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七十三章 半真半假

第八百七十三章 半真半假

    纯阳殿中,众人分作主宾落座,圣宗的诸多神魔侍立在左右,江南取出自己得自地皇帝陵的那一小瓶仙酿,瓶塞打开,顿时酒香之气四溢,让大圣王也不禁用力耸了耸鼻头,赞叹道:“好酒!”

    江南瞥了殿内的众人一眼,笑道:“今日圣王兄长前来,算你们运气,若无圣王在这里,你们岂能也有资格尝到这等仙酿。”

    大圣王只觉江南这话倍加舒心,让自己面子有光,只见江南命人打来圣宗自家酿造的一池美酒,取出十滴仙酿,小心翼翼滴入这一池美酒之中。

    圣宗自驾酿造的美酒虽好,灵气四溢,又辅以数百种堪称药王的灵药,但与仙酿相比,还是要逊色不知多远。

    这十滴仙酿滴下,江南命人装坛,每尊神魔发了一坛,不是他小气,而是这仙酿中蕴藏的能量实在庞大,一小瓶酒甚至足以令他突破到神主境界,能量实在狂暴,喝得猛了,便会将自己门下的弟子撑爆。

    江南取来一盏玉杯,亲自为大圣王斟上自家酿造的美酒,又取出玉瓶,小心翼翼的滴上三滴,随即又为媞轩薇斟上一杯美酒,却只滴上一滴仙酿。

    大圣王看他为自己和媞轩薇斟酒,自己却没有滴上仙酿,而是一杯普通的美酒而已,不由道:“贤弟,为何不给自己斟上?”

    江南一脸肉疼,道:“兄长,你有所不知,这玉瓶中的仙酿不是他物,乃是地皇神帝的证帝之宝地皇樽,采集诸天万界的天地精华炼制的仙物,一百年才能生出一滴,罕有无比。愚弟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么半瓶,自己不舍得喝。若非兄长来,我才舍不得拿出来。”

    “人生在世。得到了便要享受。”

    大圣王脸色一沉,连声道:“斟上,斟上!”

    江南无奈,眼角跳动,屏气凝神,小心翼翼为自己滴上一滴仙酿,滴过之后还是一副肉疼的神色。宛如割掉自己三斤肉一般。

    大圣王呲牙,觉得有些棘手,心道:“这家伙连对自己都这么小气,我想从他手中弄来光武帝躯,只怕要大费口舌了……不过话说回来,他对我倒是真心。自己舍不得喝一滴,还要给我斟上三滴……”

    殿中,诸多神魔一起举杯,高声道:“圣王大老爷来,我等才有此机会品尝仙酿,我等敬圣王大老爷!”说罢一饮而尽。

    大圣王只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觉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无不张开,体内道则一涨再涨,修为居然提升了一些,心中一惊,赞叹道:“好酒!”

    江南再上前添酒,又斟上三滴仙酿,媞轩薇举杯笑道:“妾身不知圣王是外子的兄长,一直未能拜会。还请兄长勿怪。我敬兄长一杯。”

    大圣王只得又饮了一杯,江南再次添酒,举杯笑道:“兄长,你我许久未见,此次又专程来看我,我也敬你一杯!”

    大圣王头大,只觉自己如果再喝下去。只怕一辈子都没办法开口,将光武神帝交代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只得按下酒杯,温言道:“贤弟且慢。这杯酒不急着喝。实不相瞒,你的祸事来了!”

    他的声音转沉,沉声道:“你强夺陛下肉身之事已经事发,我此来便是奉陛下之命,前来送书,并且劝导你,让你弃暗投明。否则陛下大军一到,你必将死无葬身之地!你若是听我一言,便将陛下的肉身给我,我去送还陛下,舍了这张老脸为你求情,陛下念在我的汗马功劳,必然会宽恕你。”

    “陛下肉身?”

    江南眨眨眼睛,一脸茫然,道:“什么陛下肉身?夫人,你知道么?”

    媞轩薇也是一脸茫然,摇头道:“夫君,你拿了人家什么东西?圣王兄长亲自找上门来,你若是拿了,那就还给人家。”

    江南叫苦道:“我何曾拿过人家东西?你又不是不知,我这些日子都在闭关修炼,勤勤业业,战战兢兢,为应对浩劫做准备。”

    媞轩薇转头看向大圣王,柔声道:“圣王兄长,外子这些日子的确是在闭关,不曾外出,兄长是不是弄错了?”

