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五十六章 人赃俱获(今天月票0张,泪求月票!)

第八百五十六章 人赃俱获(今天月票0张,泪求月票!)

    仙鼎之足出现,立刻与江南的造化仙鼎共鸣,只听嗡的一声,造化仙鼎飞出,围绕这根硕大的鼎足呼呼转动,飞了一周又一周。

    两件法宝共鸣,种种大道震荡,不断有一缕缕仙光、紫光从鼎足之中飞出,融入到江南的造化仙鼎之中。

    江南立刻感觉到,自己这口造化仙鼎的威能在飞速提升,这口大鼎依旧是天神之宝,他虽然已经成就真神,但没有将造化仙鼎提升到真神之宝的层次。

    而现在这口造化仙鼎还是天神之宝,之所以威能提升,却是鼎足中的仙鼎大道更加完美,一道道仙光紫光正是其中蕴藏的仙道和鸿蒙大道,融入到造化仙鼎之中,将此鼎的不足之处补全。

    江南迈步走入门户之中,任由两件法宝共鸣,自己却细细打量四周,过了片刻便确认江雪之所以能够偷盗仙鼎碎片,主要还是壶天老祖的无所作为和纵容。

    仙鼎的鼎足之上,贴上两道金色敕令,一道金色敕令上绘刻符文,那是壶天老祖的符文,而另一道敕令上却画着一个葫芦,与藏天葫芦一模一样,应该是藏天葫芦这件天道至宝的烙印,共同镇压鼎足。

    造化仙鼎的鼎足被镇压之后,壶天老祖对鼎足便不闻不问了,不知道丢在哪个旮旯里,然后被江雪看到,很是心动,于是将鼎足扛走,放到神庭之中,借助神庭和壶天大世界共同镇压。

    那时的江雪应该胆大包天,又无知无畏,她借助神庭和壶天大世界镇压鼎足,目的不是担心鼎足飞走,而是担心壶天老祖收走这个鼎足。

    小妖狐搬动鼎足,又担心壶天老祖夺回去,想来那副情形,一定十分可爱可笑。

    “姐姐研究过这鼎足一段时间,难怪她的实力这么强大。”

    江南飞临这根无比巨大的鼎足的旁边,只见一个个仙道大道符文和鸿蒙大道符文在鼎足上,极尽精妙,比彼岸世界滴水崖石刻上的符文精妙不知多少。

    研究这些符文,的确可以领悟出无数的大道,得以一窥仙人和先天神魔的奥妙。

    其他补天神人哪个不是对仙鼎碎片抑或是古仙残躯重视异常,唯独壶天老祖这样随手丢在一边,这也是当年的江雪还是一头小狐狸,冰雪聪明,活泼可爱,又没有多少坏心思,只是顽皮,壶天老祖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她折腾。

    若是换做其他补天神人,早就将小狐狸一巴掌怕死,这样也就没有后来这个要证道成帝,甚至领悟出天人合一心境的东极神君了。

    “仙鼎之足对我来说也有大用,可以让我对仙道和鸿蒙大道的理解再进一步!”

    江南目光闪动,盘算着是否能将这鼎足扛走,低声道:“这鼎足太大了,我就算全力施展法天象地,让身体变到最大,也抱不住它,无法将它从壶天大世界的镇压下拔出来……”

    嗡——

    仙鼎的鼎足突然急剧缩小,顷刻之间便从荒古圣山那般巨大,化作只有十来丈高,鼎足上粗下细,如同一个大棒槌,自己便脱离壶天大世界的镇压。

    江南愕然,伸手去抓这根鼎足,施展全力试图将鼎足拔起,却未能撼动分毫,摇头道:“太重了,最好能轻一些……”

    他的话音未落,这个十来丈长的大棒槌又变得轻了许多,江南又惊又喜,将鼎足拔出来,笑道:“难道这仙鼎之足真的与我有缘?我若是将它拿出去,壶天老祖见了……嗯,他会干掉我!”

