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壮士(月票连被爆菊~)

第八百六十五章 壮士(月票连被爆菊~)

    地宫中,地皇樽沉沉浮浮,散发出泼天般的威压和威严,一道道土黄色的地气奔流,每一道都长达不知多少万里,涌入樽内,一颗颗天星涌动,从樽中飞出。

    这口樽吞吐天地玄机,统领地宫所有法宝和神禁,樽内孕育无上的仙酿。

    若非地皇带领他们走入地宫,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看到这口樽,无法看到如此壮观的一幕。

    江南等人纷纷抬头,打量这口地皇樽,这口樽与鼎相似,有耳有足,三足双耳,下窄中宽上窄,樽上有盖,盖上是四凤,颈上双耳是双龙,樽身有四羊,下方三足则是三头夔牛。

    涌来的一道道地气被三头夔牛吞噬,一颗颗天星则从盖上四凤口中喷出。

    而樽身四羊则在汲取天地灵秀,双龙龙头向内,演化天地雄奇,在鼎中炼就仙酿。

    樽身还有各种道则纹理,有凤纹,螭龙纹,夔纹,云纹,雷纹,兽面纹,盘龙纹,蕉叶纹,饕餮纹,很是复杂,但又浑然一体。

    江南细细打量,心中有些骇然,只见细看这些道则,其中还有种种道则共同构建这些纹理,山纹,地纹,长河,汪洋,群星,种种奇异的道则纹理浮现出来。

    再细看去,只见山纹地纹河纹等道则纹理之中又有诸多更加细密的道则纹理,一重接着一重,越来越细密精致,越来越复杂,蕴藏的道则也越来越多。

    江南连续看透二十三重道则纹理,终于看到最后一重,那是纯粹的元力,地磁元力。

    “这种构造,倒与炼天大阵阵旗的三十六重天神禁有些类似,不过只有二十四重。而且地皇樽的构造原理虽然类似重天神禁,但却不是神禁,而是以大道道则重重累积叠加,最核心的则是元力,以元力作为最根本的能量,提供给地皇樽无穷的威能!”

    江南只觉大开眼界,他也打算炼就自己的法宝,能够容纳自己大道的法宝,正在犯愁,不过看到地皇樽这件证帝之宝,则让他的眼界大开,丰富了自己的见识。

    他原本已经见过了不知多少法宝,也对世间的法宝构造和炼制方法有了极深的见解,但是地皇樽另辟蹊径,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道路,对他大有借鉴意义。

    通幽、九霄、景天等神帝也未曾见过彼此的证帝之宝,纷纷上前研究,莲月圣女也自上前,与他们一起推演地皇樽的深层奥妙。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迸发出一种种奇思妙想,听得媞家和玉家的诸神如痴如醉。

    两大世家的诸神只能仰视地皇樽,至于地皇樽中的奥妙,他们却看不出来,而江南等人的眼界是何等之高,只言片语,便让他们收获极大!

    相比起来,收获神主之宝固然可喜,但诸帝之间的思维碰撞,智慧碰撞,迸发出一句句金玉良言,才是他们最大的收获,可以助他们在修行之路上走得更远!

    非但他们,即便是江南和莲月圣女,也是大有收获,毕竟一个人的才智有限,这么多神帝两世修行,他们的见识还要在江南和莲月圣女之上,地皇樽的奥妙他们自然发现得更多!

    少年地皇归来,神情有些轻松,笑道:“还好,我的棺椁和尸身尚在,不曾被那恶女人夺了去。”

    他挥袖一拂,地皇樽的盖子打开,一股浓烈的酒香传来,接着一口口玉瓶飞出,相继落入樽中,不过片刻,玉瓶装满,一个个飞出,通幽、九霄等神帝各自得了一瓶,江南和莲月圣女也得了一瓶。

    不过媞家玉家的人便只有艳羡的份了,他们虽是世家大阀,也是跟随众人一起进入帝陵,但在地皇这等神帝的眼中,他们却没有这个资格。

    江南心念微动,只见玉瓶中一滴酒浆飞出,漂浮在众人身前,晶莹剔透,这一滴酒中竟然有万千异象,浮现出山峦葱翠,绿水徜徉的景色,又有种种神奇异兽在酒浆中或者悠然飞行,或者潜伏山林,一滴酒看似不大,但其中却仿佛有一颗星球般大小的空间在内!

    酒香四溢,让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张开,无不舒坦,比吃了灵丹妙药还要舒畅!

    “好酒,好酒……”

    江南张口将这滴仙酿吞下,顿时只觉醇厚绵绵的力量涌向四肢百骸,滋润神识法力道则神性肉身,让他的方方面面都有了不小的进步,心中不由一惊!

    他的积累惊人,即便是仙气也难能让他在短时间内感觉到进步,而这一滴酒,便让他感觉到修为的方方面面都有了进步,可见这仙酿的难得和珍贵之处,犹自高过仙气仙液!

    史上最强神帝的证帝之宝,几千万年才炼就这么一樽酒,岂能没有奇异之处?

    “真是好酒!”

    江南屈指轻弹,玉瓶中飞出百滴仙酿,飘向玉夫人,笑道:“岳母,这酒我也得到的不多,还有一大家子人口需要照拂,只能分润岳母这么多了。”

    玉夫人喜不自胜,连忙祭起一件玉瓶,将百滴仙酿收起,抿嘴笑道:“太多了太多了,我们没有出什么力,得到这些法宝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姑爷又这般客气,我也不好意思不收……”

    媞玄公喉结滚动,嘿嘿笑道:“夫人,让我尝一口……”

    “一口就可以撑爆你!”

