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八十三章 血债血偿(大高潮,求保底月票!)

第七百八十三章 血债血偿(大高潮,求保底月票!)

    单云山眼中jīng光闪动,悍然出手,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的杀招,只听嗡的一声,一面巨大的齿轮出现,出现在他手中,齿轮周边都是锋利至极的刀片,如同锯子。

    单云山神主怒吼,用力一掷,只见齿轮飞速转动,瞬息间切破重重虚空,出现在江南所在的星空之中,向江南切去!

    嗡嗡嗡——

    这面巨大的齿轮震荡,猛然间无数面齿轮从这面齿轮之中迸发出来,霎时间便多达数十万面之多,从四面八方向江南狠狠切下!

    与田丰神主一样,他没有像秦流云与丹崖神主那样只动用神通,而是一上来便催动自己赖以成名的法宝,裂天轮!

    无数面裂天轮四面八方攻袭而至,江南面sè凝重,挣扎起身,强行催动森罗魔帝法相,万臂展开,无数手指跃动,叮叮叮与这些飞速切来的齿轮碰撞!

    只见漫天的裂天轮如同蝴蝶般上下翻飞,一次又一次向江南狠狠扑去,随即被一根根手指点飞!

    这正是善于力破万法的断狱大神通,虽然一次又一次从江南手中使出,但给神都诸多神魔的震撼依旧无以复加,这门神通将力量的运用演化到极致,可以让人以弱胜强,以最小的代价,破去最强的攻击!

    只听无数声脆响不断传来,只见漫天翻飞的裂天轮陡然紊乱,无数齿轮不受控制般相互撞击,单云山神主的这一击,赫然被江南破去。

    而在此时,江南的森罗魔帝法相再次被震碎,万臂悉数碎去,肉身几乎被震成肉泥!

    他受的伤势更重,难以起身,整个人似乎在一瞬间也苍老了许多,神都之中的所有神魔看得分明,心中不由恻然。

    “江教主被这些神主逼得一次又一次爆发自己的潜能,只怕燃烧寿元作战,再过不久,便要油尽灯枯了……”

    “他就算能活着走出勾陈天,恐怕都要命不久矣,活不了多久了……”

    “这样的人才,被几尊神主逼杀于此,真是可怜可叹。”

    ……

    江南勉强恢复肉身,挣扎站起,目光遥遥向神都看来,气若游丝道:“这一击,江某接下了,还有谁想要拦我去路?一发来吧!”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再难一战,如今开口,不过是靠一股不屈的意念支撑!

    一尊神明,连续对战四尊神主,这已经是难得可贵的成就,虽败犹荣,虽死犹荣!

    铮!铮!铮!

    无数面裂天轮突然两两合并,顷刻间数十万面裂天轮聚为一体,变成一面巨大的齿轮,单云山身形一闪,从望月楼中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星空之中,江南的对面,抬手将裂天轮抓在手中。

    “玄天教主,谁说你过了我这一关?”

    单云山冷笑,裂天轮嗤的一声,向江南的脖子切下!

    神都之中无数神魔哗然,纷纷破口大骂,单云山杀气腾腾,向江南痛下杀手,冷笑道:“别人跟玄天教主定下一招之约的规矩,但单某可没有!我奉长乐公子之命,取他人头,不死不休,谁敢说我不守规矩?”

    神都中的无数神魔渐渐沉默下来,刚才单云山的确没有说过只攻击江南一招,他的确没有违反规矩。

    但是一尊神主,向一个油尽灯枯的神明出手,而且是在车轮战之后,这种作为极为令人不齿!

    “这分明就是谋杀!”望月夫人脸sè微变,低声道。

    “的确是谋杀。”

    路风尘怅然一叹,道:“看来江教主不得不动用玉皇金书了。唯有玉皇金书,才能助他度过这场大劫……”

    他的话音未落,只见江南惨笑,突然祭起一个古sè古香的宝盒,漂浮在星空之中,厉声喝道:“单云山,你欺人太甚,真的以为我杀不了你?”

    单云山突然露出喜sè,只听虚空之中一个洪亮的声音陡然传来,淡然道:“你的确杀不了他。”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定格,只见一只如玉般的手掌从虚空之中探来,轻轻抓下,将那古sè古香的宝盒摘走。

    “长乐公子!”

    神都之中,路风尘脸sè剧变,陡然长身而起,惊疑不定的看向虚空之中那只手掌探来的方向。

    只见虚空晃动,诸多神魔一一浮现出来,巍巍晃动的神躯挺立天际,一尊尊神魔伟岸无比,长乐公子在群神环绕之中,群神如星,而他如月,众星捧月,有如神庭,而他则是神庭之主!

