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生不逢时

第七百七十五章 生不逢时

    “流云神主,尊师的灯塔带来了么?”

    江南目光闪动,轻声笑道:“没有带来灯塔,你留不下我。”

    秦流云脸sè一沉,江南哪壶不开提哪壶,建武神尊上次亲自截杀江南,结果遭到重创,连灯塔都被打成齑粉,归来之后建武神尊便宣布闭关,重炼灯塔。

    不过,其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建武神尊并没有告诉秦流云,所以秦流云此次来为神都上尊拜寿,并未带着灯塔。

    “对付江教主,还用得着神尊之宝么?”

    突然一尊天神淡然道:“江教主又不是什么神主,不过是都天神界区区一个洗地的,若是教主有本事,又岂会沦落到去都天洗地的地步?”

    江南转眼看去,只见说话的那位天神衣着光鲜靓丽,实力极为不弱,属于天神之中的高手,身边还有一尊真神陪伴左右,显然来头不小,微笑道:“阁下是?”

    那尊天神傲然一笑:“文焕神尊门下,苍云生!我见过你出手,斩杀葛云真神,击杀钟天舒,的确有些能耐,不过你想在我们面前耍横,却还稚嫩了一些!别说几位神主出手,就算是我,想要拿下你也是轻而易举!”

    “原来是苍云天神。”

    江南淡然道:“我与几位神主说话,你算是什么东西?这里也有你插嘴的份儿?”

    苍云生脸sè涨红,他身后的真神踏前一步,森然道:“小辈。你过分了!云生乃是文焕神尊的得意门生。战绩无数。乃是天神之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他修成天神已经有万载之久,见过的天才数不胜数如过江之鲫……”

    江南哑然,失笑道:“修成天神都有万年之久,出门还带着nǎi妈,云生天神至今还没有断nǎi么?”

    苍云生大怒,拍案而起,怒喝道:“褚灏真神是我师兄,不是nǎi妈!”

    “褚灏真神保护你至今。还不是nǎi妈?”

    江南摇头笑道:“别闹了云生天神,你还是乖乖的回家吃nǎi为妙。”

    突然,又有一尊天神冷笑道:“玄天教主真是伶牙俐齿,可惜不是伶牙俐齿就能在这个乱世中活下去。想要活下去,还要看实力!”

    “阁下是?”江南向他看来,笑问道。

    那尊天神冷冷一笑,没有回答,而是头顶浮现出一口金斗,形如草帽:“江教主现在知道我是谁了?”

    江南看到这金斗,突然想起先天神灯的灯光大放时。有一位神界的神尊祭起金斗出手,企图将自己连同神灯、神侯府一起收走。可惜神都上尊与几尊神尊一起催动先天神灯,火烧勾陈天,将那金斗也烧得千疮百孔。

    这尊天神祭起金斗,显然是出自那位神尊的门下,他的金斗应该是仿制品。

    江南摇头道:“不知道。”

    “土鳖。”

    那尊天神冷笑一声:“我乃持法天王门下廉琮天神是也!你纵火行凶,烧了我神尊持法天王的神尊之宝,我此来便是要讨个公道!”

    “你师尊持法天王抢我法宝在先,你又来挑衅我,真的当本教是吃素的不成?”

    江南冷冷道:“廉琮天神,在场各位对我有威胁力的不在少数,不过你不是其中之一。不想死的话,滚球!”

    廉琮天神勃然大怒,当即便要祭起金斗,将这厮炼化成灰,突然望月夫人咳嗽一声,轻声道:“这是望月楼,还望各位担待一下,不要在这里生事。”

    廉琮天神冷哼一声,收了金斗,傲然道:“出了神都,便是你的死期!”

    江南微微一笑,环视一周,朗声道:“明人不做暗事,诸位还有谁打算向本教出手?”

    “玄天教主有如此豪情,那么便算我程观一个。”

    一尊真神饮酒,含笑道:“教主的人头很值钱,我想无论是长乐公子还是未央公子,都很乐意收下教主的人头。”

    “江教主认得章逸尊王的八阵图否?我乃章逸尊王门下弟子,鲞鱼真神!”

    “我师尊浦鲸上尊的手,被人烧断了,身为浦鲸上尊的弟子,岂能坐视不理?”

    “道人聂长空,与教主素无恩怨,不过见到教主既然连先天神灯这等宝物都可以送出去,所以很想杀人夺宝。教主身上一定会有很多了不得的宝物?”

    ……

    望月楼中,江南与众人谈笑风生,浑然不像是生死大敌,反倒像是老友聚会,还有诸多神明也各自报出名号,江南一一应答,没有丝毫动怒。

    过了良久,江南举杯笑道:“各位道友已经介绍了一遍,待会本教一一送诸位上路。”

    “江教主豪情干云,胸怀令人钦佩!”

