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二十八章 第一大道

第八百二十八章 第一大道

    混沌天龙在半空中千变万化,猛然身躯一绕,化作钟形,混沌天龙八音钟,倒扣而下,高悬在江南头顶,洪钟大吕,震荡不绝。

    江南的生机彻底恢复,从死寂中走出,终于炼成了第一条大道道则,第一条鸿蒙大道!

    在他体内,相应的神通道则已经消失,并不仅仅是混沌天龙大神通的神通道则,同样还有着其他鸿蒙神通的道则也一并消失,不过并非是真正的消失,而融入到混沌天龙之中,变得更加高等。

    不仅如此,他的肉身变得充盈着无比澎湃的活力,甚至肉身强度比从前增强了倍余,鸿蒙大道道则不断滋润他的先天血脉,让血脉不断变得纯正浓郁,先天血脉又滋养鸿蒙大道道则,相互滋润,让他不断进步。

    “这一条鸿蒙大道,便花费我一个半月的时间,道王许我三个月时间,如今快要用完了,只剩下六七天,恐怕没有时间去凝练其他大道道则了,只能修炼先天八景玄功的道则。”

    江南疯狂席卷这里的仙气,储备下来,以备将来之用,与此同时,他开始试着凝练先天八景玄功的大道道则。

    先天八景玄功的大道道则,也是鸿蒙大道,业已被他的第五化身炼成,修成真神,对他来说轻车熟路。

    这门功法共有八条大道道则,虽然数量少的可怜,甚至连一些真神级功法修成之后都不止八条大道道则,但先天八景玄功的这八条大道道则却非同小可,乃是鸿蒙大道,极为高等,条条大道证神帝,直通极境,一条便胜过别人千条万条!

    只是修炼起来也是极为艰辛,他的第五化身之所以能够炼成,主要还是因为都天府中有先天八景的大道碎片。而江南本体如若修炼,便需要自己去凝练大道,虽说轻车熟路,但花费的时间不会比凝练混沌天龙少太多。

    六七天时间过去,江南也不过将先天八景的第一景,神陆玄功大道道则凝聚出神陆之行,还需要三五天时间,才会彻底炼成。

    唰——

    一道长桥从混沌鸿蒙中飞来,贯通仙鼎碎片世界,降临到江南面前,这道虹桥便是道王所发,三个月时间已到,他必须要离开此地了。

    “黄祖稍安勿躁。”

    江南起身,十二化身与两大真身飞奔而来,他神识波动,向黄祖道:“你的栽培之恩,将来子川必定回报,救你脱劫,还你zì yóu!”

    “你要小心!”

    黄祖郑重道:“道王在监控你我,我无法将我的信物给你,否则你持着我的信物,只需激发信物,玄祖便会前来找你。他胸中有千机百变,由他教导你,你一定会突飞猛进。如今,没有我的信物,玄祖也无法寻到你,只能靠你挣扎拼搏了。”

    “玄祖?”

    十二化身与两大真身走来,一一走入江南的肉身之中,消失不见,江南登上虹桥,心道:“玄黄玄黄,玄者天也,黄者地也。天轻灵,风云变幻,**晴yīn,无形不定。地厚重,以不变应万变,不变则风平浪静,变则地涌怒火,改天换地。黄祖是有如大地般沉稳沉厚的xìng格,不动则已,一动则爆大地之怒,而玄祖便像是天了,让人捉摸不透。与这种人打交道,一定要小心。不能见到此人,也是极好的……”

    江南并非是玄都古仙的传人,黄祖忠厚,不会识破,而玄祖则会识破,玄祖识破后肯定不会容他。

    因为,玄都古仙不会与世俗之人沾惹因果,轻易不会收弟子,这点瞒不过玄祖。

    虹桥载着江南飞出仙鼎碎片世界,冲出混沌鸿蒙,接着飞出这片奇异时空,来到八景云霄殿。

    江南尚未落下,便听得道王的声音传来,道:“好了,最后一个人到了。”

    江南脚踏实地,四下看去,只见诸多神主神尊济济一堂,都在八景云霄殿中,数量极多,除了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两后宫的这些年轻神主之外,还有几尊不曾谋面的神主,实力也是极为强大,不逊于路风尘等人。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神尊,一个个强大的不可思议,只怕是诸天万界神尊之中的顶级人物,只是道王并未出现。

    “长乐公子,未央公子,子虚上人……嗯,子虚上人这厮也从天狱中出来了?还有建武神尊,圣天大尊!”

    江南倒吸一口冷气,不由面sè凝重,这里面有不少人都是他的仇家,与这些人同行,前去夺仙符,只怕危险不会仅仅来自地狱,身边的人同样也需要防备。

    “最后一个人,没想到竟然会是教主。”

    天眼神尊哑然,兴冲冲上前,笑道:“玄天教主,咱们有碰面了,真是有缘呢。实不相瞒,上次我看到教主被卷入天狱,也是很是担心教主的安危……”

    “这个偷窥狂,居然偷窥我进入天狱!”

