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二十九章 离丒魔帝

第八百二十九章 离丒魔帝

    长乐公子眼角抖了抖,又想起江南将他镇压在造化仙鼎之中,将他一身血脉炼出的事情,这等奇耻大辱,实在让他无法忍受!

    帝子,最珍视的便是自己的血统,江南连他的血统都从他体内提炼出来,他岂能容忍?

    刚才他还说的如此大度,如果现在便翻脸的话,便让人落下他不能容人的把柄,自己打自己的脸。

    因此,他只能忍下这口怒气。

    未央公子突然哈哈大笑,朗声道:“兄长的确有雄主之风,能够容人,教主如此折辱你,你也能忍下来。”

    他话锋一转,笑道:“教主大才,连小王也很是动心,教主若是能够加入我未央宫,小王倒履相迎……”

    江南看他一眼,眼中露出长辈对晚辈的欣赏之sè,长吁道:“光武道兄真是令人艳羡啊,居然生了两个好儿子。我怎么就没有生出两位公子这样的好儿子呢?”

    未央公子脸sè微变,江南直接称光武神帝为道兄,分明是把自己当成他们的叔父,用长辈的语气与他们说话。

    “未央公子,拉拢的话还是休要说了。”

    江南笑眯眯道:“等到我将公子捉住,在炉鼎里炼一炼,提炼出公子的血脉,然后你再说让我加入未央宫一事罢,免得你哥哥说我厚此薄彼。”

    未央公子脸sè微变,长乐公子也沉下了脸。

    圣天大尊突然不紧不慢道:“玄天教主敢于两宫为敌,胆大包天,令人钦佩。不过小教主,你可知道都天神尊这等角sè,在神界有的是,都天神尊做你的靠山,他担当不起啊。我听闻,小教主你得罪了诸天的巨头,杀人无算,都天神尊何德何能,也能护得住你?”

    江南深深看他一眼,微微皱眉,他与圣天大尊并无交集,圣天大尊虽说派出强者在流放之地追杀过他,但两人并未有过直接冲突。

    况且,真神在圣天大尊的眼中也是蝼蚁般的存在,死上一个两个并不会被他放在心上。

    这位神尊突然说出这些话,显然与江南颇有仇怨,并非是死了一两尊真神那么简单,让江南心中不由生出jǐng觉。

    “圣天大尊得到往生神帝的天王往生经,不过往生神帝传给他的天王往生经并不全,里面有着很大的弊端和漏洞。往生神帝对我恨之入骨,难道圣天大尊发现了天王往生经的弊端,去求往生神帝,往生神帝让他对付我?”

    江南想到这里,心如明镜一般,哈哈大笑,神采飞扬道:“这点无需圣天大尊提醒。我得罪的人多,但朋友也是极多,比如这座大殿中便有几位是江某的故人。对不对,天眼神尊?”

    天眼神尊脸sè顿时苦了,含含糊糊。江南这句话,显然是要把他拉在一起,要与他一起对抗神界诸天的巨头。

    不过他刚才第一个跳出来与江南和颜悦sè相谈,此刻自然不能否认。

    江南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落在路神侯和神都上尊身上,施礼笑道:“子川见过神侯,上尊。”

    路风尘笑道:“教主,改rì请你喝酒。”

    神都上尊微笑道:“教主点燃先天神灯,为我贺寿,老夫很承这个人情。”

    江南谢过二人,目光落在溯神侯身上,溯神侯双手抄袖,含笑回应。

    “灵雪神主。”江南向灵雪神主施礼,那女子款款还礼。

    随即江南的目光落在昊天上尊身上,笑道:“上尊,可否放出昊道友一见?”

    昊少君走出昊天上尊脑后的神光,见礼道:“江教主。”

    “昊道友。”

    江南还礼,在场诸多神主神尊心中凛然,江南向这些人招呼,显然是表明这些人与他有交情,让他们安分一些,不要动什么歪心思!

    他们只知道江南仇敌满天下,却不知道江南的朋友居然也如此之多,甚至这座八景云霄殿中便有好几位强者!

    江南此举,便是告诉他们,想动我也没那么容易!

    在场诸多神尊神主,都是神通广大,名声广闻之辈,如今对江南这尊天神却动了忌惮之意。

    不过,真正与江南有仇的并不多,其他人往往是乐得见江南与长乐未央等人斗。但即便如此,江南如此锋芒毕露,还是引起这些年轻强者的jǐng觉,因为江南崛起得太快,尤其是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两后宫的这些年轻神主。

    当年在锦绣天大多见过江南,知道他那时才是天宫八重境界。而现在短短几十年过去,他便已经成为了天神,这种进步速度,比那些转世的古老存在也不遑多让!

