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八十二章 你还有何底牌?(2月1号,求保底月票!)

第七百八十二章 你还有何底牌?(2月1号,求保底月票!)

    灵雪神主、步征步神侯和玉容小郡王等人虽然对江南颇为欣赏,但欣赏归欣赏,他们之间却没有多少交情,还不至于让他们为江南打生打死。^——全站广告-—欢迎访问^^

    而且无论是秦流云还是田丰神主背后代表势力都非同小可,为了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人,得罪这样大势力,有些得不偿失。

    因此他们虽然欣赏江南,却也只能坐视。

    “夫君,你回来了!”

    突然,望月夫人瞥见一支楼船舰队从遥远星空深处驶来,一艘艘楼船上旌旗飘扬,上书“神都”二字,心中微动,急忙悄然间神识波动,穿过虚空,向楼船上路风尘传音道:“夫君,玄天教主要被人打死了,你还不出手相救?”

    为首楼船上,路风尘路神侯屹立船头,闻言向战场中看去,只见田丰神主身躯屹立望月楼中,大袖飘飘,那吞噬万物绞碎万物大袖,却已然来到江南所那片星空之中。

    那片星空里,无数破碎道则和残破神躯遍地都是,是江南与秦流云和丹崖神主交手后留下痕迹。

    呼——

    这一袖将百万里虚空吞噬,绞碎,如同一个巨大黑洞,江南拼死驾驭神王旗,想要飞出这一袖笼罩空间,大旗飘飘荡荡,竭力向外飞去,却始终无法甩脱这一袖,始终袖口附近游走。

    那情形仿佛有一根无形绳索从袖口中飞出,拴住神王旗!

    田丰神主这一击之力,比秦流云丝毫不弱。显一代神主强大和霸道之处!

    “神袖吞天?好霸道一击!”

    路风尘动容,却没有救援江南,而是身形一闪,来到神都望月楼中,田丰神主心中凛然。低声喝道:“路神侯,莫非你要干涉于我?”

    路风尘摇头,道:“我岂会因为玄天教主而得罪未央公子?”

    田丰大笑,放下心来,全力催动神袖吞天,他这一击,与秦流云和丹崖神主攻击还有所不同,秦流云宝塔灯轮和丹崖神主天下大狱,都是纯粹神通,并没有祭起法宝。 而他这一击却是祭起法宝。法宝与神通相容之后展开一击!

    他祭起法宝便是他衣袖,也是一件神主之宝,神袖吞天便是将衣袖威能与神通威力结合,爆发出无穷神威!

    虽然田丰神主修为实力比秦流云稍逊一筹,不如丹崖神主。但是这一击却极为强大。绝对有绞杀江南实力!

    “夫君真不救玄天教主?”

    望月夫人忍不住传音道:“玄天教主姐姐乃是东极神君,若是救下他,东极神君必然会对我神都青睐有加,我神都有这尊神君庇佑,浩劫之中便多了几分保全之道……”

    “我与玄天教主相交,是兄弟之间情谊,岂能算计结交他得失?”

    路风尘摇头,神识波动:“何况,他也用不着我去救。他战斗到至今,还未祭起玉皇金书罢?既然未曾祭起玉皇金书。便说明他还有余力,自认自己尚未到绝境。”

    “玉皇金书?”

    望月夫人微微一怔,突然醒起江南、路神侯与长乐公子打赌时,长乐公子取出一个宝盒作为赌注,里面封印这一页金书,是天界玉皇亲手所书,送交光武神帝战帖,这张战帖之中,还蕴藏天界玉皇一式神通残存威能!

    长乐公子亲口所说,金书中残存威能足以灭杀一尊神尊!

    “教主将混沌异火送与我父,其他宝物他都不要,不过我还是将这页金书送给了他。”

    路风尘微微一笑,传音道:“这一页金书威能,可以横扫诸天了,除了神君这个档次存,谁能抵挡?对付神主自然手到擒来。”

    望月夫人也自放下心来,不过还是有些担心:“田丰神主攻击是何等强横,他已经遭到重创,真能凭借自身实力挡下这一击?”

    路风尘皱眉,江南如今状态很是不妙,他已经连续接下丹崖神主与秦流云一招神通,此刻遭到前所未有重创,一身修为能够动用多也不过两三成,这是他虚弱时候,田丰神主又是全力出手,甚至连法宝都已经动用,这一击路风尘也不认为江南能够接下来。广告太多?有弹窗? 界面清,全站广告

    江南混沌界域被破,各种道则破碎,肉身遭到重创,除了玉皇金书,还有什么手段能够挡下田丰神主?

    唰——

    神王旗陡然一卷,包裹江南周身,化作一件法袍,护住他肉身,而此时,田丰神主神袖吞天业已来到江南头顶,大袖震荡,如同一只吞天大口,将江南吞没!

    这只大袖刚刚将江南吞没,袖筒之中无数毁灭般波动便径自传来,那是田丰神主道则洪流,亿万道刀光剑影,粉碎一切!

