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一朵莲花铸罗天(求月票订阅!)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一朵莲花铸罗天(求月票订阅!)

    一尊真神,只言片语支退四百多尊神尊和十几尊神君,也唯有江南才能拥有这么大的颜面!

    他虽然仇敌满天下,但也是交友甚广,尤其是夺仙符之战,当时最为强大的神主和几尊神尊,都得到他的救护,否则便会陨落在地狱天顶的祭坛之上。

    也唯有他,才能让这些神尊神君退去。

    虽说有四百多尊神尊和十几尊神君退去,但此刻罗天碎片世界之中,还有两千五百多尊神尊、神君,依旧是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力量,这股力量,依旧能扫平一切,情况不容乐观!

    江南抬头,看向辅朝法王、帝天法王、建武神君等诸多参与到夺仙符之战的强者,朗声道:“诸位法王,大尊,夺仙符之战,若无东极神君出现,诸位都将死在森罗魔帝的分身冲击之下,诸位难道要恩将仇报不成?”

    辅朝法王、帝天法王等人微微皱眉,无言以对,当初在夺仙符之战中,森罗魔帝上万分身冲击祭坛,他们这些人统统陷入险境,若非江雪及时出手,他们必然会有很大一批人丧命在森罗魔帝之手。

    “我不求诸位报恩,只求诸位退去!”江南高声喝道。

    一尊参与到夺仙符之战的神君叹息一声,悄然隐去。还有几人面带犹豫,也有些想离开的打算。

    “玄天教主,你的确有些口舌之能,居然能说退这么多神尊神君。”

    建武神尊突然哈哈大笑,朗声道:“不过你再能言善辩,也无法更改一个事实,那就是东极之救我们,还不是补天神人安排?即便东极不出手,也会有其他神君出手!所以,救我们的根本不是东极,而是补天神人。这与我们要阻挡东极证道,又有什么干系?”

    辅朝法王露出笑意,颔首道:“不错。诸位万万不要被他蛊惑了,这一切都是补天神人的安排,与东极无关。东极不出手,难道圣皇便不会出手么?难道荒祖、圣佛便不会出手么?”

    未央公子哈哈大笑道:“玄天教主,你只说东极神君救了我们,我当时也在祭坛之上,怎么便没有看到她亲自出手救我们任何一人?”

    江南怒笑,正yù说话,突然江雪淡然道:“子川,不必再说了,有些人便是不要脸。该退的都已经退了,剩下的人是他们自寻死路。”

    “姐姐,你二次证帝,应该会有一些布置吧?”江南目光扫向两千五百多尊神尊神君,着实感觉到压力,突然低声问道。

    “自然有一些。”

    江雪轻笑,包裹神山的莲花突然暴涨,将这座神山高高托起,莲花花瓣屹立,顶穿紫霄天,上达神界的天顶,直到无处可去,这才停顿下来。

    莲花中的神山高高在上,俯览诸天,俯览万界,一览无余。

    灵海之中突然波涛翻滚,三朵莲叶从海中升腾而起,巨大的莲叶葱葱绿绿,将莲花神山托住,粗大无比的根茎布满倒刺,莲叶如同三座浩瀚无垠的大陆,连同莲花神山,构成一片壮阔的景象,如同紫霄天之上突然又多出一重天,罗天!

    江雪竟然以自己的法宝,来重新架构神界已经消失的第九重天,罗天!

    “好气魄,好气魄!”

    镇天神帝看到这幅景象,不由得瞠目结舌,突然赞叹道:“以自身的证帝之宝化作罗天,为诸天万界夺气运,这种大手笔居然是出自女子之手!若是你生在元尊神帝的年代,定然可以与他rì月争辉!诸天万界的诸神,若是杀了这样的存在,那就是自断栋梁!”

    辅朝法王等人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sè,即便是雄才伟略如光武神帝,在证帝之时也不曾有如此大的胸襟气魄,居然以自己的证帝之宝化作罗天,补全缺失的第九重天!

    若是这神界第九重天能够屹立不倒,便可以与地狱万界争夺气运!

