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四十九章 我只教帝皇(第五更大爆,求月票!)

第八百四十九章 我只教帝皇(第五更大爆,求月票!)

    对于这次封赏,江南也是极为期待,尤其是在极乐大世界中修炼半载,这种修炼肯定不是普通的修炼,而是极乐老祖的秘境,否则补天神人不会如此郑重其事的列入封赏之中!

    补天神人也知道浩劫留给诸天万界的时间不多,这么短的时间如何才能培养出强横的存在,那就唯有靠仙鼎碎片世界的奇特来延长时光了。

    刚才的那九尊神尊都获得进入极乐大世界修炼半载的赏赐,肯定是让他们进入仙鼎碎片世界,将这半年的时间延长,让他们修成神君!

    而应龙大世界修炼半载这个赏赐,只怕也是非同小可,其中肯定也有极为丰厚的际遇,非同寻常!

    太皇展开金策,一个个人名念去,辅朝法王和帝天法王的封赏却不怎么高,只有一千方的仙液和一张仙道符文,别无其他赏赐,也没有进入极乐大世界修炼的机会。

    这只怕是因为两人没有什么功劳,最后参战也是为了救走自己人,而且他们二人都是神君,就算补天神人有天大的能为,也不可能将他们提升到神帝境界。

    神尊封赏过后,便是神主,众人立刻发现,神主的封赏比神尊还要多,虽然仙液的数量不如神尊,但多了许多补天神人的秘境,封藏,甚至还有进入宝库选择一件神尊之宝的权力!

    而且,除了补天神人亲自诵法之外,每个人都有进入极乐大世界修炼半载的赏赐!

    除了应龙老祖、造化老祖之外,还有其他老祖也为有功之人诵法传道,时间有长有短,有人得到天刀老祖的诵法,也有人得到天意老祖的诵法,但斩杀强敌多,夺取仙符多的人,却得到聆听玄黄老祖和道王诵法的机会,非常难得!

    但是让人感觉好奇的是,所有人都没有得到乾坤老祖和壶天老祖的诵法机会。

    而江南却知道,乾坤老祖懒散,连仙符都不去炼化,才不会给他们这些人诵法传道,不过至于壶天老祖为何不亲自为他们诵法传道,江南便不知道了。

    路神侯、灵雪、步征等年轻的神主也各得封赏,极为丰厚,一个个喜气洋洋,玉容小郡王眨眨眼睛,笑道:“我现在有些好奇江教主会得到何等封赏了,一定极为惊人,让我们也艳羡不已!”

    其他人纷纷点头,江南的功劳有目共睹,第一个斩杀强敌,而且是斩杀森罗魔帝的分身,打击这尊魔帝的声望,而且他还是第一个获取仙符!

    得到仙符之后,江南并没有只顾着自己,而是去帮助他人,连斩地狱一二十位神主,救了不少年轻高手,扩大战果,救诸天万界高手于危难之中!

    而且,他还与这些高手一起灭掉森罗魔帝的神主分身,又斩杀了一尊地狱魔尊,这等累累的功劳,累累的战果,都值得大大封赏,远超他人!

    终于,八景云霄殿中没有被封赏的人越来越少,连长乐公子未央公子也相继得到丰厚的封赏,又过了片刻,殿内只剩下昊少君与江南二人没有得到封赏。

    昊少君并未得到补天神人的邀请,只是随昊天上尊一起前去夺仙符,见见世面,不过太皇随即念到昊少君的名字,昊少君露出讶异之色,他得到封赏,因为他掌控昊天帝的证帝之宝昊天镜,立下大功,封赏也是极为丰厚。

    “终于到我了!”

    江南长长吸了口气,看向太皇老祖,太皇老祖读到最后,脸色微微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翻了翻金策,轻咦一声,继续诵读道:“玄天教主有功于诸天社稷,功高震天,怎奈凶恶残暴狞酷,残杀同道,当众斩杀子虚上人,情形恶劣。念其有功,功过两抵,不赏不罚。”

    太皇读到这里,收卷道:“玄天教主,你有疑问的话,这金策你可以亲自来看。”

    江南愕然,心头突然有一种巨大的失落。

    建武神尊突然哈哈大笑,朗声道:“补天神人果然公平公正,天道至公,有功有赏,有过有罚。自己作孽,怨不得别人!”

    圣天大尊笑眯眯道:“玄天教主无需伤心,要怪也只怪你太过于心狠手辣,我亲自阻拦你,苦口婆心劝你放过子虚上人,你却连我也敢打,当着我的面杀了子虚上人。须知做人不可太过,如今遭了天谴了吧?不看僧面看佛面,教主,你不念在我的面子,难道便没有想想圣佛的面子?难道便没想过圣佛的师尊,极乐老祖的面子?”

    “这的确是天谴。”

    长乐公子微笑道:“教主,补天神人掌控天道至宝,代表天道,神人无私,本王虽然对你颇为同情,但也不得不赞叹神人此举的无私公正。”

    江南默然不语,若说没有一点怨念那是假的,补天神人这样对他,他心中的确有些不服。子虚上人要杀他,难道还不容他反抗不成?

