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七十八章 脸面可敌百万雄兵

第八百七十八章 脸面可敌百万雄兵

    “一尊真神?”

    长乐宫主、未央宫主见到镇天神帝抖手将一人送到莲花中的神山之上,不由齐齐向江南看来,姐妹二人齐齐皱眉,心中有些纳闷,笑道:“妖狐,这就是你的嫡系?一个都天神尊,一个不知来历的家伙,还有一个真神?”

    江雪不答,而是看着身边的江南,她的眼神有如寒冰,但突然间便融化了,多了许多温暖。

    “你不该来的。”

    江南身躯挺直,站在她的身旁,笑道:“我还是来了。我说过,要站在你身边,陪你会一会天下群雄!”

    “你受伤了,为我伤的么?”

    江雪目光落在他鬓边的几缕白发之上,伸出手来,轻轻抚摸他的白发,让江南只觉心中无比温暖,不由想起当年在建武国齐王府的那段岁月。

    那是段青葱岁月,那时的少年书生阳光灿烂,那段岁月,记录着他毕生难忘的经历和感触。

    诸天万界涌来的滚滚大道洪流突然分出一股,涌入江南体内,这是帝缘,证帝之缘,蕴藏着无以伦比的能量和大道见解,曾经江雪上次证帝,被无数强者围攻,杀得天翻地覆,结果被打得变回原形,证帝之缘和证帝之宝也被人夺走。

    其中长乐公子得到一块权天印残片,一举从天神修成神主,可见这证帝之缘到底有多么强大。

    江南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大道损伤在飞速复原,这股纯粹的大道是何等雄浑?

    为了唤醒镇天神帝,他的伤势和法力消耗极巨,甚至伤及生命本源,但这股证帝之缘涌来,顷刻间便让他一道道崩溃瓦解化作飞灰的大道恢复,迅速炼成,即便是生命本源也在不断恢复之中!

    江南的虚弱感一扫而空,江雪分出自己的证帝之缘与他,让他有些忐忑,不知会不会让江雪实力便弱。

    “姐,你知不知道,我无数次想站在你身边,与你并肩作战,让你不再感觉到孤单,甚至为你遮风挡雨。而今,我来了!”他心中默默道,并没有说出口。

    他对江雪的感情,是初恋的单相思,是少年时的憧憬,是对女神的向往和崇敬,这种心思,一直都在,没有消失,没有磨灭。

    “都天神尊,原来你也是东极余孽。”

    建武神君出现,手托灯塔,看向都天神尊,哑然失笑道:“你老老实实在都天洗地,没有人会奈何你,但是你今天跳出来,便必死无疑了。”

    都天神尊哈哈大笑,大旗猎猎,长声道:“老子被人鄙视了十几万年,偶尔也要做一次英雄好汉!”

    “做英雄的下场,就是死。”

    辅朝法王的身影浮现出来,淡然道:“都天神尊,你不应该来。补天神人规定都天不得参与万界诸天的纷争,这是保全都天,而你违反这个规矩,将你斩杀在此,也不会有补天神人干涉。”

    “可叹,可叹啊!东极神君,上次你证帝时,还有百万神魔为你助阵。”

    圣皇出现在一座神山之上,背负双手遥望江雪,摇头笑道:“可惜,你这次算上阿猫阿狗,才两三只,还有一只是瘸的。”

    “瘸的”指的却是江南,在他们这等神君的眼中,江南这尊真神,的确不怎么值得放在心上。

    江南哑然,高声笑道:“听闻圣皇上次买下权天印碎片,回来时被人抢了,还被人打得吐血?”

    圣皇脸色一沉,冷哼一声,江南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买下权天印碎片时,原是想激怒江雪,让江雪动手,然后顺理成章集合诸多高手将江雪干掉,殊不知当时江雪根本不曾露面,反而在半道上将他痛打一顿,抢走权天印碎片。

    “江教主又要逞口舌之利了。”

    长乐公子也出现在一座神山之上,夺仙符补天神人奖励之后,他已然修成神尊,有资格参与到这一战之中,哈哈大笑道:“可惜啊,本王虽然对你很是欣赏,怎奈你偏偏自恃清高,与天作对,终究难逃一死。”

    “与天斗,其乐无穷,长乐公子你格调太低,怎么会懂?”

    江南不再理会他,突然看向神都上尊,此刻神都上尊已经修成神君,手托先天神灯,也参与到此战之中,与他同来的还有路风尘路神侯,业已修成神尊,成为一代巨头。

    “神君,神侯。”

    江南拱手,笑道:“先天神灯还好用么?”

    神都神君与路风尘还礼,笑道:“好用,好用。”

    “这是我姐。”

    江南笑道:“神君,神侯,可否给江某一个薄面?”