    如今两大宇宙渐渐融合,诸天万界的天道不全,无法与地狱的天道至宝冥海万狱印争锋,九大天道至宝中的天道不断流失,流向冥海万狱印,此消彼长之下,冥海万狱印最终会彻底吞噬诸天万界的天道!

    此宝一出,诸天万界便再无人可以与之争锋!

    不过,诸天万界若是重现神界第九重天罗天,罗天之中无天道,万界与诸天运行,便会从地狱中夺取天道,填充到罗天之中!

    两大宇宙融合,即便是冥海万狱印也无法阻止自己的天道流逝,这势必会造成冥海万狱印的衰败!

    而诸天万界,新的罗天得到了天道的滋润,便会越来越完善,最终化作真正的最高天,成为诸天万界的第一天!

    更令人感觉到敬佩和恐怖的是,江雪的证帝之宝若是化作罗天,天道融入罗天,她自然而然便会是皇道极境!

    而且是真真正正的皇道极境,达到即便是冥土也无法达到的成就!

    无论是敌是友,此刻见到江雪将自身的证帝之宝化作罗天,心头也不由敬佩万分,佩服万分。

    “妖狐,你的证帝之宝化作罗天,反而是你最弱的时候。”

    长乐宫主突然笑道:“你的确不智,居然自伤实力,虽然登上最高天,但终究要陨落。不知道有人踏着你的尸骸,登上你所建的罗天,你在九泉之下是否瞑目?”

    “正是。”

    未央宫主笑道:“现在妖狐正在吸收诸天万界的大道,巩固帝位,若是被她将万道吸收,再想除掉她入主罗天,那就悔之晚矣了。”

    江雪轻轻挥手,都天神尊与镇天神帝不由自主飞起,各自落在一朵莲叶之上,只见莲叶与莲花花瓣之间是一道道门户,通往中心的神山,门户广阔,各有名字浮现在门户之上,不同门户中浮现出不同的景象,鸿蒙门中漂浮混沌鸿蒙气,玄黄门中漂浮玄黄二气,三才门则弥漫天地人之气,四象门则是四象之气,五行门是五行之气,还有**门,八荒门,天干门,地支门,天罡门,地煞门,宙荒门,共分十二座门户。

    两人各自落在一个门户之中,只见二人脚下顿时有一朵莲花升起,顿时只觉自身与这朵莲花和三片莲叶相连,源源不断的法力从门户之中涌来。

    江雪身后浮现出一条条尾巴,白狐尾巴自动脱落,落地化作一个个女子,修为实力极端强大,各自走出一座门户之中,冷清的声音从上界神山之中传来:“诸位,是你们踏着我的尸海登上罗天,还是我踏着你们的尸骨成就自我,手下见个真章罢!这座大阵,便是十二天罗大阵,还请诸位入阵!”

    那莲花与莲叶之间,共有十二道门户,可以通往莲花中的神山,江雪坐镇在神山之上,还有一座门户空虚。

    “姐,我去镇守那道门户!”江南闪身而去,来到最后一道宙荒门之中,落座下来,也有一朵莲花自动浮现,出现在他身下。

    源源不断的法力从这朵莲花中涌来,江南顿时只觉神清气爽,仿佛有挥霍不尽的法力!

    江雪见他来到最后那道门户之中,幽幽的叹息一声,却没有出言阻止。

    “杀!”

    一道道神光飞来,落在莲叶之上,向那一道道门户中杀去。

    “都天,你真的要阻拦我?”

    章逸尊王率先来到第一座鸿蒙门之中,抬眼看去,只见门户中那胖老者站在一朵莲花之上,手拄一面大旗,莲花之下则是混沌氤氲,苍苍茫茫,深不见底。章逸尊王目光一闪,八阵图飘出,片片落下,镇压住混沌鸿蒙,迈步向都天神尊杀去,冷笑道:“老胖子,你若是现在退下,却还来得及,否则这鸿蒙之地便要藏下你的亡魂!”

    都天神尊振旗,大旗猎猎,哈哈大笑道:“章逸,神君刚才说见真章,难道你没有听见?来,来,我斩你于旗下!”

    章逸尊王冷哼一声,无数神尊大道翻飞,化作无穷无尽的神禁,倾轧而下!

