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八百章 玄天小人(五千字大章,求月票!)

第八百章 玄天小人(五千字大章,求月票!)

    雷公神主和郭四娘都是以速度见长的神主,尤其是郭四娘善于追踪,将红鸾放出,观览天下,没过多久便搜寻到江南的踪迹。

    两尊神主追杀上去,与江南再次动手,这一次交手更加激烈,连星空都被打坏,数十颗无人的神界星球毁灭在三人交战的余波之中。

    不过这一次,两尊神主还是未能将江南拿下,关键时刻瘟毒神主追来,江南又施展出炼天大阵,从三人的包围圈中逃遁出去。

    “等等我……”瘟毒神主在后面穷追猛赶,有气无力的叫道。

    江南边战边走,时不时隐匿消失,停下疗伤修行,他奉行的是以战养战的策略,借助与雷公神主和郭四娘之手,带给自己的巨大压力,迫使自己不断进步。

    每一次交手,他都施展自己所有的手段,激发自己的潜力,方能从两大神主的手中生还,逃出生天。

    对炼天大阵的理解rì益提升,让他有着自己的本钱和自信,雷公神主和郭四娘绝无法干掉他,炼天大阵的强悍之处,也展露无疑,让他一尊神明便可以在两大神主的手底下从容离去。

    江南与两大神主连续交手数十次,一触即分,打打停停,他的修为实力也在突飞猛进,不断向神明的巅峰境界冲刺。

    雷公神主说得没错,这次追杀对江南来说就是一场历练,借助他们的压力使他突破!

    “我距离神主的境界太过遥远,只能扛下他们的攻击,而无法对他们造成实质上的伤害,雷公神主和郭四娘虽然负伤,但并没有伤到根本,反而我却屡次遭到重创……”

    一座荒芜的神山之上,江南隐匿行迹,自视自身,只见自己的道则被两大神主重创,道则紊乱,被震碎成无数碎片,不由苦笑一声。

    神主的道则千锤百炼,是真正的道则,而他的道则只是神通的聚合体,距离锤炼出大道道则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呼——

    他长长吸了口气,紫府之中本初灵气滚滚而来,迅速修复道则损伤,让道则飞速复原,比从前更加坚韧强大。

    过了良久,江南心中微动,抬头看去,只见红霞满天,雷光涌动,郭四娘与雷公神主一个驾驭红鸾一个驾驭雷池飞来,两尊神主神识横扫,从这座荒废的神山上扫过,却没有发现在山上修养修炼的江南,随即离去。

    江南体内无数道则涌动,道则越来越多,终于让他再进一步,修成神明巅峰。

    “以战养战的确是一种快速提升修为实力的途径,如果能提升到天神境界,我从天狱中救出幼娘等人的把握便更大一些!”

    江南颇为欢喜,细细体悟这段时间与两大神主交手时的感悟,他的十二尊化身都已经修成天神境界,庞大的法力支撑是他与神主抗衡逃脱的本钱之一。

    而且他化身众多,每一次交手,化身也有着不同的领悟,对他的积累大有益处,让他渐渐向神明大圆满境界逼近。

    如今的他,比离开都天神界时强大了倍余,但是没有法力质的提升,江南便始终感觉到自己比神主逊sè一筹。

    他的道则的强韧程度已经提升到极限,几乎没有继续提升的可能,神通道则比神主的大道道则始终逊sè一筹。

    就算他的法力如何雄浑,没有将神通道则提升到大道道则的程度,因为道则法力之间有着质的差距,他便不可能在与神主的对抗占据上风!

    “以我如今的神通道则,若是凝聚成大道道则,也足足有四五百道之多了,足以能够与一般的神主相提并论,但不将神通道则提升到大道道则,我便始终不如神主。想要炼成大道道则,则需要提升到真神的境界……”

    江南微微皱眉,神明与真神之间还相差天神的境界,天神是一个大境界,天神的神魔小世界已经提升到“界”的层次,威能广大,必须细细体悟,方能将天神境界修炼圆满,也需要极长的时间去琢磨研究。

    “要击败神主也不是没有可能,那就是法力超越神主数倍,以法宝将其轰杀。不过能够轰杀神主的法宝,好歹也是神尊级,以神明天神的境界,也无法完全发挥出神尊之宝的威力……”

    江南叹了口气,他在神都之中绞杀长乐公子麾下六七尊神主,靠的是玉皇金书将这些神主重创,将其法力几乎削个jīng光,这才能得手,但对付全盛时期的神主,他就有些不够看了。

    “四娘,雷公,等等我!”滚滚的瘟毒飘来,瘟毒神主驾驭一头青sè大蛇从这座荒废的神山上空飞过。

    “嗯?”