    长乐公子脸sè漠然,向江南看来,眼眸中没有半分的感情流露,仿佛在看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这是本王之物,如今又落回本王手中,可谓物归原主。”长乐公子收回目光,轻轻抚摸掌中的宝盒,含笑道。

    他身后四重天庭动荡,一重天庭一神朝,诸天神朝之中,一尊尊投靠在他麾下的长乐宫神魔纷纷浮现出来,诸天神魔礼赞,长声笑道:“公子算无遗策,坐视跳梁小丑搔首弄姿,蚍蜉撼天,却不知一切早就在公子算计之中!”

    “此宝失而复得,跳梁小丑灰飞烟灭,无不应证公子英明神武!”

    长乐公子脸上露出笑意,江南连杀他两个女人,杀他两位得意弟子,这是奇耻大辱,他岂能容忍,岂能任由江南逍遥?

    自他出世以来,一直是诸天万界最受眷顾的人,因为他是帝子,光武神帝之子,诸天的荣耀和神光集于一身,他是诸天万界最为耀眼,最为尊贵的存在!

    江南竟然敢杀他的女人,杀他的弟子,注定是个死人!

    不仅如此,江南必须死在他的手中,方能让他舒心!

    不过,长乐公子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便是猜到玉皇金书落在江南手中,这张玉皇金书没有出现,长乐公子亲自出手击杀江南便会有诸多不可控的危险。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更何况他是神帝之子?

    因此他在等,等江南不得不祭起玉皇金书,那就是他夺回金书的机会!

    而今,终于如愿以偿!

    “玄天教主,我也给你一击的机会。”

    长乐公子周身一尊尊神主真神天神林立,簇拥着他,含笑向江南看来:“你只有一击的机会,若是你不死,你我的恩怨,一笔勾销。”

    单云山哈哈一笑,收了裂天轮,径自来到长乐公子身边,居高临下俯视江南,笑道:“玄天教主,我家公子大度,你还不出手?”

    江南已近油尽灯枯,身躯摇摇晃晃,似乎已经站不稳。

    路风尘忍不住高声道:“长乐公子,不要欺人太甚,你要打,我来和你打!”

    “路兄!”

    江南突然长长吸了口气,挺直腰杆,面sè惨淡道:“多谢路兄的好意,不过这是我与长乐公子的私怨,我要亲自解决!”

    他迈步向长乐公子走去,身形踉跄,低声笑道:“长乐公子,我一直在等你前来,你终于来了……”

    长乐公子面带微笑,看着他接近,仿佛看到一个少年强者垂死挣扎是一件非常有趣,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江南突然停下脚步,气sè仿佛好了许多,侧头笑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我给你的宝盒,是不是真的就是输给我的那个宝盒?你要知道,江某在下界时便是造假出身,本教自认第二,便无人敢认第一。”

    长乐公子脸sè微变,急忙取出宝盒,掀开看时,只见宝盒中放着一页金纸,上书“你大爷”三字。

    “你算计我,我何尝不是在算计你?”

    江南哈哈大笑,神采飞扬,哪里还有遭到重创垂死的样子?

    他周身的气血如同汪洋大海,无数道则化作汹涌澎湃的大洋大海,化作陆地山川,化作升腾而起的rì月,化作璀璨群星,灿烂星河。

    他身上的神王旗哗啦一声展开,飞起,切入虚空,消失不见!

    “退!”

    长乐公子爆喝,身形尚未来得及移动,神王旗已然出现在他的上空,旗中落下一个宝盒,宝盒被大旗散发出的一缕威能碾碎。

    接着,浩浩荡荡的帝威滚滚而出,镇压诸天万界的帝威一瞬间临世,仿佛有一尊古老的神帝降临!

    “光武道兄赐鉴:弟闻兄之名久矣,心甚仰慕,偶得一法,诉与兄听……”

    宝盒破碎的一刹那,一个浩大的声音响起,那是玉皇金书中传来的声音,是当今天界的玉皇送与光武神帝的手书,另一个宇宙的神帝声音之中包藏着汹涌浩瀚的威能,在这一刻爆发!

    一个个金光灿灿的文字照耀虚空,粉碎一切,滚滚的音波震碎一切!

    这一页金书虽说威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但剩下的丝丝缕缕的威能,依旧能够碾碎神尊!

    甚至连勾陈天神都之中,诸多神魔都被震得七倒八歪,金灿灿的文字每浮现出一个,他们便身躯大震,声音每响起一个字,便将他们震得吐血!

    更为关键的是帝威,那种镇压万古的神帝之威,压得他们道心溃败,不知多少人跪伏下来。

    几尊古老的神尊从神都之中浮现出来,催动一座座神城,封锁神都,一**神光冲天而起,罩住星空,这才将玉皇金书的余波抵挡下来!

