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壶天三圣

第八百八十五章 壶天三圣

    平心而论,平天妖尊、覆天妖尊和胜天妖尊的卖相,的确不怎么好看,其他人,即便是妖魔得道,也会化作人形之后,把自己的容貌修整得或者英俊,或者神武,或者道貌岸然,或者翩然若仙,或者祸国殃民。

    不过这三头老妖怪却是不修边幅,胜天妖尊如同一个人形大螃蟹,粗壮低矮,如同横着生长的蟹形怪人,长着两条细腿,六条一根比一根粗壮的手臂,他的肚子就是一个大圆盘,手足缩起来便可以滚两圈。

    平天妖尊则是头生犄角,鼻孔如牛,浑身长满白毛,肌肉比胜天妖尊还要雄壮,一身肉疙瘩。

    而覆天妖尊则更是诡异,虽然相貌如同正常人,像是个秀士,但是整个人都软绵绵的,仿佛随时可以瘫软在地。

    而且更令人捧腹的是,这三头老妖怪口气大得吓死人,一个个自称大帝,傲视群雄,但是其中的大螃蟹手中抓着的法宝,分明是一个锅盖,蛇妖头上顶着的,分明是一口锅,而那牛头则更加离谱了,手中拿着一个拨浪鼓。

    这三尊老妖怪都是一本正经,俨然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大帝一般,实在不能不惹人发笑。

    江雪却依旧淡然如初,含笑应对长乐宫主未央宫主等人的调笑,尽管十二天罗大阵的门户被破,尽管江南等人“横死”在门中,尽管她的九大分身被打碎,也丝毫不能令她惊慌。

    “谁说我弟弟死了?”

    她向三头老妖怪笑道:“我经历了一场生死别离,自己侥幸生存下来,我把他的性命看得还胜过自己证帝,怎么会让他为我赴死?”

    胜天、覆天和平天妖尊纳闷,不解其意,他们亲眼看到江南的化身崩溃瓦解,这分明是身死道消的征兆。

    所谓身死道消,意思便是指人一死亡,自身的大道便会分崩离析,瓦解一空。

    江南身死,自然便会大道瓦解,无论是他的身外化身还是他的鲜血化身,统统会瓦解得一干二净。

    而江雪现在却说江南没有死,不能不让他们纳闷。

    “大姐一定是心痛于五弟之死,有些失心疯了。”三尊妖尊对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生出这样的想法。

    “东极神君,现在你们这几个土鳖总算团聚了,也可以送你们一起上路了。”

    荒祖哈哈大笑,身形浮在半空,身躯伟岸无际,猛然向前扑去,大吼一声,声音震天:“杀!”

    “杀!”

    两千余尊神尊神君纷纷浮空爆喝,从四面八方涌来,杀向神山之巅,神光璀璨,闪耀动人,莲花之中,无数神尊神君的大道道则弥漫出绚烂的光彩,一道道大道梦幻般迷人,将这片天地,衬托得有如仙境一般!

    更有诸天万界的大道涌来,泛着种种异彩,无数种大道道音响起,这种场面只能用美轮美奂来形容。

    而那一股股恐怖的波动和绚烂的神光之中,江雪依旧不动声色,向三头老妖怪笑道:“现在,你们也去‘死’一遭罢。”

    三头老妖怪脸色剧变,覆天妖尊尖声叫道:“大姐,为何叫我们去死一遭?”

    平天妖尊怒道:“对!你偷了我们的法宝藏在君天大殿,害得我们这些年千方百计想把这些法宝弄出来,直到今日才走出壶天。我们听到你遭劫便前来相助,你反倒要我们去死,这是什么道理?”

    胜天妖尊叹息道:“罢了,罢了,两位贤弟休要与大姐吵闹,毕竟若非幼年时她照顾我们,只怕我们此刻早就化作一堆枯骨了。”

    平天妖尊与覆天妖尊默然,不由想起自己年幼的时候。

    那时平天妖尊还是一头懵懵懂懂的小白牛,不知修炼,只知吃草晒太阳,而那时的覆天妖尊则还是一条大蟒,也是平平无奇,而胜天妖尊则是一头老螃蟹,已经修炼出妖气,经常跑出来欺负他们。

    那时的江雪还是一头小白狐,有事没事跑到壶天老祖那里听讲,学了一身本领之后也是欢乐无忧,一日看到老螃蟹欺负白牛和大蟒,于是将老螃蟹痛打一顿。

    从那起,老螃蟹对她服服帖帖,整天跟在江雪的屁股后面,挥舞两只大钳子,俨然一副保镖的样子。

    而江雪则为他讲道传法,慢慢的,白牛和大蟒也跑了过来听讲,渐渐的通了灵智,一日间恍然大悟,懂得了如何修炼。

    四头小妖怪结为姐弟,一起跑去壶天老祖那里听讲,然后才有了后来的胜天妖尊平天妖尊和覆天妖尊。

    “罢了,罢了,她绝情我们不能无义!”

    平天妖尊擂胸大叫,纵身一跃,化作一头硕大无朋的牛妖,手持拨浪鼓,叫道:“俺这一生都是大姐所赐,今日便还于她罢!”

    “还于她!”

    平天妖尊大叫,化作一头无双大蟒,盘踞在半空之中,头顶黑锅。

    胜天妖尊也现出原形,赫然是一头无比雄壮的大螃蟹,一只爪子抓住锅盖,而在三头老妖怪脚下,则是一头头大小堪比星球的小妖怪,共有几百头,都是三尊妖尊的子孙后代。

    “杀!”

