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一十七章 天母圣后

第八百一十七章 天母圣后

    天狱之中,天极魔帝狱主身躯陡然分解,化作无数魔帝大道道则,蜂拥钻入狱法天王的肉身之中,随即魔帝神xìng入主,狱法天王睁开眼睛,只是此时的狱法天王只剩下肉身,已然被天极魔帝狱主夺舍。

    与此同时,天狱的虚空震动,又有一尊尊后土天的神主神尊化作一尊尊狱守,天狱规则所限,这些狱守无法离开天狱,否则便会魂飞魄散。

    不过如果有了肉身,道则和神xìng有了寄托,那便可以离开天狱了。

    这也是天极魔帝狱主夺舍狱法天王的原因,也是天狱无数狱守那尊三首蛇身的神人无法复活的原因。

    “你们去天狱第五重,夺舍那些神尊!”

    那人首蛇身的神人依旧站在第八重门户之中,始终没有迈出第八重一步,声音遥遥传来,道:“然后便离开天狱,去后土天,辅佐天极魔帝主持血祭大典,将后土天血迹!”

    天极魔帝狱主领命,率领诸多神尊级狱守离去,天狱第五重关押着光武登临帝位以来镇压的诸多神尊,其中不乏有穷凶极恶之辈,也有如秀云天女这等被冤枉的神尊。

    不过,无论是否是罪该万死还是无辜之辈,这一次都将在劫难逃!

    那人首蛇身的神人目送他们离去,随即蛇躯一摇,游回第八重天狱之中,她左侧的面孔皱眉道:“两位姐姐,血祭后土天,是否有些太残忍了?那毕竟是无数生灵……”

    “残忍?那几个老混蛋将我们关在这里,难道便不残忍?”

    右侧的面孔尖着嗓音:“我们也曾有功于诸天万界。也曾与古仙抗衡。也曾镇压过古仙。甚至补天都有我们一份儿!为何他们能够长生,为何他们逍遥自在,而我们却被镇压在这里,死后也不得解脱?”

    “都怪负心人,若是他不负心,遵守与我们长相厮守的誓言,谁敢镇压我们?”

    中间的那张面孔森然道:“他还说什么恩爱长久,还说什么誓死不离不弃。事到头来还不是任由我们老死?还不是阻止我们长生?他还说我们疯了,我们像是疯了的样子么?负心人!”

    左侧的面孔也不由动怒,悲愤道:“负心人满嘴大仁大义,以诸天万界为重,说我们如果长生,必然需要吞噬他人的道则,造下的杀孽太多,对诸天万界是一场浩劫。他不帮我们倒也罢了,还将我们封印在我们自己的道则世界之中,将我们的道则世界化作天狱。镇压我们!”

    “我们便要将他从神坛上打下来,让他身败名裂。也将他封印起来,让他也尝尝五千万年的孤苦!”

    “祭!血祭后土天,复活五千多万年来死在我们道则世界中的冤魂!”

    “姐妹们稍安勿躁。”

    中间的面孔双眸中突然露出饶有趣味之sè,低头看向一重重天狱,天狱厚重无比的空间对她来说仿佛不存在一般,可以让她轻易看透一切。

    “瞧,那个小鬼。”

    她抬起玉手,纤纤玉指指向正在向天狱第三重飞去的江南,咯咯笑道:“这个小鬼,和那几个老东西很有渊源呢!”

    “他修炼了炼天大阵,闯入我天狱,应该与都天老鬼大有渊源。”她左侧的面孔笑道。

    右侧的面孔眼睛露出兴奋的光芒:“他身上还有九大天道至宝的气息,与那九个老怪物还有负心人都有关系……嗯,他的身上还有彼岸小贱人的功法,还有那个神秘兮兮家伙的先天八景玄功!当年我们那十三人,居然有十二个人栽培过他!”

    江南一身的秘密,被她一眼看穿,仿佛在她的眼眸之中,任何秘密都无法保住。

    “这小鬼一定是他们培育出的少年高手!他们辛辛苦苦栽培这个少年,我们若是一不小心弄死了他,他们一定会很恼火?”

    “他们很恼火但又无颜来见我们,那副表情一定很有趣儿!”

    “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把他弄死之后,还要让他变成我天狱的狱主。再次遇到那几个老不死的时候,便牵出来气死他们!”

    ……

    “只要进入天狱前三重,以我炼天大阵的造诣,我便可以逃离天狱!”

    江南飞驰,转瞬间来到通往天狱第三重的狱门前,正yù闯入第三重,突然狱门轰的一声关闭,接着这座狱门凭空消失。

    江南呆了呆,心中微沉,四下看去,只见他现在身处天狱第四重,第四重中诸多脱困的神主还在与那些狱守狱主厮杀,血战连天,其中竟然有不少修炼魔道的厉害人物,吞噬狱守而凝聚道则,法力恢复到巅峰状态,杀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天狱第四重乱作一团,第四重狱主忙于平乱,不可能是他收走那座狱门。

    “既然不是第四重的狱主,那么一定是……”

    江南的心越来越沉,长长吸了口气,抬头仰望,笑道:“天狱之主是何等的大人物,也要与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过不去么?”

    “小人物?你怎么会是小人物呢?玄天教主,你说是不是?”

    一个动听的声音从高处传来,突然,江南感觉到天狱的时间停滞,光yīn不再流逝,他向四周看去,只见那些正在厮杀征战的诸多神主和狱守、狱主仿佛变成图画中的风景,被定在那里。

    有人面目狰狞凶恶,有人露出偷袭得手的jiān笑,有人则在仓皇奔逃,还有人被狱守擒住锁链加身脸上一片沮丧,还有人周身道则缠绕,神通处在即将爆发而又未曾爆发的状态,千姿百态。

    他们统统定格在天狱的第四重,一动不动,非是他们不想动。而是时间在这一刻静止。没有半分的流逝。不但他们的神通被静止下来,甚至连他们的思维也在这一刻停止了波动!