    神王旗被震得翻滚,不知飞往星空中的何处,与此同时,江南早就化作一道星光远远顿开。而长乐公子和麾下诸多神主、真神、天神正处在玉皇金书威能爆发的中心,承受的威能冲击是何等猛烈?

    “诸天神朝!”

    长乐公子的反应不可谓不及时,诸天神朝一卷,便将身边诸多神官神将统统卷起,落入自己的四重天庭之中,无数道则从这些神官神将的体内飞出,道则相连,一瞬间提供给他无穷无尽的法力!

    “天钟地鼓!”

    长乐公子厉喝,眉心之中一钟一鼓飞出,天钟罩下,地鼓震荡,硬撼玉皇金书的冲击!

    当当当,咚咚咚,钟鼓长鸣!

    天钟地鼓乃是长乐宫中收藏的最为强大的神尊之宝,两件神尊之宝的威能,赫然被他集合神官神将之力催发到极致!

    轰轰轰——

    毁灭般的帝威席卷横扫,天钟眨眼间便千疮百孔,一道道裂痕浮现,嘭的一声炸碎,防御最强的天钟一破,地鼓也顿时被摧毁。

    没有了天钟地鼓的守护,只一瞬间,长乐公子与诸天神朝之中的诸多神官神将纷纷遭到重创,一个个口中吐血,甚至有些神魔直接被碾碎。

    “华盖天幢!”

    长乐公子厉喝,又是一面华盖飞出,化作一座三十三重天幢,徐徐罩落,随即也被玉皇金书的威能摧毁。

    他眉心闪动,一件又一件神尊之宝飞出,家底之雄,令人无法想象。

    不过,任由他法宝众多,也难挡玉皇金书之威,悉数毁在尽数尽数威能之下。

    他诸天神朝之中的神魔已经死了一遭又一遭,肉身重聚了许多次,修为实力大损,无数道则被碾碎化作齑粉,即便是单云山、君山等神主也被震碎了不知多少次!

    嘭——

    长乐公子的肉身炸开,却在此时,玉皇金书中传出的那个声音终于吐出最后一个字,那一页金光灿灿的金书滋啦一声燃烧,化作灰烬。

    长乐公子重聚肉身,哇的吐了口血,跪坐在虚空中,一身受创,狼狈不堪,他的诸天神朝之中,一尊尊神魔气血枯败,气息萎顿,比他还要狼狈。

    “公子居然能够挡下玉皇金书的威能,本教十分佩服。”

    神王旗卷动,江南从星空之中走来,jīng力旺盛的不像话,大步向长乐公子走去,微笑道:“今rì,便让本教送公子上路罢!”

    长乐公子霍然站起身来,胸中怒火滔天,冷冷的看着江南走近,哂笑道:“本王与麾下群臣虽然遭到重创,但也不是你这等小人物所能媲美!诸天神朝!”

    四重天庭之中,数以千计的神魔身躯一震,体内残存的道则不由自主飞出,密密麻麻融入到长乐公子体内!

    长乐公子依旧无比强大,虽然他遭到重创,虽然他麾下群臣遭到重创,但这些法力道则加在一起,依旧拥有神主的伟力!

    “断狱,破!”

    江南身躯一动,无数指影飞出,轰然与诸天神朝相碰,诸天神朝顿时瓦解,一尊尊神魔身不由己从长乐公子的天庭之中飞出,四面八方跌去。

    长乐公子吐血,倒跌出去。

    “长乐公子,你以为我借四尊神主之手磨练断狱大神通是在开玩笑么?不修成断狱,何以破解你的诸天神朝!”

    江南轰然杀来,一道开天印向长乐公子劈下,大斧开天,开辟混沌,要将光武神帝的这位帝子生生劈杀当场!

    “我的目标,不是活着走出勾陈天,而是你!”江南仰天长啸,杀气弥漫。

    “保卫公子!”

    君山神主厉啸一声,一尊尊神魔疯狂向江南扑来,密密麻麻,足足有三五千尊之多,其中甚至还有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的神主、真神!

    与此同时,君山神主与单云山神主二人,架着长乐公子飞速后退。

    “统统给我死!”

    江南爆喝,两大混沌界域展开,笼罩方圆数万里,如同大磨盘绞杀一切,界域之中,神血涌动,一尊尊神明、天神、真神被绞杀得血肉模糊,顷刻间死了三四千尊神魔!

    “杀!”

    他裹挟着未死的那些真神、神主,向长乐公子冲去,要赶尽杀绝,将光武神帝这个儿子斩杀,为中土,为东极圣城惨死的冤魂报仇,血债血偿!

    ————大高cháo!而且是四千五百字的大章大高cháo!月票,道友们,帝尊急需月票!不看在一波接着一波的高cháo的面子上,也要看在宅猪生rì将至的面子上,投给帝尊一张月票吧!(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