    几百头妖怪大叫,冲向杀来的荒祖等人,平天妖尊祭起拨浪鼓,鼓声震天,帝宝的威能尽情绽放,掩盖万界诸天大道的道音,轰击得诸多神通崩溃瓦解,诸多神尊如遭重击,气血翻腾。

    平天妖尊横身撞去,将一尊尊神尊神君撞飞,撞得他们吐血,随即挥舞两只牛蹄,嘭嘭两拳将两尊神尊打爆!

    覆天妖尊身躯甩动,强大无匹的蛇躯狠狠拍飞数十人,随即张开吞天大口,长长一吸,天空中顿时如同多出一个恐怖的黑洞,当即有几尊神尊立脚不住,落入他的口中。

    嗡——

    他头顶的黑锅飞起,帝威盖世,呼啸一转,甚至连两位神君都没能逃脱,连同十余尊神尊一起被收入锅中。

    胜天妖尊祭起锅盖,黑锅和锅盖相合,过了一眨眼功夫,黑锅和锅盖分开,被收入锅中的两尊神君和十余尊神尊都已然熟了,尸身从锅里落下,跌入山下。

    胜天妖尊手持锅盖横冲直撞,横行霸道,大钳子咔嚓咔嚓,专门剪人首级,甚至连神尊之宝,都被一剪两段!

    这三头老妖怪都是在壶天老祖这尊补天神人门下听讲过的大妖,此刻发起凶来,当真是势无可挡。

    尤其是他们三人各有一件壶天老祖炼制的法宝,堂堂的补天神人炼制的帝宝,威能大得不可思议,拨浪鼓连震,便将众人震得气血翻腾,黑锅和锅盖飞起,便可以将神尊神君收入其中,顷刻间便炼得熟了,死得不能再死。

    他们虽然勇猛,但是他们麾下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妖怪却不过是真神神主级别的修为,与诸天万界群雄碰撞的一刹那,便死伤惨重。

    “我儿子死了……”

    平天妖尊突然大叫,撕心裂肺,硕大无朋的身躯在半空中滚动,蛇躯盘绕在神山之上,大开杀戒,半空有倾盆大雨落下,咸咸的,应该是这头大蛇的眼泪。

    他们带来的子子孙孙,一个个减少,没过多久便死个精光。

    三头老妖怪怒吼,双目赤红,疯狂般向围攻他们的诸神杀去,一时间半空中神血染红天顶,一具具尸体落下。

    “区区三头老妖怪,你们便拿之不下,这等人物,你们也想争夺万界诸天的神帝宝座?”

    两位宫主突然齐齐冷笑,一个手持玉如意,一个祭起一块蒲团,玉如意飞起,霞彩万道,咣的一声撞在黑锅之上,将黑锅撞飞。

    而蒲团飞起,在半空中越来越大,无数道音缭绕,蒲团上坐着一尊神帝,依稀便是光武神帝的模样,轰然坠落,压在覆天妖尊庞大的身躯之上。

    这蒲团和玉如意,弥漫帝威,赫然也都是帝宝!

    “我可以盘踞星河之上,区区的蒲团,怎么能压得住我?”

    覆天妖尊被压得口中喷血,蛇躯扭动,奋力挣扎,要从蒲团下游出,却在此时,玉如意飞来,啵的一声撞穿他的头颅,打得脑浆崩裂。

    覆天妖尊呆了呆,庞大的身躯再也无法支撑,尸体坠落下去。

    “老四!”

    胜天妖尊和平天妖尊一起大叫,平天妖尊怒吼,疯狂催动拨浪鼓,低头向两宫宫主撞去,荒祖横身而来,拳带指套,一拳轰在平天妖尊的脑门之上。

    平天妖尊被震得口中鼻中耳中一起溢出血丝,双目也在流血,发狂般大吼,一拳一拳向荒祖轰去。

    嘭嘭嘭,两人都是肉身极端强横之辈,以快打快,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对对方的拳头根本不躲,顷刻间两人便浑身是血。

    嘭——

    平天妖尊肉身炸开,陨落当场。

    胜天妖尊杀红了眼,六臂上下翻飞,剪死一尊尊神尊神君,遇到强横的对手,便竖起锅盖便挡,一时间杀得天翻地覆,无人能够将其拿下。

    荒祖上前,也是无法破开其防御,圣皇上前,反倒被他剪碎了皇道紫气,诸多神尊神君围攻,即便攻破他的六臂防御圈,也未能将其拿下,反倒被他杀死杀伤十多人。

    胜天妖尊一身是壳,修为又比平天妖尊和覆天妖尊强横,即便是帝兵打来,锅盖也尽可以挡下。

    “善哉,善哉,诸位施主,还是让小佛来罢。”

    一尊圣佛含笑上前,座下一朵红莲业火飞起,呼的一声落在胜天妖尊身上。

    胜天妖尊周身突然燃起熊熊业火,连壳带肉一起燃烧,肌肉腐化,硬壳化灰,火势蔓延,顷刻间便烧到他的头颅。

    “大姐……”火光中,胜天妖尊回过头来,看向神山之巅的江雪,两滴眼泪从小眼睛中流下。

    “你我还会相见。”江雪冲他摇手,笑得诸天失色。

    嘭——

    胜天妖尊于业火中炸开,化作一片飞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