    神都神君与路风尘对视一眼,默默点头,先天神灯突然黯淡下来,两人一前一后隐去,消失不见,与他们一起消失的还有十多尊古老的神尊,都是勾陈天神都中的巨头。

    江南转头看向灵雪神尊和天都上尊,参与到夺仙符之战而活着归来的众人,得到补天神人的奖励,很多都提升一个大境界,而灵雪也提升到神尊境界。

    “灵雪师姐,还记得地狱天顶祭坛之上,我救过你么?”

    江南微笑道:“师姐准备怎么报答我?准备将江某诛杀于此么?”

    灵雪神尊看向天都上尊,道:“师尊,他与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下手。”

    天都上尊面色温和,含笑道:“我辈修士随心,你既然要报恩,那么我天都便还了他这个恩情。诸位道友,随我去罢。”

    两位神尊相继离去,又有十多尊神尊随两人离去。

    “步道兄,地狱天顶祭坛,地皇帝陵的指点,道兄不会忘记了吧?”江南看向步征步神侯,朗声道。

    步征神尊躬身向仙都上尊道:“我的确欠他两个人情,在地狱天顶祭坛之上,与我有救命之恩,地皇帝陵,与我有指点生路之恩。此刻玄天教主讨要人情,孩儿不能不还与他。”

    “既然如此,那就还他罢。”

    仙都上尊点头,率领诸多仙都的神尊转身离去。

    江南看向玉容小郡王,玉容小郡王吐了吐舌头,连忙转身,向酆都上尊道:“这人要厚着脸皮让我还他人情了,师傅你多半是不答应,不过我已经修成神尊了,可以与你分庭抗礼,你今天不答应,我便与你翻脸。”

    酆都上尊大是头疼,怒喝道:“死丫头,你要造反不成?回去再好生收拾你,咱们走!”

    江南又看向先天神宗,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两后宫,诸多年轻神主都参与到夺仙符之战,除了两宫和战死的年轻神主之外,其他年轻神主都为他所救,有救命之恩。

    他站在江雪身边,一一出言讨还人情,没过多久,便有几百尊神尊相继离去。让都天神尊和镇天神帝咋舌不已,江南这一番口舌,便打退了几尊神君和数百神尊,胜过生死苦战。

    “昊天神君,你欠我一滴魔仙之血还记得么?”

    江南看向昊天圣宗的这位老谋深算的掌教,笑道:“神君想不想化解这段因果?”

    昊天上尊已经修成神君,闻言思索片刻,率领昊天圣宗的诸多神尊飘然而去,笑道:“我当初用五色石暗算你,的确是我理亏。既然如此,那就化解这段因果。”

    江南抬头看向天穹,大笑道:“天眼神君,别藏头缩尾了!众所周知,你是我生死之交,赶快下来,与我一起迎敌!”

    一只硕大无朋的眼睛出现在天穹之上,眼睛中传来一个无辜的声音:“别瞎说,我和你不熟……”

    江南冷笑:“神君,别忘了地狱天顶,我也助过你!”

    “我不参合还不行么?”天空中那只大眼睛越来越黯淡,隐去不见,天眼神君已然远去。

    “溯神侯。”

    江南看向一座神山之上双手抄袖的年轻男子,那年轻男子虽是神尊,但却有一种天地掌控在手的气度,在他身后则跟着一文一武两尊神尊,正是溯神侯和子房道人、樊都统三人。

    “江教主。”

    溯神侯微笑道:“据我所知,教主与我没有救命之恩,只怕无法让我离开了。”

    江南正色道:“今日神侯滴水,改日子川涌泉,还请神侯思量。”

    溯神侯皱眉,看了看江雪,又看了看江南,沉吟不决。子房道人低声道:“神侯,二次证帝,不可不防,当心有性命之忧。不如就用滴水换涌泉……”

    溯神侯点头,三人向后退去,越来越远,哈哈笑道:“教主,勿要忘了今日的滴水!”

    “琉璃神尊……”

    江南看向一座神山上那位风姿卓卓的女神尊,躬身道:“这是我姐姐。”

    那女子正是琉璃神尊,虽然没有参与到夺仙符之战,但也修成了神尊,非同小可,闻言冷冷清清道:“这是必死之局,你我交情未到让我为你赴死的程度,请恕我不能助你。”说罢,这女子化作漫天冰霜,消失不见。

    “大圣王,老哥哥,你与诸位哥哥要杀我姐弟二人么?”江南再次抬头,看向光武嫡系中的大圣王和其他六位圣王神君,厉声喝道。

    大圣王面带愧色,向其他六位圣王道:“我与他称兄道弟,他也是你们的兄弟,这一战还是罢了,不参与也罢。”

    六位圣王点头,联袂而去。

    江南看向其他人,微微皱眉,剩下的这些神尊神君,他认得不少,但是有过命的交情的却不多,反而很多人与他都有杀徒之仇或者其他什么仇恨,不由低声叹息道:“我的脸面,只值这么多了……”

    “一言便可以让四百多尊神尊和十几尊神君退去,教主你这脸面,可敌百万神魔大军了!”都天神尊哈哈大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