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大闹诸天

第七百八十六章 大闹诸天

    “长乐公子被人追杀得如同丧家之犬,已经逃了一个多月时间,连逃过数十座神界了。到底是何人如此胆大妄为,连光武神帝之子也敢追杀?”

    江南追杀长乐公子,早已轰动神界诸天,每过一处,便引起巨大的轰动,引得不知多少神界强者和巨头观战,诸多巨头坐镇虚空,评头论足,让长乐公子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辗转逃过一座座神界,统治这些神界的强者和巨头对他的落难视而不见,反而屡屡现身,观看这场大追杀。

    他被江南屡次追上,屡次将他打残,打得他的肉身崩溃,没有疗伤的机会。他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这些神界的强者和巨头非但不出手相救,反而四处传播此时,让这件事越闹越大,大得诸天皆闻!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长乐宫很快便会得到消息,坏处就是,他的名声彻底臭了,臭不可闻。

    他也是有问鼎帝位雄心的人,野心勃勃,才情又高,再加上他是帝子,背后有长乐宫这个庞然大物的支持,前途可谓无量。

    诸天年轻神主之中,能够与他争雄被他放入眼中的,唯有另一位帝子未央公子而已!

    而如今,他堂堂一尊神主,一位帝子,被一尊“蝼蚁”般的神明追杀,而且追杀这么久,这么狼狈,就算他能够逃出江南的追杀,日后在诸天万界的强者面前,也会抬不起头。

    这是他毕生最大的污点!

    杀死一个人,固然是极大的惩罚,而现在长乐公子身败名裂,却比死还要难受。让他今后都无法抬起头做人!

    而且,江南在追杀他的途中,修为实力还在不断增长提升,让他一次又一次逃脱的难度渐渐增大,越发狼狈,伤势越来越重。

    “追杀长乐公子的到底是谁?”

    他每逃往一地,便听到诸多神魔的议论声。肆无忌惮的讨论此事。

    “玄天教主?此人好大的气魄,连长乐宫的公子也敢追杀,胆大包天!”

    “什么?此人还在神都之中斩杀了长乐公子麾下所有的神官神将?连其麾下六神主,君山、单云山、康寅等人都被他杀了?”

    “长乐公子的弟子无一生还?还有他的两个女人也是死在这位玄天教主的手中?”

    ……

    “我哥哥长乐,这次只怕要一蹶不振了。”

    紫霄天未央宫中,未央公子很快也得到消息,这位公子面带笑意,环视左右,笑道:“他这一次肯定会比死还要难受。我特别想看一看他如今的表情。不过可惜的是,两位母后很快也会出手……”

    他叹了口气,遥望远处那一重重宫阙,轻声道:“毕竟长乐哥哥也是皇室,皇室的威严,岂能冒犯?其实。我还是很期待这位玄天教主,将我哥哥斩杀的。只是我母后已经去了长乐宫相商……”

    远处那一重重宫阙便是长乐宫,未央宫主华仪万方。率领未央宫的诸多古老的存在进入长乐宫,长乐宫主率众相迎,两位光武神朝的帝后气息弥漫紫霄天,诸多古老的存在气息撼动诸天。

    两大后宫的强者聚集,这是一股无以伦比的势力,足以震慑诸天万界,长乐未央两位宫主的实力深不可测,她们是能够成为帝后的女人,每一位都风华绝代,无人知道深浅。

    长乐宫中。一面巨大的明镜升起,两位宫主看着明镜中,江南追杀长乐公子的景象。周身神光流动,默默无语。

    “这场闹剧,该结束了。”未央宫主开口,幽幽的叹息,很是悦耳动听。

    接着,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轻轻从神光之中探出,向诸天中的一座神界拍下,这一掌没有一丝烟火气息,没有人间气象,但却恐怖无比,连神界的重重诸天壁垒都轻易拍碎,如玉般的手掌飞出紫霄天时,便已经变得无比巨大,如同摩天之手,蕴藏无以伦比的威能!

    “两位宫主出手了!”

    这只手掌飞临一重重神界诸天时,引得不知多少神界强者和巨头纷纷观望,一个个心头大震,有些惊惧的看向这只白玉般无暇的女子手掌。

    光武神帝虽然转世,但他的女人依旧是镇压万界的强者,足以与当世最强的存在争雄!

    “两位宫主亲自击杀玄天教主,是要震慑诸天,让其他有异心的巨头安分一些么?”

    “这下有好戏看了!”有人低声笑道。

    这只手掌飞过玉皇天时,只见玉皇天中也有一只洁白的手掌飞出,轻轻斩向未央宫主的手腕,风轻云淡,让诸多观望的神界强者和巨头心中皆是一震。

    只见那两只白玉般的纤纤玉手指尖跃动,没有一丝真火,甚至连虚空都不曾震动分毫,但却恐怖无比,瞬息之间便交换了数十种攻击。

    咔嚓,一声脆响传来,其中一只纤纤玉手突然折断,神血长流,随即复原如初,依旧白玉无瑕。

    这时又有一只玉手从紫霄天中飞来,三只纤纤玉手在玉皇天中争斗,不相上下。

    “东极妖狐,你放肆了。”

    “你身为妖族,还想登临帝位不成?若是你的旧部还在,说不定还可以与我们相争,不过你的羽翼都已经被剪除,今日便将你打回原形,贬回妖界!”