    不过即便不服,那又能如何?

    他总不能前去补天神人那里理论,即便理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无法让补天神人改变心思。

    路风尘脸色一沉,上前道:“太皇道友,这金策可否让我看看?我知道你与玄天教主往年曾有过恩怨,这金策莫非被你动了手脚?”

    神都上尊咳嗽一声,免得路风尘得罪太皇,向太皇道:“道友,风尘并非是这个意思,只是玄天教主功劳太大,犹胜老夫,须得慎重一些。”

    太皇老祖微微一笑,将金策交给他父子二人,神都上尊与路风尘二人细细打量金策,只见这金策上的文字是以神识烙印而成,补天神人的神识烙印是何等强横?太皇不过是真神境界,即便他想要更改也改动不了。

    神都上尊皱眉,将金策送到江南面前,道:“小友,你自己看看?”

    “不用了。”

    江南长长吸了口气,看也不看金策一眼,沉声道:“我与太皇虽然有旧仇,但他还不至于为此事而篡改金策。而且,他若篡改金策,补天神人岂能不知?”

    太皇微笑道:“教主所言极是。”

    “诸位道友,别过!”

    江南向众人拱手,转身走出八景云霄殿,路风尘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挽留他。灵雪神主摇头,叹息道:“补天神人这次对玄天教主,有些过了,毕竟玄天教主的功劳,要大过子虚上人的性命。而且子虚上人分明是咎由自取……”

    玉容小郡王笑道:“姐姐,难道你便没有想过子虚上人的师尊是哪个?他师尊的师尊是哪个?玄天教主杀了极乐老祖的徒孙,其他补天神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着也得看看极乐老佛的面子,岂会再给杀极乐老佛徒孙之人奖励?”

    “诸天万界浩劫已生,随时可能大爆发,岂可因为这点小事而葬送一个有志之人的前程?”

    神都上尊开口,徐徐道:“补天神人此举不妥,玄天教主若是得此机缘,未使不能在浩劫中立下大功。待会见到神人,我亲自为他求情。”

    不过神都上尊也知道,补天神人计议已定,便绝无更改的可能,他去求情,也不会让补天神人更改想法,只不过是尽尽人意而已。

    片刻时间过后,一道道神光从其他六座神庭中蔓延出来,各自铺到八景云霄殿中,有如一道道金光大道,而在那六座神庭之中,无穷神光如同焰火升腾,其中盘膝坐着一尊补天神人,开始诵法传道。

    得了封赏的众人连忙踏足在金光大道之上,各自而去,而道王的神庭上空,道王也在诵法传道,只有几人留下。

    而在此时,江南已然走出道王的神庭,回头看去,心中暗叹一声,漫步向前走去。

    “道王好薄情,居然不帮我争取一下……一是来了,不能空手而归,道王路边的灵田中种了诸多灵药,不如去顺手偷走几株灵药,说不定还可以碰到仙珍之类的宝物,那就发财了……”

    江南迈步而行,不理会那些隐约传来的道音,这些道音听不真切,唯有亲自到这些补天神人座下才能聆听大道。

    “伤心么?”

    一个沧桑而柔和的声音突然传入江南的耳中,江南连忙循声看去,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精神抖擞的老者站在路旁,旁边跟着一个童子,童子的背后背着一个一人来高的大葫芦。

    “觉得不公么?”

    那白发而有些瘦高的老者呵呵笑道:“若是换做我,也觉得不公,觉得憋屈,恨不得仰天大叫两声,发泄苦闷。”

    江南眨眨眼睛,笑道:“的确有些苦闷,不过我与前辈的发泄方法不同。”

    “哦,你打算怎么发泄?”那白发老者来了兴致,笑问道。

    江南笑道:“我打算投几株道王栽种的灵药,当成我的损失。”

    “小家子气,才投几株灵药。”

    那白发老者摇头,看向身边的童子,笑道:“灵道子,你是不是也觉得他小家子气?”

    那背着大葫芦的童子缩了缩脑袋,低声道:“老爷,那是道王啊,投道王的东西,我觉得不是小家子气,而是胆大包天……”

    “这倒也是。”

    那白发老者顺了顺胡子,笑道:“道王是五千万年第一帝,投他的东西,的确要胆子够大才行。小道友,你也不用投道王种下的灵药了,跟我走罢,道王不给你奖励,我给你。”

    江南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只是不敢肯定,跟在那白发老者身后,疑惑道:“敢问前辈是……”

    “我胸中的知识,与那些老家伙不一样,我的知识是帝皇之道,不过我却不适合做一个帝皇,而只能教导帝皇。”

    那白发老者眨眨眼睛,呵呵笑道:“五千万年第一帝是我的大弟子,你说我是谁?”

    ————第五更大爆发,再次中气十足的求一次月票!说实话不是中气十足,是精神亢奋,但是累得手指头发抖,腰也很酸。月票没到120张,也没有第二个飘红打赏,看来今天是没有第六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