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三十一章 排坐坐分果果(回来了!)

第八百三十一章 排坐坐分果果(回来了!)

    “老爷,东极神君接下法旨,也答应了。”

    那道童回到乾坤大世界,只见一口玉瓶悬浮在半空,镇压乾坤大世界的气运,道童敲了敲瓶子,道:“她说,届时她必然会到。”

    乾坤老祖,也即是潜龙道人,鬼鬼祟祟的从玉瓶中探出脑袋,笑道:“道王这混球,大事jīng明,小事糊涂,总是要我给他擦屁屁。我若不去请东极神君,端叫他全军覆没……”

    “军师,你终于舍得出手了。”

    道王的声音突然响起,传荡在化仙玉瓶周围,潜龙道人脸sè微变,冷笑道:“道王,你已经不是诸天万界的神帝,哪个是你的军师?”

    神光涌动,在玉瓶前化作道王的虚影,与潜龙道人对视,轻声道:“军师,难道你便不念往rì的情面么?你我当年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投缘?我们十三人联手,甚至连古仙也敢对抗,也敢与他硬拼,甚至敢将他肢解镇压。难道你便不想冲重温那段豪情岁月?”

    潜龙道人脸sèyīn晴不定,突然嘿嘿笑道:“你这么一说,倒勾起了我的一丁点豪气。不过,你我道不同,我先前助你炼化宇宙边缘的世界,阻挡地狱入侵之势,已经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此次若是助你,我的小命便不保了。咱们道不同,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这次的事,我不参与。”

    “这次只是小小的争斗,无伤大雅。”

    道王话锋一转,笑道:“你若是不去也是无妨,我去邀请彼岸,以我的面子,请动她应该不难吧?”

    潜龙道人脸sè变了,从瓶子里跳出来,怒道:“你少来这一套,你将她牵扯进来,良心何在?”

    “不是我要牵扯她进来,而是这场浩劫,无人能够躲过。”

    道王叹了口气,道:“你现在不排坐坐,将来无论哪一方获胜,都轮不到你来分果果。何止轮不到你分果果,反而还会要你的xìng命。军师,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次你若是不去的话,我不怪你,我也不会强行要彼岸出手,咱们之间的情谊,就此一笔勾销。”

    他的身形渐淡,消失不见。

    潜龙道人脸sèyīn晴不定,站在化仙玉瓶的瓶沿上走来走去,嘀咕道:“我不想排坐坐,我只想分果果……大爷的道王,老子从你这一次!”

    地狱万界天顶,突然无数魔神衣衫一卷,一个个隐匿,消失不见,半空中的那些滚滚神血洪流依旧在奔腾,涌入祭坛之中。

    过了良久,终于这些神血耗尽,但见祭坛轻轻一振,所有的符文亮起,魔光陡然间暴涨,威能增强了数十倍!

    轰隆,轰隆——

    地狱天顶震响不绝,只见地狱万界天顶的宇宙壁垒越来越薄,被轰得不断向四下卷去,但是即便如此,宇宙壁垒还是不曾被攻破。

    聚集地狱如此之多魔神之血,一起祭祀,居然也未能轰破宇宙壁垒,让诸多魔帝脸sè都不禁变了。

    这宇宙壁垒非同一般,乃是仙界壁垒,通仙之路,竟然如此难破,换做他们,也同样无可奈何。

    “必须要仙人之力,只怕才能轰破仙界壁垒,进入仙界!”

    森罗魔帝等人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道:“我等毕生无望!不过,两大宇宙融合,天道相容,终于让我们有了希望!”

    突然,那仙界壁垒开启了一线,一道仙光飞出,与祭坛上的魔光相连,两道光连接在一起,立刻悠扬的仙乐从天外传来,那仙乐如此动听,仿佛蕴藏着至妙至真的仙理,让人一听便有一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恍然大悟的感觉!

    仙界壁垒开启,赫然是那尊出身自地狱的魔仙,强行开启仙界壁垒,与祭坛相连,借机将仙符送到下界。

    轰——

    无比恐怖的气息传来,一张符箓飘飘荡荡,从那道仙界的裂缝中飘下,沿着仙光与魔光的轨迹向祭坛中落去。

    这张符箓刚开始还是极小,只有巴掌大,但向下落去的途中,却在不断变大,下一刻便已经大如一面金榜,金榜上隐隐可以看出奇异的符文流动,约有百十个符文。

    那符文复杂无比,让人全然无法看懂,应该便是蕴藏完整的仙道见解,是仙道符文!

