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八十九章 神眼魔怪

第八百八十九章 神眼魔怪

    江雪闻言,心念微动,只见神山深处飞出八滴神血,正是道王、玄黄、造化、乾坤、应龙、天刀、天意和极乐八尊补天神人的神血。

    补天神人主动割开手腕,以自己的神血浇灌罗天,让他们血液中浸yin的天道见解融入罗天之中,是为补天之举,让罗天变得圆满,从而有了与地狱的至宝冥海万狱印争雄的本钱,不过这些神血都被江雪留下一滴。

    神光动荡,一尊神人出现在罗天的神山上,与江雪并肩而立,凝视这八滴神血,神血晶莹,弥漫天道天威。

    只见这尊神人探出一只枯瘦的手掌,那掌心中也有一滴神血,不过其中的所有大道都被人抹去,看不出是何人之血。

    “总算可以看出,到底是谁收走了席应情的主魂了。”

    这尊高瘦的神人细细打量,分辨这九滴神血之间的异同,过了片刻,神光中突然传来一声叹息,只见九滴神血融入到罗天之中,消失不见。

    “奸猾,奸猾,连这样也没有露出马脚。我算计重重,却还没有将他算计进去,想要将他揪出来,难道真的要死一两位补天神人不成?”

    这尊神人跺了跺脚,转身离去。

    江雪站在山巅,突然高声道:“老头,我现在是神帝了,有资格做你的弟子了么?”

    那尊神人停下脚步,回头笑道:“还不够。”

    江雪有些恼怒,高声道:“我以前几次问过你,离开壶天时也问过你,我可以做你的弟子么,你屡次拒绝我。那时我弱小,但我如今乃是诸天万界的神帝,力压当世,诛杀无数强者,打爆七尊神帝,夺其气运,甚至我连补天神人都算计了!只要罗天吞并了地狱的天道,我便一举成就皇道极境!两大宇宙融合,我便可以飞仙而去!我会比你还要强,放眼诸天万界的历史,哪一朝神帝能够与我的战绩媲美?我还不够做你的弟子么?”

    “我的弟子,不但要做诸天万界的神帝,而且要能够镇压古仙,平定浩劫,能够力挽狂澜,开辟一个时代,有开辟万世盛平之能,有吞吐宇宙横扫六合八荒之志。你只是能成仙而已,但你没有这等的野心。”

    那尊神人飘然而去,笑道:“你我都是闲云野鹤,你可以做我的道友。东极道友,咱们别过,这一别,不知还能否再见……”

    诸天万界的女帝默然,屹立在神山之上,风拂秀发,衣袂飘扬。

    做他的弟子,是她从小便生出的一个心愿,她在这位老者的草庐前听道,觉得这老者形单影只,很是可怜。

    于是后来她又带来了一只老螃蟹,一头白牛和一条大蛇,这位老者对他们这些异类没有任何歧视,一视同仁,无论什么都向他们讲,各种法,各种道,无比高深的道理在他娓娓道来的语调中变得浅显易懂。

    后来老者又抱来一个孤儿,取名灵道子,作为道童,道童拖着鼻涕与他们一起听讲。

    不知从何时起,江雪懵懂的心中便有了要做这老者弟子的想法,老者第一次拒绝她的时候,她很恼火,伙同螃蟹等妖怪一起偷盗他的家当。

    那老者不以为意,任由她偷盗,即便是江雪伙同老螃蟹等妖怪打了他和道童,夺了那座神庭,甚至连仙鼎之足也被她盗了去,老者对此也是始终不以为意。

    直到将那老者的锅碗瓢盆偷光,把鞋子也偷了,这老者还是风轻云淡般,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让道童为他编制草鞋,继续每日传道授业。

    江雪无奈,只得厚着脸皮继续来听讲,终于,她学有所成,自觉留在此地再难进步,便决定离开壶天,离开壶天前她再次打算拜师,依旧遭到拒绝。

    “我是帝师,只教帝皇,你不是我所要教授之人。去吧,若是你有困难,再来见我。”那老者在她离开时向她说道。

    从那之后,证道成帝便是江雪的一个心愿,她在中天留下浩大的基业,又在诸天声名鹊起,成为统治玉皇天的东极神君。

    之后,她在证帝的途中遭到暗算,基业被毁,无数追随她的人死的死,被镇压的镇压,变成奴隶的变成奴隶。

    不过,即便她落难,几乎陨落身死,也始终未曾回到过壶天,未曾见过那老者。

    若是她那时不选择逃到玄明元界,而是选择逃到壶天大世界,她根本不可能遇到江南,她会更快的卷土重来。

    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骄傲,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自尊心使然,使得她去了一个偏远之地,被打回原形独自舔着伤口。

    因为她觉得自己不曾证帝,不配再见那位有如父亲般的老者。

    直到这次证帝,她心中有了牵挂,这才回到壶天,与那老者一拍即合。

    此次证帝之后,江雪成为五千四百万年来最为强大的神帝之一,修炼十全之道,力压七尊神帝,炼制罗天,声威一时无两。

    五千四百万年来的神帝,除了彼岸神帝,无人能压过她!

    她刚才旧事重提,孰料那老者还是拒绝了她。

    那位补天神人闲庭信步,走向壶天大世界,待来到中天世界之外,突然只听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些许调弄的语气:“壶天道友,这是从哪里归来?”

