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零一章 子虚上人

第八百零一章 子虚上人

    这位“雷公神主”自然是江南无疑,他一身披挂都是得自雷公神主,洗劫了瘟毒神主之后,江南全力镇压炼化那五头毒物,废了很大力气才将五头毒物中的瘟毒神主的烙印统统抹除,随后以伪帝皇神体化作瘟毒神主的模样。

    恰逢雷公神主也在找寻他,于是江南上前与雷公神主相谈,出其不意祭起五大毒物将雷公暗算,抢了天雷战鼓,又将他身上的神甲扒光,扬长而去。

    雷公的另外一套法宝,雷公金钹也落在他的手中,事到如今,雷公一身的宝贝儿悉数落在江南手中,又加上江南与他交手这么长时间,早已经将雷公的功法摸清,以伪帝皇神体模仿雷公神主简直轻而易举。

    这些法宝极为强大,乃是神主之宝,江南洗去雷公的烙印,打上自己的烙印,倒也可以催动几分的威能。

    天河神主笑脸相迎,将他迎入大阵之中,笑道:“亭昊道兄,懈慎道兄,穆宣道兄,臧道道兄都已经到了,我还听闻,四娘、瘟毒和风后也在路上,还有几位神主,也在赶来。”

    “这么多神主对付我一人,我的脸面还真是不小……”

    江南跟随他走入大阵,四下打量,只见他们二人进城,那座大阵立刻合拢,北河水师布下的大阵极为森严,北河水师麾下的十万神魔布下的大阵极为恐怖,隐隐有神尊之威,而且不止一尊神尊!

    诸多神魔屹立虚空,足下汹涌的神水化作长河,汹涌澎湃,浪花时而化作巨龙,时而化作麒麟,变化万千。又有大旗在大河上空飘展,引得长河流向时不时改动,灵活至极。

    这座大阵所化的长河便是天河,天河共有三道,每一道的威能都堪比神尊,三道便是三尊神尊!

    “单单这一座大阵,便足以让我死无葬身之地了……”

    江南打个冷战,深感这阵法的恐怖,构建这座阵法的神魔修为倒也不是如何强横,以神明、魔神居多,天神已经是百夫长之类的头领,真神便可以统帅一军,大阵将这些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发挥出的威能堪比三尊神尊,着实惊人!

    “雷公看我这座还使得么?”

    天河神主见他打量大阵,不无得意道:“这座天河垒壁阵乃是元会大尊杰作,我虽是神主,但凭借这阵法,却可以硬撼三尊神尊!而我天河水师,共有九部,东河、西河、南河、北河、河鼓、水府、天船和中帐,每一股势力都可以挡的下三尊神尊,可想而知我天河水师的实力。”

    江南叹服,赞道:“元会大尊果然有经天纬地之才。”

    天河神主哈哈大笑,在前面带路,道:“我九部若是合而为一,连神君都可以碰一碰!元会大尊,更是当年光武神帝麾下的重臣,四尊王之一,法力深厚无边。所以,其他势力不敢得罪我们天河水师。”

    “我若是将天河神主打昏,由我变化成天河神主的样子,cāo纵这座大阵,岂不是很轻易便能将那些追杀我的神主一网打尽?”

    江南想到这里,不由怦然心动:“以我的变化之术,变化成天河神主的模样,其他人保管认不出来。现在的唯一难题,就是怎么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天河神主镇压起来……不过话说回来,我杀了天香夫人,又向天河神主这苦主下手,是否有些不太厚道……”

    天河神主引领着他来到城中一座神殿,站在神殿前可以将天河古道附近方圆数亿里范围悉数收入眼底。

    江南打量神殿,心知这座神殿是一件了不起的重宝,看似在眼前,其实本体却坐落在高等神界之中,因此有俯览天下的功效。

    “这是神尊之宝,北河水师竟然拥有这等重宝,实在可畏!”

    北河水师只是天河水师中的一部,便拥有一座神尊级的神城,再加上十万神魔,神尊级的法宝恐怕也不止这座神殿。

    掌控这样的力量,才是大势力,巨头!

    相比来说,单单北河水师,都胜过都天神界不知凡几。

    天河神主还未走到殿中,便高声笑道:“雷公来了,诸位道兄还不相迎?”

    江南定睛看去,只见神殿内神光涌动,一尊尊神主走出相迎,正是亭昊神主,懈慎道人,穆宣道人,臧道神主等人。

    “雷公,你来得这么晚,难道路上耽搁了?”懈慎道人哈哈大笑,上前挽着江南的手臂,迎了进去。

    神殿之中,诸位神主分主次落座,江南苦笑道:“的确路上耽搁了,我半路上遇到那玄天教主,追杀他数十次,却还被他逃脱了。此人手段百出,虽然是一尊神明,但却有神鬼莫测之能,以我之见,此人不易为敌,若是杀不了他,他将来成长起来,便是我们的厄难了。”

    “玄天教主,杀我爱徒,我定然要了他的xìng命!”

    亭昊神主重重一拍案几,冷冷道:“雷公没能杀他自是最好,我要亲自炮制他!”

    “不可轻敌。”

    穆宣道人沉吟道:“能够逃出雷公的追杀,这么说来,玄天小鬼的确有几分本事。”

    江南长饮杯中酒,沉声道:“玄天教主的确厉害非常,以我之见,此人比神帝少年时期更加强横,不是某位古老的存在调教出来的弟子,便是神帝转世!”

    他为自己大吹法螺,脸不红心不跳。

    “那是某人无能,若是我出手,自然手到擒来。”突然臧道神主举杯淡淡道。

    江南霍然起身,大步向他走去,冷笑道:“臧道神主这是什么意思?”