    岳幼娘、席重等小辈立刻跳出来,叫冤道:“我们掌教这些日子一直闭关不出,圣王大老爷可不能冤枉我家掌教啊!”

    大圣王冷笑,突然出声道:“贤弟,弟妹,若是苦主是我,这件事也就算了,不过你偷的是光武神帝的证帝之躯,古往今来最为强大的证帝之宝!别说我保不住你,普天之下无人能够保住你,不管你有没有偷神帝之躯,你若是不交出来你们圣宗也算是彻底完了,一切都将灰飞烟灭!愚兄此来,不是威胁你,而是我若是空手而归,陛下神庭下的诸多神君神尊,诸天万界的神魔大军,便会立刻出动,你能抵挡?都天神界能抵挡?这是陛下的手书,你自己来看!”

    江南接过手书,展开看时,只见信纸之上只有寥寥几字:“还朕,恕你无罪,不还,连诛连坐!”

    江南合上信笺,传示媞轩薇,苦笑道:“兄长,你既然已经将话说到这里,我若是还瞒你,那就是将你当外人了。不瞒你说,光武神帝的帝躯,的确在我手中……”

    大圣王松了口气,笑道:“我便知道在你的手中,你现在交出来却还来得及。”

    江南叹了口气,长吁道:“我抢夺帝躯倒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圣宗上下争一丝气运。浩劫已至,我常常辗转反侧,自忖我难逃此劫倒也罢了,但我还有一家老小,还有娇妻爱徒,还有这满山的弟子。这场浩劫,他们也难逃一死啊……”

    说到伤心处,江南触动心灵,不禁垂泪,喃喃道:“这帝躯,我必须要抢啊,抢来了浩劫中我圣宗上下老幼的性命便有了一分保障,你弟妹说不定也可以从浩劫中存活下来,我不能不抢啊……”

    大圣王沉默下来。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劝慰他,心道:“江老弟本性不坏,从前见他时他便是纯真少年,变成如今模样,还不都是生活所迫……”

    江南叹息道:“既然神帝亲自下书,以我身家性命相胁迫。我怎能不还?只是……”

    他泪落如雨,长声道:“还了可保一时性命,只是还了之后还不是要死,我圣宗上下,百万弟子,终究也是难逃灰飞烟灭的下场……”

    “教尊!”

    岳幼娘等人纷纷跪拜下来。哭诉道:“教尊,我等连累教尊,这时便一死了之,教尊勿怜我等,我们死了,教尊便可以心无旁骛,一心度过浩劫!”

    圣宗上下一片哀鸿。哭哭泣泣,当即有人便要自尽,大圣王动容,连忙抬手,一力将所有人镇压下来,向江南讷讷道:“贤弟,我还不知道你也是如此凄苦,交还帝躯之事虽然不能更改。但保你圣宗和你身家性命,我……”

    “江子川!”

    媞轩薇霍然起身,厉声道:“我看错了你!我当日嫁与你时,敬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瞧瞧你如今的作为,光武算什么东西?他前世是神帝,这一世可不是神帝。一张纸便将你吓得屁滚尿流,哭哭啼啼连我都不如!这帝躯,你给,我不给!”

    “夫人……”

    江南怯懦道:“我不是怕光武。而是圣王兄长亲自来问,兄长将玄明元界让于我,与我有恩,不能不给兄长一个脸面……”

    媞轩薇拂袖,冷笑道:“兄长,兄长!他是你兄长,与你有恩,可与我无恩,凭什么让我也去送死?我圣宗上下全靠帝躯来保住性命,度过浩劫,如今倒好,你一句有恩便让我们统统去死……”

    “住口!”江南勃然变色,呵斥道。

    媞轩薇也变了颜色,泪水涌出眼眶,哭道:“我还不是担心你,平空跳出一个人,与咱们都不熟,咱们有难时也不见人家来救,人家找上门来,你就一腔心肠的贴上去,连妻子儿女和满山的老小性命都不要了……”

    江南脸色铁青,木然道:“我意已决!”

    大圣王额头冒出冷汗,连声道:“贤伉俪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咱们夫妻……”

    媞轩薇沉默片刻,抬头,凄婉道:“缘分已尽。夫君,你既然为了你兄弟义气,那就下休书罢,我回娘家……”

    江南颓然,过了良久,萧索万分道:“幼娘,拿纸笔来……”

    岳幼娘迟疑道:“掌教……”

    江南大喝:“拿纸笔来!”