    江南头大,他进入天狱之事,知道的人不多,只有子虚上人等人知道,但没有料到天眼神尊这厮居然也知道。

    “这厮掌控棱镜督天仪,天下之事,没有多少能够瞒得过他。这家伙,还能让人有点隐私不?”江南暗暗不爽。

    其他神尊神主显然对天眼神尊也很是不爽,一个个都不愿与他为伍,不过天眼神尊的强大也是公认的。

    这尊神尊极为年轻,大圣王转世之后,他便被提拔,负责掌控棱镜督天仪,虽然人缘不好,但能够掌控棱镜督天仪,自然是非同小可。

    “这次道王老祖见召,让我们参与一场拯救诸天万界的任务,与地狱群雄相争,我心中正在忐忑。上次我打算让棱镜督天仪进入地狱,观察地狱的情形,却被一尊魔帝将我的宝镜打碎了两三面。幸好我机灵,否则他的法力借着宝镜便可以将我击杀,不过我却看到地狱中的一些有趣的情形……”

    天眼神尊一幅自来熟的样子,与江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对众人视若无睹,笑道:“实不相瞒,我把这件事憋在心里很久了,教主,咱们有空好好聊聊。话说回来,你在都天的名声也不怎么好,不如与我一起掌控棱镜督天仪算了,我带你看一些好玩的东西……”

    江南脸sè黑如炭,干巴巴道:“好说,好说。”

    “教主,好久不见。”

    子虚上人身后,两尊凶神屹立,赫然是鳄王神与天旬大魔主,子虚上人没有开口,只是深深看了江南一眼,而鳄王神却裂开大嘴,嘿嘿笑道:“你没有料到吧,老子居然能够从天狱中活着出来,你勒索我的宝贝儿什么时候还给我?”

    江南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天眼神尊低声道:“教主,这尊鳄王神是个凶悍的家伙,曾经修炼魔功吞噬了神界许多神国,将所有人都吃得一干二净,而且心眼小的很,是真正的大恶人。你勒索了这厮什么东西?最好还给他,否则他记恨起来,一定会对你下手。”

    “几件小东西而已。”

    江南笑道:“已经被我熔化重铸了。”

    “我的法宝被你熔化重铸了?”

    鳄王神杀气冲天,恶狠狠道:“你敢将我的法宝熔化重铸,小子,你死定了你知道么?”

    子虚上人咳嗽一声,佛光满面,笑道:“鳄王尊者淡定,身外之物何必在意?你如今已经入我佛门,四大皆空,有什么看不开的?不过江教主,此行颇多危险,小佛还是恳请教主念在诸天万界的亿万生灵的份上,将鳄王尊者的法宝还与他,让他增长一分实力,也好为诸天万界出一份力。”

    江南面sè一沉,子虚上人一上来便给他扣个大帽子,意思是若他不还那些法宝,便是不念及诸天万界的生灵,自私自利。

    “上人,你的两尊尊者杀人无算,罪该万死,如今这二人从天狱中出来,上人要好生教导才是。”

    江南不接那个话茬,淡然道:“死在这两尊凶神手中的那些冤魂,可都站在上人的背后看着上人呢。”

    子虚上人呵呵笑道:“教主休要危言耸听,两位尊者已经入我佛门,不染因果,四大皆空,如今洗心革面,从前的鳄王神与天旬大魔主已死,他们做过的恶与如今的两位尊者无关。”

    江南冷笑道:“杀了人,做了和尚便可以一了百了?上人,你把脑袋伸过来,我敲死你之后我便去剃度出家。”

    子虚上人脸sè一僵,不敢真的上前让他敲。

    建武神尊白衣飘飘,咳嗽一声,轻声道:“此次老祖召集我等,拯救诸天万界与地狱群雄相争,怎么就混入一尊天神?这分明是拖我们的后腿。”

    江南哑然,看向建武神尊,笑道:“建武神尊,你的智商有些硬了。若是你要打击我,也不应该是这种打击的方法。神尊没看到长乐公子未央公子等人都不曾开口嘲弄我境界低,而是巴不得我也参与夺仙符么?我参与夺仙符,才方便弄死我,我不参与,你们也拿我没奈何。你还嫩了些,还需向这几位公子请教。”

    建武神尊脸sè一沉,长乐公子哈哈笑道:“江教主果然伶牙俐齿,卖弄口舌。不过小王并不怪你,你小看了小王的胸襟,虽然你屡次向小王下手,杀我的下人,但小王有容你的气量,你若是肯加入我长乐宫,我必然躬身相迎。”

    他浑然不提自己被江南追杀是何等狼狈之事,也丝毫不提两人之间的仇恨,而是对江南大加拉拢,他明知江南不可能投靠长乐宫,但此举却可以让他在诸多神主神尊前显得大度,求贤若渴。

    江南露出感动之sè,道:“我将公子擒拿,甚至把公子体内的长乐宫主和光武神帝的血脉都炼出来,没想到公子还不怪罪我。公子如此大度,我也不能小气了,今rì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咱们化干戈为玉帛,你我哈哈一笑,就当我追杀你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如何?”

    ————现在,猪应该到běi jīng了吧?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