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八十八章 给神人放血

第八百八十八章 给神人放血

    江雪屠杀第一尊圣佛劫躯,接着便有第二尊圣佛劫躯被灭,然后是第三尊、第四尊,圣佛的劫躯乃是巅峰神君,一尊尊劫躯都是他悠久的寿元中蜕变的蝉蜕,因此留下的躯壳。

    此刻这些劫躯被打碎,直接被江雪融入到罗天之中,增强罗天。

    想要真正的炼成罗天,比登天还要难,江雪虽然以自己的证帝之宝为根基,以数千神尊神君的血肉为养料,以万界诸天的大道为大道,重现罗天,但距离罗天真正的稳固,还欠缺了许多火候。

    不过,若是能将圣佛的万尊劫躯融入到罗天之中,再炼死七尊神帝,浩劫之中再以更多的皇道极境强者之血融入罗天,那么罗天便可以彻底稳固下来,即便不如远古时的罗天,也逊色不远。

    圣佛震怒,也径自不再留手,座下的冥皇红莲径自升起,红莲业火绽放,化作一重地狱神界,近万尊圣佛劫躯纷纷落入这座地狱神界之中,气息相连,化作一座大阵,这座大阵一成,便见罗天之上又自多出一重天。

    大自在天!

    圣佛的大自在天甫一出现,便将大自在天的力量集于一身,万佛加持自身,顿时让他的气息急剧翻腾,几乎不逊于江雪。

    一尊尊劫躯屹立在他的身后,更加彰显其肉身广大,佛法无边!

    这是大自在无相劫阵,以无相自在劫经为根基,融合佛魔二道,两大宇宙的大道糅合归于一体。

    他也是得天独厚之辈,曾经甚至在地狱中证道魔帝,否则岂能活到现在?

    不过圣佛虽然展现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却依旧不敢怠慢,先立下阵势,抵挡住江雪的攻击,沉声喝道:“东极陛下,小佛无意与你为敌,此来不过是顺应天道,天道不容你,因此小佛不容你。既然你已经证帝,为天道相容,那么小佛也不会与你作对。你何必咄咄逼人?”

    江雪证帝成功,天道至宝的攻伐已经停止,显然果然如圣佛所说,天道认可了江雪,没有继续攻击于她。

    “不是我咄咄逼人,而是上次你暗算我,我不过是复仇而已。”

    江雪见无法攻入大自在天之中,索性收手,衣袂飘然,淡然道:“我上次证帝,若是没有你的红莲业火,我岂会被其他神尊神君暗算?”

    圣佛默然,上次江雪证帝,万界诸天的大道震动,汇聚成洪流,涌入玉皇天,进入江雪眉心和她所炼的证帝之宝权天印之中,以江雪那时的实力,已经凌驾在其他神君之上,就算他人手持帝宝来攻,也无法阻挡她证帝。

    那时,圣佛出现,一道红莲业火惹出大祸,点燃了江雪自身的业火,让她陷入险境,几乎被业火烧死。

    江雪心魔滋生,给了其他神君神尊可趁之机,从此玉皇天覆灭,整座玉皇天所有的诸神惨遭屠杀,一座座诸天变成白地,无数生灵变成了各大势力的奴隶。

    而江雪也被打落凡尘,落入玄明元界的落霞山脉之中化作重伤垂死的妖狐,甚至连她的神帝神性都被业火烧得只剩下一缕,神帝神性化作神魂,若非在最后关头,她明悟自身,熄了业火,必然会魂飞魄散。

    落魄的东极神君化作重伤的白狐,神魂几乎全灭,浑浑噩噩,在落霞山脉中始终无法恢复神魂,伤势越来越重,最终被上山打猎的猎户所擒,因为见她皮毛布满火烧的痕迹,扒皮之后皮毛值不了几个钱,便打算带到集市上打算卖掉。

    如果卖不掉,那猎户便会将这尊东极神君扒皮,自己宰了吃了。

    幸好遇到了落魄的少年书生江南,那时江南逃出天谴之地中土废墟,在齐王府为奴,偷学齐王府的武学,再加上人比较勤快,攒下了几个铜钱。

    这日,小书生在集市上见到这头落魄的白狐,白狐的眼神,让少年书生想起自己的遭遇,只觉自己与这白狐同命相连,便倾家荡产拿出为数不多的钱财将白狐买下,带到自己破草房里。

    江雪盗取江南的阳气修复自己几乎衰竭的神魂,被江南发现,于是才有了之后波澜壮阔的传奇。

    可以说,那次渡劫失败,全然是由圣佛而起,玉皇天化作白地,江雪麾下无数神魔战死,无数生灵被俘变成奴隶,也全然是由圣佛而起!

    江雪对这尊圣佛的忿怒,可想而知!

    “你的万劫不灭之躯化作大自在天,的确惊人至极,不过能比得上我的罗天么?”

