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九十一章 小辈历练

第七百九十一章 小辈历练

    都天神界中也有着不知多少的生灵,组成大大小小数不胜数的神国,圣宗在此开宗立派,自然要从这些神国之中选拔出类拔萃的弟子。

    江南炼制了数百座纯阳塔,分发下去,让圣宗的弟子将这些宝塔分发到都天神界的各个神国之中。

    这些宝塔是他炼制用来衡量资质的法宝,可以同时容纳数万人,应试者进入塔中便会被分配到不同的空间之中,可以看到一面明镜高悬在塔的上方,镜中神光照耀,顷刻间便会将应试者的资质洞察清楚。

    然后明镜中便会浮现出最适合应试者修炼的功法,让应试者在塔中修炼。

    待到一个月的时间结束之后,塔中便会出现江南的一尊分身,与应试者相同的境界,若是能够击败江南的这尊分身,便会进入宝塔的下一层。

    下一层中的功法更为精妙,应试者也有一个月的时间去参研,修行,待到一个月后,便会与江南的第二尊化身交手。

    纯阳塔有九重神禁,分成九关,每打败江南的一尊同境界化身便会被传入下一关,下一关的江南化身实力更强,到了第九关,江南的化身的实力便已经接近他真身同境界的一成的修为实力!

    应试者只需要通过三关,便可以成为圣宗门生,若是通过五关便可以成为圣宗弟子,能通过九关,便会成为圣宗高层的弟子。

    想要成为江南的弟子,则需要更加具体的考核,不仅要打到纯阳塔九层。还要有能力和机缘开启纯阳塔中的秘境。进入纯阳塔的秘密空间。

    那片空间中。有数种帝级功法,修炼了其中的帝级功法,便可以与江南的化身较量,这尊化身,拥有江南同境界五成的修为实力,通过之后,便会成为掌教弟子。

    若是无法通过,则会被传出秘密空间。被洗掉相关的记忆。

    这数百座纯阳塔各自落在都天神界的各大神国之中,没过多久便有人发现塔中的秘密,竟然可以学到极为厉害的功法传承,当即在各大神国之中引起莫大的轰动,引得不知多少人进入宝塔之中,趋之若鹜。

    即使没有得到传承的普通人,也可以进入塔中,得到塔内的传承,从而修成武道先天,成就神轮。

    不过。虽说都天神界的疆域极为广阔,也有着极为强大的传承。而且不乏有资质出类拔萃的年轻人,但是江南同境界一成的实力已经强大的不像话,即便是修炼神主神尊级功法的人,想要通过第九关都有些困难。

    而有资质和能力触发隐藏秘境的,则更加少得可怜,至于能够突破秘境的,则暂时没有发现。

    江南此举,为的是选拔出出类拔萃的人才,壮大圣宗,为圣宗的将来培养后续力量。

    通过纯阳塔第三关便可以成为圣宗的门生,突破到第五关便可以拜入圣宗其他强者的门下,也会得到惊人的传承,让圣宗后继有人。

    照这样发展下去,即便江南不在圣宗之中坐镇,也会让圣宗发展得井井有条,让玄天圣宗变成一个真正的圣地!

    “子川,我与你其他几位哥哥,也打算四处走走。”

    席应情与石敢当、天机秀士等人找到江南,笑道:“我们打算先在神界转转,寻到哈兰生的仇家报仇雪恨,然后打探当年禅心寺灭门的真相。若是有时间,我们还想去一趟天界,看看能否帮老三报仇。”

    “天界?”

    江南心中一惊,动容道:“六位哥哥,你们能否穿过天界与诸天万界的宇宙膜胎?宇宙膜胎的压力非同小可,没有神尊级的战力,只怕无法穿过去。”

    席应情笑道:“宇宙膜胎的压力,针对的是修为境界,境界越高,压力越强,普通神魔之所以穿不过去,是因为他们的肉身不够强大。若是肉身足够强大,再借助法宝之力,穿过去不难。我们在镇天星域中,也收了两件神尊之宝,应该不难过去。”

    江南想了想,席应情、天机秀士等人都是人中龙凤,此行会遇到危险,但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应该也不难应付,点头道:“几位哥哥一路小心,我便不陪你们过去了,你们留下一道鲜血化身,如果有危险的话,尽管通知我,我尽快赶过去。”

    “你若是随我们一起除去,那我们才是真的危险!”

    哈兰生哈哈大笑道:“你得罪的人,比我仇家的来头还要大,而且多的可怕!”

    席应情等人各自留下一道鲜血化身,联袂走出都天神界,他们都修炼了混沌界域,实力极为强横,尤其是席应情,更是修炼了鸿蒙三圣经,炼成三重混沌界域,又是一尊天神,神主级的小巨头出手,都无法奈何他。

    席应情等人前脚刚走,江琳、云鹏、慕烟儿、席重与岳幼娘联袂走来,岳幼娘脆生生道:“教尊,我与小席子还有琳师叔、烟师叔、云师叔一起出门历练!”

    “你们也要出门?”

    江南微微皱眉,打量这五人,江琳、慕烟儿和云鹏也在彼岸世界中修成神魔,实力很是强横,江琳是他妹妹,江南自然格外照顾,在都天神界的这段时间,江南亲自为她护法,重塑神轮,使她的根基更深,修为实力直追幼娘等人。

    这几人修炼的都是圣宗的高深绝学,又被江南培养成伪帝皇神体,鸿蒙之身,身上也都各有重宝护身,论实力,比少帅蒲昭和魔帅燕公戬等人也丝毫不弱!

