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到此一游(泪求月票订阅)

第八百六十四章 到此一游(泪求月票订阅)

    黑水元城另一个祸水雪主小元君薇雪主也在元碧君身后,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薇雪主也并非是凡夫俗子,这女人资质和才情都极为出众,而且刁钻古怪,出身自黑水元城,一肚子坏水,屡次与江南争锋,后来迷恋上女扮男装的洛花音,便与洛花音一起拜入了玄黄学宫。

    后来,神界开启,江南与她的交集渐渐少了,近百年都不曾见过此女,不过雪主小元君也是了不起的人物,这些年际遇非凡,跟着洛花音一起四处为非作歹,修为实力也是突飞猛进,如今也是一尊真神。

    只是,这女子自从知道了真相,发现洛花音不是美男而是美女之后,便一蹶不振,倍受打击,以泪洗面了好久。

    后来,神界的圣母元君亲自来劝解,她这才释怀,心中盘算着洛师兄是个女人,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把她改造成男人不就行了?再说,谁规定两个女人不能成亲?

    神界的圣母元君又被称作混乱元君,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乖僻,不尊世俗礼法,玩世不恭,她这一脉都是同样的人。

    别人认为对的,这些女子偏偏认为是错的,别人认为错的,她们却认为是对的,而且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想法设法乱上添乱,因此被称作“黑水”,意思是指这些女子一肚子坏水。

    薇雪主也是耳濡目染,觉得两个女子成亲却也不算什么,再说还可以捉住洛花音将洛花音改造成男人,不过她率领黑水元城的高手去捕捉洛花音时,却被洛花音逃了出去,驾驭彼岸神舟跑个无影无踪。

    在地皇帝陵出世前,薇雪主又得到彼岸神舟出现的消息,于是蛊惑元碧君这尊女神尊,率领黑水元城的高手去捕捉这艘大船,准备活捉洛花音。耽搁了一段时间,也未能捉住那个狡猾的女魔头。

    这也是黑水元城比其他中天世界大势力晚到的原因。

    “哪里冒出来的这些小家伙?”

    薇雪主神情有些呆滞,看到莲月圣女和江南也围住圣天大尊拳打脚踢,江南倒也罢了,常年干这种事情,但莲月圣女却是星光世家的圣女,一向冷淡示人。有如冰山般让人难以接近,此刻居然也上前痛殴,让她不由惊异起来。

    尤其是九尊真神之中,还有七个小屁孩,唯有江南和莲月圣女是成年人,而且一男一女。这幅场面也不免让薇雪主猜疑起来。

    “他们速度真快,我与花音八字还没一撇,他们便生了七个……”

    荒神和黑水元君看到圣天大尊被殴,只是看着,却也没有插手的意思,中天世界的五大势力之间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和睦,之间也有这颇多的龌蹉。经常开战,争夺中天世界的统治权,因此这两尊巨头都是笑吟吟看着圣天大尊被打。

    突然,圣天大尊高声叫道:“佛尊,你师侄子虚上人,便是死在玄天教主之手,我出手相救,子虚上人还是被他杀了。还望佛尊搭救则个!”

    西荒佛城的佛尊脸色微变。身遭佛国重重叠叠,坐落着一尊尊大佛,闻言齐齐合什高颂,一时间佛光直冲云霄,冲开帝陵地气,佛音浩浩荡荡,充满着一种慈悲和忿怒的韵味。

    慈悲与忿怒混合在一起。却没有任何的冲突,反倒给人以理当如此的感觉。

    佛尊开口,声音滚动,传入众人耳中:“江施主。可有此事?”

    江南点头,道:“确有此事。”

    佛尊迈步上前,叹息道:“我听闻圣佛师兄不日前落泪,感慨于邪魔作祟,杀我子虚师侄,圣佛师兄红莲火动,已经将那邪魔烧死,江施主是如何从红莲业火中逃脱的?”

    江南与莲月圣女和七尊少年神帝立刻将圣天大尊踢飞,徐徐后退,他们联手之下的确可以暴打圣天大尊,但是若再加上西荒佛城的佛尊和诸多大佛,他们便远不是对手了。

    “我师兄的红莲业火,烧尽有罪之身,甚至连我师极乐佛主也极为期许。”

    佛尊迈步走来,含笑道:“江施主不要误会,小佛只是想知道,施主是如何躲过红莲业火。”

    江南等人与媞、玉两家的诸神走入帝陵的一重重神禁之中,很快消失不见,只听江南的笑声传来:“师兄,你既然想知道我如何躲过红莲业火,为何不去问你师兄圣佛?他常年被业火煅烧,比我精妙多了,何必舍近而求远?”

    重重神禁迸发,阻挡在佛尊与西荒佛城的诸佛面前,佛尊微微皱眉,停下脚步,悠然道:“圣佛师兄与小佛并不对付,我俩虽然师出一门,但并不亲近,说起来还是小佛与江施主更加亲近一些。”

    江南心中微动,细细思索佛尊话中意思,不过地皇已经前行,他也不好回头去寻佛尊问个究竟。

    佛尊叹了口气,神情有些萧索,低声道:“师尊,你是在玩火啊……”

    元碧君、荒神率领各自门下的众神赶来,圣天大尊也重整旗鼓,迟疑片刻,也是咬牙跟上,他虽然此次大受折辱,但是要他放弃这场机缘,他自然万万不肯,即便是在众人面前狠狠地丢了一次脸,他也不舍得放弃。

    “诸位道友,这帝陵只怕是我诸天万界最强的神帝之一,地皇的陵墓。”

    元碧君笑道:“地皇此人乃是元磁神体,现在还是帝陵的外围,对我们来说危险不大,但是到了帝陵深处,地宫之中,只怕其中的地磁元力会强大到可怕的地步,须得我们联手,才能深入地宫,所以,咱们不如联手,合力破开这座地宫!否则再迟些时间,只怕神界的强者便会下来夺食了。”

    荒神、佛尊与圣天大尊点头不已,神界毕竟是上界,得到消息的时间较长,而且需要赶路,不过神界的巨头也不会放着帝陵不取。

    神界中巨头极多,迟早会赶过来,龙争虎斗,战斗必然不会少了。若是现在便能夺取帝陵中的财富。然后直接退出帝陵,便会免得与神界的强者冲突。

    四大巨头联手,再加上四座圣城的诸神,更有荒神这尊刚刚成就神君的强者,这股力量足以应对帝陵外围的重重危险。

    四大圣城很快破开一重重神禁,向前推进。突然薇雪主失声道:“玄天教主他们怎么走的这么快?”