    江雪叱咤,整座罗天,仿佛突然间有了生命一般,整座罗天的力量调动,无数大道轰鸣,向大自在天压去。

    “劫数,劫数,我当年起了心魔,才会阻你证帝,以至于有今日的劫数!”

    圣佛脸色剧变,顿时只觉大自在天遭到压制,罗天的大道是万界诸天的大道汇聚而来,因此才会被称作至高天,虽然罗天依旧不曾完整,但这种力量依旧并非他的大自在天所能抗衡。

    江雪此举不仅仅是镇压他,而且是要将他连同大自在天和近万尊圣佛劫躯一起炼化,融入到罗天之中。

    “不过小佛不会坐以待毙!”

    圣佛催动大自在天急剧收缩,全力抵抗江雪的炼化,不过在罗天的倾轧之下,他的大自在天也在不断的崩溃,瓦解,只是让他得以喘息的是,罗天炼化大自在天的速度不快,让他还有一线生机!

    轰——

    突然罗天中心的那朵莲花震荡一声,又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然后是第三声,第四声……

    连续七声过后,罗天的威能突然提升了六七成,炼化大自在天的速度顿时加快,圣佛心中骇然,顿知江雪将荒祖、圣皇、两宫宫主等新晋神帝的帝躯打爆,把帝躯炼入罗天之中,提升了罗天的威能!

    罗天虽是诸天万界的至高天,但也是江雪的法宝,七尊神帝的肉身炼入罗天,可以想象这座至高天的威能会提升到何等境地!

    江雪并未炼死这七尊新晋神帝,而是依旧要借助他们的恢复能力,让他们恢复肉身,将他们的肉身多斩几次,加固罗天。

    嘭嘭嘭——

    圣佛一尊尊劫躯炸开,被炼化融入罗天之中,大自在无相劫阵的威能顿时急剧减少,大自在天也顿时大大缩水,此消彼长之下,立刻让圣佛感觉到在劫难逃!

    罗天中心的莲花之中,近千尊神尊神君肉身破灭了一次又一次,即便是辅朝法王、帝天法王等人也几近油尽灯枯,而圣皇、两宫宫主等新晋神帝,更加倒霉,拼死证帝,帝缘被剥夺大半,辛辛苦苦成就神帝,还被江雪的九尊女帝分身打爆,神帝的威严荡然无存!

    而且,他们准备不充分,也未曾炼就证帝之宝,他们的法宝根本没有机会成就证帝之宝,便被江雪打碎,融入到罗天之中。

    五千四百万年来,诸天万界二十八朝神帝有强有弱,但即便是最弱的司马圣帝,也是一尊镇压一个时代无对手的无敌强者。

    而这七尊神帝,被江雪此次打压炼化之下,则比司马圣帝还要弱小了许多,在历朝的神帝之中,根本登不上台面,就算成就神帝,也是一个笑柄!

    大自在天崩溃的速度更快,几个呼吸间便有两千多尊圣佛劫躯被打碎,融入罗天。

    圣佛脸色惨淡,奋力抵抗,却始终无法突破罗天的镇压,眼看便要被炼死在罗天之中,突然神光大放,一道神光煌煌如柱,注入到大自在天之中,顿时抵消了罗天的炼化之力。

    “东极道友息怒。”

    浩浩荡荡的佛乐传来,诸佛涌现在罗天之中,无数大大小小的大佛林立,拱卫在一尊笼罩在神光之中的补天神人周围,一尊尊大佛身躯伟岸无际,佛光绕体,但在这尊补天神人面前还是如同烛火荧光。

    “极乐道友。”江雪收手,向那尊补天神人见礼,以道友相称。

    神光动荡,极乐老祖于神光中还礼,声音震动天地:“东极道友有所不知,我这弟子如今还不能死,需要他来对抗森罗魔皇。你若是炼死了他,我诸天万界对抗这场浩劫,便少了一尊强者。”

    “既然老祖出面,我坠入凡尘之事可以罢了。”

    江雪面对这尊补天神人,没有丝毫的惧色:“但我玉皇天死伤无数神魔,无数生灵惨死的惨死,做奴的做奴,这场因果如何了断?”

    极乐老祖不答,沉默片刻,道:“我这弟子,天生便有慧根,我于菩提树下悟道,便已经发现他与我佛门有缘,因此才点化他。金蝉脱壳,化作知了,所谓知了,便是知道,我佛门讲究顿悟,金蝉,知了,蝉蜕,都蕴藏了佛门的极高心境。不过他生自土中,虽然得我佛法,但依旧是污秽所生,须得蜕去污垢蝉蜕,才能化佛。于是我这弟子转世到地狱万界,化作冥皇,让他领悟生死无常,蜕去魔躯。”

    圣佛乃是极乐老祖悟道的菩提树下所生的金蝉,极乐老祖在树下悟道十一年,补天神人领悟的大道是何等高深,大道的道音在菩提树下奔流,几乎相当于极乐老祖亲自为他**,讲了十一年之久。

