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六十六章 我的威严岂容冒犯

第七百六十六章 我的威严岂容冒犯

    钟天舒瞳孔紧缩,死死的盯着剑山之上的江南,而在江南五指落下所化的大五行灭绝大阵之中,五行灭绝,葛云真神的无数道则在这座大阵之中如同雷电乱窜,滚动来去,惊人至极。

    不过这座大阵内的空间五行不存,让他不死之身无处寄托,连道则的威能都无法发挥,自然无从重演肉身,冲破大阵。

    可以说,葛云真神的生与死,尽在江南的五指之间,一念则生,一念则死!

    并非说江南的实力足以任意斩杀真神,而是像他这种档次的强者,知行合一,对于自身神通的领悟和运用已经达到化境,甚至已经触摸到天人合一这种至高心境的边缘,他对战斗的把握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与江南这等人物交手,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事情,只要露出一个破绽,哪怕是极为细小的破绽,便会被他轻易捕捉到,将这个破绽变成致命的漏洞!

    葛云真神的破绽便出现在他从混沌界域绞杀下飞出的那一刻,他仓皇飞出,后心大开,没有了防备,直接被江南一击打爆肉身。

    虽说真神的不死之身极为强大,随时可以恢复肉身,恢复到巅峰战力,但是在肉身尚未恢复之时即便是真神也极为虚弱,而大五行灭绝大神通便恰恰可以斩灭五行。

    无论修士还是神魔的道则和神通都蕴藏五行之力,只有少数极为高等的功法才可以凌驾在五行之上,比如牵扯到玄黄、yīn阳、四象等法门。不受五行克制。但葛云虽是真神。却并没有修炼这种高等法门。江南五指之间五行灭绝,让他的道则无处寄托,便破了他的不死之身!

    “我……”

    钟天舒眼角抖动一下,突然长揖到地,恳切道:“天舒恳求江教主,放过葛云道兄一命!”

    江南眉头一扬,他没有料到钟天舒真的可以放下身段,放低姿态去求他。钟天舒在他看来。一直是个承后土天狱法天王之荫,刚愎自用之人,没想到此人居然也是能屈能伸!

    “钟天舒能倒是个厉害的家伙,并非一味的纨绔……”

    江南心念微动,大五行灭绝大神通散去,葛云真神立刻抓到机会,飞速凝聚肉身,闪身爆退,来到钟天舒身边。

    这尊真神眼中露出怯意,不敢再与江南直面相对。不过却对钟天舒更加尊敬,显然钟天舒放低身段出言恳求江南。让这尊真神对钟天舒更加忠心耿耿。

    钟天舒松了口气,沉声道:“葛云,咱们走!”

    两人正yù离开,突然无边的杀气袭来,一股恐怖的气机将两人锁定,江南迈步走来,淡淡道:“钟兄刚才出言求我,我不曾反悔,放过葛云真神,不过两位偷袭我,意图将我斩杀,这笔恩怨还未曾勾销。”

    钟天舒停步,直面江南,面无表情道:“玄天教主,我求也求了,你还想怎样?”

    “两位袭杀江某不成,便想这样轻松离去,若是不惩戒你们,别人还以为江某老实可欺,今rì他来偷袭,明rì你来偷袭,我岂不是永无宁rì?”

    江南笼罩在混沌界域之中,身躯如万里巨大的神魔,声音从界域之中传来:“此例不可开,两位还是把命留下罢。”

    “你想杀我?你居然想杀我!玄天教主,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我师尊是谁?”

    钟天舒哑然,踏前一步,森然道:“我师尊狱法天王乃是掌控神界八重天之中的后土天的神尊,掌控百万神兵神将,统治大大小小的神界诸天百余,麾下真神神主无数,神尊也有数位,足以与神君分庭抗礼!”

    他再次踏前一步,声sè俱厉:“我乃是狱法天王的弟子,一声令下便可以调动无数神魔,大手一挥,后土天神界三千神国,都要听我号令!我大军所指,可以轻易毁掉一个神界诸天!我后土天的威严,绝不容冒犯!玄天教主,你是有点本事,但你不要为都天神界惹事,否则我要灭掉都天神界,也仅仅是举手之劳!”

    “后土天的威严不容冒犯?”

    江南一步迈开,两座混沌界域震动,向钟天舒与葛云真神卷去,冷冷道:“我的威严又岂容冒犯?”

    钟天舒与葛云真神怒吼,两人各自将自己的神魔世界展开,异象万千,对抗混沌界域。

    轰!

    两人神通爆发,葛云真神的法力凶猛无比,神通虽然并不jīng深,但在他雄浑的法力之下,神通的威能却也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而且真神一身是宝,肉身的任何部位都可以炼成真神之宝,整个人就是一个战斗机器,攻击凌厉无匹!

    而钟天舒的神通更是惊人,他得到狱法天王的传承,狱法天王乃是光武神朝掌控神朝大狱的强者,他的修为已经触摸到神君的境界,钟天舒身为其弟子,传承深厚,更是天资横溢,被誉为天神之中拥有帝资之人!

    两人夹攻江南,虽然不如刚才偷袭江南时那般惊心动魄,但声势却更加浩大!