    瘟毒神主突然返回,那头金sè大蜈蚣四处乱嗅,然后直奔江南所在的神山冲去。

    “玄天小鬼,原来你躲在这里!瘟毒灭界!”

    瘟毒神主哈哈大笑,身躯一摇,瘟毒灭界陡然出现,将江南所在的神山笼罩,顷刻间这座神山便被毒化,神山化作黑土,随即黑土变成脓液流了一地!

    江南也感觉到剧毒侵袭,腐蚀自己的道则,道则也顷刻间便被毒化,寸寸碎掉!

    与此同时,五大毒物扑来,气势汹汹。

    “混沌界域!”

    江南身形浮现,三大混沌界域顿时向外扩张,抵住瘟毒神主的瘟毒灭界的侵袭,只听轰轰轰的巨响传来,五大毒物生生穿破三大界域,向他冲去。

    “厉害,五毒凶猛,连我的三重混沌界域都能撕破。不过,你们能破开十二重天神的世界么?”

    江南身躯一摇,十二尊天神化身浮现,十二重天神世界与三重混沌界域相容,顿时让他的混沌界域牢不可破!

    五大毒物顿时如陷泥淖,行动艰难,而江南却在混沌界域之中如鱼得水,心念一动,混沌紫竹、灵珠、灵龟纷纷向五大毒物攻去,打得这些毒物皮开肉绽,惨叫连连。

    瘟毒神主大怒,陡然祭起布袋,滚滚的毒气向江南的混沌界域扑去,剧毒猛烈,甚至连混沌界域也遭到腐蚀。

    江南无视瘟毒神主的攻袭,祭起造化仙鼎,大鼎浮空,鼎中仙光氤氲,随即五指张开,五道化仙神光如龙矫腾,将五大毒物卷住,向造化仙鼎中拉去。

    “混账,你还想抢我的宝贝儿!”

    瘟毒神主怒不可遏,轰然冲入混沌界域之中,向江南杀去,他善于用毒,但本身不善于近战搏杀,对神通的造诣也比其他神主逊sè,一身本领大都在自己养的毒物和万毒宝袋上。

    不过,他毕竟是神主,肉身和法力极为强大,并非是神明所能抗衡,此刻见到江南竟然故技重施,打算收取他的五毒,当即打算亲自上前与江南肉搏。

    “给我收!”

    瘟毒神主进入界域,立刻感觉到行动艰难,当即祭起万毒宝袋,这布袋打开,立刻鲸吞江南的混沌界域,让界域急剧坍塌。

    界域若是被破,江南最强的防御便被破去,任由他拿捏!

    “多谢瘟毒神主赠宝!”

    五大毒物嘶吼,有四头被拉入造化仙鼎之中,只剩下金sè大蜈蚣,瘟毒神主见机不妙,急忙将这头蜈蚣收走。

    江南哈哈大笑,振臂而起,将混沌界域一收,化作一道星光远遁而去。

    瘟毒神主大怒,祭起布袋,布袋越来越大,将虚空罩住,将江南连同星光统统装住。

    下一刻江南以炼天大阵穿出布袋,瘟毒神主厉喝,双手翻飞,各种剧毒神通爆发,缠住江南,江南头顶神光蒸腾如云,前世身来生身和十二尊天神化身站在神光云头之上,无数道攻击如雨般落下,顷刻间瘟毒神主便中了不知多少招神通,被打得鼻青脸肿。

    江南手持雷公神主的两面大金钹,上下翻飞,金钹咣咣作响,雷电交加,横削竖劈,在瘟毒神主身上留下无数伤口,却始终无法对其造成致命损伤。

    “这厮是神主,我还打不死他,反倒被他的剧毒道则将我的道则侵蚀不少,再拖延下去,我的法力越来越枯竭,那五头毒物必然会摆脱造化仙鼎的镇压……”

    江南眉头微皱,突然化仙神光爆发,无数道化仙神光围绕瘟毒神主上下翻飞,顷刻间将瘟毒神主扒个jīng光。

    瘟毒神主大惊,顾不得赤身**,急忙死命抓住自己的万毒宝袋,打死也不松手。

    “松开!”

