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六十五章 杀神(求订阅,求月票!)

第七百六十五章 杀神(求订阅,求月票!)

    “神都气象非凡,不愧是神界九重天的第一重天!”

    江南走入神都之中,四下看去,只见一座座神城巍峨,神山遍地,苍云缭绕,到处都有神魔显圣,演化神迹。

    虚空之中,一道道长河倾泻,如同瀑布流入一座座神城之中,那是神界的强者的小世界切开一个个空间,从神界的无数个位面中牵引而来的灵液。

    能够做到这一步,少说也是神主级的人物!

    除此之外,还有宝盖天华,浮现在一座座神城之上,又有琉璃塔、珍宝楼、宝幢、云气、芦蓬、莲花等等异象漂浮,那是一座座圣地中的强者jīng气结出的异象。

    又有一头头神骏的神兽,有的翼展千里,有的足踏祥云,有的驾驭一道长风,有的在虚空中游出一道大河。

    这幅场面,令人心醉神怡,堪称神界的盛景。

    神都是诸多大势力的集合体,下界的神明来到神界的第一站便是这里,鱼龙混杂,来来往往的皆是神明,宝辇香车画舫楼船,熙熙攘攘,繁华至极。

    这里拥有数百座圣城,每一座圣城都是一件神尊之宝,街道宫殿銮阙数不胜数,占地极广,甚至有一座座神山圣山在神都之中连绵起伏,空中还架着飞桥,雕梁画柱,美不胜收。

    “这些圣城都是战争机器,如果这些战争机器启动,必然极为恐怖!”

    江南打量这些圣城,心中凛然,他还看到天空中漂浮着一个个巨大的灯笼,灯笼中心不是烛火,而是明珠,散发出圣洁的光芒,灯笼的表面,有的写着福字,有的写着寿字,一派喜庆。

    他细细打量,心中不禁骇然,这些灯笼中心的明珠,赫然是一轮轮太阳或者明月,被人炼化成珠,当成灯笼挂在这里!

    “今rì是神都上尊的四十万岁华诞,神界诸天的各大势力,都派来了不少高手前来拜寿,我勾陈天真是群英云集!”

    “如今神界也不安宁,神都上尊的华诞,来了这么多的年轻高手,只怕这场华诞也不安宁啊!”

    “当今乱世,能人辈出,我听闻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两后宫的几尊年轻神主都来了!除了他们,还有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神明、天神、真神,也有不少人拥有帝资,也来到我神都凑热闹!”

    ……

    江南听到一旁传来的议论声,心中微动:“神都上尊的四十万岁华诞,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两后宫的年轻神主都来了?难道说,长乐未央那两个家伙也到了神都?”

    他目光闪动,向前走去,只见神界的世家大阀的高手到来时气派非凡,就算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年轻神明,也衣着光鲜华美,坐骑也是异兽,足生祥瑞,直奔神都中心而去……

    “羽炎天的少帅蒲昭,正与恭阳天的魔帅燕公戬大战,快去看看!”

    突然前方人头涌动,向神都中心飞速涌去。

    “两人虽然都是神明,但实力却天神还要强横,是羽炎天和恭阳天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这一战一定不能错过!”

    神都实在广阔,比锦绣天的神城还要巨大,若是普通人在神都中行走,一百年都无法从东边走到西边,好在来到此地的都是神魔,有的催动宝辇,有的驾驭神舟,也有的骑着骏兽,飞速赶往交战之地。

    远远的,江南便感觉到两股极强的战意冲天而起,只见半空中两尊神明正在交手。

    这二人都极为年轻,一个身穿金光灿灿的神甲,神甲化生出无穷羽翼,在身后飘荡,来去如电,另一人则身穿漆黑的魔甲,魔甲的魔气溢出,在身后化作一片黑sè时空,其中仿佛有恐怖至极的大魔神藏匿其中,给人以巨大的压力,应该便是众人所说的羽炎天的少帅和恭阳天的魔帅二人。

    江南驻足观看,只见这两人却也如众人所说的那般强大,修为战力远超普通的神明,即便放在天神之中,都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他们对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极为恐怖的境地,神通爆发,没有一丝威能外泄,看似平平无奇,但其实威能蕴藏,只有在碰撞时才会爆发!

    而且,即便神通的威能爆发,余波也是风轻云淡,并未波及到神都其他地方。

    这二人的战斗jīng彩至极,不仅有许多神明天神驻足观战,即便是成名已久的真神神主,也有不少观看这场战斗。

    “神界果然是能人辈出。”

    江南扫了一眼,心中对这两人颇为欣赏:“我的**中,便少有这么出类拔萃的人物,恐怕只有幼娘和青衣两人,才能比得上他们,玄女、貔貅等人,比少帅和魔帅便要逊sè少许。或许,我应该把我的**带出来,陪神界诸天的这些年轻豪杰玩玩。年轻人只有经过历练,才会进步……”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心中jǐng觉,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

    嗡——

    他眉心中一株混沌紫竹飞出,混沌界域飞速扩张,顷刻之间便扩张了万里之遥,在这万里的空间之内,原本站着二三百尊神明,十余尊天神,还有一艘楼船,两艘画舫,七辆宝辇香车,此刻这些神明天神楼船画舫宝辇香车,统统被混沌界域四下撞飞!

    嗤——

    一面巨大的阵图飞起,阵图之上,钟天舒、葛云真神与十尊天神、一百多尊神魔共同构建后土天鼎鼎有名的斩神灭域大阵,切入混沌界域,阵图急剧扩张,顷刻间便将混沌界域切开,分成两半,将江南纳入阵图之中!