    “人已到齐,那就说说此次的任务罢。”

    道王的声音从八景云霄殿中响起,只闻其声,未见其人:“此次地狱魔仙炼制仙符,准备定住守护我诸天万界的先天神魔,若是先天神魔被定住,我诸天万界最大的屏障便是失效,必然死伤惨重。因此我与诸位老祖定下计策,请各位前来,深入地狱之中夺取仙符。”

    众人来到这里,多不知此事,一个个闻言动容,心境也颇为忐忑,心道:“能够定住先天神魔的仙符,一定非同小可,地狱肯定会派出最为强大的存在迎接仙符,派我们去,不是去送死?”

    道王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众人听到此次夺仙符,那些地狱的皇道极境强者有补天神人挡下,他们的对手只是地狱的神主神尊,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仙符落下,只在今rì,地狱一方已经准备好祭坛,接引仙符。”

    道王的声音不紧不慢传来,道:“接引仙符的地点,便在登仙之地,这个地方,是地狱与仙界之间的壁垒最薄弱之处,史上曾有地狱魔仙在那里飞升仙界。这个地点漂移不定,好在我已经推演出登仙之地所在的方位。”

    一团神光出现在八景云霄殿中,神光涌动,化作一面神镜,镜光跃动,渐渐在众人面前浮现出地狱的景象。

    江南等人看去,只见神镜中映照的地方,在地狱万界膜胎的边缘,天顶的位置,那里,一座雄伟古朴的祭坛高高耸立,无数地狱魔神站在亿万里虚空之中,将那座祭坛围成一圈又一圈。

    大大小小的地狱魔神,一尊尊高达百万里,千万里,雄伟壮观,一个个割破手腕,只见魔神之血从这些魔神的手腕中流出,在虚空中形成一道又一道血河。

    魔血之河!

    魔血之河涌动,齐齐向那座祭坛飞去,万道大河汇流,组成广阔数万里的血河,这种血河足足有四五千道,一道道血河涌动,又汇聚成血海,咕嘟咕嘟涌入祭坛。

    那座祭坛得到魔血的滋润,一个个古老神秘的符文亮起,一道魔光直冲天顶,似乎要将天顶轰开,打穿地狱与仙界的屏障!

    八景云霄殿中,众人看得目眩神摇,不能自持,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哈哈哈哈,诸天万界的道友,居然窥视我地狱的布置,未免太无耻了吧?”

    突然,一声大笑从神镜中传来,接着神镜中祭坛与无数地狱魔神的景象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霸气无边的身影。

    那尊突然出现在神镜中的存在丰姿魁伟,龟形鹤背,大耳圆目,须髯如戟,很是雄壮,赫然是一尊地狱的魔帝。

    接着,众人便见这尊魔帝突然叉开大手,向他们抓来,似乎要从神镜中抓到八景云霄殿中,将他们统统擒拿!

    神镜便在八景云霄殿内,是道王的一道神光所化,神镜照耀地狱,才让他们看到地狱的景象,但神镜的本体却不再地狱之中,两者相隔不知多么遥远的时空。

    而这尊魔帝竟然有模有样的抓来,让众人都只觉有些莫名其妙。

    轰——

    神镜突然震动,接着这面神镜的表面神光涌动,一只嶙峋大手轰然从镜面中探出,指掌之间,将八景云霄殿内空间悉数笼罩!

    这一刻,殿中的诸多神尊神主一个个只觉风雨飘摇,站不住身形,几yù坠入这只大手之中!

    “离丒道友稍安勿躁,你我有交手的机会。小辈之间的争斗,你我何必插手?你说是不是,离丒道友?”

    道王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一根指头飞来,圆润粗长,如同飞来的一根巨大的玉质横梁,轻轻一点,点在那只大手的手心。

    啵——

    指尖刺穿那只大手,捅出一个血窟窿,皇道极境强者的神血飞溅。

    那只大手吃痛,急忙缩回。

    神镜中传来一声怒哼,接着那面神镜哗啦一声破碎,显然是那尊离丒魔帝恼羞成怒,以法力震碎道王神光所化的神镜泄愤。

    八景云霄殿中风平浪静,殿中众多神主神尊一个个冷汗津津,只觉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这就是皇道极境强者之威……”梵隐神尊喃喃道,他看到了无边的差距。

    其他人心中皆有这种无力感,皇道极境强者之威,简直视他们这些神尊神主若无物,一手擒拿,弹指诛杀!

    “离丒魔帝的血,不要浪费了。”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众人循声看去,一个个懊悔不已,只见就在他们震惊的那会儿,江大教主已然祭起一个白玉瓶,将离丒魔帝流出的神血清扫一空,统统收入玉瓶之中,连半滴也没有给他们留下。

    “这混球简直无孔不入,一眨眼的功夫便将皇道极境的魔帝之血清扫一空,好歹你也震惊一下!”诸多神主神尊心中愤愤道。

    江南慢条斯理将玉瓶收入紫府之中,老神在在,心道:“有道王在,离丒那厮若是能将我们统统擒拿,道王的脸面往哪儿搁?我都不知道你们这些家伙在震惊什么……”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