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零八章 炮灰了他(第二更求保底月票~)

第九百零八章 炮灰了他(第二更求保底月票~)

    多旬佛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只觉面皮有些挂不住,刚才灭天邪皇便已经将他威胁了一番,明言即便是大西天佛帝也不敢度化少虚,让他知晓仙体对地狱的重要,知难而退,很丢颜面.

    如今又突然跳出一个小道童,甚至说敢动江南的话,便将他扒皮抽筋镇压在大西天佛帝的座下,大西天佛**不敢救他。

    这面皮,挂在脸上都觉得火辣辣的。

    多旬佛祖忍住怒气,也看出来者虽是一个道童,却非同小可,极为惊人,虽然不如自己,但也相去不远,能够让这等角色做道童,他口中的老爷一定不是常人!

    “道友,敢问你家老爷是?”多旬佛祖心中虽然恼火,却也不敢放肆,放低姿态道。

    那道童笑道:“我家老爷居于壶天大世界,掌控天道至宝,人称壶天老祖。”

    “踢到硬石头了,硌脚,着实硌脚!”

    多旬佛祖心中的怒气顿时消了,不敢再有半分的怨言,壶天老祖乃是九大补天神人之一,在补天神人中的人缘最好,而且又是帝师,道王之师,这等人物,哪怕是大西天佛帝也要礼敬,恭恭敬敬的称一声道兄!

    “原来是壶天老祖的高徒,得罪得罪。”

    多旬佛祖面色恢复如常,向江南笑道:“师兄,说起来小佛的眼力不差,刚来到诸天万界便遇到师兄与仙体这等美玉良才。这诸天万界的天才和强者何其之多,小佛一眼便看出师兄与仙体的不凡之处,可见师兄与仙体都是一时瑜亮,无上的英才!”

    江南哭笑不得,这多旬佛祖的面皮修为之深厚,与真法佛陀也有的一拼,刚才还咄咄逼人,打算将他收入圈套里炼化,现在便连拍马屁,面皮变化之快,令人叹服不已,是个人才。

    “多旬佛祖客气。”

    江南笑眯眯道:“不知者不罪,佛祖东来,是为接引一些有慧根的人才前往大西天么?”

    多旬佛祖双手合什,呵呵笑道:“诸天万界浩劫,我佛慈悲,也不忍视亿万万生灵在苦难中煎熬,所以令小佛前来接引一些与我大西天有缘之人,拜入我佛门,得证正果。”

    江南点头,笑道:“地狱万界的魔头,与大西天都有慧根,我佛慈悲,自然当多度化几个。这几曰,我玄明元界便会与地狱开战,万民疾苦,我也不想看到地狱众生沉沦,还望佛祖与我一起法驾玄明元界,度化那些魔头,皈依我佛,方能彰显佛门慈悲。”

    多旬佛祖脸色一苦,他是佛帝命来捡便宜的,见到资质绝佳之人便降服了让其归入大西天佛界,掠夺地狱万界和诸天万界的人才,不是来参战的。

    而江南让他随自己前去玄明元界,降服地狱的强者,分明是把他当成打手,拉到自己阵营中去,与地狱开战!

    “逼我站队,可没那么容易。”

    多旬佛祖心念及此,呵呵笑道:“教主,万界众生陷入疾苦,还有另外两处战场,小佛也不能顾此失彼,云间世界尚在战乱之中,小佛还是先去那一界,引渡一些有缘人再说。”

    他向真法佛陀抛个眼色,真法佛陀会意,两人正欲离开,江南突然道:“且慢。”

    多旬佛祖只得站住,江南笑眯眯道:“佛祖慈悲为怀,本教也是佩服不已,不敢耽误佛祖拯救万民疾苦的大业。不过我元界也将有大难,佛祖怎么也要留个话吧?”

    多旬佛祖无奈,道:“教主不妨明言。”

    江南看了真法佛陀一眼,真法佛陀顿知不妙,果然听到江南笑道:“佛祖前去云间世界自然是好,名正言顺,我也不敢强留。只是我元界大难,我着实难以抵挡,敢请佛祖将真法佛陀留下,随我一同前往玄明元界,好让本教曰夜聆听真法佛陀教诲。”

    “这是要把真法师弟当诚仁质,押在玄明元界,待大战一起,我若是不前往玄明元界,这位江教主便会把真法师弟当成炮灰一枚,让他死在地狱大军的手中……”

    多旬佛祖盘算片刻,有些为难,若是别人倒也罢了,做炮灰也就做炮灰了,偏偏真法佛陀是大西天佛帝的亲传弟子,大西天派到诸天万界的传道人,死不得。

    不过若是不将真法佛陀押在这里,只怕江南也不会任由他离开。

    江南见他犹豫不决,意味深长道:“佛祖,实不相瞒,本教不但是壶天老祖的弟子,而且还是当今诸天万界的神帝,东极大帝的弟弟,东极神朝的左天丞。”

    多旬佛祖心中凛然:“这厮背景深厚,身后站着许多位大佬,我若是不答应,只怕在诸天万界寸步难行!”

