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地狱不空

第八百四十三章 地狱不空

    “若论底蕴,我早就可以证帝,只是对手太多,不会让我证帝而已。”

    江雪看得很通透,微微一笑,有一种绝代的风华,是其他女子所不具备,不曾拥有,让江南看得失神,只觉世间一切美景无过于此,笑道:“后土舫没有说错,此人虽然实力不如我,但不愧是古仙的后裔,眼界见识过人一筹。我在证帝时确实有陨落的危险,不为天道所容,会被天道所妒,必然要灭我。”

    “哪位补天神人要对姐姐不利?”江南皱眉道。

    江雪摇头:“不是补天神人对我不利,而是天道至宝对我不利。天道至宝不容我,要灭我,补天神人掌控天道至宝,同时也被天道至宝掌控,难保到时候有人顺水推舟,让天道至宝来铲除我。所以,乾坤老祖为我护道,便可以为我挡下最大的危险。至于其他的危险么……”

    她细细数之,道:“圣佛、荒祖、元君、圣皇,这四人不会任由我成帝,自然会前来阻挠,但他们可以拦我一次,现在已然拦不住我。还有两宫的宫主,必然趁着我无暇旁顾,也会向我出手,还有诸天许多暗藏的神君,也会趁火打劫。如果光武神帝忌惮我,那么光武神帝麾下的群臣也会出手。这一战,对手太多了。”

    江南点头,替她感觉到极大的压力,诸天无帝,万界无主,所以每个人都觊觎帝位,其他人证帝,便会群起而攻之。

    江雪如果第一个证帝的话。肯定会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

    先前。江雪决定在纪劫爆发之时证帝。那时人人自危,无暇顾及她,是她证帝的最佳时机。而现在她改变主意,便不得不面对这些强者的阻挠,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

    “早一rì证帝,便在此浩劫之中早一rì多出一分保命之道,便多出一分生机。”

    江雪站起身来,看着江南。轻声道:“我不会让从前的事情重演,不会让我身边的人,一一离我而去。”

    江南沉默,也自站起身来,姐弟二人站在玉皇宫前,看向浩瀚无垠的玉皇天。

    站在这里,可以将世界一览,江南向下看去,只见环绕玉皇天的诸天黯淡无光,一座座神界诸天了无人烟。依稀还可以看到大战留下的遗迹。

    玉皇天原本也是八天之一,繁荣昌盛。拥有亿万神国,无数神灵在其中繁衍生息,无数生灵生活在其中,供奉诸天神灵,其乐融融。

    可惜的是,江雪证帝时被人偷袭,几乎陨落,昌盛的玉皇天及诸天倒塌,亿万神国统统化作过眼云烟,无数神灵和亿万万生灵陷入大劫之中,死的死,逃的逃,被俘的被俘。

    如今的玉皇天和环绕的诸天,除了江雪,再无一人。

    江南向更远的地方看去,只见诸天万界依稀映入眼帘,一座座雄伟古朴的世界如同宇宙中的明珠,闪烁动人,玉皇天是仅次于紫霄天的神界,站在这里可以遥望极远之地,将诸天万界差不多都收于眼底。

    看到诸天万界,江南心头不由生出一种豪情,一种大气魄,有一种将天下纳入胸怀的壮志。

    “那里是紫霄天。”

    江雪抬头,看向高出,那里还有一座神界以及环绕的诸天,在紫霄天上还有诸天,不过零零落落,那是罗天的诸天遗迹,也有不少大势力。

    “待我证帝时,我入主紫霄天。”

    江雪笑道:“不知道高处是不是真如那些文人所说,不胜孤寒。”

    “姐,我陪你。”

    江南站在她的身边,笑道:“有我在你身边,你不会感觉到任何孤寒。这场帝劫,我来为你护道,送你上紫霄天,什么两宫,什么帝后,统统扫到一边去!”

    江雪看着他,笑道:“小子川真的长大了呢。我与乾坤老祖定下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我要离开诸天万界,去搜寻一些炼制证帝之宝的宝物,不会在诸天万界之中。这两年我不在,你自己照顾自己,两年后,你我姐弟,并肩作战,会一会万界群雄!”

    江南胸中豪情激荡澎湃,放声大笑,与姐姐并肩作战,会一会万界群雄,是他魂牵梦绕的事情。

    不止一次,他想站在姐姐身边,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抵挡一切苦难和危险。

    甚至有一段时间,他成家立业,娶了媞轩薇,有了自己的爱人,成了圣宗之主,变成雄踞一方的强者,笑傲万界,叱咤风云,成了野心勃勃胸怀天下的玄天教主,他甚至以为自己忘记了当年对姐姐的那懵懂情怀,忘记了那一缕缕青涩的情愫。

    那只是青涩的暗恋,是少年成长途中的一抹风景,风景虽好,但是长大后终究会遇到爱人和被爱的人,结成连理之后,有了家室,有了事业,也就渐渐的淡忘了。

    而现在,那一缕缕情愫和情怀又在他心底泛滥开来,像是小小的目,不经意间成长,变成了荫荫绿树。

    原来自己从来也没有忘记那一段少年时的情感啊,原来青葱时代的感觉一直便埋藏在心底,虽然无人打理,虽然他经历了自己的爱恨情仇,虽然经历了近两百年的沧桑,但始终不曾忘却。

