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三十六章 钩斩魔尊第三更!求订阅!

第八百三十六章 钩斩魔尊第三更!求订阅!

    此刻森罗魔帝也是满腹委屈,他让神主分身出动,自忖绝对有干掉江南的实力,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他的神主分身战力极端强横,接近神尊,甚至全力催动连普通的神尊都不是对手。レレ

    但是他千算万算的必胜之局,却没有料到江南居然有如此多的帮手,居然如此不讲道理一拥而上,就这样将他这尊神主分身擒拿,连殴带打,将他塞入造化仙鼎中镇压。

    若是以他的脾性,肯定一巴掌拍过去,将江南和那一干胆大包天的小辈统统拍死,而他现在真身正在与道王斗法,道王是何等的存在,他敢分心出手,肯定会被道王重创,得不偿失。

    “森罗道兄!”

    沙罗魔帝声音愠怒,遥遥传来,道:“打仗你不行,这一战还是交由我来指挥,我让你出手,你再出手。”

    森罗魔帝原本没有将这尊老魔帝看在眼里,他知道沙罗魔帝的战绩,与光武神帝争斗两百万年之久,始终落在下风。

    甚至光武神帝攻入地狱,沙罗魔帝不敌,还是靠他们这些老牌的魔帝出手,这才将光武神帝惊走。

    所以这场浩劫之中,沙罗魔帝并无多少实权,实权掌控在森罗魔帝的手中。

    不过现在,森罗魔帝连番在江南这个小辈的手中吃亏,着实大丢脸面,再也无颜掌控实权,只得让指挥大权让出去,交给沙罗魔帝。

    “沙罗道友,我听你的指挥。”森罗魔帝想到这里,传音道。

    沙罗魔帝也松了口气,心道:“只要他不仗着自己是前辈来压我,听我吩咐,就算玄天教主这小鬼闹得如何凶,便都还在我掌控之中。与光武神帝这等枭雄相争,实在不容半点马虎,容不得更多的猪道友。他虽然指挥不成,但毕竟是我的杀手锏……”

    他与光武神帝相争二百万年,虽然屡屡落在下风,但并非是他的智谋不敌,而是实力不敌。他若是没有足够深沉的城府和谋略,也不可能与光武神帝争斗这么多年。

    祭坛之上,江南与诸多年轻神主如同蝗虫一般,横扫仙符,仙界的仙符还是不断落下,显然魔仙虽然神通广大,但是也不知下界到底发生了何事,只顾着将自己炼制的仙符送到下界。

    “咱们去斩杀几尊魔尊吧?”

    几尊年轻神主兴致勃勃,胆子越来越大,玉容小郡王提议道:“干掉几尊魔尊,立下的功劳更大,补天老祖的赏赐更大!”

    江南不由怦然心动,这次夺仙符补天神人也是痛下血本,许下种种美好的承诺,有着各种奖励,不会让他们白白出力。

    补天神人的护体神通只是其中之一,还有更好的奖励却是补天神人亲自讲道传法,按功劳多少而分,功劳更大的传法时间更长,甚至还有特殊的圣地开启,可以让人在其中修炼。

    诸多年轻的神主,和那些久负盛名的神尊巨头,最需要的并非是各种宝物,而是在大劫之中如何保住性命,如何提升实力,而补天神人这次拿出的奖励正是这种际遇!

    际遇难得,补天神人亲手所赐的际遇,只怕是仙缘之下最好的际遇了。

    这种际遇,可以提升每个人的底蕴,甚至足以让神尊这等巨头突破困顿自己许久的境界壁垒。

    不过并非参与到这场夺仙符的大战之中,便可以拥有这等际遇,还需要功劳,功劳越多,际遇越好。

    若是神主斩杀魔尊,这就是天大的功劳,按功行赏,得到的际遇自然更好。

    十七位少年高手聚在一起,商议道:“神尊的实力要比我们超出良多,更何况是地狱精心挑选出的魔尊?以咱们十几人的实力,对付魔尊实在有些勉强。柿子还是要捏软的,软蛋方便吃,哪尊魔尊最弱,咱们便对付哪位。”

    “此言差矣。这些魔尊可没有一个软柿子,况且他们有地狱魔帝的皇道极境大神通护体,轻易斩杀不得,贸然杀去,反遭其害。教主的那件法宝,可以避开皇道神通,不知咱们这些人一起催动,能否斩杀魔尊?”

    江南摇头,道:“这件法宝是鬼帝的证帝之宝,七魄夺魂钩的碎片,只有鬼界的功法或者帝级的神性才能催动。”

    众人纷纷看向玉容小郡王,笑道:“我们这里可不正有一尊修炼鬼界功法的神主?神帝的神性难办,但鬼界的功法,玉容小郡王出身酆都,却是精通得很。”

    玉容小郡王迟疑一下,道:“若是江教主信得过我……”

    证帝之宝虽然只是一块碎片,但价值也无法估量,由玉容小郡王催动七魄夺魂钩,江南的神性便只能占据辅助地位,甚至只要玉容小郡王稍有异心,便可以将这件法宝收走,甚至转头来对付他们。

    以她神主的修为,催动证帝之宝的残片,发挥出的威能比江南还要强横数倍不止,别说江南,就算神尊也难逃一死!

    “自然信得过。”

    江南大大方方将七魄夺魂钩交给玉容小郡王,笑道:“如今我们在同一战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岂能信不过小郡王?”

    玉容小郡王深深看他一眼,接过七魄夺魂钩,咯咯笑道:“证帝之宝放在面前,连我自己都信不过我自己,教主倒是大度。”

    她这么一说,众人脸色皆变了,心中暗暗防备,玉容小郡王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如今得了七魄夺魂钩,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翻脸?