    步神侯抚掌笑道:“我原本还很期待看两位女神主大打出手,但现在已经迫不及待要看江教主是如何从这个必死之局中逃脱了!”

    他说的不错,此时望月楼中,聚集了千余尊神魔,单单真神便多达上百人,其中神主更有数位,长乐公子麾下的单云山神主,未央公子麾下的田丰神主,建武神尊的大弟子秦流云,狱法天王的大弟子丹崖神主。

    其中,又以丹崖神主的修为实力最强,因为狱法天王乃是天界有数的巨头之一,丹崖神主身为其大弟子,更是深得狱法天王传授,其人乃是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两后宫的年轻神主之一,属于八天中的年轻神主!

    即便是步征、灵雪、玉容等人,也不敢说能够胜过他!

    其次便数秦流云,秦流云也是新一代的神主,实力虽说不如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两后宫,但也非同小可!

    况且。这只是明面上要对付江南的势力。还有不知多少人没有进入望月楼中。而是隐匿在外,等候江南离开神都便会向他出手!

    这股势力如果拧成一股,可以轻易摧毁一座神界诸天,比如像都天神界,七曜天神界这些没有神尊镇守的神界诸天!

    而江南却不过是一尊神明,尽管在神都之中已经展露出非凡的实力,足以与真神媲美,但是孤身一人与这样一批神主真神和千余尊天神神明拼命。绝对是一条死路!

    更何况,江南只要离开神都,他的敌人便断然不止这些!

    这注定是一场必死之战,江南还能如此的淡定从容,不能不让人敬佩。

    玉容小郡王突然眨眨眼睛,笑道:“灵雪姐姐,我们的风头都要被江教主夺去了,你若是再拖延下去,只怕咱们这一战便无人问津了。不如……”

    她霍然起身,娇小的身躯陡然向灵雪神主压去。这一刻,神都上空愁云惨淡。万里yīn云密布,玉容小郡王挟天地之威,轰然向灵雪神主击去!

    灵雪神主抬手,两只白玉般柔弱无骨的手掌交汇,沉闷的声响传来,两个女子如同触电般各自倒飞而出,消失在天际之外。

    随即只见半空中两道雪亮的白线从天际外飞来,再次碰撞,雷声在半空中滚动,只听一声叱咤传来,虚空深处,隐隐浮现出重重叠叠的酆都鬼城,鬼城之中一尊尊死去的神帝屹立,而在诸多神帝之前,玉容小郡王较小的身躯挺立,身姿曼妙,战役腾腾。

    在她对面,则是天都的灵雪神主,身后三千道朝霞,神光遮掩半边天空,金灿灿的神光之中传来恐怖的悸动,一道道神光如同琴弦,共有三千道神光化作琴弦,弦音如同神曲仙乐,意境高远,给人以无比庄严无比沉重的压迫感,也是惊人无比。

    “去神都外一战!”

    两个女人身形消失,下一刻便挪移到神都外。

    轰——

    玉容小郡王娇躯一动,身后的酆都鬼城倾轧而来,一尊尊死去的神帝加持,让她的这一击恐怖无比,有席卷诸天,镇压万界之势!

    铮铮铮——

    灵雪神主身后三千道神光拨动,仿佛以天地为琴骨,驾驭三千大道,纵横交错,与酆都鬼城硬撼,只见万万里虚空湮灭,只剩下两个娇小的女子身影!

    “果然开打了!”

    仙都的步征步神侯兴奋万分,笑道:“江教主,这两个女人谁都不服谁,这一次开打,反倒便宜了我们!”

    江南面sè凝重,点头道:“两位女神主果然实力恐怖,直追神尊,每一位的功法都极为强大,堪称帝级功法!”

    步征嘿嘿笑道:“谁让你去研究她们的功法?兄弟,你太不解风情了!你看,她们打起来的时候,前凸后翘,那翘动臀,那颤动胸,那扭动的小腰肢,要是能左拥右抱,将这二女收入帐中,啧啧……”

    江南额头冒出冷汗,突然,只听叱咤一声,两只雪白粉嫩的手掌穿破重重虚空,径自降临到望月楼中,轰然向步征神主拍去。

    步征怪叫一声,急忙伸手抵抗,不料这却是灵雪神主和玉容小郡王的合力一击,只见这位步神侯被两个女人一掌打飞出去,身躯轰隆撞破虚空,不知道被打飞到何处去了。

    江南额头冷汗冒得更多,嘀咕道:“幸好我没有接这茬……”

    “教主以为她们谁会赢?”望月夫人含笑道。

    江南摇头,道:“这我却看不出来。”

    他悠然道:“当今世上,正值乱世浩劫,能人辈出,连女子之中也诞生出许多了不起的存在,都有望证道成帝,可谓是一场盛事。只可惜,他们和她们,都与我生在同一个时代,可谓生不逢时……夫人,我去了!”

    江南迈步向神都外走去,望月夫人愕然,连忙道:“教主,你不等外子归来之后再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