    江南发现,只有自己能够动弹,只有自己没有被停滞的时光定住,这并非是这股威能定不住他,而是那位存在不想定住他而已。

    这已经是近仙的手段!

    这种手段,江南只在彼岸神帝身上见识过!

    在彼岸世界中,彼岸神帝可以cāo纵驾驭时间的流逝。弹指百年,甚至回溯时光,称得上如仙般的存在!

    但是彼岸神帝却不是仙,而是半仙,一只脚跨入仙人的境界。不过即便是那样,也让江南叹为观止,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他又见识到另一位触摸到这个境界的存在,只是他却丝毫没有叹为观止的感觉,而是感觉到心里发凉。

    “你是那些老不死的培育出来的少年高手。他们辛辛苦苦栽培你,甚至有些人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教你。”

    第四重天狱的虚空渐渐变淡。再无遮掩,接着第五重天狱虚空也在变淡,然后是第六重,第七重……

    天狱的虚空如镜,最终,江南看到一尊高高在上的神人,人首蛇躯六臂,有着三幅面孔,她的面容美得令人心悸,美得语言笔墨难以形容。

    她的气息华贵,给人一种仪容气质盖遍天下一切女子的感觉。

    天狱之主!

    江南徐徐吐出一口浊气,露出人畜无害的阳光灿烂笑容:“前辈在说什么?晚辈不懂。”

    “你不懂?”

    那尊女神人一张巨大的面孔俯下,似乎在隔着重重天狱打量他,虽然大得不可思议,但却极为jīng致美好,让人看不出一丝的瑕疵,吃吃笑道:“玄天教主,你还会不懂?你身上的炼天大阵,想必便是你逃离我天狱的本钱罢?都天那个老混蛋,我曾屡次屈膝相求,让他传授我炼天大阵,他都不曾传授,反而传给了你。”

    又一张巨大的面孔俯下,笑道:“jīng明的小鬼,在我天母圣后面前,你没有丝毫秘密可言。”

    “误会,这都是误会。”

    江南额头冒出细密冷汗,干笑道:“圣后,我与都天他们并不认识,都天前辈早就死了五千万年了,我也是无意中得到他的功法。而且,补天神人与我也不是一伙的,我能够参研出天道神通主要是因为我修炼的是魔道经典……”

    “那么你身上拥有彼岸那贱人的神通道则,又是怎么回事?”又一张面孔浮现,饶有趣味道。

    江南额头冷汗渐渐增多:“彼岸神怠徒,我侥幸去过彼岸神帝开辟的世界,但并没有拜入那尊女帝门下……”

    “有趣,有趣。”

    蛇躯轻台,一张张面孔缓缓升起,咯咯笑道:“看到一个豆丁大小的小鬼在我面前撒谎,真是有趣儿,我已经有好久没有听过这样的小人儿在我面前撒谎了,除了负心人!”

    她的三张面孔陡然变得yīn沉下来,飞速在天狱第八重游走,尖声道:“负心人!我要让你付出你无法想象的代价,我要将你也关押几千万年!”

    江南愕然,试探道:“圣后,我与你的负心人无关,能否放晚辈离开此地……”

    “负心人的弟子也要死!”

    那三张面孔再次俯下,齐声冷笑道:“负心人和那些老不死的辛辛苦苦把你栽培起来,你若是死了,他们一定会很伤心。而我,就喜欢看到他们很伤心……现在,我玩够了,你可以死了。”

    她的三张面孔的眼睛中露出兴奋之sè,喃喃道:“我把你变成狱守,让你长存世间,天天打击他们,看看他们的老脸到底是什么表情!我一定不会腻的,五千万年熬过来了,我怎么会觉得腻?”

    天狱第四重的无数道则浮现,化作一根巨大的指头,轻轻向江南碾压而来,江南额头冷汗滚滚,只觉自己动也不能动弹一下。

    不仅是他,即便他紫府中的将岸、岳幼娘、江琳、席重等人,也尽皆无法动弹,甚至连秀云天女这尊女神尊,同样也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根指头碾下!

    在这根指头即将将江南连他紫府中的众人统统碾碎之时,突然,只听江南的紫府之中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一道华光从江南的紫府中升起,绚烂无比的光辉一瞬间照耀天狱八重天,将八重天所有的角落照耀通透,将所有的yīn暗都完全照亮!

    在这无边的华光之中,天母圣后皇道极境的道则,所化的指头在瓦解,顷刻间瓦解一空,那华光甚至照穿一重重虚空,照耀到天母圣后的身上。

    天母圣后发出惊天动地的痛呼声,六条手臂捂住三张面孔上的眼睛,四下游走,四处乱撞:“负心人!是你,又是你!你发过誓不会打我,当年你打了我还将我镇压在这里,让我身化天狱,如今你为了一个豆丁又打我……”

    她咒骂不绝,豆丁自然指的是江南,江南心念一动,炼天大阵立刻轰然运转,强行穿透天狱第四重,拼了老命向天狱外逃遁而去。

    “我紫府中怎么会突然爆发出可以伤到皇道极境强者的神通……”

    他的身影飞速隐匿虚空,与天狱的虚空相容,向外遁去,仓促间江南扫向自己的紫府空间,只见他的紫府空间中什么都没有少,也没有多,唯独少了道王赐给他的一道神通。

    “天母圣后口中的负心人,是道王……那么天母圣后是……”

    江南心头大震:“她是道王的发妻,当年的帝后!”

    今天月票少得可怜有木有?求月票!!!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