    这张金榜又落下一些距离,却有大了起来,已然有两三丈宽,如同一面金sè大旗,大旗上的奇异符文便又多了一些,约有数千符文。

    那仙符不断落下,每落下一段距离,便大了数倍,待来到祭坛上空之时,已然变成广阔百里的庞然大物,金光灿灿,如同一片金幕。

    大幕百里,上面绘满了形态各异符文,多达亿万计,而且看样子,大幕还在不停变大,还有数之不尽的仙道符文从中衍生。

    呼——

    大幕震动,虚空动荡,随着这面大幕一起起伏不定。

    突然,大幕之上所有的仙道符文隐去,威能也自隐去,咄的一声shè落在祭坛之上,祭坛震了震,只见这面金sè大幕笔直插在祭坛之上,如同祭坛上竖起一面金sè大墙。

    这座祭坛本身便无比广大,这道仙符落在祭坛之上,并未占据多大的地方。

    第一道仙符落下,而后第二道仙符也自仙界裂缝中出现,然后是第三道,第四道……

    “可以动身了。”

    八景云霄殿中突然响起道王的声音,一道镜光从道王大世界中shè出,唰的一声,镜光顷刻间洞彻宇宙膜胎,穿过诸天万界,煌煌神光瞬息间来到地狱万界的天顶,横跨两大宇宙!

    那镜光唰的一收,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尊尊顶天立地的雄伟身影出现在那座祭坛边,赫然是神都上尊、溯神侯与江南等人。

    与此同时,地狱的元祉大尊、旃焕魔尊等人纷纷涌现,同样也落在祭坛之上,一个个神灵的身影此起彼落,纷纷向仙符冲去。

    那祭坛无比广大,祭坛上沟壑重重,如同一个个屏障,限制他们的行动,又有一根根巨大的石柱耸立,刚才的那无数魔神之血,便是流入沟壑之中,顺着沟壑流入石柱之内,祭祀上苍,轰击仙界壁垒。

    待来到祭坛上,众人才只觉身形猛地一沉,一个个都无法飞起,赫然是被从仙界传来的那一道仙光所镇压。

    不过仙光虽然镇压住他们的形体,却没有镇压他们的法力,一尊尊神魔飞纵,跳到一根根石柱之上,飞速向不断落下的仙符冲刺。

    这短短时间内,便有百十面仙符坠落,插在祭坛之上,落下的方位各有不同,并未重叠,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分开,冲向不同的目标。

    咣——

    一口魔钟滴溜溜转动,越来越大,黑钟的钟口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一切,猛然悬在神都上尊头顶,将神都上尊身形拉起,身不由己向钟内落去。

    “爹!”路风尘惊叫,眼睁睁看着神都上尊的身形被那口魔钟吞没。

    突然,魔钟的黑洞之中,一缕光芒亮起,亮光越来越亮,神光异火滚滚涌出,将那口黑钟烧得赤红,无数魔尊道则都被烧融。

    祭起这口魔钟的便是元祉大尊,见状连忙掌心一震,将钟内的神都上尊震飞出去。

    神都上尊头顶一盏明灯悠悠燃烧,轻飘飘落在一根石柱之上,看向元祉大尊,含笑道:“道友如何称呼?”

    “我道号元祉,见过神都道友。”

    元祉大尊抬手一召,只见魔钟飞回,落入他的掌心之中,滴溜溜转动不停,每转动一周,被烧毁的道则便复原一分,顷刻间转动了数千周,被先天神灯烧毁的道则便悉数复原,笑道:“神都上尊,光武帝的五尊之一,果然有两把刷子。如果能杀了你,我必然可以借与你一战,一举证得魔君之位!”

    神都上尊看到他手中的魔钟在顷刻间便复原,心中一凛,知道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敌,笑道:“元祉道友的法力jīng深,犹胜于我,若是能击杀你这样的魔尊,我必然也可以跨出那一步。”

    “上尊,请!”

    “请!”

    而在此时,昊天上尊也停下脚步,凝视对面的旃焕魔尊,身上的法袍突然无人自解,肩头两条丝带自己脱落,大袍飞起,飘在身后,猎猎作响,化作一面青天白rì图,神rì之中,有帝宫错落,千廊万殿,轻声道:“阁下是?”

    “旃焕魔尊,见过昊天上尊。”

    旃焕魔尊手托一口神炉,施礼笑道:“特来送上尊上路。”

    昊天上尊轻轻点了点头,身后的青天白rì图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实化的青天白rì,祭坛上就这样突然多出这一片浩瀚空间,昊天上尊登上白rì,走入重重帝宫,高居在大rì之中,道:“旃焕师兄请。”

    旃焕魔尊夷然不惧,高高祭起神炉,杀入青天之中,冲入白rì之内。

    与此同时,蛮红衣、方颙两尊魔尊找上了溯神侯,其他人等也各自遭遇强敌,各自陷入苦斗之中,唯独江南无人阻拦,让江大教主郁闷不已,一路平平安安走到一面仙符前。

    “我就这么不起眼么?连个挡我的人也没有……”

    江南正yù将这面仙符收起,突然只听一个轻笑声传来:“玄天教主,咱们又碰面了。上次你伙同天意老祖,砍我的手,这次天意老祖应该不会再助你了吧?”

    ————从běi jīng回来了,累尿了,医生说,摘掉支架之后半年后再看要不要做第二次手术。愁人。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