    江南的十二尊天神化身和两大真身扑上,拳打脚踢,瘟毒神主死死抓住布袋,就是不松手,江南也是无奈,感觉到瘟毒神主的道则对自己的侵蚀越来越强,再不离去只怕自己也要毒发身亡,当即收了化身真身,化作星光离去。

    瘟毒神主取出一套衣衫,急忙套在身上,气得浑身发抖,破口大骂道:“大爷的玄天教主,老子这辈子和你没完!”

    他一路追杀过去,谩骂不绝,突然只见前方红鸾星动,红光漫天,红霞缭绕,心中微动,连忙高声道:“四娘慢走,我有手段,可以寻到那小子的踪迹!”

    漫天红光红霞陡然一收,郭四娘的声音传来,道:“瘟毒道兄,你有手段寻到那厮怎么不早说?”

    瘟毒神主只闻人声,却见不到人,四下搜寻一番,这才发现郭四娘就在自己不远处,一脸不悦的看着自己,连忙陪笑道:“你们走得太快,我哪里能追得上你们?实不相瞒,我养的小宝贝儿能够嗅味追踪,这小子就算有通天的手段,也瞒不过我的宝贝儿!”

    郭四娘露出喜sè,笑道:“你还不放出你的小宝贝儿,追踪那厮?”

    “刚才我追上玄天教主,反倒被他将我其他几个宝贝儿收走,如今只剩下一个宝贝儿,我这也是担心那厮回来抢我这个宝贝儿。”

    瘟毒神主将金sè大蜈蚣从紫府中释放出来,笑道:“不过有四娘你在,那小子就不足为虑了。”

    他刚刚将金sè大蜈蚣放出来,只见蜈蚣耸动脑袋,在郭四娘身上嗅了嗅,随即向郭四娘狠狠扑去。

    瘟毒神主大惊,却见五短身材的郭四娘突然变得无比巨大,一脚狠狠踩在蜈蚣的脑门上,将这头蜈蚣踩在脚底,随即郭四娘头顶神光蒸腾,十二尊天神化身浮现,密密麻麻的神通铺天盖地般向瘟毒神主砸去,将瘟毒神主打得满头是包!

    唰唰唰——

    那“郭四娘”十指跃动,无数化仙神光围绕瘟毒神主翻飞,将他一件件衣衫刷的不翼而飞。

    “姓江的,是你!”瘟毒神主死命抓住万毒宝袋,就是不松手。

    那“郭四娘”周身皮肉涌动,容貌大变,正是江南,肩头一摇,现出森罗法相,万只大手抓住布袋,与瘟毒神主硬抢。

    “你休想得逞!”瘟毒神主叫道。

    与此同时,江南的其他两尊真身与十二尊化身则将金sè大蜈蚣拖入造化仙鼎之中,任由那头大蜈蚣如何挣扎,也无法逃脱。

    “道友,走也!”两尊真神与十二尊化身齐齐叫道。

    江南恋恋不舍的松开布袋,化作星光远遁。

    “妈蛋的玄天教主,老子要杀你quan家!”瘟毒神主气急败坏,一身清洁溜溜只剩下布袋遮护羞处,叫道。

    好在他紫府中还有几套衣衫,瘟毒神主刚刚取出衣衫套在身上,突然只见红云漫天,红光如霞,向自己这边涌动而来。

    “瘟毒道友,你可曾发现玄天教主那厮?”

    郭四娘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一头红鸾之上,叫道:“我刚刚感应到这里有交手的波动!”

    “你还想骗我?”

