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千万不要惹我

第七百六十一章 千万不要惹我

    江南沉默片刻,突然咬牙道:“好!将来只要你知会我一声,我必然前来相助!”

    那黄衫少年目光凝视他,身形越来越淡,声音也变得无比淡漠而高远:“我脱困时会通知你,前来解开补天神人的敕令神文……”

    他从那颗心脏上空消失不见,只听轰隆隆的巨响不断传来,一条条粗大无比血管从虚空中缩回,如同一条条硕大无朋的蚯蚓趴在星核之上。

    江南凝目看去,只见星核表面竖起一面大幡,那是光武神帝的封禁神文,已经被这颗心脏腐蚀掉大半的威能,但除了这面大幡之外,还有九道金sè敕令贴在心脏之上!

    “九尊补天神人的敕令神文!”

    江南微微皱眉,难怪黄衫少年需要汲取星空无数星辰的力量,补天神人的一面敕令甚至连往生神dì dū可以镇压在棺材之中,让其无法复生,更何况这里居然多达九道金sè敕令!

    这颗古仙心脏吞噬了无数星辰的宏伟力量,才有足够的力量突破金sè敕令的镇压!

    “黄衫少年要我解开补天神人的敕令神文才肯放过元界,确实公平无比,并没有要求我多做什么。不过我若是解开这些敕令,便是参与到古仙之乱那场古老的恩怨之中,与那场恩怨有了因果,倒非他故意吓我。”

    江南定了定神,离开星核来到主星之上,闲庭信步在主星各处行走,走过一个个熟悉的地方。

    元界主星已经衰败,即便是应龙族留在万龙巢的星门也被撤走。

    应龙族的强者原本打算将元界吞并。变成龙族的后花园。不过这场浩劫来的如此猛烈。应龙老祖也感到自身难保,于是让各大龙族从一个个世界中撤回势力,转去镇守应龙大世界,甚至连元界万龙巢也迁往应龙大世界。

    江南重游故地,心中有千般感触,这片生养他的地方,终将要变成一片废墟。

    突然,他心有所感。向一座世界桥所在的方位看去,只见那座世界桥中魔光冲霄,接着一尊魔神大步从桥中走出,降临到元界主星之上。

    这尊魔神千首万眼,脖子上密密麻麻都是脑袋,每颗脑袋上并排生着十只眼睛,魔眼shè出一道道魔光,切碎虚空。

    那魔神刚刚降临,便将自己的神识肆无忌惮的散发开来,覆盖元界主星。怪笑道:“卑微的存在们,颤抖。在幽冥大魔王的yín威下颤抖……嗯?玄明元界的主星上没人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神识很快将元界主星横扫一遍,突然发现江南,不由大喜。

    下一刻,江南面前虚空破碎,这尊魔神大步走出虚空,降临到江南面前,狞笑道:“小鬼,幽冥大王正缺少血食……咦,你小子有些面善,仿佛在哪里见过……”

    江南面带微笑,笑道:“大魔王忘记了?当年在小天星界的世界桥上,你我曾经见过一次面。”

    幽冥魔王一只只硕大的眼球探到江南面前,露出思索之sè,突然醒悟,抚掌笑道:“我记得你了,你和一个小女子在小天星界的世界桥上,我准备吃你们时,你放出幽冥神水,将我一颗脑袋腐蚀掉了。不过我也因此得了幽冥神水,嘿嘿,小子,上次被你逃了,这次你便没有这么幸运了……”

    他正yù向江南下手,突然,与元界主星相连的其他世界桥传来一阵阵神威,弥漫主星,幽冥魔王与江南看去,只见几尊神明和天神率领诸多修士走出那道世界桥,降临到元界主星。

    玄明元界的世界桥大部分都坐落在主星之上,这是光武神朝之初,打造主星的那些神魔以无边的法力,将世界桥生生挪移到元界主星,方便主星上的生灵与其他世界来往,并非是天然生成。

    挪移世界桥,需要的法力最低也是神主这个层次,即便是如今的江南,自问也做不到。

    “又来了几个家伙!好,好,今天可以吃个痛快了!”

    幽冥魔王极为凶悍,舔了舔嘴唇,千首万眼,万眼同时张开,只见无数道魔光唰的一声汇聚成网,向那几尊神明和一众修士一网罩落,赫然是打算将这些人统统切碎!

    突然,只见为首的一尊天神轻轻一拍头顶,只听嗡的一声,一面神镜腾空而起,神光倾泻,与万眼魔光相碰,神光魔光如雪般消融。

    甫一碰撞,那尊天神闷哼一声,立刻感觉到不支,被魔光压下镜中的神光,魔光大网向他们接近。

    其他三尊神明脸sè微变,齐齐爆喝,无数道则飞出,注入那面明镜之中。

    神镜中神光大涨,反倒将魔光大网压得倒卷而回。

    “点子扎手,正好让俺幽冥大魔王战个痛快!”

    幽冥魔王大笑,被震得气血翻腾,伸手一指,一道幽冥神水呼啸飞出,顷刻间化作滔天巨浪,有如大海倒悬般向那几尊神明和一众修士扑去!

    “罗宕宝印!”