    尤其是席重,为人老成稳重,实力最强,他们出行,只要不四处惹是生非,便不会遇到多大的危险。

    “你们也是该出门历练了,席重稳重,这一路上你们要多多听他的。不要惹是非。”

    江南还有些不放心。心念微动。唤来妖神金帝和神鹫妖王,嘱咐道:“金帝,妖王,你们陪他们一起历练,若是遇到危险,务必要将他们保护好。”

    妖神金帝和神鹫妖王称是,江南也要这几人各自留下鲜血化身,以免不测。

    几人大喜。当即整理行装飞出都天神界,商议道:“我们出门历练,都要去哪些地方?幼娘,你前世也是神界的真神,应当知道神界都有哪些好去处吧?”

    “神界好玩的地方多了!”

    岳幼娘眉飞色舞,笑道:“我带你们去几个比较危险刺激的地方……”

    席重迟疑一下,道:“教尊说不要惹是非……”

    岳幼娘狠狠瞪他一眼,气呼呼道:“若论惹是非,谁能比得上教尊?他几乎把诸天万界所有巨头的弟子杀了一个遍了!再说,我们只是去危险刺激的地方。也没有说要惹是非。更何况还有金师叔和鸠师叔在,咱们打不过还能跑不过?”

    妖神金帝和神鹫妖王两头大鸟都是傲然一笑。趾高气昂,妖神金帝更是一腔雄心壮志,目空一切,自然不惧什么危险。

    “我先带你们去天河古道,那里有许多野生的天马,天河干枯,还有许多埋没在天河中的古老遗迹,很是危险和刺激,说不定咱们还能寻到神君的大墓!”

    几人很是心动,当即鼓噪着去天河古道,过了十多日,几人走到玄青天与紫薇天的交界,只见一座神城之中诸多神魔展露法相,身躯异常伟岸,纷纷在议论。

    “玄青天荒祖门下的最年幼的弟子,荒璟少尊,与圣皇门下的小太子,熙皇太子,两人大决战!”

    “听闻这两人的资质高绝,不比荒祖和圣皇差,早在下界中天世界之时,他们二人便很是不对付,经常大打出手!”

    “荒璟少尊和熙皇太子这次各自拜入一尊神君门下,前途无量啊,每个人都比从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倍,名声还要盖过少帅和魔帅等人!”

    “我听说有人称呼荒璟少尊为荒帅,称熙皇太子为熙帅!”

    江琳、岳幼娘等人来到神城之中,只见神城之中来了不知多少年轻才俊,都是被荒璟少尊与熙皇太子的决战吸引而来,想要见一见这两位年轻强者的真正本领。

    “这两尊神明,不是在中天世界时,便有过一场对决么?”

    江琳纳闷道:“好像他们当时没有打起来,听到我哥哥活着回来,便立刻跑了过去,我听说他们被我哥揍得屁滚尿流。”

    “小主公,是有这么回事。”

    神鹫妖王笑道:“当初我亲眼所见。现在他们再次对决,想来是那场对决的延续。”

    神城之中,有不少年轻才俊也偶有战斗发生,一个个也是惊采绝艳,引人入胜,只是在江琳、岳幼娘等人眼中,只觉也不过如此。

    “荒璟少尊和熙皇太子出现了!”突然有人高声叫道。

    只见滔滔的魔光从地底升腾,如同一片片大海翻滚,魔海如黑云朵朵,托起一尊无比伟岸的魔神,赫然是荒璟少尊!

    而在远处又有紫光如滔,一波接着一波,**推行,如同紫光掀起的滔天大浪,在那滔天的紫光前,则是一尊面目温润目如星月的俊朗男子,熙皇太子!

    “少尊,你终于来了!”

    熙皇太子背负双手,面带微笑,淡然道:“上次你我之战未能尽兴,这次定然要分个胜负雌雄。”

    荒璟少尊冷笑,与他面面相对,气息滔天:“小蟋蟀,你从前便不是我的对手,今日更不是我的对手!”

    熙皇太子哈哈大笑,神采飞扬,自有一番过人的魅力,朗声道:“你我今日重逢,当是一大快事!可惜,我修为大进,没能再遇到昊少君道友和玄天教主,我很想与他们再比划比划!”

    荒璟少尊点头,难得一见的赞同他,道:“我听闻昊道友被昊天上尊当成宝贝疙瘩,不舍得让他出来犯险,估计算是废了。至于玄天教主么,此人不过是一跳梁小丑耳,如今不知在何处瘪着!他若是敢出现,老子一拳打爆他!”

    熙皇太子一指点去,紫光凝聚,化作无穷剑气,霸道绝伦,哈哈大笑道:“少尊豪气过人,不过你今日必然败在我手!”

    神城中,诸多神魔看到这两位年轻高手交手,不由连连赞好。岳幼娘撇了撇嘴,悻悻道:“这两人,一副欠揍的脸,别人稀罕他们,老娘不稀罕。若是教尊在此,他们敢放个屁出来?”

    慕烟儿皱眉道:“他们嘴上响亮,也是没有办法,教尊又不在。”

    岳幼娘双眼贼亮,笑嘻嘻道:“不如这样,小席子,你与我一起打出去,你挑一个,我挑一个,打得这两个嘴炮屁滚尿流,也算为教尊出了口气!”

    席重犹豫道:“他们正在交手,咱们上去把他们揍了,这样做有些不太好吧……”

    “你怕了?”

    岳幼娘冷笑,道:“有金师叔和鹫师叔在,你还怕?”

    席重迟疑一下,取出一块黑巾蒙在脸上,道:“蒙上脸就不怕了。”

    岳幼娘也取出黑巾蒙面,心花怒放道:“难怪教尊说你稳重,你果然比较稳重,蒙上脸打了人之后便走,便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做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