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八十一章 血色染大旗(柔情呼唤订阅月票~)

第八百八十一章 血色染大旗(柔情呼唤订阅月票~)

    宙荒门中,江南彻底陷入险境,十二座门户,两千五百多尊神尊神君,平分下来,每座门户也会涌来两百多位神尊神君,再加上镇守宙荒门的江南是一尊真神,被众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软柿子,所以涌来的强者更多。

    好在,这些人并非是最强的存在,最强的存在好歹也有些自傲,不会仗着自己是神尊神君而去欺负一尊真神。

    尤其是荒祖、圣皇、圣母元君与长乐未央两宫宫主,此刻都在观战,并未杀入战局,而另一位大圆满神君圣佛,至今尚且未曾露面。

    即便高端战力没有杀入宙荒门,也非江南所能抵挡,他对付任何一尊神尊都有些勉强,此刻三百多尊神尊杀来,立刻让他捉襟见肘。

    “杀!”

    江南爆喝,气血陡然一涨再涨,赫然是催动肉身五转,再加上玄胎印源胎印,强行提升二十倍的气血,悍然迎上杀来的诸多神尊神君!

    他气血冲天,脚踏莲花,旺盛的气血将宙荒门化作无边血海,让诸神如同沐浴在血浆之中。

    咣——

    太极大帝化身手中突然浮现出一口混沌天龙八音钟,钟声震荡,鸿蒙大道化作无量道音,四下冲击。

    又有一尊太极大帝化身抖手,四根撑天巨柱轰隆隆拔地而起,化作四象阵,四象一起,撑起天地时空,四象之力弥漫,大阵绞杀那些杀上来的神尊神君。

    又有一尊太极大帝化身祭起玄黄太极图,玄黄太极图和太极大帝相得益彰,让其实力不断翻升,几乎达到神主圆满境界。

    又有一尊森罗魔帝化身祭起森罗印,森罗印形如森罗真身,森罗魔帝化身与森罗印相容,威能顿时翻了数倍。

    而另一尊森罗魔帝化身祭起五口神剑,化作大五行灭绝剑阵,只要未曾跳出五行,便会被此阵克制,灭绝一切。

    最后一尊森罗魔帝化身万臂展开,抓起六合神兵,共有六件法宝。

    三尊紫垣魔帝化身其一祭起皇图,一经展开,便是漫天神帝魔帝的虚影浮现,各自催动最强的功法神通,其二则祭起八荒神兵,布下八荒大阵,第三尊紫垣魔帝化身则祭起一株混沌月桂神树,神树腾空,化作一轮满月。

    三尊先天神帝化身实力最是强大,一尊神帝化身祭起先天八景图,一尊神帝化身祭起江南所炼的地皇樽,另一尊先天神帝化身则祭起景天碧玉玺。

    而两尊星光神帝化身一尊祭起星河印,一尊祭起尊炎神炉。

    这些法宝都是他所炼制的镇教至宝,原本打算留给玄天圣宗的弟子历练和抵御外敌之用,此刻统统被他取来,武装自己。

    虽然这些法宝都是真神之宝,但威力却强大得可怕,其中有的是史上最强神帝的证帝之宝的仿制品,有些是造化仙鼎中蕴藏的大神通,有些是彼岸女帝这尊半仙所开创的神通炼制而成,每一件都非同凡响,远胜其他法宝。

    江南前世真身已然将长乐公子天庭中的诸多神魔屠杀殆尽,回到江南的肩头,脚踩道金玉盘,手持紫竹,头顶有三口天意诛仙剑,来生身祭起神王旗,神王旗漂浮在身后,猎猎作响,一手托天道宝钟,一手抓住一口天刀。

    江南自己身穿玉真道衣,手持鼎杖,头顶造化仙鼎,造化仙鼎之上悬浮着七魄夺魂钩所化的残月,一声叱咤,身后十万八千面大旗翻飞,构建炼天大阵。

    轰轰轰!

    无数道攻击落下,绝对可以将他一举轰杀,在这等攻击面前,即便是神尊都会被轰碎,即便是神君也不敢硬接,更何况他只是一尊真神?

    不过,炼天大阵甫一运转,便见大千时空浮现,将宙荒门中的空间一拓再拓,化作亿万里时空位面,共有十万八千座时空位面,炼化一切的威能从这些时空位面之中传来。

    无数道攻击落入炼天大阵之中,立刻被十万八面座时空位面吸收,一面面大旗剧烈震动,终于将这一波波攻击消化。

    这座大阵拓展,将三百多尊神尊神君一起纳入大阵,围攻江南之势,顿时瓦解,每个人都感觉到天旋地转之间,自己已然来到一个苍茫无际的空间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而且四周传来一股股恐怖的炼化之力,要将自己所有的大道都炼去,将自己炼成飞灰!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一举催动如此之多的法宝,即便是江南拥有三尊真身和十四尊化身,也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便将如此多的法宝悉数催动,悉数激发所有的威能,单单一座炼天大阵,都会让他的法力严重消耗,甚至几个呼吸间便会将他的法力吞噬一空。

    不过他却祭起了,一是他催动二十倍气血,肉身达到极限,法力也提升到极限,另一方面却是他身处十二天罗大阵之中,大阵运转,他的法力用去多少便恢复多少,几乎无穷无尽。

    催动如此多的法宝,终于将江南全部的战力完全绽放,展露出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前所未有强大的一面!

