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圣佛冥皇(月票好可怜!)

第七百九十三章 圣佛冥皇(月票好可怜!)

    神城之中,岳幼娘、席重等人在数日之后放在得到宇文世家覆灭的消息,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

    “鬼脸面具?怎么听起来很是耳熟的样子?”

    几个年轻人悄悄传音,江琳纳闷道:“我哥曾经说过,席掌教从前有过一段黑历史,后来才洗白的,当时他便是带着鬼脸面具。”

    “没错,就是我爹。”

    席重点头道:“在离开神都时,我便见过他与五位叔父一起出门,准没好事。”

    “姜是老的辣啊。”

    岳幼娘眼睛放光,露出钦佩之色:“他们的鬼脸面具多半是神明之宝级别,比咱们的黑巾要好得多了!”

    “如今神界大乱,连宇文世家这等大阀,都被人灭了,人心惶惶。”

    少帅蒲昭叹了口气,看向席重等人,道:“几位道友有何打算?”

    他言语中透露出拉拢之意,岳幼娘等人根本不接这茬,笑嘻嘻道:“我们打算去天河逛逛,捕获几头天马代步。”

    少帅与魔帅对视一眼,笑道:“我们也有去天河的打算,不如同行。”

    而且长生天中,席应情、石敢当、天机秀士等人各自让化身出行,四处打探,而自己几人却在佛门香火鼎盛之地,开坛讲法,坐而论道。

    这是长生天的一种现象,诸多大佛时常开坛讲法,不仅有佛门修士和凡人前来听讲,同样也有大佛前来辩法,很是热闹。

    六个老魔头身披袈裟,头颅铮亮,各自说法,无相禅师在佛门经典上有着独到的造诣,席应情也对佛门经典深有研究,其他人诸如石敢当哈兰生等人,开口的次数倒少了一些,免得露出马脚。

    六人倒也吸引了不少目光,没过多久便让他们闯出一些小名气,甚至有不少佛陀也赶来听讲。

    “是时候了。”

    席应情见此地来了数百尊佛陀,坐镇虚空,身后重重神轮飘摇,当即向无相禅师丢个眼色,无相禅师会意,开讲的经典突然一变,变成无相劫经,道理由浅入深,说得天花乱坠。

    无相劫经便是禅心寺的一门功法,江南曾经推演过这门功法,只是他对佛门的功法没有多少兴趣,之后也不了了之。

    席应情也推演过无相劫经,认为这门功法很是古怪,明明是佛门经典,却包含魔道的一些法门,多半是某个体系浩大的功法的一部分。

    此次在长生天开讲无相劫经,他们也是打算借此机会,寻出蛛丝马迹。

    “道兄!”

    无相禅师正讲到关键之处,突然一声佛号传来,只见一尊老佛沉声道:“道兄,你刚才说得很好,不过你讲的法却是不全。”

    无相禅师心中微动,合什笑道:“敢请道兄赐教?”

    那尊老佛也不推让,登临法坛,开坛讲法,果然他讲得无相劫经比无相禅师所讲的全面许多,言语金妙,字字如珠落入心田。

    不过这尊老佛只说了几句,便住口不说,呵呵一笑,径自离去。

    这尊老佛还没有走出多远,只听轰得一声巨响,脑袋被敲了闷棍,却是席应情的化身出手,将这尊老佛敲昏,悄悄拖走。

    席应情六人搜寻这尊老佛的记忆,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无相劫经果然是一门佛门禁典中的功法,不过这里面牵连太大,我禅心寺被灭门,只是冰山一角!”

    无相禅师动容,席应情等人面色也是无比凝重,这尊老佛的记忆中无相劫经的来历极为惊人,是是一门帝级经典无相自在劫经的一部分,由两门功法相互结合,其中一门,是圣佛的无相禅经,而另一门,则是冥皇自在劫经!

    无相劫经是无相自在劫经中的一小部分,真正的无相自在劫经极为庞大,体系繁杂,将魔道和佛道结合一体,相当恐怖!

    无相禅经自然是真正的正道功法,佛门中的圣典,而冥皇自在劫经的来历,那就十分微妙了。

    这是地狱万界的一尊名叫冥皇的魔帝所创的魔功!

    无相自在劫经何时出现,何时流传出去,并没有人知道,不过这门功法流传出去之后,在诸天万界开枝散叶,一度让长生天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氛围。之后便有传说,这门功法是圣佛无意中流传出去。

    突然有一天,那些世俗中修炼无相自在劫经的佛门寺庙,被一夜扫平,而长生天的诸佛也对无相自在劫经闭口不谈,这门功法成为一段尘封的历史。

    “如果无相自在劫经果真是圣佛所创所传,那么下令灭绝这些修炼无相劫经的人,定然也是圣佛。”

    席应情心情沉重,叹了口气,摇头道:“圣佛从哪里得来的冥皇自在劫经,这就颇为值得玩味了。”

    天机秀士突然道:“地狱的冥皇魔帝,想来已经复活了吧?”

    几人心头大震,齐齐看向他:“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圣佛会不会就是冥皇魔帝?”