    嗡——

    那口神主之宝级别的宝鼎飞出,倒扣在半空,鼎中传来惊人的吞噬能力,甚至给人一种诸天万界都要吞纳鼎中之感!

    江南冷哼一声,头顶神光凝结成云,云头中无数神魔虚影林林立立,如同密密麻麻的神魔森林,无数神魔虚影大吼,一面明镜宝鉴浮现,赫然是道金玉盘的明镜形态,神光照耀宝鼎,任由那口宝鼎的威能如何强悍,也始终无法撼动他的身形。

    “皇图霸业!”

    钟天舒与葛云真神的攻击袭来,突然只见江南身躯一摇,一卷皇图徐徐展开。一尊尊魔帝神帝屹立在皇图之中。一种种帝级神通在这些神帝魔帝的手中展开。顿时将两人卷入皇图之中!

    这门神通,赫然是紫垣魔帝的皇道神通,皇图霸业!

    不过同样的神通,在紫垣魔帝手中与在江南手中,施展出的效果截然不同,紫垣魔帝的皇图霸业的皇图中浮现出是地狱万界已经证道皇道极境的魔帝身影,每一尊魔dì dū将一种神通施展得出神入化,攻击力霸道无匹!

    而江南的皇图之中。浮现出的却赫然是十多尊魔帝和神帝的虚影,神魔夹杂,其中除了魔帝之外,竟然还有诸天万界诸多久负盛名的神帝虚影,以及神帝神通!

    九霄、通幽、神武、星光、玉真、尊炎、景天、地皇、冥土等等神帝宛如在皇图中复活过来一般,各自施展出他们最强的神通!

    葛云真神只在一瞬间便遭到致命的打击,被数十种帝级神通生生打碎,一身道则被斩,神xìng尚未来得及飞出,便被钉在皇图之中。随即被皇图炼化成灰!

    “鼎来!”

    钟天舒毕竟是狱法天王的弟子,实力比葛云真神还要强大。下一刻那口宝鼎轰然撞来,生生将皇图撞碎!

    “天狱镇神!”

    钟天舒头顶宝鼎,以这口神主之宝护住周身,对抗江南的神通,伸手一托,只见半空中顿时出现一座宝塔,倒扣而下,撞入混沌界域之中,无数道则锁链从宝塔之中飞出,锁链哗啦啦作响,咄咄咄向江南缠去!

    只听唰的一声,江南便被道则锁链缠绕周身,向天狱之中拉去。

    这种神通,赫然是演化光武神朝的天狱,传闻那座天狱乃是光武神帝镇压异己之地,其中镇压这数不胜数的神界巨头,其中甚至不乏有神尊神君这等恐怖的存在,所有人进入其中,都会被镇压一切修为法力,变成嗷嗷待宰的羔羊!

    这座天狱,是诸天万界最大最为恐怖的牢狱,而狱法天王便是这座牢狱的主人!

    钟天舒的这门神通尚未将江南吞噬,江南便感觉到极大的压力,压制自己的修为法力,压制自己的肉身和神xìng,可见真正的天狱是何等恐怖!

    咣——

    他体内突然一口天道宝钟浮现出来,钟声一震,便将无数道锁链震碎。下一刻他身躯一动,天狱宝塔被撞得四分五裂,江南身形斜斜飞起,下一刻星光如龙,一道星河从他掌心飞出,化作一口星钟,将钟天舒倒扣在钟下,钟声震荡不绝,磨灭绞碎一切。

    钟天舒左冲右撞,始终无法破开这口星钟,不过江南的这道星河印也无法破去那口宝鼎的防御,将他彻底斩杀。

    这口宝鼎乃是神主之宝,威能极大,钟天舒天神境界的修为足以催发出少许的威能,恰恰可以护住他的周身。

    “玄天教主,你是一意要与我后土天作对不成?”钟天舒怒喝。

    “你怎么不说,你是一意与我作对?”

    江南面sè冷然,突然周身无数道则飞出,化作一道神禁大阵,轰然落入星河印之中!

    光武神帝所开创的封禁大阵!

    钟天舒闷哼一声,顿时感觉到自己的修为遭到镇压,顷刻之间他的修为便只剩下五成能够动用,而那口宝鼎的威能也立刻大损!

    “天意斩三花!”

    江南屈指连弹,三口天意诛仙剑连连飞出,围绕钟天舒滴溜溜飞动,剑光连斩,钟天舒只觉一身修为飞降,他原本便已经被封禁大阵打压了五成修为,此刻被天意诛仙剑连连斩去道则,更是难以催动那口宝鼎,心中不由大骇,厉声喝道:“我后土天……”

    “死罢。”

    江南掌心轻轻一振,星钟的钟声大作,咣的一声,钟天舒身躯大震,被钟声炼成飞灰。

    “住手!”

    突然,一声爆喝传来,浩浩荡荡的神威铺天盖地般压下,路风尘率领诸多神都的神魔气势汹汹赶来,降临到战场之中,见状连连跺脚道:“江教主,你怎么将人杀了?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这位神都的年轻神主眨眨眼睛,怒喝道:“我早已看你多时了!你好大胆子,连狱法天王的传人也敢杀!来人,给我将玄天教主请到望月楼,我要亲自罚他,今rì不将他灌倒在望月楼,老子便不姓路!”(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