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三十四章 他死了我才放心

第八百三十四章 他死了我才放心

    七魄夺魂钩是江南在天狱中,解救鳄王神时勒索来的宝物,鳄王神得到此宝也是极大的机缘,只是他功法不合,也不通鬼界的功法,无法催动,给了江南之后只是肉疼了一下,却没放在心上.

    此刻,子虚上人等主仆三人看到七魄夺魂钩残片落在江南手中,竟然有如此威能,杀人于无形,都不禁动了贪念。

    他们却不知,江南之所以能够催动七魄夺魂钩,靠的是自己的混沌元神。

    他的混沌元神几乎不逊于神帝,而七魄夺魂钩靠的是神姓催动,攻击对方的神姓,耗费不了多少的法力。他们的法力实力虽然胜过江南,但神姓却逊色远矣,这七魄夺魂钩落在他们手中也没有用处。

    鳄王神见江南不理会他们,脸色一沉,低声道:“上人,天旬魔主,咱们一起上,宰了这小子,夺了神钩!”

    天旬大魔主眼中凶光一闪,子虚上人也是目光闪动,三人立刻暴起,向江南痛下杀手。

    远处,观战的七圣王等人脸色齐变,纷纷怒喝道:“圣佛门下的弟子,奇蠢如猪,该死,该死!”

    大圣王突然转身单膝跪地,厉声道:“恳请陛下恩准,让我们七圣王出战,先斩秃驴!”

    “恳请陛下恩准,让我们出战!”其他六尊圣王纷纷单膝下跪,大喝道。

    光武神帝脸色阴晴不定,子虚上人突然弄出这一手,让他也不禁动了雷霆之怒,恨不得将子虚上人碎尸万段。

    如今祭坛上的征战,诸天万界大占上风,若是子虚上人主仆三人偷袭杀了江南,又无法催动七魄夺魂钩,地狱必然可以重新占据上风,让他也陷入被动。

    三尊顶尖的神主联手对付江南,威能是何等之大,连他也不看好江南。

    “你们即便去了,夺了那件法宝,只怕也催动不了。”

    光武神帝摇头:“那件法宝专斩神姓神魂,以我之见是鬼界的证帝之宝残片,没有鬼帝的功法或者强大如神帝的神姓,休想催动。圣佛的弟子有教无类,没有一点大局观,真是该死!待会决战,你们上去,先给我斩了这秃驴!”

    他麾下诸多神尊也一个个怒气填膺,纷纷应声称是。

    而在此时,诸天万界的九大世界之中,一尊尊补天神人也看到子虚上人主仆三人攻向江南,一个个大皱眉头。

    子虚上人等三尊顶尖神主的攻击已然来到江南身后,气机牵引,将江南锁定,让他无法遁走逃脱。

    鳄王神极为恐怖,头颅高高耸起,直入云霄天外,双目如同两轮血曰,尾巴鳞甲嶙峋,如同一排排骨质山峦起伏,大爪从云雾之中探下,当先一步向江南杀去,一条条大道道则盘踞在爪子之中,赤红如血,乃是杀戮大道。

    而天旬大魔主则周身愁云惨淡,愁云之中大道道则形成万界沉沦的异象,万界之中乃是一大块不知是什么人的血肉,魔气深沉。

    他是一尊战死的神帝掉落的血肉,久而久之成灵,因此善于吞噬炼化他人的道则。

    这二人都是凶神恶煞之辈,被镇压在天狱中尚不能为祸四方,但此刻凶神从天狱中出来,便要杀人!

    鳄王神的攻击来的最快,顷刻之间便来到江南头顶。

    嗡——

    江南转身,一拳轰出,只见这一拳浩浩荡荡,大气磅礴,道则化作雄伟神陆,笼罩在鸿蒙之中,劫运苍茫,与鳄王神这一爪狠狠碰撞!

    先天八景玄功,神陆玄功!

    先天八景玄功,乃是近战的功法,参悟的是鸿蒙大道,需要先天神魔之躯抑或是先天血脉先天道体,才能施展,而江南的肉身此刻已经成就先天血脉,这门玄功被他催动,力量完全爆发!

    再加上他的这一景道则已经炼成,神陆涌现,有如真的回到开天辟地之前,宇宙洪荒还在鸿蒙混沌之中,万法不存,仅有鸿蒙大道。

    论修为,鳄王神要超过他数倍,境界也比他高了一个境界,更是神主中老牌的凶神,但是神陆玄功使出,鳄王神竟然没能占到丝毫便宜。

    与此同时天旬大魔主的攻击也接踵而至,这尊大魔主整个人化作一座肉山,血肉涌动,将江南四面八方包围,甚至不断蠕动的血肉侵入他的混沌界域之中,要将他的混沌界域吞噬炼化。

    “天旬,你想吞噬我?你吞噬得了么?”

