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六十七章 神侯夫人

第七百六十七章 神侯夫人

    江南以星钟炼死钟天舒,本已经让许多前来拜寿的大势力蠢蠢yù动,这毕竟是一个结好后土天狱法天王的好机会,况且神都之中鱼龙混杂,本身便有不少势力是狱法天王麾下,都在暗暗盘算将江南斩杀,是不是会得到狱法天王的赏识。

    不过路风尘率众而来,明摆着袒护江南,让所有正yù向江南出手的强者心中都是一凛。

    勾陈天与后土天这两个庞然大物都是神界八重天之一,属于巨头中的巨头,这两大势力之间有着许多龌蹉,只是没有爆发出来。

    路风尘身为神都最为年轻的神主,又是神都上尊之子,神都上尊德高望重,在神界权势熏天,甚至为他弄了个神侯的封号,让路风尘在神都的威望极高。

    他负责神都的治安,若是想惩戒江南早就跳出来,而这厮显然是坐视江南将钟天舒打死,然后才跳出来,名义上惩罚江南,其实却是要将江南倾倒望月楼喝酒。

    “路神侯此举只怕有些不妥吧?”

    突然一位神主飘然而来,目光落在江南身上,随即转头看向路风尘,轻声道:“神侯负责神都治安,当知神都的威严不容侵犯,玄天教主在神都肆意杀人,而且杀的是狱法天王的弟子,狱法天王若是开罪下来,神侯能承担得起么?”

    “元景天的泰雍神主,何时投靠了狱法天王?”

    路风尘瞥他一眼,似笑非笑道:“钟天舒违反我神都的规矩在先,在我神都之中率众向玄天教主出手。而且还是偷袭。手段卑劣。玄天教主不过是出手反击。路某救援不力,以至于钟道友英年早逝,害得狱法天王白发人送黑发人,路某心中也着实悲痛,不过逝者已矣,只能徒叹奈何。好在打杀钟道友的凶徒已经被我成擒,望月楼中,我定然竭尽全力灌死他。还钟道友一个公道!”

    泰雍神主脸sè一沉,冷笑道:“神侯打算用美酒灌死他不成?你此举未免有失公允了吧?狱法天王若是怪罪……”

    路风尘脸sè也yīn沉下来:“狱法天王?你一口一个狱法天王,莫非是拿狱法天王来压我神都不成?泰雍神主,你就不怕我怪罪下来?我乃是御封的神侯,官职在身,神官之中属于二品的封疆大吏,你这么横,莫非你的官品比老子高?”

    泰雍神主脸sè涨红,结结巴巴道:“你不讲道理……”

    “官职大就是道理,拳头大就是道理!”

    路风尘撸起袖子。拳头捏得啪啪作响,冷笑道:“你这么横。区区的三品芝麻小神官便敢威胁我,要不比划比划,看看你的拳头大,还是我的拳头大!”

    泰雍神主被气个半死,半晌说不出话来,又不敢上前与他拼命,突然愤愤道:“匹夫!”

    “懦夫。”

    路风尘冷笑一声,挥手道:“把玄天教主这凶徒给我押到望月楼,我要灌杀这凶徒!”

    诸多神都的神兵神将哈哈大笑,拥着江南与路风尘扬长而去。其他后土天的强者和大势力见到泰雍神主吃瘪,也不敢多言。

    泰雍神主被一句“懦夫”憋个半死,目送路风尘与江南等人远处,勃然大怒道:“这混球,不过是仗着他爹是神都上尊,买来一官半职,便这么嚣张跋扈,待到狱法天王登上神帝之位,第一个灭掉你路家一脉,满门抄斩!”

    “多谢路兄解围。”

    望月楼中,江南举杯向路风尘称谢,道:“子川贸然打杀钟天舒,让路兄承担很大压力,甚至得罪了泰雍神主,甚是过意不去。”

    望月楼的地势极高,坐在这里,可以将神都的大小景致一览无余,美景尽收眼底,美不胜收。

    “区区一个钟天舒罢了,狱法天王的弟子众多,死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泰雍此人更是个趋炎附势之徒,没有多大的能为,这些都是小事。”

    路风尘目光闪动,笑道:“教主来我神都,莫非是想通了,打算加入我神都?若是教主肯加入我神都,我神都定然全力栽培!将来,教主就算成为新的神都之主也不是没有可能!”

    江南笑道:“多谢路兄厚爱。我此次前来只是为令尊贺寿,并非要加入神都,我如今已经拜入都天,成为了都天的旗主,不参与巨头之间的争斗,还请路兄海涵。”

    “都天?”

    路风尘呆了呆,失声道:“是都天神主所居的那个都天?你去洗地了?”