    她若是翻脸,只怕神尊也休想制住她!

    “灵雪姐姐怕了没有?”玉容小郡王看向灵雪神主,咯咯笑道。

    灵雪神主脸色淡然,微笑道:“玉容姐姐何必吓唬小妹?江教主这么大方便将此宝交给你,定然是有所依仗,不会任由你拿着此宝肆意妄为。你说对不对,江大教主?”

    “我信得过玉容小郡王。”

    江南看她一眼,面不红心不跳,微笑道:“当然,我在七魄夺魂钩中做了点手脚也是真的。小小的手脚而已,小郡王别怕,我真的不是不信你。”

    玉容小郡王急忙探查七魄夺魂钩,只见这件证帝之宝残片内部的空间无比辽阔,其中居住着一尊顶天立地的神人,周身混沌氤氲,鸿蒙弥漫,这尊神人头戴帝冠,身披紫袍,鸿蒙围绕他转动,鸿蒙中有星辰星河盘绕,头顶青天,脚踏大地,身后有太阴太阳二星,鸿蒙中漂浮着先天八景,手中托着一幅皇图,有包容天地之机,掌控寰宇之能!

    她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感受到江南的混沌元神中蕴藏的帝威,急忙神性神识退出七魄夺魂钩,免得自己的神性受损。

    玉容小郡王俏脸阴晴不定,江南的神性入主七魄夺魂钩,便让她无法彻底掌控此宝,若是她反水,江南随时可以收走此宝,甚至用来斩她。

    “玉容姐姐,你还嫩了些。”

    灵雪神主浅笑道:“玄天教主驰骋天地八荒,纵横神界,甚至连神主神尊都拿他没奈何,他放心将此宝交给你,岂能没留有后手?”

    玉容小郡王很有女人味的白了江南一眼,欣喜道:“教主,人家就喜欢你这种心狠手辣,笑里藏刀的性格。你若是真的将此宝交给我,我虽然不至于反水,但此战过后肯定先杀了你夺走此宝再说。”

    江南汗颜,又有些庆幸自己留了一手,五都中酆都的女神主他并非信不过,而是小心使然。

    玉容小郡王当即迈步而行,向与天眼神尊交手的那尊魔尊杀去,众人一拥而上,保护在她身边,可以让她不被人打扰,从容施展法力,尽情催动七魄夺魂钩的威能。

    与天眼神尊交手的那尊魔尊此刻还是被困在无数只大眼组成的大阵之中,任由他如何攻打,也始终无法破阵,任由他如何大骂,天眼神尊也始终不露面与他硬拼,气得这位魔尊暴跳如雷,直骂卑鄙无耻。

    天眼神尊脾气好得很,他被骂的次数多了,丝毫也不动怒,始终与这尊魔尊纠缠不下,看似没有动手,其实却是在观察此人的破绽,研究其功法。

    玉容小郡王到来,没有给他继续研究的机会,这尊女神主将七魄夺魂钩祭起,残月腾空,冲入天眼大阵之中,如同美人的星眸。

    酆都的传承得自幽帝,而幽帝一生研究神性,打算长生不死,又穷搜天下的天道碎片,炼制一件天道至宝,威力虽然极弱,但也终于得偿所愿,得以长生。

    玉容小郡王修炼的功法正是幽帝一脉,七魄夺魂钩这件鬼帝证帝之宝在她手中,威能被激发,照耀之下,那尊魔尊的双眸立刻被定住,双眼之中露出恐惧之色。

    只见在他双眼之中,神月如刀,斩向他的神性,而这尊魔尊的神性在左支右挡,竟然挡住七魄夺魂钩的威能,只是看样子无法坚持多久。

    “兵解!”

    那魔尊怒吼,一件魔尊之宝飞起,向他自己轰去,众人的脸色顿时变了,这魔尊狠辣至极,显然是知道自己挡不下,所以主动攻击自身,力求激发体内的皇道神通,破开七魄夺魂钩!

    “死!”

    江南厉喝,全力催动七魄夺魂钩中的混沌元神,七魄夺魂钩威能大涨,在那魔尊的法宝还未将他自己轰杀之前,终于将这尊魔尊的神性肢解!

    众人心头乱跳,只觉死里逃生,玉容小郡王也脸色苍白,显然斩杀这尊魔尊,让她也极为吃力,耗费了极大的修为,无力再斩杀一尊魔尊。

    “多谢各位道友相助。”天眼神尊收了大阵,笑眯眯的走出来,拱手笑道。

    众人脸色微变,悄悄退让一步,却是免得与他扯上关系。天眼神尊的名声太臭,与他扯上关系,不但会被许多人记恨,而且他们的师门、长辈也会很不高兴。

    天眼神尊不以为意,目光向四下扫去,笑道:“昊天上尊败象已显,我去助他!”

    他这番参战,昊天上尊的危局顿解,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现在我诸天万界已经稳占上风了吧?”路神侯四下看去,喃喃道。

    众人默默点头。

    “一个小人物,居然搅动大局,坏我地狱的布置。呵呵,好在我地狱的班底不止于此……”

    沙罗魔帝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声音震动天顶,喝道:“我阿鼻魔朝的血河天诸将何在?”

    “血河天诸将在此!”

    距离祭坛极远之地,血染天顶,一尊尊地狱魔尊陡然从虚空中浮现,屹立在血河之中,战车云集,杀气震动天顶。

    “出阵杀敌!”

    沙罗魔帝挥起沙罗剑,喝道:“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今天第三更送到,晚上还有第四更!道友们,宅猪爆发了,希望道友们也爆发,求月票,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