    天河神主心中一突,连忙圆场,笑道:“两位,我知道你们有些矛盾,不过我们此次都是为了对付玄天教主,何必为一点小事大动干戈?”

    江南抬手,傲然道:“天河道友无需多说,这厮看老子不爽,老子也早就看他不爽,今rì相逢正好,臧道,有胆你与老子大战三百回合!”

    臧道神主大怒,天河神主连忙上前劝说,笑道:“两位如果要分个高下却也容易,待会若是那玄天教主到了,谁能摘得其头颅,谁便胜出,你们意下如何?”

    臧道神主冷笑道:“先放你一马!”

    江南眉头一挑,淡淡道:“这次是与天河道友一个面子,下次老子能打得你屎尿齐流。”

    臧道神主气得牙根痒痒,又不好直接在神殿中动手,突然,只听外面有人高声传报,道:“风后神主、子虚上人到!”

    “子虚上人怎么也来了?”

    神殿中,几尊神主哗然,议论纷纷,道:“子虚上人是圣佛门下的神主,与十派八天这些年轻神主齐名的人物,名头极响,和那玄天教主并没有恩怨,怎么也会凑这场热闹?”

    江南心中微动,与诸位神主一起迎了出去,只见天河神主开启天河垒壁阵,迎着两尊神主走来,其中一位是女子,风华动人,应该是风后。

    另一人却是尊佛陀,年纪不大,很是秀气,远比天河神主等人年轻,应该便是子虚上人。

    江南细细打量这尊年轻的神主佛陀,只见他眉心生就一颗竖眼,如同柳叶,眼瞳之中坐着一尊金光灿灿的佛陀,那佛陀也生着一只竖眼,竖眼中又有一尊佛陀坐在其中,那尊佛陀也生就一只竖眼,层层叠叠竖眼和佛陀,不知有多少,很是怪异。

    “子虚不请自来,叨扰天河师兄,恕罪,恕罪。”

    那子虚上人见礼,随即向江南等人看来,目光在江南脸上稍作停留,笑道:“见过各位道友。”

    众人连忙还礼,天河神主笑道:“上人如何有空到我这里来?”

    “子虚奉圣佛之命,原是给大尊送请柬的,听到各位道兄在此设下大阵,会一会玄天教主,故此子虚过来看看。能值得这么多神主对付区区一尊神明,这位玄天教主一定神通广大,子虚也想见识见识这位玄天教主的风采。”

    子虚上人第三只眼向江南看来,佛光四shè,笑道:“如今一见,果然风采不凡。玄天教主,你说是不是?”

    江南看到子虚上人的竖眼,便心知不妙,还未等到他这句话说完,便立刻暴起,祭起五大毒物,毒蝎尾勾一甩,钉在天河神主的脑门之上!

    天河神主措手不及,大叫一声,捂住脑门,眼泪横流,与此同时守宫、毒蟾、大蛇、蜈蚣一起动手,毒舌,毒液,獠牙,利足,齐齐向天河神主攻去,轰的一声将天河神主打得四分五裂!

    咣——

    五大毒物对付天河神主的一瞬间,江南抄出两面雷公大金钹,迎风一晃,金钵变得足足有方圆百丈大小,狠狠一拍,夹在臧道神主的大脑袋上,大金钹之间无数雷霆迸发,雷音阵阵,将臧道神主震得七荤八素,七窍流血。

    江南一击得手,混沌界域展开,界域向外绽放,逼得其他几尊神主不断后退,将五大毒物收入界域之中,随即不再停留,身化星光远遁而去!

    亭昊神主、穆宣道人、懈慎道人等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怒喝,向江南疯狂追去。

    不过江南的速度是何等之快,眨眼间便闯入天河垒壁阵之中,显出森罗万臂法相,祭起天雷战鼓,轰隆隆敲动,又有两只手抓住雷公金钹,咣咣拍响,只见天河垒壁阵中大乱,一尊尊北河水师的神明被鼓声和钹声震得纷纷从空中坠落,阵法乱作一团!

    他所过之处,数百数百的神明如同饺子一般从半空中掉下来,很是壮观。

    天河神主中毒,无暇cāo纵大阵,也没有料到江南会从内部破阵,顿时让他从内部攻破阵法。

    亭昊神主、穆宣道人等人追之不及,只见江南即将闯出天河垒壁阵,心中一个个懊恼不已:“若是被这厮进出如入无人之境,即便我们斩杀了他,脸面也要丢遍诸天了……”

    却在此时,只见一尊大佛冉冉升起,身躯伟岸无双,坐镇在天河垒壁阵zhōng yāng,探出大手遥遥向江南抓去,呵呵笑道:“玄天教主,既然来了,又何必走呢?”

    这只大手尽显霸道,一手张开,笼罩百万里,道则弥漫,交织如云,顷刻间便穿过大阵,来到江南身后,江南心头顿生危险的感应,心念微动,抄住混沌紫竹,紫竹挥洒,无数紫影飞起,与这只探来的手掌急剧碰撞,顷刻间对撞了不知多少记。

    每一次碰撞,江南便身躯震动一下,眨眼间他身躯震动不知多少万次,肉身开裂,浮现出一道道血痕,血肉模糊,总算将这一掌的道则拨乱,引得大佛之手五指相互碰撞,佛指鲜血淋漓,不得不收回。

    天河神主逼出剧毒,立刻催动天河垒壁阵,将江南困在其中。

    “子虚上人,我们有仇么?”江南站在大阵之中,面sè沉了下来,回身看向这尊年轻的神主佛陀,轻声道。(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