    长乐宫中传来两个动听的声音,接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迈步走出长乐宫,下一刻便降临到玉皇天中,这两位女子华贵无比,皆有母仪天下之相,竟然真身降临到玉皇天,亲自与东极神君相争。

    与此同时,长乐宫中,一**大军开拨,在古老的神尊率领下,离开紫霄天,向长乐公子所在的神界出发!

    这是长乐宫未央宫真正的本钱。长乐公子被人追杀,几乎惨死,身为长乐宫的势力,岂能坐视长乐公子被杀?

    这一支支大军开拨,是何等的惊天动地,一艘艘巨舰横空,无数旌旗飘展。一座座神城轰然开动,驶出紫霄天,无数炮口开启,杀气腾腾!

    这些大军驶到玄青天时,玄青天乃是荒祖神君的地盘,只见无数巨人战旗飘扬,与两宫的神兵神将对峙,一尊蛮族的神尊高声叫道:“奉老祖之命,我玄青天宵禁。禁止一切势力经过,还请各位道兄绕道!”

    两宫的诸多古老存在大怒,一尊神尊厉声喝道:“荒祖挡我们去路,这是要造反不成?”

    那位蛮族神尊哈哈大笑:“放屁!如今没有神帝,我们宵禁怎么算是造反?”

    一尊文官模样的神尊上前,冷笑道:“如今神阳高照。又不是夜晚,宵禁最低也应该是晚上宵禁罢?”

    玄青天中,挂着数以千计的太阳。照耀玄青天神界,神光通宵,却在此时,一面面大旗飘展,将这些神阳纷纷遮挡,天色顿时黑暗下来。

    蛮族的诸多神人纷纷大笑道:“把太阳盖起来,天不就黑了?”

    两宫诸多强者被气得脸色铁青,怒喝道:“绕道!”

    过了良久,这一支支大军才绕过玄青天,来到紫薇天。只见紫薇天中无数神魔混战,杀得天翻地覆,变成一个个巨大的战场。

    “你们是叛贼请来的救兵么?”

    一尊神尊瞥见两宫的大军。杀气腾腾,高声叫道:“我家圣皇受伤,各部叛乱,如果不是叛贼的救兵,那就闪开,免得伤及无辜!”

    “什么叛贼?”

    两宫的古老存在大怒,一尊脾气暴躁的神尊喝道:“你们做戏也做得像一些好不好?杀了半天,没有一个人流血!”

    那文臣模样的神尊冷笑道:“不要动气,圣皇也是要拦下我们,我们绕过去!”

    待到了青华天,两宫的大军又遇到咄咄怪事,只见黑水滔天,遮天蔽日,一重重空间被黑水分割得化作无数个时空,混乱不堪,圣母元君那女人率众在青华天中兴风作浪,让大军无法通过。

    “若是一路路挡下去,待我们寻到长乐公子,只怕公子早就被人杀了!”

    两宫的古老存在大怒,喝道:“闯过去!我就不信,混乱元君那个女人胆敢与我们两宫开战!”

    大军驶入青华天,只见空间混乱,这一支支大军凭空消失,待无数神魔杀出虚空,只见他们又回到紫霄天,一个个气得暴跳如雷。

    唰——

    漫天黑水消失,青华天晴空如洗,平静下来。

    “老娘倒要看看,光武神帝那小兔崽子会不会跳出来救他儿子!”青华天中,某个一肚子黑水的圣母元君咯咯笑道。

    而在此时,长乐公子已近油尽灯枯,终于被江南挡下,长乐公子抬头看去,只见虚空之中,江南的前世真身来生真身各自率领四大化身,组成一座座大阵,封锁空间,在他头顶,神王旗猎猎作响,将虚空炼成一体,而在他脚下,造化仙鼎浮现出来,鼎中仙光氤氲。

    而在正面,江南迈步向他走来。

    “乱臣贼子!”

    长乐公子披肩散发,突然放声大笑:“你太弱了,杀不了我!我乃神帝之子,有帝血护体,上承天意,我便是天子!”

    “你有光武神帝的血脉,也有长乐宫主的血脉,我的确难以直接将你斩杀。追杀你这么久,我岂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江南没有否认,点头笑道:“所以我打算将你体内的帝血和长乐宫主的血脉炼出来,将你炼死。”

    “开天!”

    江南与其他两大真身叱咤,各自施展开天印,长乐公子被三道斧光切过,头颅被斩,四肢被切,分成数段,纷纷落入造化仙鼎之中,这些肢体依旧在试图重聚,帝子强大的生命力可见一斑。

    轰隆隆——

    鼎中,一座座大阵升起,化作天地交徵大阵,太极大阵,四象通天大阵,大五行灭绝大阵,**八荒大阵,分别镇压一段肢体。

    江南所有的化身真身纷纷飞起,落在造化仙鼎的四周,立刻催动大鼎,将一座座大阵激发,提炼长乐公子体内的光武神帝和长乐宫主的血脉,待到这些血脉提炼出来,一时三刻便可以将这尊帝子炼成劫灰!

    “江道友,好久不见。”

    突然,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江南心中微动,循声看去,只见一尊少年神魔迈步走出虚空,向自己走来。

    “你我的确好久不见。”

    江南目光闪动,看向来人,轻声道:“大圣王,你这次来,莫非是要替光武道兄做个说客,让我放过长乐公子不成?你我交情不坏,不至于要为区区一个长乐而翻脸罢?”

    那尊少年神魔强大无比,赫然是同样出身自元界镇天星域的大圣王,如今已经修成真神,气息狂暴,带给江南无以伦比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