    四大巨头纷纷看去,只见江南等人已经快要穿过地宫外围的神禁。进入地宫之中,甚至连仙都的步神侯、中洲的圣治神尊等人都被这些年轻人超越,远远撇在身后。

    佛尊诧异道:“进入帝陵的七大势力之中,便数玄天教主这一支最弱,他们怎么还能跑到我们前头去?”

    “放心,地宫中的神禁更加惊人!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地皇的证帝之宝地皇樽便在地宫之中,主持整座帝陵的神禁!”

    荒神冷笑道:“他们进入地宫之中,别说寸步难行,只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在此时,步征步神侯与圣治神尊等人也在郁闷不已,江南等人轻轻易易的便穿过一道道危险无比的神禁,那些神禁别说爆发。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任由他们通过。而反观自己这些人,越是深入帝陵,遇到的神禁便越强,触动了一道神禁,往往激发了数十座乃至百座神禁,让他们吃力万分。

    终于,众人看到江南等一行人走入地宫之中。荒神呵呵笑道:“这些胆大包天的小辈,这次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话音未落,只见江南等人依旧在地宫之中闲庭信步,有说有笑,帝陵地宫中那些恐怖的神禁对他们来说,宛如不存在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一尊尊巨头纳闷异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步征步神侯突然想到江南曾说他在等“正主”前来,心头不由打了个激灵:“正主?难道他说的不是自己的主人?而是说的是地皇?地皇还活着?”

    “步神侯,小辈们已经进入地宫,地宫之宝随时可能被他们得手。我们联手吧?”

    圣治神尊的声音突然传来,高声道:“力合则强,力分则弱,神侯不会坐视这些小辈得到帝陵中的重宝罢?”

    “不错!”

    荒神、佛尊、圣天大尊和元碧君等巨头层层推进,接近两大神尊,荒神颇为自负,大笑道:“小辈若是得到地宫之宝,我们这些前辈的脸皮放在哪里?步神侯,圣治神尊,我已经修得神君,即便地宫中的地皇樽都奈何不得我,有我在,足以率领你们闯入地宫!除了地皇樽之外,其他任何宝物,包括地皇的尸身和帝棺,都任你们取走!”

    圣治神尊大喜,看向步神侯,步神侯迟疑一下,又想起江南那句“正主”,心头一突,摇头笑道:“我刚刚成就神尊,在各位之中实力最弱,对地宫中的宝物没有想法,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外围收取一些宝物吧。”

    “胆小之辈!”圣天大尊冷笑道。

    圣治神尊当即与荒神等人合流,汇聚在一起,向地宫推进,而在此时,江南等人已经进入地宫之中,到了这里,江南一件宝物也不取,其他神帝转世身见多识广,自然也不会动这些宝贝儿,不过媞家和玉家的诸神却看得眼花缭乱,只觉各种法宝随便拿出一件,便足以在中天世界立足了。

    “我前世安排,除了地皇樽中的仙酿之外,便是碧波池了。”

    少年地皇神帝引领众人前行,笑道:“这碧波池与众不同,是借大墓的地势和整个帝陵的神禁来提炼,效果虽然不如仙酿,但也非同小可,在碧波池沐浴,可以洗精伐髓,洗炼肉身、道则、神性、神识,就算是凡体也可以炼就神体!”

    这话说得众人心头一片火热,跟着他向前赶去,没过多久终于来到一座玉池边,少年地皇呆呆的看着玉池,突然勃然大怒,暴跳如雷:“哪个混账,将我的碧波池搬走了?”

    玉池早就空空如也,池水干涸,池底还留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一行小字。少年地皇一把将石碑抓来,看了一眼,怒笑道:“洛花音是哪个?连我炼体的神池也敢动,好大的胆子!”

    江南脸色一黑,看向石碑,只见石碑上写的却是“洛花音驾船到此一游,洗了个澡,顺手牵走神池”的字样。

    “洛师驾驭彼岸神舟,的确是如虎添翼更加凶恶了……她应该是误闯入此地吧?以彼岸神舟的威能,只怕也在地宫中走不出多远……”江南心中暗道。

    通幽神帝露出思索之色,笑道:“我记得此女,曾在望仙台上挑战我,可惜被我淘汰了,她很有些想法,只是过不了我那一关,以至于她没能走到地皇道友那一关。”

    少年地皇脸色青了,连忙向地皇樽飞奔而去,惊叫道:“我的仙酿……”

    众人慌忙跟上去,待来到一座地宫的大殿之中,只见地皇松了口气,笑道:“好在她没有发现我的仙酿……糟糕!我的尸体,千万不要被那恶女人抢走了!”

    众人看着这尊少年神帝急匆匆的跑向自己的帝棺,一个个无语。

    “教主,洛花音是你的师尊吧?”莲月圣女看向江南,悄声道。

    “我不是认识她!”江南连忙摇头。

    ————泪求月票,泪求订阅,泪求包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