    江南身披神王旗,长长吸了口气,依旧冷静万分,冷静地不像话,他眉心紫府之中,滚滚本初灵液涌出,迅速滋润他肉身和道则。

    他融合之地收集本初灵气多得无法想象,连同自己前世身来生身与其他化身一起搜刮本初灵气,灵气浓郁得凝结成湖泊!

    他九大化身突破到天神境界所花费本初灵气灵液,不过是他搜刮灵气灵液小小一角,连三成都没有!

    本初灵气灵液太过于稀有,他一直不舍得动用,而现,唯有动用这些灵气灵液,才能度过眼前难关!

    本初灵气灵液是何等精纯,何等霸道,一股脑涌入他体内时,顷刻之间便让他肉身复原,一吸一呼之间,江南无数破碎道则开始重聚。胜从前!

    这股灵气灵液滋润之下,他修为突飞猛涨,不仅如此,他前世身来生身和十二尊化身受到损伤也飞速复原!

    铮铮铮——

    无数道指影从他周身绽放,顷刻间便充斥神袖所有空间。与神袖中各种力量碰撞!

    江南身躯巨震,颤抖不休,肉身再次炸开,神血四溅,每一次碰撞,他都承受难以想象压力,这对他是一种致命威胁,同样也是一种巨大磨练锤炼,让本初灵气以汹涌速度炼化,让他肉身和法力以速度恢复和壮大!

    “断狱神通!”

    神通爆发。田丰神主那巨大袖筒突然间抖动不休,接着这件神主之宝嘭一声炸开,被撕裂成千万道碎片,露出一只光秃秃胳膊!

    田丰神主吃了一惊,胳膊一拧。拳头如枪。狠狠向江南轰下,冷冷道:“玄天教主果然不凡,不过我这一式神袖吞天神通下半式才是真正杀招!”

    他这一拳依旧是神袖吞天中一部分,是神袖将对方吞噬一刹那,拳头从袖中捣出,将对方击碎,只是江南破去他神袖速度太,让他还未来得及使出这一拳,便将神袖破去!

    这一拳是道则和威能高度凝聚一拳,充满难以想象破坏力。江南本身便已经与神袖碰撞之中遭到重创,即便是本初灵气灵液强大能量也未能让他完全恢复,神都和望月楼中诸多神魔实不知道他还能如何接下这一拳!

    “太极神帝,出来!”

    拳头未至,便将江南震得吐血,却此时,只见江南眉心中光芒一闪,一尊太极神帝化身横身挡江南身前。

    “打算让你化身替死么?区区一尊天神化身而已,轰碎这尊化身,我还是能将你轻易击杀!”

    田丰神主哈哈大笑,一拳轰太极神帝化身之上,只见无比恐怖悸动从那里传来,无数碎裂血肉飞溅,道则统统化作齑粉,断裂骨头渣子咄咄咄四面八方射去,甚至几根碎骨洞穿遥远之处几颗星球,将那几颗星球射穿出一个个大洞!

    田丰神主惨叫声传来,他这条手臂赫然断得一干二净,巨大破坏力将他这条手臂粉碎,那些破碎血肉、骨骼和道则赫然是他这条手臂!

    轰隆——

    他这一击将江南太极神帝化身击飞,狠狠撞江南身上,将江南和太极神帝化身击飞数百万里才堪堪停下。

    江南被撞得大口大口吐血,神情加萎顿,而太极神帝化身一身道则都被洗去,化掉得一干二净,但是这尊化身却没有被击碎,相反,这尊化身依旧毫发无伤,连皮肤都没有损耗半点。

    无数神魔哗然,纷纷向江南这尊化身看去,神都轰动!

    “这尊化身挡下了神主必杀一击,甚至连神主手臂都被震碎,这尊化身是以神尊肉身炼成么?”

    “不可能是神尊肉身!就算是神尊肉身,也不可能挡下神主全力一击也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田丰神主痛得脸色苍白,全力催动道则,碎掉手臂很恢复,心中惊疑不定。

    江南这尊太极神帝化身肉身之强,连他手都被震碎,道则也被震碎,简直强得离谱!

    不过他却不知道,江南这尊太极神帝化身是以森罗魔帝之手血肉和骨骼炼制而成,森罗魔帝是何等存?

    皇道极境大高手,他手掌管被抽干了所有道则,但依旧不是神主所能媲美!

    以他手掌血肉和骨骼炼制而成化身,管是天神境界,也不是一尊神主所能击破!

    “玄天教主这小子看起来好像随时可能死掉样子……”

    秦流云眯着眼睛打量依旧吐血江南,突然笑道:“他后一个底牌被掀开,如今他化身道则被毁,化身没有了修为,根本无法催动,他底牌没了,估计任何一尊神明都可以轻易斩杀他吧?”

    长乐公子麾下单云山神主突然站起身来,面带微笑,风轻云淡道:“我来送教主后一程吧。教主,你还有何手段,趁着你还有一口气,一发使出来吧。”

    江南咳血,一幅无比凄惨样子,有气无力道:“你猜……”

    ————2月1号,求保底月票!2月4号,是某猪生日,求道友们给猪一个惊喜吧!月票,打滚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