    不曾割舍和埋葬。

    “我陪姐姐,杀到紫霄天,会一会诸天群雄!”江南徐徐吐气,气吐成云,化作一片云海漂浮在玉皇宫外,被神rì骄阳一照,金蛇乱舞,金海涌波,重重道。

    而在此时,江南的子虚上人分身业已来到长生天的深处,放眼看去,到处都是寺庙重重,千寺万庙,大佛危坐,法度森严。

    他眼中所见,耳中所闻,并无异样。一切都是佛门圣境应有的景象。

    “席大哥他们怀疑圣佛是地狱的冥皇魔帝转世。到底是真是假。”

    子虚上人分身迈步前行。四下游走,只见在重重叠叠的神寺神庙之中,佛光万道,撑起雄伟古朴的一座圣山,漂浮在佛光之上,佛光如水,汇聚成一片汪洋大海,大海中生长着一朵朵圣洁的莲花。莲花极大,托起一座座圣山,圣山大大小小,共同拱卫最大的那座圣山。

    一座座圣山广阔无穷,硕大无际,但与中间的那座圣山一比,却还是显得小了许多。

    一尊尊佛尊生活在大大小小的圣山之中,有一尊尊佛主和真佛供奉礼敬,而zhōng yāng的圣山则是长生天的重地,圣佛所居之地。

    “子虚师兄回来了!”

    子虚上人分身迈步而行。向zhōng yāng圣山而去,不过多时便来到圣山之上。只见一尊尊大佛在向一尊圣佛顶礼膜拜,大大小小的大佛环绕在那圣佛周围,构建出一重重世界。

    那圣佛坐涌红莲,无数业火在座下翻腾,熊熊燃烧,红莲业火,煅烧佛躯,圣佛额头生就竖眼,一重重佛,一重重竖眼,重重叠叠,很是微妙。

    “子虚师兄归来,可喜可贺。”

    一尊大佛从圣佛身边飞出,来到“子虚上人”身旁,道:“圣佛正在坐关,一时片刻无法醒来,须得稍等三两rì。”

    “子虚上人”合什道:“待圣佛醒来,我再来求见。”

    那大佛点头道:“圣佛说,你归来后不妨去佛海中的圣殿领悟,我为师兄带路。”

    “子虚上人”谢过,跟着那尊大佛来到金光灿灿的佛光之海,只见那尊大佛伸手一指,佛光之海中一艘木船悠悠从海洋深处驶来。

    “子虚上人”登船,那大佛却留在岸边,露出羡慕之sè。

    木船悠悠,驶到佛海深处,只见沿途一朵朵金莲接二连三涌现,不过到后来便是一朵朵红莲业火涌出,这些业火是劫火,修炼无相自在劫经产生的劫火,可以用来炼就劫光。

    “圣佛所居之地,真是神秘,竟然有这些布置。”

    江南借“子虚上人”之眼看去,心头很受震动,木船沿着红莲驶到佛海的最深处,停靠在佛海zhōng yāng的一座大殿前。

    殿前有两副匾额,写着两道偈语,一道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另一道说“地狱不空不证正果”。

    “子虚上人”登上大殿,佛音浩浩荡荡,从殿中传来,走入殿中,“子虚上人”不由身躯一震,只见这座佛殿之中一尊尊圣佛错落有致,盘膝而坐,大殿中竟然有数以千计的圣佛!

    “这些是……”

    他细细打量,只见一尊尊圣佛皆是气息全无,分明是已经死亡不知多久!

    “这些是圣佛褪去的躯壳!他的劫躯!”

    远在玉皇天的江南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心中越发狐疑,远远看圣佛,他觉得神圣,但来到这里,他便感觉到有一丝诡异yīn森了。

    这些圣佛之躯,长得模样也不尽相同,一世世褪掉躯壳,每一世都有一张不同的面孔,越是走向深处,他心头越惊。

    “圣佛活了这么长时间,岂不是无比的古老?岂不是说,他最低已经活了几千万年?他真的是圣佛么?还是说,他是一个无比古老的老怪物……几千万年前便潜入诸天万界的冥皇!”

    这里佛音浩荡,有利于领悟佛法,适合佛门修行,不过对于江南来说却没有大用。

    过了两三rì,只听一个声音从外传来,高声道:“子虚师兄,圣佛已经醒来,召你前去。”

    “子虚上人”走出佛殿,登上木船,不过多时便来到圣山之上,心道:“这圣佛到底是何种魔怪,是佛门的大神还是冥皇,须得亲眼见一见!”

    圣山上的圣佛双眸闭合,只余zhōng yāng的佛眼张开,打量正在登山的“子虚上人”一眼,突然垂泪,佛音浩浩荡荡,传遍佛海:“子虚,你死后还被人披着躯壳前来见我,窥伺我佛门奥妙,真是可叹、可怜。”

    亅wWw, “梦”“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