    岳幼娘乖巧的捧来纸笔,江南提笔,笔未落,泪先落,正要咬牙写下,大圣王一把抓住他的手,怅然而叹,垂泪道:“贤弟,贤弟啊,落不得笔啊,你若是落笔了,我这一世都将懊悔懊恼,自责终生。这件事还有的商量……”

    他沉吟片刻,道:“陛下虽说让你还他的帝躯,却没说什么时候还。你就立下个字据,说是暂借陛下的帝躯,我舍了这张老脸去与陛下分说。我在陛下面前,还是有些薄面的,陛下不看在我的面子上,还需看在我六个兄弟的面子上。不过你不能借太长时间,否则陛下定然不准,就写上借一年好了。”

    媞轩薇冷笑道:“借一年?还不是让我满山上下都去死?”

    大圣王迟疑一下,道:“那就两年吧,不能再多了,我七圣王的脸面,也就值两年的时间。”

    “连累兄长了。”

    江南称谢,落笔唰唰一气呵成,打了一个借条,郑重交与大圣王。

    大圣王细细看了一遍,道:“贤弟,你没有签名。”

    江南脸色微红,提笔写上自己的名号,大圣王这才将借条郑重收起,道:“愚兄不知贤弟也如此困难,贸然前来,几乎让贤弟妻离子散,心中愧疚,无颜再留在此地,这就回去向陛下复命了。”

    江南再三挽留,大圣王执意要走,只得率众送他离开都天神界。

    大圣王一走,玄天圣宗上下都是松了口气,媞轩薇有些不安道:“夫君,咱们这样骗圣王兄长,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圣王兄长毕竟是老实人……”

    “倒并非是完全骗他,我这泪半假,但也半真。”

    江南背负双手,看着天边的悠悠彩云,默默道:“这场浩劫,终究要来,不知我门下能有几人活下来……”

    他将媞轩薇揽入怀中,青山悠悠,绿水徜徉,天地间一片平静,心道:“为了你们平安,我做什么都值得……”

    大圣王得到欠条,当即回到紫霄天,去见光武神帝,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随即将欠条献上,站到一旁。

    少年光武神帝面色微沉,有些哭笑不得,大圣王战战兢兢,不敢多话。辅朝法王忍不住摇头道:“大圣王,你太忠厚了,被他骗了!他用情分来困住你,让你内疚,再故作姿态,要下休书,其实不过是让你阻拦他,你便真的阻拦他了!这借条,一文不值,不信,你待两年之期到了去讨要帝躯,肯定还会讨不会来,玄天教主那厮肯定又会生出一堆的事,让你心软!”

    大圣王摇头道:“法王,我那弟弟不是那种人……”

    其他神朝诸多强者纷纷摇头,道:“不是才怪!玄天教主险恶狡诈,无恶不作,连帝子都敢杀,骗你已经是心软了!”

    大圣王争辩道:“我那贤弟原本纯良,主要是他那夫人实在蛮横,吵着要他下休书,我也是不想拆散他们,这才……”

    众人纷纷冷笑,持法天王冷笑道:“大圣王,你让真个写休书试试?”

    少年光武神帝面色一沉,看了看其他几尊圣王,这几尊圣王都已经是神君级的强者,让这尊少年神帝微微皱眉,随即眉头展开,抬手道:“好了,不用说了。既然大圣王做主将我前世身借出去,那么便不能不给圣王一个面子。”

    大圣王松了口气,上前拜谢。

    少年光武将借条递给他,似笑非笑道:“不过大圣王,这借条还是由你来保管,两年后你无论如何都要将我的帝躯讨要回来,明白么?”

    大圣王连忙称是,小心翼翼将借条收起来。

    帝天法王悄然传音辅朝法王,道:“我估计是讨不回来了。”

    辅朝法王也是心有戚戚,神识波动道:“能讨回来才怪……”

    “一代奸雄啊……”少年光武神帝突然长叹道。

    ————又是四千字大章!!连续三章都是四千字大章,与爆发也差不多了,帝尊最近几天的月票都好可怜的说,道友们登陆下账号,看看还有没有月票,帝尊着实需要大家的月票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