    他摇了摇头,想要带走这仙鼎之足,又担心壶天老祖说不得真的会干掉自己,正在犹豫之时,突然一个声音高声道:“贤弟,你收好了宝贝儿,那就赶快出来罢,我们都是你的兄长,又不会抢你的!”

    殿外,三头老妖怪在窃窃私语,平天妖尊挠挠犄角,道:“四弟,咱们真的不会抢他吗?”

    覆天妖尊连忙道:“三哥噤声,我在骗他呢!他若是听到你的声音,知道咱们在骗他,哪里还敢出来?”

    “只待他一出来,咱们假意上前要瞧瞧宝贝儿,然后趁他不注意,一起敲他闷棍!”

    胜天妖尊呵呵笑道:“你们要下手轻一些,不要把我们这个弟弟打死了。还有,他刚才能够逃脱渔网,肯定是精通逃遁之术,只要他一出来,咱们便不要给他逃遁的机会,直接下手。”

    “二哥放心,我们晓得。”

    两人齐声笑道:“这次逃不了他,我们将黑锅祭起,便可以罩住天地,让他无法逃脱。”

    神殿门户之中,江南咬牙,将仙鼎之足收起,心道:“不收了这根大棒槌,哪里能够从这三尊妖尊的手中逃脱出去?至于能否将大棒槌带走,我还是先问问壶天老祖再做决定。壶天老祖若是说你带走吧,我就带走了,若是说留下,我就参悟一段时间……”

    “出来了,出来了!”

    殿外覆天妖尊、平天妖尊和胜天妖尊激动万分,只见殿门开处,江南满脸堆笑,笑眯眯的从殿门中走出。

    三人连忙上前,也是满脸堆笑,向江南走去,覆天妖尊假意道:“贤弟,你进入这么久,都取了哪些宝物?快快拿出来让我们哥几个开开眼界!”

    江南假意道:“小弟却也没有来得及收了什么宝贝儿,我姐让我来,就是收走一个蒲团,让我今后修炼之用,至于其他的宝贝儿,我姐不说,我怎么敢取?”

    三人一千个不信,一窝蜂围了上来,平天妖尊呵呵笑道:“贤弟,你将蒲团取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说罢,向其他二人丢了个脸色,只待江南取出蒲团,三人便立刻下手,将江南敲昏。

    “三位兄长看好了!”

    江南取出仙鼎之足,抡圆了重重扫去,只听嘭嘭嘭三声巨响,平天妖尊、覆天妖尊连同胜天妖尊齐齐闷哼一声,一起被扫飞了出去。

    江南无力催动仙鼎之足,只是凭借力量挥舞,虽然将三人击飞,但并没有伤到他们,覆天妖尊人在半空,化作一道流光,不知道要被击飞到何处去,连忙高声道:“这小子奸诈狡猾,防备着我们来着!祭黑锅,二哥快祭黑锅,先将他困住再说!”

    嗡——

    大黑锅呼啸飞起,不断转动,帝威弥漫,这口黑锅越来越大,有如一个黑洞罩将下来,将整个神庭都盖住,只见黑锅之中无穷的道则环绕卷动,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时空扭曲,甚至要将这广阔亿万里的神庭都收入黑锅之中!

    “好厉害的法宝!”

    江南动容,陡然将仙鼎之足抛起,喝道:“大!”

    轰——

    这根十来丈长短的大棒槌陡然膨胀,下一刻便有荒古圣山那般巨大,上端轰得一声撞入黑锅之中,将这口黑锅顶得飞入无垠星空,噗嗤一声撞破壶天大世界的空间,棒槌的上端出现在壶天大世界之外,将天也顶穿一个大窟窿!

    若是此刻有人站在壶天大世界之外看去,便会看到一个四方四正的大柱子顶破壶天大世界,上面还盖着一口圆滚滚黑漆漆的大锅。

    黑锅被顶出壶天大世界,威能无法笼罩下来,江南立刻高声叫道:“小!”

