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六十九章 一指碾死

第七百六十九章 一指碾死

    江南此言一出,长乐公子麾下所有神官神将都笑了,诸多神官神将对视一眼,心中会意,神识波动,相互交流看法:“三局两胜?这小子的确是下界的土鳖,哪里知道神界的宝物,此刻见到公子与路神侯豪赌,未战先怯,他怕了!”

    “他怕输,那就真的输定了!路神侯果然是个直肠子,鲁莽的夯货,选了这么个人!”

    “这一次公子要赚大发了,先天神灯这等混沌界先天神帝炼就的法宝,威力惊人得很,配上混沌异火点燃神灯,一盏神灯完全催动的话,足以能够与神君这等角sè硬拼了!”

    “催动先天神帝炼就的先天神灯,需要极为雄浑的法力才能办到,而诸天万界,若论法力雄浑,谁人能够超过我家公子,谁能比得上公子的诸天神朝玄经?”

    长乐公子也露出笑意,轻声道:“既然如此,本王又怎能不成全小道友?”

    路风尘心中一突,看了江南一眼,心道:“狠,真狠!江教主这厮,咬一口还不满足,还要多咬两口,比我还要狠!”

    江南忐忑不安的看了看路风尘,讷讷道:“路兄,你的意思是?”

    路风尘心里抽搐一下:“老弟,这样做不太好?”

    江南叹了口气,有些怯怯道:“一局的话,真的没把握……”

    路风尘悻悻道:“三局两胜么……老弟,我没有多少宝贝儿和他赌了,我家真的没有他家有钱。他老子是神帝。在位两百万年。搜刮了不知多少财富。我老子是神尊,今天过四十万年大寿,而且我老子小气,早就与我分家了。那个,我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先天神灯,我的其他宝贝儿都比不上先天神灯……”

    “路神侯,不如就赌小一点。”

    长乐公子麾下一位神官“善意”的笑道:“公子身上都是了不得的宝物,随便拿出一件。都能吓死一堆土鳖!既然神侯赌不起,不如我们和神侯赌。我的这件法宝,神侯看价值几何?”

    “老朽这里有穷耗万年才炼就的一颗万寿丹,原本打算留给自己延寿,不过既然神侯豪情万丈,那么老朽便将此丹当成一个彩头献出来。此丹虽然不能延寿万年,但是比五福寿桃这等珍宝也并不逊sè!”

    “神侯看我八宝琉璃塔!”

    “神侯,我得到公子赏赐,赐给我一块仙鸿佩,里面蕴藏一缕仙光!”

    ……

    路风尘额头逼出满头的冷汗。强挺直脖子,捋开袖子。脸sè铁青道:“你们想砸场子不成?好,老子和你们赌了!来人,去将老子的小金库搬过来!”

    他麾下几位神城的神将当即飞身离去,过了不久,吭吭哧哧扛来一座雄伟的神门。

    那神门高达百十丈,一道道符箓封禁,弥漫阵阵神威,显然里面封印着重宝。路风尘犹豫一下,似乎有些不舍得打开这座神门。

    远处,望月夫人率领几个宫女高声道:“老爷,不要过分了!咱们只有这点家当,你若是输光了,你自己去喝西北风,望月楼是我的嫁妆,才不分润你半点!”

    路风尘咬牙,挥手道:“妇道人家懂个屁!”

    望月夫人冷哼一声,脸sè有些不太好看,率领宫女离去,冷笑道:“难怪上尊大老爷这么早便与你分家,否则大老爷的家底,早晚被你败坏光!”

    路风尘讷讷道:“妇道人家……”

    “路神侯还赌么?”

    君山神主冷笑道:“莫非堂堂的路神侯惧内不成?”

    路风尘受不得激将,叫道:“老子会怕她?”

    他双手打出一道道神禁,这才小心翼翼的揭开一道道符箓封禁,一脸肉疼的取出一件件珍宝,向江南道:“老弟,你得有些把握赢了这些兔崽子才是,这可是我老子与我分家时赏给我的一些家当,是老哥哥我最后的家底……”

    江南抹了把冷汗:“路兄别说了,我有些心惊肉跳……”

    此刻,神都之中早就有不知多少人听闻这场豪赌,纷纷赶来,待看到各种宝光从那座大殿中蒸腾而起,一个个赞叹连连,纷纷打听内幕。

    待到听闻路神侯是与长乐公子对赌,更是让这些神魔赞叹不绝,连称土豪。

    “诸天万界,有资格与长乐公子对赌的,只怕也就是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两后宫这些土豪了?”

    “神都的路神侯虽然财力惊人,但是与长乐公子对赌,却还有些不够啊,长乐公子乃是帝子,拔出一根汗毛都比一般的神尊大腿还粗!”

    “我刚刚打听了,据说这场对赌却是长乐公子看中了一个刚刚进入神界的土鳖,想让他加入长乐宫,不过那土鳖傲气得很,对长乐公子说了一声滚。长乐公子大人有大量,不与他计较,说让门下神魔与他赌斗,他若是能够胜出,便不与他计较。结果,连路神侯也被牵连进来了!”