    他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底蕴,将所有的战力尽情的发挥绽放,丝毫不用担心法力耗尽。

    这时候的江南,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任何人,都小觑了江南,小觑了他的战力,所有人都知道他仅仅是一尊真神,却不知道他拥有如此之多的法宝,拥有如此之多的化身,单纯这些化身的法力加在一起,他便可以媲美神尊!

    嘭嘭嘭——

    一面面阵旗炸裂,赫然是被困在炼天大阵之中的那些神尊神君开始破阵,强行轰破一个个时空位面,将一面面阵旗连根拔起,摧毁。

    这座大阵毕竟是由真神之宝级别的法宝构建的大阵,可以困住三五尊神尊,甚至可以将对方炼死,但是想要困住三百多尊神尊神君,还是太勉强了。

    按照这个破阵速度下去,一时片刻间,整座炼天大阵便会分崩离析,彻底瓦解!

    “杀!”

    江南踏足炼天大阵之中,如鱼得水般在一个个时空位面中挪移闪动,身形快得无法想象,下一刻他出现在翠云天罗云天尊头顶。

    轰隆!

    罗云天尊头顶虚空炸开,四方四正上粗下细的鼎足化作滚滚的天柱,向下狠狠砸来,罗云天尊正在破阵,心中一警,顿时知道被人偷袭,他却也极为强大,抬手一翻,一面罗云尊王镜浮现,神镜广阔三千里,镜中无数道则如同齿轮般滚滚转动,神镜威能绽放。

    唰——

    三千里粗细的神光照耀虚空,将这片亿万里时空位面洞穿,却没能挡下这根鼎杖,只听当的一声,罗云尊王镜密布裂纹,下一刻这面神镜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死!”

    江南爆喝,造化仙鼎落下,罗云天尊抬手便接,身躯一晃,翠云界域展开,江南挥起鼎杖再扫,其他两尊真身和十四尊化身各种法宝催动,如雨般砸下,顷刻间便将翠云界域打得彻底湮灭。

    十七尊身影围绕罗云天尊团团厮杀,顷刻间便交手数百万次,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罗云天尊肉身爆开,神尊之血化作滔天大河,滚滚奔流。

    江南叱咤,便见造化仙鼎之中一轮残月从仙光中跃出,当空一照,血河之中罗云天尊惨叫一声,神性被斩,身死道消,化作飞灰而去,血河和这尊天尊的残躯跌入下方的宙光之中,被磨灭成灰。

    江南斩杀罗云天尊,身躯一摇,诸多化身真身各自飞起,落在他的肩头、头顶,迈步杀向下一个时空位面。

    咣——

    炼天大阵另一座时空位面之中,芳杏天女刚刚祭起自己的摄云浑天瓶,摄云浑天瓶便被仙鼎之足生生捣碎,没过多久这尊天女惨叫一声,也生生被斩,玉殒香消,江南血红色的背影远去。

    他双目赤红,浑身浴血,有自己的,也有死在他手中的神尊的,这是生死存亡之战,神尊也是极端了得的人物,一不留神死得便会是江南自己,受伤自然是免不了的事情。

    若非他身处在江雪所布下的十二天罗大阵之中,随时有滚滚而来的修为补充,他根本不可能连斩神尊,毕竟他与神尊之间还隔着神主这个大境界!

    而且他催动二十倍气血,强行提升战力,对自身的损伤也是极大,虽然可以提升战力,但不可持久,否则必然会留下后患!

    在他强行斩杀第六尊神尊之时,炼天大阵突然剧烈震动,一座座时空位面纷纷崩塌,这座大阵的阵旗已经破去大半,再也无法维持大阵运转,终于要崩溃瓦解。

    “死!”

    江南合身扑向第七尊神尊,以快打快,如同发狂的雄狮般向对手攻去,而在此时,终于所有的时空位面崩塌,一面面大旗浮现出来,被震得折断,掉入宙光之中。

    诸多神尊神君的身影也相继浮现出来,神威滔天,战意弥漫,三百多尊神尊神君竟然被困住了片刻时间,尤其是布下大阵的是一尊真神,对他们来说就是奇耻大辱!

    “玄天教主何在?”

    建武神君手托灯塔,神光照耀这片门户,将一切甚至宙光都照耀得通透,厉声道:“出来受死!”

    嘭——

    最后一面炼天大阵主旗断掉,江南浑身浴血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在他脚下一尊神尊的尸体正无力的掉落,跌入宙光之中。

    滴答,滴答……

    一滴滴神尊之血,从他的衣襟和法宝之上慢慢坠落。

    ————诸天万界的道友,粉嫩嫩的小猪手绢一抖,在楼上一腔深情的呼唤,客官们留步吖,月票和订阅拿来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