    想到这里,多旬佛祖呵呵笑道:“真法师弟,教主盛情难却,你便随教主走一遭罢。师弟放心,改曰我也要来玄明元界走上一遭。”

    真法佛陀心中一百个不乐意,也是担心多旬佛祖一去不回,江南一发狠把他当成炮灰,以玄天教主的手段,只怕把他炮灰了他还乐呵呵的帮江南数钱。

    不过多旬佛祖出言,他也不好拒绝,只得硬着头皮应允。

    多旬佛祖告辞离去,江南看着真法佛陀冷笑不已,真法佛陀讷讷道:“教主勿怪,刚才不是小佛不出言救你,而是我那师兄行事鲁莽,又有主意,不听我的劝告。”

    多旬佛祖的确是个有主意的人,但绝非行事鲁莽,反而圆滑得如同泥鳅一般滑不留手。

    江南却也不以为意,抛开真法佛陀不理,向那道童笑道:“灵道子师兄,如何来得如此及时?”

    那道童正是灵道子,手中提着一个布袋,闻言有些悲色,道:“师兄,老爷知道你有难,命我下山来寻你。老爷说,我这番下山去,便不用回来了,跟着他只有死路一条,让我多带些细软家当……”

    江南默然,壶天老祖对自己的前途无比悲观,认为自己必死,难以度过这场浩劫,因此早早的将壶天三圣赶出门去,此刻又将灵道子也赶了出来,便是料到自己只怕命不久矣了。

    “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壶天老爷定然能够逢凶化吉。”

    江南安慰道:“你如今离开壶天大世界也好,如今我元界大战将至,我独木难支,你随我一起前往玄明元界,共赴这场大劫。”

    灵道子点头,道:“我这布袋里还有你一个熟人。”说罢,将布袋打开,笑道:“古轩师弟,出来罢。”

    江南向布袋中看去,只见布袋里各种帝宝琳琅满目,都是锅碗瓢盆杯儿盏儿之类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一株人形人参,头顶长出几朵参花和三枚红果,每个红果中都有一重天庭,道音从果内震荡。

    而第四枚果实尚是青色,不曾成熟。

    这株人形人参从布袋里跳将出来,有模有样,向江南施礼道:“师兄。”

    江南啧啧称奇,笑道:“古轩道友,好久不见。”

    那株人参身形晃动,摇身化作一位俊朗男子,正是古轩道人,曾经与江南有过几面之缘,共同进入过望仙台,也曾参与过小光明界的大战,如今已然是真神巅峰境界,待第四枚果实成熟,便会修成神主。

    古轩道人躬身道:“师兄,我本是壶天圣山上的一株野参,浑浑噩噩,后来被灵道子师兄移植到草庐旁,常得聆听老爷讲道,这才有机缘化作人形。今曰老爷命灵道子师兄下山,连我都被老爷拔了出来,让灵道子师兄带我一起离开。”

    “既然如此,古轩道友也随我一起去玄明元界罢。”

    江南等人当即离开楼天世界,向玄明元界而去,不过多时,他的前世身追上众人,浑身是血,修为大损,却是引走长楼世界中的诸多魔尊魔君,让这尊真身也遭到重创。

    江南将这尊真身收入眉心紫府之中温养,此次前来刺探长楼世界的消息,他收获颇丰,不仅看到长楼世界中的诸多布置,还与少虚这等仙体交锋,更是让他一举突破,成就神主,而且还借仙体之血炼成元始证道剑。

    元始证道剑更是吞噬了诸多法宝,连造化仙鼎也被他炼入证道剑中,甚至连仙体少虚的法宝仙文宝书也被吞噬了大半的威能,让这口证道剑更见神异!

    而且,又有灵道子这尊巅峰神君加盟,再加上真法佛陀当诚仁质,不愁多旬佛祖这尊强横存在不露面。

    “若是我元界危机之时,多旬佛祖不露头,我就把真法这贼秃炮灰了去!”江南心中发狠道。

    到了元界主星,媞轩薇急忙率众迎迓,溯天侯与阎肃神尊等人也急忙放下手头上的事情,率众来迎,江南看到溯天侯将元界主星打造成铁桶江山,天上诸多星辰连珠连线,用星辰布阵,森严无比,不由大喜。

    “夫君,七位老哥哥也来了,讨要光武帝躯……”

    媞轩薇悄悄传声道:“我这次是挡不下来了,他们见不到你,便不愿意离开。”

    “七圣王也到了?”

    江南不由大喜,笑道:“光武道兄,真是我的及时雨!我原本还在担心战不过地狱大军,如今看来,地狱大军来多少,便灭他多少,管教他有来无回!”

    ————帝尊急需月票冲榜,订阅过的书友应该都有一张保底月票,还望书友投给帝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