    江南含笑点头。

    路风尘哭笑不得:“教主,你是难得的人才,若是加入七曜天这还倒罢了,我也不会强拉你进入神都。不过都天么……”

    他有些为难道:“都天的名声,实在有些不太好……”

    江南笑道:“我不想得罪路兄,也不想得罪其他几位盛情相约的神主,加入都天,正好不用担心与路兄等道兄作对,路兄无需再劝说了。”

    路风尘叹了口气,摇头道:“你才智双绝,加入都天这种地方,只怕便耽搁你的前程了。都天固然清净,但我辈中人只有经历一场场的恶战,方能jīng勇猛进。你呆在都天,整天与那个胖老头一起洗地,恐怕会一蹶不振!你若是打算脱离都天,我即刻修书一封,送到都天让他放任,胖老头这个面子还是会给我的。”

    “多谢路兄好意,我暂时还没有离开都天的打算。”

    江南唏嘘道:“神界险恶,我没有背景没有靠山,还是低调一些,呆在都天比较安全。”

    路风尘失笑道:“你刚到我都天便打死了狱法天王的弟子,连杀后土天上百尊神明和天神,甚至连真神都被干掉,你这还叫低调?你若是高调起来,还不闹翻天去?”

    “夫君,你又要闹翻天去?”

    突然一声轻笑传来,一股香风袭来,只见诸多宫女群星捧月般拥着一位天仙般的女子走来,那女子美眸如同冷清的星月,在江南身上扫过,笑吟吟道:“夫君,这位是?”

    “这位便是玄天教主,我当年曾向你提及过的。”

    路风尘起身,笑道:“教主,这是内子,道号叫做望月,这座望月楼便是她的产业。”

    “见过望月夫人。”

    江南起身见礼,只见这尊望月夫人面如满月,体态丰腴,有些富态,却不是很胖,而是丰腴的恰到好处。

    她身后万千异象蒸腾,神光缭绕,道则化作一条条绚烂的飘带,如同天衣,道则飘带之间,云雾连天,云雾之中又有三重天庭起伏,下方则是一座座天宫。

    “玄天教主无需多礼。”望月夫人还了一福,笑道。

    路风尘笑道:“夫人,你来得正好,快快帮我劝劝他,他如今拜入了都天,与都天神主那个糟老头一起洗地。你好生劝他一番,免得耽搁了他的前程!”

    “教主加入了都天?”

    望月夫人露出了惊容,若有所思,突然笑道:“我听闻光武神帝在星光纪劫到来之前,也是韬光养晦,遣散自己的旧部,整天疯疯癫癫,四处游荡。诸多神君为了帝位打生打死,而他却乐得清静,最终在众人都打得元气大伤时,他召集旧部,技压群雄,证道成帝,一举多得帝位。教主加入都天,莫非也是韬光养晦,等待一鸣惊人的机会?”

    江南心中凛然,哈哈大笑:“夫人何出此言?光武神帝当年已经是神君境界,我如今才不过只是神明,有何德何能,敢于光武神帝相提并论?”

    望月夫人目光闪动,笑道:“潜龙勿用,藏于深渊,待潜龙出渊,便会雄踞天下!对了教主,我听外子说你有个姐姐,与东极神君的形容仿佛,可否为我引荐引荐?”

    “有时间一定为夫人引荐引荐。”江南打个哈哈,笑眯眯道,对这个女人暗暗防备。

    望月夫人轻轻点头,向路风尘传音道:“夫君,你猜得没错,他姐姐便是东极神君。”

    路风尘心中凛然,他素知自己这个夫人虽然在修炼和战斗上没有兴趣,但却法眼无双,心思灵透,判断力一向准确无比,她既然这样说,那么江南的姐姐江雪,一定便是东极神君!

    “难怪江教主不愿加入我神都,他有这样一个姐姐,还需投靠我神都?”他心中暗道。

    望月夫人陪着江南和路风尘说了几句话,便欠身告退,路风尘怔然,却是还在消化江雪便是东极神君的消息。

    突然,望月楼上空华光缭绕,只见诸多神魔伴随一座宝辇从天而降,降临到望月楼中,那些神魔分成两排,如同文武百官在恭迎圣驾。

    两位神女掀开珠帘,一位气度非凡的年轻公子轻轻迈步走出宝辇,华盖升起,自动罩在那公子上方。

    那华盖璎珞垂珠,宝盖天华,乃是用一颗颗星辰炼成小周天,又用一道星河炼就大周天,垂下的璎珞赫然是用太阳炼制成珠,穿着悬挂起来。

    单单这座华盖,便奢华得无法想象!

    “长乐公子!”

    路风尘冷哼一声,低声道:“好大的派头!来给我爹贺寿,还这么拽,是来砸场子的么?”

    “长乐宫的长乐公子?”

    江南霍然起身,目shèjīng光,向那位气度非凡的年轻公子看去,杀机四sh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