    天机秀士小心翼翼道:“冥皇魔帝转世到我诸天万界,成为一代圣佛,于是他便成为了地狱插在我诸天万界的最大的一根钉子。地狱来攻时,我诸天万界的神帝率众抵抗,若是圣佛突然向神帝痛下杀手,斩杀神帝,那么我诸天万界的神魔大军一定会大溃败,一蹶不振!甚至,若是圣佛成为神帝,与地狱里应外合的话……”

    几人倒吸一口冷气,对视一眼,面色凝重。哈兰生失声笑道:“我倒觉得吧,圣佛不太可能是冥皇魔帝。你想,圣佛是万佛之主极乐佛祖的弟子,极乐佛祖身为补天神人,是何等的神通广大,法眼无双,岂会让冥皇魔帝这等存在,混入自己的弟子之中?”

    席应情突然道:“若是极乐佛祖这尊补天神人,也与地狱联手了呢?”

    几人齐齐打了个冷战,连声道:“这件事不能再查下去,再查我们必然死无葬身之地!老四,你的灭门血仇,只能先放一放!”

    无相禅师双手合什道:“因我之仇,岂能连累各位兄弟?事不宜迟,咱们即刻离开长乐天,赶往天界。咱们的行迹已经落在有些佛陀的眼中,长生天里到处都是圣佛的眼线,再不走,咱们便走不掉了!”

    六人急匆匆离开长乐天,直接下界,来到中天,又从中天通过世界桥,飞速向与天界相连的宇宙膜胎赶去。

    “这件事,须得知会子川一声,免得他不知深浅!”

    席应情沉声道:“好在我们在圣宗中留下了鲜血化身,通知他并不麻烦!”

    他们离开没有多久,那尊老佛便径自醒来,摸了摸脑袋上的大包,脸色微变,急匆匆向长生天中心奔去。

    没过多久,长乐天中一尊尊神主神尊级的大佛飞出,神识席卷,横扫整座长乐天,没有寻到席应情等人的踪迹,又有千眼大佛千眼张开,一道道佛光洞彻虚空,探查神界诸天,还是没有寻到席应情等人的踪影。

    “拿我的法帖,去求天眼神尊!”一个威严深沉的声音陡然响起,一张金灿灿的法帖从天而降,落入一尊佛尊手中。

    那佛尊取了法帖,急忙赶往紫霄天,不久,棱镜督天仪轰然运转,无数面有如星球般巨大的镜子呼啦啦穿过神界壁垒,来到流放之地,组成一个巨大的棱镜,滴溜溜转动,镜光四面八方照去,将诸天万界所有角落都照耀得通透!

    “在那里!”

    那尊老佛终于在一面棱镜之中发现席应情等人的踪迹,连忙道:“就是他们!”

    棱镜中,席应情等人距离宇宙膜胎已经非常近,眼看便要进入膜胎之中。

    “他们是天界的人?”

    长生天中传来那个威严深沉的声音,有些疑惑:“天界的人怎么会来我长生天,怎么又会探寻我的秘密?难道说,玉皇老儿,你也不太安分么……”

    宇宙膜胎边缘,席应情、石敢当等人如同针芒在背,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目光在看着他们,六人不敢回头,额头冷汗津津,走入宇宙膜胎之中,还是感觉到那双目光在盯着他们,似乎要看着他们穿过膜胎才肯罢休。

    六人祭起神尊之宝,艰难万分的向宇宙膜胎深处走去,只觉压力越来越大,直到他们走到宇宙膜胎的中央,那双目光这才没有落在他们的后背上。

    “老三,你说的没错,这双目光,绝对是圣佛!圣佛,绝对就是冥皇魔帝!”

    六人对视一眼,均心有余悸。

    若非他们见机得早,早早离开长生天,现在他们只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都天神界中,江南一脸错愕,喃喃道:“圣佛就是冥皇魔帝?有没有搞错?冥皇魔帝转世到诸天万界,还敢拜入在极乐佛祖这尊补天神人门下?”

    “这件事应该八九不离十。”

    席应情等人的鲜血化身纷纷道:“诸天万界的水深得很,我们先去天界避避风头,老七,你要小心一些。在这些巨头面前,咱们都是蝼蚁,一不小心就会被巨头踩死,踩死了都不会看我们一眼!”

    江南面色凝重,点头称是。

    这些日子以来,诸多神界巨头派人监视都天神界,他没有外出,一直在帮助媞轩薇炼制炼天大阵,已经将十万八千面旌旗炼成,都是神明之宝,而炼天大阵的十三面主旗最难炼制,其中蕴藏的功法实在太深奥,江南三大真神和十二尊化身齐出,如今也不过只领悟出其中一面主旗。

    这一面主旗,便是一种帝级功法!

    不仅如此,他这些日子没有了打打杀杀,倒专心去栽培自己紫府中的那株葫芦藤,以仙光浇灌,自身的道则滋养,这株葫芦藤愈发茁壮,如今已经有丈余来高。

    “早点开花,结一个仙葫吧!”江南一脸期待。

    ————今天的月票好可怜,少得好可怜,道友们看看还有没有月票……还有一件事,书友群中有人借宅猪的名义行骗,四处借钱,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猪虽然没什么钱,但是有点骨气,靠本事吃饭,不会做出借钱骗钱的勾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