    圣佛在土中便开启了灵智,爬出泥土,爬上菩提树上褪去躯壳,修炼到神境之后便去了地狱万界,终于成就冥皇。

    “他若能成帝,必然可以继承我的位子,统领佛门,只是他终究是污秽所生,心中的魔性难去,他一世世蜕去劫躯,始终没有证道成帝,便是我看出他还有魔性,功法不曾圆满,因此不让他证道,只待他修成神君大圆满境界便让他蜕去劫躯。”

    极乐佛祖声音轰隆隆震荡,道:“这一世,他依旧没有洗去魔性,在暗算道友之前,还造出一场杀孽,以至于无相劫经流传出去,险些祸害众生。我本欲让他再次蜕去魔躯,不过如今正值用人之际,唯有他能挡森罗魔皇,所以留他至今。东极道友,你杀他三千尊劫躯融入罗天,再杀下去,他便无力抵抗森罗魔皇了。还请道友,给我一个薄面,日后再做追究。”

    漫天诸佛齐齐道:“还请东极陛下给我极乐大世界一个薄面!”

    佛音浩荡,诸天皆闻。

    江雪脸色微变,自忖不是对手,突然笑道:“道友想救爱徒,为何不出血?”

    极乐佛祖哈哈大笑,道:“自然要成全道友。道友的罗天一成,我等的压力也减轻一些。”

    神光中,这尊补天神人伸手一划,划破自身,只见晶莹剔透的佛血飞出,飞往莲花之中,融入到罗天之内。

    有了极乐佛祖的佛血滋润,罗天顿时变得更加神圣。

    极乐佛祖座下,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佛陀飞出,祭起一口布袋,高声喝道:“圣佛师兄,还不归来。”

    大自在天中,圣佛和剩下的七千尊劫躯一起向极乐佛祖下拜,头颅扣地的一瞬间,只见大自在天瓦解,一只只金蝉从中飞出,纷纷落入布袋之中。

    那小佛陀收了布袋,恭恭敬敬的交给极乐佛祖。

    “多谢道友。”极乐佛祖施礼。

    江雪还礼,道:“道友须知,浩劫之中我不与他计较,浩劫一过,还是要计较一番。”

    极乐佛祖点头,带着布袋与诸佛一起离去,消失不见。

    极乐佛祖刚刚消失,突然只见虚空涌动,一道道神光从下界铺来,铺到罗天之上,压制罗天,让罗天无法继续吞噬诸多神帝、神君、神尊的肉身。

    一个巨大的龙头探到江雪面前,让江雪有如一个微尘般细小,龙头开口,洪亮的声音有如洪钟震动,高声道:“东极道友,可否给个薄面,放过莲花中的众人?”

    有一道神光之中,一尊面孔浮现,正是造化老祖,高声道:“不错,你气也出了,罗天也铸了,该是收手了。”

    第三道神光中,道王的声音传来,道:“道友,我们先前并未阻拦你,是让你出气,如今出了气,还请收手,共同对抗浩劫。”

    第四道神光中传来天意老祖的声音,充满了傲气:“杀了他们,你要亲自下场与那些小喽啰对阵不成?未免有失道友的身份。留着他们,让他们去对付那些小喽啰。”

    ……

    除了乾坤老祖没有前来,其他七尊补天神人齐至,前来劝说,这种场面可谓是前所未有,补天神人对江雪的态度也倍加隆重,远超世上其他神帝。

    江雪突然一笑,盈盈施礼道:“七位道友,出血么?”

    一道道神光中,七尊补天神人沉默,道王突然笑道:“正要成全道友。”说罢,神光中一道神血涌出,融入到罗天中心的莲花之中,其他六条神光大道中,也各有神血飞出,融入罗天,补全罗天的天道。

    莲花绽放,一片片花瓣向四下张开,露出一座血染的神山,被困在莲花空间之中的诸多神尊、神君、神帝如蒙大赦,急忙蜂拥从中飞出,四面八方逃窜而去。

    “诸位道友明鉴,我只是浩劫之中不与他们计较,浩劫一过,还是要计较一番。”江雪再次施礼,道。

    诸多补天神人点头,一个个隐去。

    江雪目送他们远去,松了口气,悄悄抹了把冷汗,回到莲花中的神山之上,落座下来,暗道一声侥幸:“若是他们不讲理,我难逃一劫,只怕要死无葬身之地……好在道王领头,主动交出自己的神血”

    “他们的血,得到了么?”突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苍老沧桑。

    江雪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意外,嫣然一笑:“得了。”

    那个沧桑的声音中流露出欣喜之意:“让我看看!”

    ————这一章四千五百字,快抵得上两章了!写这一章的时候,猪心里隐隐有些激动,江雪流落下界,遇到江南,结为姐弟,造就了一番传奇,前因后果说清,猪也有一种得道的感觉!道友们,来张月票让猪得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