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慷慨悲歌

第八百七十五章 慷慨悲歌

    “我这件法宝,如果练成,比造化仙鼎也不逊色,不过还需的花费五六个月时间,才能彻底炼成。”

    江南与诸多真身化身围坐在造化仙鼎旁,各种法诀打出,一道道神通向造化仙鼎之中奔流,与无数材料结合,不断融入那件法宝之中,心道:“造化仙鼎毕竟不是我的成道之宝,我催动起来一是极为耗费法力,二是无法将威能发挥到最大。但我这件法宝,却可以最大限度的将威能发挥!”

    “姐姐证帝时,必然会遭到万千野心勃勃的神尊神君围攻,不让她证帝,出手的人,必然实力极为强大。单凭我这件法宝,抑或是光武帝躯,都无济于事,须得再请动强援,而这个强援,便是远古时期的镇天神帝!”

    江南一边炼宝,一边思索,他与镇天神帝定下混沌誓言,他必须在神主之前,将这尊神帝唤醒,而作为酬谢,这尊神帝也要替他完成一件事!

    镇天神帝是在地狱入侵时,与地狱强者决战,结果陷入死境,不得不自封,将自己封印在混沌鸿蒙之中。

    只是封印自己容易,但想醒来,那就千难万难了,必须要以源胎印这种帝级神通才能激活他的心脏,将他从死亡之中拉回来。

    好在这尊神帝早已料到这种情况,自封之时双手施展源胎印,只需有人从他双手的印法之中领悟出源胎印,催动这门印法,便可以激发他的生机,让他复苏。

    不过能够催动源胎印将他唤醒的人,必须修为极为强大,少说也需要神主圆满境界的修为,能够修炼到这个层次的人着实不多。

    但镇天神帝也并非没有料到这一点,因为能够领悟出源胎印这等神帝神通的人,怎么也不会太差,定然可以成就神主。

    只是镇天神帝虽然神机妙算,但也没有料到经过那一战镇天星域破灭,变成废墟,万族迁徙到新星,镇天星域几千万年都没有人前去。

    终于,他迎来了江南这位年轻高手,孤身深入鸿蒙紫气,收取混沌紫竹,这尊神帝的神性这才将江南挡住,又看到江南的潜力惊人,远比同境界的神魔更加强大,他修成真神圆满境界,多半便拥有了将自己唤醒的实力,这才与他定下神主之前的混沌誓言。

    江南这段时间之所以没有去解救镇天神帝,却是知道,自己距离唤醒镇天神帝的修为还有一段距离,必须修炼到真神巅峰境界,方才有较大的把握。

    “姐姐证帝在半年之后,半年时间,足够我修成真神中期,接近巅峰了,再加上我的前世身来生身和十五尊化身,一起催动源胎印,应该也能勉强将他唤醒,有这尊神帝参与此战,姐姐证帝的把握,便又大了一分。”

    江南刚刚想到这里,突然感觉到一股心灵上的悸动从紫霄天传来,这股悸动是一种凌驾在诸神之上的压迫,宛如诸天万界正在诞生一尊凌驾在诸神之上的无敌存在!

    神界诸天,所有的世界,无数大道突然自动从虚空中浮现出来,化作一道道神霞神曦,飘荡涤荡,美轮美奂,无数大道的道音轰鸣,震荡,将所有古老的存在惊醒,将诸天无数生灵惊动,纷纷抬头看向这绚烂绚丽的一幕!

    不仅如此,万界之中,无数生灵也感觉到这种宏伟的悸动,也有无数大道浮现,让无数生灵臣服!

    这是诸天万界出现神帝才会有的征兆,只有凌驾在诸神之上的存在,才能拥有这种万道齐鸣的待遇!

    而且,即将证帝的这位存在,已经证过一次帝,上一次便已经成功,此刻卷土重来,自然更加强大,引起的异象自然更多,更加让人眼花缭乱!

    “东极神君证帝了。”

    青华天,圣母元君张开眼睛,目光凌厉,抬头仰望,笑道:“居然选择在紫霄天!师姐,难道你就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是神帝,能够入主紫霄天了么?也罢,小妹先会一会你!”

    她衣袖卷动,彩袖翻飞之时,人已经消失不见。

    紫薇天,圣皇也看到这股悸动,冷笑道:“妖狐好大的胆子,上一次苦头还没有吃够,这一次又想证帝!若是让你一个女子成为诸天万界的神帝,我等男人的脸面搁在哪里?”

    玄青天,荒祖霍然起身,迈步向紫霄天而去,声音震动天地:“东极道友,我上次暗算你,你若是证帝成功了,岂不是要报复我?所以,这一次我也不能容你!”

    长生天,万朵红莲圣佛翻飞,红莲之中,圣佛起身,对门下诸佛道:“你们留在此地,我去解决一段恩怨因果。”

    “东极竟然敢选在我紫霄天成帝,将我两宫放在何处?”

    紫霄天,长乐宫未央宫两宫宫主齐聚,姐妹二人笑道:“她上次几乎陨落,没有我们插手,荒祖等人岂能暗算得了她?这次也不能让这小贱人好过了!”

    而在光武神庭之中,光武神帝吩咐朝中群臣道:“东极若是证帝,必然是我之大敌,她的大道追求十全十美,不能不阻。你们前去会一会她,让她应劫。”

    帝天法王、辅朝法王与七圣王等神君神尊纷纷躬身称是。

    与此同时,一尊尊古老的神尊神君,纷纷出动,迈步向紫霄天而来,但凡对帝位有些野心的,都不想看到东极神君先他们一步证道成帝,谁知道江雪证帝之后会不会打压异己,将所有有帝资之人统统斩杀,以确保自己的帝位牢固?

