲击,将两方人马震得人仰马翻,甚至连组成魔关和玄关一颗颗星辰都被震得浮现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江南与少虚两人踉跄后退,心中都是大惊,突然只听铮的一声,江南脑后浮现出元始证道剑,匹练般向少虚斩去。

    少虚脑后也浮现出仙文宝书,刚刚迎上这口剑顿时被斩得书页翻飞,少了几页仙文。

    咣——

    少虚震动皇极道钟,元始证道剑如遭重创,翻滚着向后跌出,也是威能大损。江南又是一杖狠狠扫在皇极道钟之上,皇道道音震荡不绝,两人被震得气血有如汪洋大海般涌出,澎湃有声。

    而玄关和魔关前正在厮杀的神魔更是不堪,一个个被震得重伤吐血,甚至有人直接被震碎,魂飞魄散!

    这口皇极道钟的威能,连少虚也不能控制,无法将道钟威能释放只针对地方,而是无差别攻击。

    “改日再战!”

    两人各自回头,一个登上魔关,一个登上玄关,少虚将皇极道钟一抛,只见这口道钟高高挂在魔关上空,慢吞吞转动,镇压魔关气运,少虚背对地狱诸多魔将,一口败坏的鲜血吐在袖筒中,面色恢复如常。

    而江南登上玄关,脚步也有些踉跄,脸色有些苍白,将鼎杖高高竖起,只见鼎杖越来越大,高耸入星空之中,镇压玄关气运,表面浮现出一道道绚烂深奥的仙道符文。

    “鼎杖的威能,我无法催动,压不住皇极道钟……”

    江南跏趺坐在鼎杖之下,看向鼎杖浮现出的一道道深奥符文,心中默默道:“若是能够炼出鸿蒙皇道,或者仙道……”

    ————求猪的铁杆,每天都记得给帝尊投上推荐票,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