    玉夫人瞪他一眼,小心翼翼将玉瓶收起。

    少年地皇向众人施礼,道:“诸位,我需要闭关,融合前世的道则,咱们就此别过。待你我重逢时,想来我已经是神君圆满境界了。”

    他的前世身体内,拥有他前世的神帝道则,不过被某位存在牵引出来用来哺育荒古圣山中的九窍神石,孕养仙胎。

    即便如此,神帝的道则也不会全然耗尽,还剩下了大半,少年地皇有前世身的神帝道则,再加上这一樽仙酿,足以能让他修炼到神君圆满境界,但就算是他卷土重来,也无法立刻一举证帝,也需要极大的积累,神君圆满境界,已经是极限了。

    江南、通幽等人纷纷还礼,道:“我等静待道友出关之日!”

    少年地皇挥袖轻拂,地皇樽震动,一道霞光飞出,众人眼前景色变幻,再张眼看时,只见他们已经离开帝陵地宫,来到北漠之中,却是直接被地皇樽将他们挪移出去。

    “不知道圣天大尊他们的际遇如何?”一位玉家的神明望向帝陵地气,笑道。

    玉夫人笑道:“地皇曾说过,就算是神君来攻地宫,不死也要扒层皮。你想他们会有如何下场?”

    通幽神帝突然神情微动,笑道:“我感应到我的帝陵也要开启了,我那帝陵建在阚谷之中,路途颇远,诸位道友,咱们现在便动身,一起走一遭罢?”

    诸位少年神帝纷纷笑道:“正要走一遭!”

    媞玄公等人迟疑一下,上前施礼道:“诸位前辈恕罪,阚谷极远,长途跋涉,我们还有身家在此,便不去了。”

    玉夫人悄悄扯了下他的袖子,低声道:“老爷,这是帝缘……”

    媞玄公摇头:“这是他们看在姑爷面子上,才让我们进入一次帝陵,做人不可太贪,咱们在地陵地宫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好处,若是得到太多,连天都会嫉妒。天不会灭我们两家,但其他世家大阀哪个是省油的灯?知道我们得到这么多财富,肯定会来攻打!”

    他轻声道:“夫人,小事我不如你,大事你不如我。咱们得了这么多财富,已经足够自保,得到更多也不会增强实力,不如趁现在赶紧将这些法宝日夜祭炼,增强实力要紧!”

    玉夫人佩服不已,当即让两家的神魔留下。

    而在此时,地皇地宫前方,荒神、元碧君、佛尊、圣天大尊和圣治神尊率领五大圣城的神魔终于来到地宫前方,众神合力,强闯地宫。

    而在帝陵外围,步征步神侯依旧率领仙都和天王城的诸神小心翼翼破解神禁,收取一些外围的法宝。

    玄武神主看向地宫,露出艳羡之色,出声道:“少主,咱们为何不随他们一起强闯地宫?帝陵外围的宝物多是神主之宝,偶尔才有一两件神尊之宝,而地宫中只怕遍地都是神尊之宝神君之宝,甚至还有地皇樽这等证帝之宝,咱们不去岂不是可惜了?”

    步神侯正欲说话,突然只听一声雷鸣般的巨响从地宫中传来,接着浩大的道音轰鸣,宛如地宫之中有万千神尊、神君一起发声,开口叱咤,震得帝陵内所有人都哇的吐了口鲜血,即便是步神侯这尊年轻神尊,也被震得脸色苍白!

    “速退!”

    这尊年轻神尊当机立断,立刻界域展开,将仙都和天王城所有人囊括其中,飞速按原路返回,向帝陵外逃遁而去。

    轰——

    镇世般的帝威从地宫之中传来,接着便是数以万计的神尊神君的气息爆发,宛如一尊古老的神帝从沉睡中醒来,率领他的神朝文武群臣出现在那地宫之中!

    步神侯回头看去,只见地宫中神光冲霄,一道道人影飞起,夺路而逃,那是荒神等人。

    嘭——

    圣天大尊第一个肉身爆碎,被一道神霞扫中,整个人被打得化作金液四下流动,接着便是佛尊,这尊佛尊现出佛门金身,强横无匹,金光灿灿,有百万里高大,但被地宫中一道威能扫中,头颅炸开,金血洒长空!

    圣治神尊修为较弱,被震碎成肉酱,然后便是元碧君,化作一道黑水长河横卷地宫,浩浩荡荡向地宫外飞去,黑水长河被拦腰斩断,两道大河落地,化作元碧君的身体,赫然是被拦腰斩断。

    即便她是神尊,也无法合拢肉身,只得两截肉身飞起向外逃去。

    荒神怒吼,神君的战力爆发,但只对抗了两招,第三招他的双臂便被碾碎,随即头颅猛然掉落,竟然看不出被什么东西斩断,荒神不及去捡自己的头颅,转身便向外走,还未走出地宫,肉身突然碎掉,碎了一地。

    这几尊强者在地宫外重聚肉身,一个个实力大损,看向地宫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跟随他们而来的诸神,竟然死伤过半!

    远处,步神侯面色凝重,心道:“正主……江教主没有骗我,果然是地皇回来了……”

    地皇回来了。

    步神侯心情沉重,这个乱世,古老的神帝终于开始复生,君临天下,为这场横贯两大宇宙,绵延五千四百万年的恩恩怨怨,添上重重的一笔!

    这世间豪杰并出,诸帝并现,必然是波澜壮阔,惨烈而壮观!

    “壮士!”

    步神侯突然哈哈大笑,向帝陵外飞去,朗声道:“当迎难而上,与诸帝争雄!”

    ————月票连被爆菊,猪哭惨了,道友们登陆一下起点账号吧,看看还有没有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