    这次出动的神尊神君极多,甚至连神都上尊、仙都上尊、昊天上尊这等存在也径自出动,走向紫霄天。

    这一战,必将惊天动地!

    而在万界的九大世界中,一尊尊补天神人脸色淡然,唯独乾坤老祖起身,叹了口气道:“还人情的时候到了……”

    补天神人无人动弹,但天道至宝却在隐隐震动,天道不全,而东极神君卷土重来修炼的却是十全之道,是以为天道不容。

    补天神人未动,而这九大天道至宝却在蠢蠢欲动,将这个不容天道不容天地的东极神君镇杀!

    乾坤老祖抬手镇压自己的化仙玉瓶,随即一道神识冲往道王大世界,声音轰隆炸响:“道王,夺仙符之战,人家居功至伟,你要斩尽杀绝便放任你的道金玉盘出击!”

    重重神庭之中,道王的叹息传来:“我即便镇压道金玉盘,她也无法度过此劫……”

    “你给人家奖赏了么?”乾坤老祖的声音传来,冷笑道。

    道王默然,过了片刻,道金玉盘的震动平息,威能不显,却是被他镇压下来。

    乾坤老祖松了口气,传音壶天大世界,道:“老头,你门下的狐狸证道成帝,你要镇杀她么?”

    壶天老祖摘下藏天葫芦,塞到灵道子怀里,笑道:“抱稳了,可不能让这葫芦跑出去。”

    乾坤老祖看向其他大世界,有些迟疑,心道:“我与这些家伙的关系不怎么好,传音他们估计也不会给我这个面子……也罢,我出手抵挡天道至宝,他们应该不会太过分,最低不会亲自出手……”

    都天神界,无论是圣宗的神魔,还是都天神尊麾下,此刻都被惊动,纷纷走出,抬头向天空看去,只见大道绚丽,美得不可方物,各种道音响起,玄之又玄,妙之又妙,让人心驰神摇。

    “这是有人在证帝啊……”

    将岸神主突然喃喃道:“万道齐鸣,这种场面倒是我毕生头一次见。这时候怎么会有人证帝?这分明是必死之局啊……”

    江南也迈步走出纯阳殿,脸色突然唰的一下变得雪白,心脏急剧抽搐几下。而在都天府,都天神尊一脸横肉的老脸也眨眼间没有了血色。

    “姐姐,你提前半年时间证帝,这是担心我么……”

    江南只觉心头突然刀割般疼痛,提前半年时间,打乱了他的许多布置,让他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唤醒镇天神帝,没有时间炼成自己的法宝。

    而江雪之所以提前半年,还是因为担心他,担心这个弟弟会执意与她一起赴战,赴死!

    他神态木然,呆呆的站在那里,木雕泥塑一般,整个人没有了半分的生机。

    这是必死之局。

    他如果走出都天,如果去了紫霄天,必然会身死道消,没有幸免的道理。

    他如果留在都天,他还可以活下去,还可以做他的玄天教主。

    江南目光无神,转动一下,从一个个圣宗弟子的脸庞上扫过,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唤起他脑海中的无数回忆,所有人的音容笑貌,统统浮现。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江琳身上,过了片刻才挪动一下,落在媞轩薇身上。

    “哈哈哈哈!”

    江南放声大笑,大笑中有泪花滑落,笑声震动都天,震动都天的所有人,纷纷向这个年轻的掌教至尊看来,心中纳闷不已。

    在他们看来,江南如笑如哭,笑中有泪。

    “我明白了,我总算明白了,当年席掌教那种不舍而不得不舍的情怀了……”

    江南癫狂般大笑,久久放在止住笑声,抹去眼泪,向将岸神主与秀云天女等人道:“子川不在时,恳请几位帮忙照顾圣宗。”

    几人连忙还礼,道:“教主这话见外了,我们如今在圣宗,已经把圣宗当成自己家,当然要保护圣宗的安危。”

    江南谢过,唤来妖神金帝,道:“金帝,我若不在,你辅佐夫人。”

    妖神金帝纳闷,不解其意,只见江南又向三缺、妙谛、花镇元等人见礼,道:“几位道友,我若是一去不回,还请几位道友照顾我圣宗老小。”

    几人连忙还礼,正欲说话,只见江南来到席重身前,沉声道:“席重,我若是一去不回,你继任掌教至尊,不可学我。”

    他一一安排,终于走到媞轩薇身前,沉默片刻,突然用力将媞轩薇拥在怀中,感觉怀中的妻子有些瘦弱,随即扶着她的双肩,凝视她的双眸:“夫人,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去做,我去了……”

    媞轩薇默不作声,为他整了整衣装,温顺乖巧。

    江南咬牙,转身离去。

    “我等你回来。”背后传来妻子的唤声。

    江南脚步微顿,心头有万千滋味,让他眼睛有些酸。

    她没有询问他去哪里,没有询问他到底是去做什么,没有询问他危不危险,她只说等他回来。

    她从他身上感觉到了赴死的精神,感觉到了慷慨激昂的战意,感觉到一去不返身陨战场的觉悟,但她还是只说等他回来。

    等你回来。

    简单的话,却蕴藏着无比深无比醇厚的感情。

    “好,等我回来。”江南转身,挥了挥手,笑道。

    都天府前,有一尊神灵在擂鼓悲歌,激怀壮烈,都天神尊起身前行,老神尊放声高呼:“老友们,上一次神君证帝,我不敢露头。这次,我来陪你们了。你们,等我……”

    无数道目光送他们,送这一老一少前行,慕晚晴看着两人的背影,心头突然一颤,向席重低声道:“掌教和都天神尊的背影,好像你爹离开我们去应战太皇,充满了不舍,却舍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