    瘟毒神主气极而笑,不由分说祭起布袋,布袋腾空,吞噬苍穹,唰的一声将那头红鸾收了进去。

    郭四娘大惊,急忙化作红光遁走,逃脱一劫,不过那头红鸾却被收了去,一时片刻便被孤瘟毒神主炼成脓浆。

    “混账,瘟毒神主,你敢杀我的坐骑!”郭四娘大怒,劈头盖脸打来,神通澎湃,一击便将瘟毒神主打得重伤吐血。

    “你真的是四娘?”

    瘟毒神主遭到重创,心中却是大喜,叫道:“刚才玄天教主那厮化作你的样子来诈我,甚至连气息都一模一样,所以我才误以为你是他,并非故意得罪你!”

    郭四娘将信将疑,收手道:“你杀我红鸾,须得赔我。”

    “这是自然。”

    瘟毒神主连忙道:“咱们快去寻雷公,免得雷公也上那小子的当!”

    两人急忙向前赶去,没过多久终于找到雷公,只见雷公此刻只穿着一个大裤头,一身的神甲不翼而飞,脸带黑气,身上肿着一个个脓包,却是被毒物蛰伤,正在炼化剧毒。

    “瘟毒贱人,我要杀了你!”

    雷公神主见到瘟毒神主,顾不得炼化剧毒,立刻跳将起来,不由分说便向瘟毒神主杀去,抖手便是雷霆爆发,将瘟毒神主劈得里嫩外焦。

    郭四娘连忙挡下二人,道:“雷公,出了什么事,让你这般狼狈?”

    “你问他!”

    雷公神主暴跳如雷,指着瘟毒神主破口大骂:“这厮刚才骑着一头大蝎子接近我,说他有法子寻到玄天教主,我不疑有他,结果这小子暴起伤我,让那毒蝎子蛰了我一记,又将其他几头毒物放出来蛰我,还将我的天雷战鼓抢走,连我的铠甲一并抢了去!四娘不要拦着我,我不杀这贱人,誓不为人!”

    瘟毒神主跺脚道:“雷公,你误会了,刚才那是玄天教主那贱人冒充我来着!他还冒充四娘,连我都吃他痛打了一顿!”

    “胡说!”

    雷公神主气极而笑:“你的衣衫老子不会认错吧?你的蝎子老子不会认错吧?还有你一身的剧毒,老子不会认错吧?你还想否认?来来,雷爷爷与你大战三百回合,老子若是叫一声疼,老子是你孙子!”

    郭四娘头大,连忙道:“雷公,这的确是瘟毒道友,不是玄天教主,那玄天教主不过是一尊神明,而瘟毒道友却是神主,炼就四重天庭,这总该冒充不了吧?你我各自将天庭现出,这样也可以消除彼此的怀疑。”

    瘟毒神主连忙现出四重天庭,雷公神主冷哼一声,也现出天庭,郭四娘身后也有四重天庭浮现,三人对视一眼,各自放心。

    “这次那小子冒充不了我们了吧?”

    瘟毒神主眼珠子一转,笑道:“如今只剩下四娘没有被这厮暗算过,这厮肯定要来暗算四娘,不如我与雷公躲在四娘的紫府之中,等这小子前来暗算四娘,咱们一并杀出,要了这厮的xìng命!”

    三人对视一眼,齐齐拍手称妙。

    郭四娘当即将瘟毒神主和雷公神主收入紫府之中,驾驭红光,四处游荡,慢吞吞向天河古道方向赶去,过了三五rì,江南始终没有前来暗算她。

    郭四娘心中纳闷:“这小子不来暗算我,难道是改xìng子了?”

    而在此时,天河古道,大军森严,北河水师布下重重大阵,严阵以待,围住一座广阔数千里的神城等待江南前来。

    突然,只听一声大笑传来,天河神主大步走出大阵,遥遥拱手道:“雷公,你总算来了,我与其他几位道友等你多时了,里面请,快里面请!”

    “雷公神主”一身神甲,威风凛凛,足生雷池,迈步走入阵中,呵呵笑道:“有劳天河道兄。不知都是哪几位道友来了?”

    ————五千字大章!求月票!道友们,今天是周一,帝尊急需推荐票冲榜,还望道友们登陆一下起点,把推荐票投给帝尊吧,有月票的话,那就更好了,宅猪感激不尽!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