    江南伸手一划,无边而不断涌动的血肉陡然裂开一线,裂开的部位不断扩张扩大,化作巍巍青天,青天开分,硬生生将天旬大魔主这座肉山分开,让其无法合拢。

    “如今,我大道道则炼成,总算有了与神主争锋的本钱,不过要打死神主,却还不够,毕竟我炼就的大道道则太少了,在法力上还是不如老牌神主。”他心中暗道。

    鳄王神再次杀来,江南冷哼一声,不再催动大道道则,而是头顶一轮残月升起,当空一照,鳄王神大叫一声,尸横倒地。

    残月寒光照中天旬大魔主,这尊魔主却没有立刻丧命,但也七窍流血,浑浑噩噩,不辨东西。

    他本体乃是神帝掉落的血肉,侵染了神帝的神姓,江南祭起的残月虽然是证帝之宝七魄夺魂钩的碎片,但毕竟不是完整的证帝之宝,而且江南无法将此宝的威力完全发挥,竟然一击斩不了他,只是伤到他的神姓。

    江南轻咦一声,再次催动七魄夺魂钩,天旬大魔主大叫一声,倒地而亡,化作一团血肉。

    叮——

    一道劫光射来,将七魄夺魂钩击飞,随即劫光笔直射向江南,江南目光闪动,心念微动,混沌天龙飞出,化作一口洪钟倒扣而下,护住周身。

    劫光射在天龙八音钟之上,八音震荡不绝,将劫光的威能悉数挡下,不过天龙八音钟也被射得千疮百孔。

    论修为实力,江南远非子虚上人的对手,这一击便让他看出自己与子虚上人的差距。

    他可以与鳄王神、天旬大魔主拼斗几招不落下风,但他炼就的大道道则也就那么几道,来来去去也就是那么几招,其他招式神通对鳄王神和天旬大魔主没有多少威胁力,法力没有他们深厚,继续硬拼,江南迟早会落入下风。

    他能斩杀这两尊凶神,靠的还是七魄夺魂钩的奇异威能。

    而子虚上人的实力比鳄王神和天旬大魔主更胜一筹,江南就算炼就大道道则也无法完全挡住他,必须彻底晋升为真神,方能正面与子虚上人抗衡。

    江南面色一沉,遥遥催动七魄夺魂钩,残月寒光射向子虚上人。

    子虚上人早就见识到这件残宝的威能,见状吓了一跳,突然只听脑海中铮的一声,只见一尊金光灿灿的大佛从他眉心之中飞出,金光灿灿,与七魄夺魂钩的威能硬撼。

    这尊大佛赫然是无相自在劫经所炼就千相劫躯,竟然能够挡的下七魄夺魂钩的威能,护住他的神姓。

    铮铮铮——

    残月连斩,只见那尊大金佛周身的金光越来越黯淡,一重重相劫之躯被七魄夺魂钩炼化,化作乌有。

    顷刻之间,子虚上人的千相劫躯便被炼去大半,不由吓得魂飞魄散。

    突然,一只大手探来,抓向那轮残月,五指森严,如有天地生,只见圣天大尊击退对手,打算将七魄夺魂钩收走,寒声道:“玄天教主,你太放肆了!如此紧要关头,你居然内斗,连自己人也杀,老天都不容你!”

    江南心中一动,将七魄夺魂钩收走,闪身便退,冷冷道:“圣天大尊,你的一切作为都被九位补天的老祖看在眼里,是非曲直,他们自有定断。大尊不要自误。”

    圣天大尊本来打算将他击杀,夺走七魄夺魂钩,闻言心头一跳,不敢继续追杀江南,转头向子虚上人道:“上人,有我在,无人能够奈何你。此次大战结束之后,你我一起向补天神人明言,定然还你一个公道。”

    子虚上人惊魂甫定,连忙还礼道:“多谢大尊……”

    叮——

    残月震动,照耀子虚上人,子虚上人惨叫一声,眉心炸开,千相劫躯被彻底破去,正是江南出手,偷袭了他一记。

    “混账,当着我的面,你还想杀人?”

    圣天大尊大怒,迈步向江南追杀而去,江南祭起七魄夺魂钩,要斩他神姓,却见圣天大尊连晃也不晃一下,心知自己无法彻底这法宝的威能,当即飞身而退。

    被圣天大尊甩开的那尊地狱魔尊追杀而来,圣天大尊无奈,只得出手抵挡,任由江南逃脱。

    江南翻身杀回,祭起七魄夺魂钩向子虚上人杀去,子虚上人心中大恐,连忙高声叫道:“大尊救我!”

    圣天大尊勃然大怒,只是被那尊魔尊缠住,一时片刻间无法脱身,厉声喝道:“玄天教主,我说过要保他,你敢杀他,我便要你的命!”

    叮叮叮叮——

    一轮残月围绕子虚上人上下翻飞,寒光倾泻,子虚上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彻底没了气息,赫然是神姓被斩,魂飞魄散!

    江南斩了子虚上人,挥袖将子虚上人卷入紫府之中,飞身而退,淡然道:“留着这贱人,难道是给他机会在我背后捅刀子么?他活着,我不敢背对着他,他死了我才放心。”

    “你死定了!”圣天大尊面色阴沉,冷冷道。

    “圣天大尊,你主子也说过这种话,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江南哈哈大笑:“告诉你主子,安分点,这世间能够收拾他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只要敢跳出来蹦跶,便有人收拾他!”

    “我主子?难道……”圣天大尊心头一震,只见江南已经冲入战场之中,消失不见。

    ————今天爆发,这是第一更!这个月只有28天,明天就是最后一天,猪卖命的求一次月票!道友们,过了28号这个月就结束了啊,再不投月票就自动刷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