    “路神侯蒙受了不白之冤啊……”

    “我听闻,长乐公子的几个弟子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我听闻这几位神魔都是神界各大势力之中挑选出的出类拔萃的强者,随便放在任何一个神城之中,都属于宝贝疙瘩的人物!尤其是长乐公子的大弟子戴震,二弟子长孙叔荣,和小弟子潘庶昌,这三人更是出类拔萃,已经接近天神,战力更是接近真神,放在天神之中也属于顶级人物!”

    “长乐公子若是派这三人出战,那就真的是欺负人了。”

    ……

    而在远处,一艘画舫飘来,停泊在一座神城的上空,灵雪神主站在画舫的船头,细细打量望月楼的那座神殿,倾听属下神魔打探来的消息。噗嗤笑道:“坏蛋……”

    “我兄长与路神侯对赌?”

    未央公子周身群神环绕。听到属下的神魔传来的消息。突然皱眉道:“等等!你说因为一个下界上来的土鳖神明?那神明还与路神侯称兄道弟?”

    他来了兴致,搭眼向望月楼看去,突然冷笑道:“长乐兄长这次要吃个大亏了!我倒是那个土鳖,原来是玄天教主!我上次派人去杀他,结果只有田丰等神主活着回来,此人尚未成就神魔时便实力惊人,此刻成就神明,只怕更是了得!我正说要杀了他。没想到他自己却跑到神都来了!”

    一尊神主小心翼翼道:“要不要告知长乐公子?”

    “为什么要告诉长乐?”

    未央公子似笑非笑道:“虽然这个玄天教主是必死之人,不过看看他捉弄我兄长,打击打击他的锐气,那也是好的。”

    望月楼中,望月夫人抓着一把瓜子,嗒嗒的嗑着,笑吟吟的看着窗外对面的那座神殿,一个宫女小心翼翼道:“夫人刚才还气急火燎的,怎么如今便这般有闲情雅致了?难道便不担心老爷把家当输光了?”

    “我就担心,老爷赚得太多。会乐疯了。”望月夫人笑吟吟道。

    神殿之中,路风尘与长乐公子等人各自下好赌注。路风尘眼角肌肉跳动一下,道:“长乐公子,你派何人出战?”

    长乐公子微微一笑,轻声道:“庶昌,你下去指点他几招。不要把人打死了,本王要活的。”

    一尊少年神魔迈步来到神殿zhōng yāng,躬身向长乐公子和路风尘施礼,神情冷淡,一看便是久经战斗杀伐的狠角sè。

    路风尘脸sè微变:“庶昌?雍耀天的新晋神明,与少帅蒲昭、魔帅燕公戬齐名的潘帅,潘庶昌?长乐公子,此人何时拜入你的门下?”

    江南神情微动,连路风尘这等神侯都听过潘庶昌的名字,可见这个潘庶昌一定很有名气,多半是神界的年轻俊杰!

    “与少帅和魔帅齐名,倒也算有些本事。”他心中暗道。

    长乐公子目光闪动,含笑道:“庶昌素来有雄心壮志,在雍耀天只是屈才,他拜我为师,我长乐宫的一切典藏,任由他翻阅。如今他若是再与少帅魔帅交手,只怕少帅和魔帅,无法在他手下撑过百招。”

    “你下来!”

    潘帅潘庶昌看向江南,冷冷道:“这里场地太小,与我到外面交手!”

    江南依旧盘膝坐在案几边,没有起身,摇头道:“不用了。这里的场地对我来说已经足够用了,潘帅若是能接下我一指,便算我输了。”

    他抬手一指点出,神殿中的空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潘庶昌眼中,长乐公子、路神侯与诸多神官神将统统消失,只剩下一根指头!

    这根指头充塞天地,奇大无比,通体圆润如玉,指纹变成一条条无比粗大的道则,蕴藏难以想象的威能!

    而在那指纹下,隐隐可以看到无数种神通混合着鲜血在奔流,在沸腾,在他眼中,这根指头变得恐怖无比,指头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在目,甚至连这根指头在前进时穿透一重重空间,虚空在指头前片片崩碎都看得分分明明!

    潘庶昌心中生出无边的恐怖,飞速向后撞去,轰的一声将这座神殿撞开一个大洞,来到望月楼外。

    他奋声怒吼,身后一重重天宫轰然飞出,化作无边无际的壮观建筑,他的天庭浮现,无数神魔在天庭中震动刀兵,他周身神光绽放,照耀神都,这一刻神都也被照得通明一片!

    他的神通爆发,无数神通漫天飞舞,恐怖的威能澎湃激荡,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出声赞叹,赞叹他这一击的强大。

    轰隆!

    一根有如天柱一般的指头刺穿无数道神通,从天空中压下,啵啵啵击穿天庭和一重重天宫,向下轻轻一碾,将无比强大的潘庶昌碾碎。

    随即,这根指头轻轻收回到神殿中,而神殿的案几边,江南收回手指,风轻云淡道:“下一个。”

    点娘出bug了,帝尊页面几个按钮都不能用了,道友们帮我看看,就是那个“我投月票”、“打赏作品”和“投推荐票”按钮,道友们点点看吖~~诚实的猪。(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