    仙鼎之足飞速缩小,又变成十来丈长,被他抓在手中,立刻运转炼天大阵,身形隐匿虚空,消失不见。

    胜天妖尊修为最强,呼的一声飞来,伸手一招,大黑锅从天外飞来落入手中,却寻不到江南的踪影,不由大怒:“把我的宝鼓拿来!”

    小钻风连忙献上拨浪鼓,胜天妖尊长长吸了口气,接着一口气喷出,只见气流之中汇聚无穷道则,蜂拥飞出,注入这个像是婴孩玩具一般的拨浪鼓之中。

    拨浪鼓得到他的神尊道则滋润,旋转飞起,越来越大,足足有十多万丈之高,拨浪鼓疯狂左右摇动,咚咚咚的大鼓声疯狂传来,震得神庭四处的虚空成片成片坍塌,化作混沌鸿蒙,威能惊人至极!

    这拨浪鼓乃是灵道子幼年时,壶天老祖信手所做,用来哄小道童的玩具,不过壶天老祖是何等人物?即便是信手所做,也是一件帝宝,威力大得不可思议!

    平天妖尊飞来,陡然张开大口,一口吞去,将神庭四周的空间,亿万里的距离,统统一口吞噬,甚至连拨浪鼓震碎的鸿蒙空间也吞入腹中,摇头道:“不在这里!”

    覆天妖尊身躯一扭,化作一头无双大蛇,双目如同两轮熊熊烈日,目射神光,两道神光洞穿虚空虚冥,将一切都照耀得通透,来回在壶天大世界的虚空中搜寻,也摇头道:“这小子走得太快,只怕已经逃出壶天大世界了!”

    “倒霉,倒霉,八十岁的老娘倒跌了孩儿,常年打雁反倒被雀儿啄下了眼,这小子逃出去了,只怕会对大姐说咱们暗算他,要抢他的宝贝儿,平白坏了我们三位大帝的名声。今后再见大姐,咱们脸上都无光了……”

    三位妖尊如丧考妣,垂头丧气,各自返回大殿之中。

    而在壶天老祖所居的圣山之中,江南来到壶天老祖座下,覆天妖尊目中的神光照耀而来,从他身上一晃而过,却对他视而不见,江南心知定然是壶天老祖的神通,让覆天妖尊看不到自己,连忙下拜称谢。

    壶天老祖呵呵笑道:“小友,你去了神庭之中,都收取了什么宝贝儿?”

    江南面不改色,恭恭敬敬道:“老祖让我去取蒲团,我心中便只有蒲团,对其他的宝贝儿视而不见。”

    “是么?”

    对面的补天神人轻轻勾了勾手指,江南只觉紫府中传来剧烈的震动,杯碗瓢盆等等零零碎碎的宝贝儿呼啦啦从他眉心中飞出,如同小山般堆积在壶天老祖和灵道子面前,看得灵道子眼睛都直了,连声叫道:“老爷,老爷,快看你的茶壶……咦,那里还有你养的两条金鱼……还有咱们的米缸,割草的镰刀也在呢!”

    “咳咳,我每每想到我姐当年胡作非为,偷盗了老祖的东西,心中甚是愧疚,忐忑不安。”

    江南面不红心不跳,正色道:“这才顺手将这些宝贝儿收了回来,准备给老祖一个惊喜,没想到还是被老祖发现了。”

    “我倒真是又惊又喜。”

    壶天老祖凝视他,冷笑道:“还有没有?”

    江南有些心虚道:“这次真的没了……”

    咚!

    一根大棒槌从他紫府中飞出,轰然坠落在三人面前,赫然是仙鼎之足,弥漫仙威和鸿蒙之威,让高悬在壶天大世界上空的藏天葫芦轰然震动一下,天威滚滚压来,压向仙鼎之足!

    ————今天月票还是0,宅猪眼泪都下来了,泪眼朦胧的看着各位道友,摆碗求月票,道友们就安慰安慰宅猪脆弱的小心灵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