    那位补天神人身躯微震,笼罩神人的重重神光散去,露出壶天老祖高瘦的身姿,有如瘦竹一般,布衣飘逸,却没有回头,笑道:“自然是从罗天归来,我老了,去找女帝验血,看看身体有没有出毛病。”

    在这位老者身后,一只硕大的眼睛浮现出来,眼中弥漫重重迷雾,眼球中隐隐浮现出一头看不清具体形象的魔怪在兴风作浪,那声音从迷雾中的魔怪口中传来,讥讽道:“验出来没有?”

    “验出来了。”

    壶天老祖哈哈大笑:“女帝说,老朽还可以多活几年!”

    “那倒是可喜可贺。”

    那只眼球中的声音传来,悠然道:“不过跳得越欢死得越快,最近道友有些跳得太欢了。道王都不急,我实在闹不明白你急什么。你我是多年至交,我实在不想送你第一个上路……怎么,道友不敢回头看我么?害怕我把你吃掉不成?”

    “怎么不敢?我只是担心,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让我伤心而已。”

    壶天老祖转身,直视这只硕大的眼睛,目光却穿过重重迷雾,落在迷雾中的那魔怪身上:“玄祖!你到底是谁?占了哪位道友的肉身?”

    “呵呵呵呵……我一直是我啊,我一直在你们的身边……”

    那眼中传来诡异的笑声,飘忽不定:“我与你们一起度过大劫,镇压过我的主人。他太烦人了,有他在,我便没有自由,我怎么成仙做祖?于是我和你们一起,把他切成一块块的镇压起来……你还认不出我来?枉我把你当成我的知交好友。你猜猜看,我到底是你们中的哪一个?”

    “我何须猜!”

    壶天老祖怒发冲冠,白发暴涨,虚空中如同突然出现一道银河,无数银色发丝飞舞,接着一只枯瘦的大手探出,向那只眼睛中抓去。

    唰——

    一对眼帘落下,如同黑暗的虚空遮住了这只眼睛,壶天老祖一手抓去,什么也没有抓到。

    “道友,咱们毕竟有过一段情谊。与你们一起镇压我的主人,那段时光最是快乐了,我很怀念与你们并肩战斗的日子,只是五千四百万年的时间太长了,我不想再藏下去了,我要去仙界,我要自由自在!别挡着我的道,否则……”虚空中的声音越来越淡,终于听不清了。

    壶天老祖白发渐渐回落,自然而然理顺,挽成发髻,一根木簪自动飞来,插在发髻之上。

    “和我们一起镇压过古仙……都天,是你么?不应该啊,你已经死了,不能不死啊……”

    “你修炼炼天大阵,才华绝代,甚至连天道都会被你提炼出来炼成天道至宝,但你为天道不容,无法长生。我们让你坐镇都天,既是让你安心养老,也是提防你。我去过你的都天府,你已经死了……”

    “不是都天,难道是造化?造化,你与我的友情最深,常常坐而论道,你对天道的感悟也是最高,早在浩劫之前你便是天道的最高成就者。”

    “不过,你不可能是玄祖吧?毕竟我们是一起成长,若是你是玄祖,一出场只怕便是顶尖的强者……”

    “玄黄,是你么?你那么猥琐,又那么强大……”

    ……

    神界第九重天,罗天,莲花之中,一颗颗莲子脱落,莲子空间裂开,孕育一颗颗神珠,神珠飞起,在半空中化作三百六十颗明月。

    接着,一尊尊身影从裂开的莲子中走出,正是都天、镇天、胜天和江南等人,还有一大帮子妖怪。

    镇天神帝得到这次的际遇,已然恢复到巅峰时期,恢复到神帝级的战力,而胜天、平天和覆天三头老妖怪则因为原本的积累便无比浑厚,只是缺乏历练没有提升到神君境界,此时得到重塑罗天的机缘,更是一举修成神君!

    其他诸多妖子妖孙,也多有提升境界者,甚至多出了七位妖尊。

    只是都天神尊还是神尊境界,并没有提升到神君境界,他资质所限,此生只能到神尊境界,但是此时他的积累也变得异常恐怖,法力雄浑至极。

    胜天妖君看到江南站在不远处,连忙跑过去,笑道:“贤弟,你果然还活着!”

    江南含笑以对,没有说话。

    平天妖君跳过来,哈哈大笑道:“贤弟,我们险些以为你死了,你化身崩溃的一刹那,我们也是内疚得要死。”

    江南含笑点头。

    覆天妖君游过来,笑道:“见到你没事便好,这次我们五大帝可以重聚团圆了,一定要一醉方休……你怎么不说话?”

    “对!你怎么不说话?”平天妖君凑过头来,纳闷道。

    胜天妖君也凑过头来,好奇道:“难道是重塑肉身时出了岔子,把自己弄哑巴了?”

    “我觉得像是看不起我们!”

    平天妖君冷笑道:“他和大姐最亲,又是个人类,小白脸,估计是看不起我们。”

    “我……”

    江南张嘴,刚刚张开嘴巴,大道轰鸣,无数大道所化的神光神曦从他口中涌出,化作一道道长虹。江南连忙张口一吸,将这些大道统统一口吞下,闭紧嘴巴不敢再说一句话,甚至连气也不敢喘一下。

    “他吃撑了,消化不良。”三头老妖怪对视一眼,拍手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