    江南眼前一花,再向四周看去时,只见自己已经落在阵图之中,四周一座座巨大无比的门户耸立,一尊尊身躯庞大无双的神魔站在门户之中,周身一道道玄黄二气缭绕,如龙如蟒,面目若隐若现。

    斩神灭域大阵乃是后土天的狱法天王所创,这种阵法善于以弱胜强,可以将人多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当初在中天,钟天舒只让几尊神魔率领百万修士,便将血神楼的天神真神统统炼死!

    这种阵法的强悍,可想而知!

    “死!”

    一百多件法宝飞起,铺天盖地般向江南砸下,其中赫然有十多件真神之宝,甚至还有一口宝鼎,化作千余里方圆,生生**而下,竟然是神主之宝!

    钟天舒、葛云与那十尊天神百余尊神魔的法力在阵法中交融一体,法力贯通,法宝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即便是那口宝鼎是神主之宝,以他们的实力都无法催动出十分之一的威能,而借助斩神灭域大阵,这口宝鼎竟然催动了十之一二的威能出来!

    江南的混沌界域与钟天舒的斩神灭域大阵刚刚展开,剧烈的波动立刻传遍神都,刚才还在观摩少帅蒲昭与魔帅燕公戬一战的诸多神魔,此刻纷纷被惊动,不约而同转头看来。

    “这是……斩神灭域大阵!什么人居然连这等凶阵都使出来了?”

    “那是后土天狱法天王的得意**,天神钟天舒!”

    “天神钟天舒竟然率领这么多神魔,布下斩神灭域大阵伏击对手,他的对手到底是谁,值得这般兴师动众?”

    “好家伙,还有一尊真神!”

    “阵法中的,好像是一尊神明!钟天舒竟然动用这么大的阵仗对付一尊神明,这尊神明到底是谁?”

    ……

    毁天灭地般的悸动从斩神灭域大阵之中传来,诸多法宝轰然落下,诸多神魔纷纷张开神眼看去,只见阵法之中的那个年轻书生竟然没有动用任何法宝,赤手空拳硬撼这些法宝的轰击,甚至那口宝鼎的威能,也被他悉数挡下!

    不过,斩神灭域大阵极为恐怖,这些法宝即便被击飞,只见那些门户之中的神魔张口喷出一道道jīng气,法宝的威能便又自被催发到最大状态,继续向那年轻书生轰去,赫然是要将他生生炼死!

    “玄天教主,今**在劫难逃了!”钟天舒坐镇在最大的门户之中,面sèyīn沉道。

    他原本的计划是偷袭之下,一击将江南击毙,却没有想到江南居然如此难缠,他们的偷袭刚刚发出,江南便立刻展开混沌界域,抵挡下他们的必杀一击。

    如今,只有以斩神灭域大阵将其生生炼死这一条路可走,不过若是短时间内炼不死江南,只怕便会有神都的强者前来干预。

    少帅与魔帅是公平对决,而钟天舒则属于仇杀,神都绝不会允许在神都上尊的华诞之上发生这种事情!

    “虽然时间不充足,但也足以炼死他了!”钟天舒眼中凶光闪烁,心中暗道。

    “钟天舒,我心情正不好,你们便前来送死,我成全你们!”

    江南目光森然,心念微动,脑后浮现出八道神轮,神轮嗡嗡转动,天地交徵大神通、四象通天柱、大五行灭绝大神通等等神通一发涌出,轰然撞击斩神灭域大阵!

    斩神灭域大阵剧烈震荡,门户中的诸多神魔纷纷爆喝,以自身法力加持大阵的阵图,稳定阵型。

    却在此时,江南前世真身坐镇在他的眉心之中,一头混沌灵龟飞出,灵龟张口一喷,只见又是一座混沌界域飞出,与混沌紫竹撑起的混沌界域连成一片!

    两座混沌界域一上一下,将斩神灭域大阵夹在zhōng yāng,两座界域轰然滚动,如同一个万里方圆的巨大磨盘,只听嘭嘭嘭的巨响不绝于耳,斩神灭域大阵中的门户一座接着一座崩塌,门户中的神魔一个个被挤碎绞碎,神血如同瀑布般从两座界域的夹缝中流出,滚滚的血浆顷刻间便在神都中汇聚成一条条血河,汹涌奔流!

    两座混沌界域这一搅,便将斩神灭域大阵搅得粉碎,一百多尊神魔统统死无葬身之地,法宝也被搅成齑粉,甚至连那十尊天神也未能逃过此劫,没能坚持多久,也步入后尘,陨落当场!

    钟天舒与葛云真神心中大震,急忙催动那口宝鼎,将两座混沌界域撑开一线,闪身飞出界域的**。

    两人刚刚脱离界域,突然葛云真神身躯一震,下一刻这尊真神四分五裂,肉身炸开,化作一团血雾,江南从血雾中大步走出。

    血雾中戾啸声刺耳,无数道则在不断蠕动,赫然是葛云真神正yù恢复肉身,江南五指叉开,五指落下,轰然耸立起五座剑山,化作大五行灭绝大神通,笼罩万里方圆,五行灭绝,大有毁天灭地重演蛮荒鸿蒙的恐怖景象!

    神都的诸多神魔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即便是刚才激战正酣的少帅和魔帅,此刻也不由得停手,觉得他们二人的决战,似乎一瞬间失去了光彩。

    “钟道兄,你若是出言求我,我可以放过他。”江南站在一座剑山之上,俯视钟天舒,轻声道。

    ————新年临近,猪依旧在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挥动猪蹄,奋力码字,恳求道友们拿出订阅和月票支持勤劳的小猪,养肥的猪,宰了过年吖~~~(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