    而在此时,镇天神帝所镇守的玄黄门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正是统治刑天神界的邢真大尊,看着这尊镇守玄黄门的镇天神帝,微微皱眉道:“你是谁?从哪里跳出来的?”

    镇天神帝哈哈大笑,朗声道:“这位道友,你且听我一言!我生来五千八百万岁,得道于元尊,证帝于玄明……”

    “什么元尊?元尊分明是摩元天的元尊法王,也与我有旧,他哪里有你这样的门生?”

    邢真大尊愕然,迈步杀来,冷笑道:“牛皮吹得震天响,今rì我便将你这牛皮大王弄死,然后再去杀东极!”

    镇天神帝大怒:“你这人好不讲道理!我还没有说完你便杀上前来了!你且听我说,与我同朝十八帝,共尊元尊于罗天……”

    “元尊法王那厮被你吹得老脸都要挂不住了!小老儿,你牛皮震天响,信不信我三拳便能打得你叫娘?吃我第一拳!”

    ……

    其他一座座门户,一尊尊神尊神君纷纷涌来,门户不大,但足够容纳数十尊神尊神君,顿时这些门户之中大战陡起,杀得天崩地裂,各种神通法宝神光乍现,威能狂暴至极,但却始终未能轰破这一道道门户,反而被这些门户将诸多神尊神君的攻击吸收,连同大道道则一起容纳,巩固这件证帝之宝。

    “宁缺神尊。”

    江南坐镇在宙荒门之中,面sè凝重看向第一个走来的神尊,沉声道:“你我之间并无恩怨吧?何必要生死相见?神尊退下,rì后还好相见,否则我这座下的玄黄二气之中,便会多出一个亡魂。”

    宁缺神尊哑然,失笑道:“小小的真神,便敢于与我叫板,甚至威胁我的xìng命。看来这天地真的是变了。玄天教主,我念在你成才不易,你若是退下,我饶你不死。”

    江南神sè穆然,起身抬手:“神尊,请!”

    “不知死活!”

    宁缺神尊挥袖一卷,一座大鼎飞出,镇压住宙荒门中的无量宙光,让时间停滞,轰然向江南撞去。

    咣——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造化仙鼎飞出,两件宝物轰然碰撞,威能四下拍击,将这座门户震得晃动不已。

    “斩!”

    江南一出手便不再留情,身形斜斜飞起,七魄夺魂钩飞出,残月晃动,月光斩出,宁缺神尊被那残月照住双眼,头脑中猛然昏沉,心知不妙,只见大鼎倒飞而回,罩住全身,无数大道从鼎中奔流,纷纷垂下,与此同时一道道大道席卷,呼啸扫向七魄夺魂钩,将七魄夺魂钩扫飞!

    一根鼎杖出现在江南手中,正是仙鼎之足,呼啸扫在宁缺神尊的大鼎之上,只听当的一声巨响,这座大鼎被鼎杖轰隆扫飞。

    “斩!”

    残月飞来,再次光芒大放,宁缺神尊脑中昏然,只觉神**裂,脑袋几乎要炸开一般!

    “开天!”

    江南一印轰来,将这尊神尊腰斩,随即第二道灭世印轰下,灭世大磨将宁缺神尊两截肉身吞入,生生绞碎成混沌鸿蒙。

    宁缺神尊心知不妙,神xìng立刻遁出,被大鼎喷出无数大道道则裹挟着向外逃去,只要逃出此地,他还可以恢复肉身,卷土重来。

    “斩!”

    江南混沌元神飞出,融入到七魄夺魂钩之中,残月光芒大放,一道jīng芒闪过,鼎中陡然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大鼎失控般坠入下方的宙光之中。

    江南身躯一动,落座在莲花之上,冷冷的看着冲进来目睹宁缺神尊丧命这一幕的诸多神尊神君,淡淡道:“诸位,本教镇守在此,无冤无仇的,还请速速离去,我不斩无仇之人。”

    ————最近忙装修房子的事情,累了一天了,回来时半路上电车没电,猪住在乡下,只能推车回家,猪累得像狗一样喘气,回来就立刻码字,含泪向各位道友,哭求一张月票,哭求订阅,支持正版,支持宅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