    为首的那尊天神爆喝,祭起一面神印,只见那神印落地,迎风便长,眨眼间便高达万里,将众人托在印上,幽冥神水汹涌扑来,水涨多高,那宝印便长多高,始终高出水面。

    幽冥魔王连连催动神水,大水化作神龙飞旋而起,要扑上印台,无论幽冥神水飞有多高,始终都被那面神印挡下。

    “这位道兄,在下是长风世界罗宕圣宗的掌教,此来并无恶意,不过是算到玄都七宝林要在元界出现,所以带着门人前来历练。”

    那尊天神率众与幽冥魔王连连斗法,稳居不败之地,朗声道:“如果有所冒犯之处,还请道兄见谅。敢问道兄,可否收了神通?”

    幽冥魔王脸sèyīn晴不定.盘算自己只怕拿不下这些人。当即冷哼一声。顺水推舟收了幽冥神水,心道:“老子被困在流放之地太久,一直没有得到灵气灵液修炼,也是前不久趁着大乱闯入一个世界中搜刮灵液这才修成天神。若只是这尊天神,我杀他倒也轻松,关键是他还有对手……”

    那尊罗宕圣宗的掌教也松了口气,收了神镜和罗宕宝印,笑道:“多谢道友。”

    幽冥魔王冷笑。转头看向江南,狞笑道:“小子,那几个家伙扎手,不过你便没有这么幸运了……”

    “幽冥魔王,别惹我。”

    江南微笑道:“否则我让你死得很难看。”

    幽冥魔王大怒,正yù向江南出手,突然一股深邃神秘的气息陡然降临到元界的星空之中,江南对幽冥魔王和那几尊罗宕圣宗的神灵视而不见,抬头向虚空中看去。

    幽冥魔王也感应到这股气息,脸sè微变。不及向江南出手,也向虚空看去。搜寻这股气息的来源。

    罗宕圣宗的一尊神明突然低喝一声,祭起一座神楼,只见那神楼共有二十八重,越长越高,渐渐化作数万里高大,极为醒目。

    轰隆!

    神楼震动,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撞在上面一般,接着,玄都七宝林渐渐浮现在元界主星之上。

    古朴而神秘的“巫”字出现,罗宕圣宗的掌教天神立刻低声道:“苍鹤师弟,你留下镇住七宝林,其他人,随我进去!”

    “我们此来便是为了搜寻七宝林中的那口造化仙鼎之胚,若是这两人跟进来……”一尊神明瞥了幽冥魔王与江南一眼,传音道。

    “由得他们。”

    那尊天神传音道:“如果这两人也跟着我们闯入七宝林,那自是最好!在外面我们奈何不得他们,到了七宝林中,所有人的境界都被压制在七宝台境,生死便由不得他们了!”

    几尊神明露出喜sè,连连点头称是,神识波动道:“我们人多势众,同样的修为境界,足以将他们碾死千百次!”

    罗宕圣宗的一尊神明留下镇住七宝林,其他人当即随那尊天神飞往七宝林,众人还未来到七宝林门户前,突然只见一道星光闪过,七宝林的门户轰然开启,那道星光进入门户之中,消失不见。

    “小子,你跑路亡命的本事倒是一流!”

    幽冥魔王驾驭魔气滚滚而来,也自冲入七宝林中,那尊天神急忙大袖一卷,将罗宕圣宗的众人统统卷起,冲入门户之中。

    “咦?这里居然能够压制我的修为境界!我的肉身也被压制在七宝台境了!”

    幽冥魔王的惊叫声传来,这尊魔神一脸惊恐,骇然的发现自己的修为被镇压在七宝台境,多一分修为都无法使出!

    最让他引以自豪的便是他魔神肉身,但在七宝林中,竟然连他的肉身修为也被压制下来。

    原本拥有翻天覆地的神通,而现在一下子弱小了无数倍,让他感觉极不适应。

    罗宕圣宗的众人也是如此,不过这些人显然早已知晓此事,并不惊慌。

    “传闻中造化仙鼎之胚,两千年才出现一次!”

    那尊天神哈哈大笑,意气风发,不再像刚才那般小心谨慎,浑然不避讳幽冥魔王就在不远处,可以听到他的话,肆无忌惮道:“不过,这只是修士的说法,那口仙鼎之胚,其实一直就在这片天地之中,被七宝台rì夜温养!想要寻到此宝却也简单,那就是寻到七宝台的核心腹地,便可以寻到此宝!”

    “造化仙鼎之胚?仙人的法宝?”幽冥魔王万只眼睛瞪得滚圆,心中怦怦乱跳。

    那尊天神对他视而不见,率众浩浩荡荡直奔七宝林的中心而去,幽冥魔王连忙跟上,过了良久,众人这才飞临七宝林中心腹地的一个巨大的深渊旁边,只见那深渊深不见底,无数道纹在深渊中交织汇聚,道则化作狂风呼啸冲出,很是惊人。

    深渊中曾经出产过许多厉害的法宝,但也都是七宝台境的法宝,放在众人眼中毫不出奇。

    众人刚刚来到深渊旁,只见一个年轻书生站在那里,探手向深渊底部抓去。

    “小友,还请闪开!”罗宕圣宗掌教天神面带威严,沉声道。

    “别惹我。”

    江南微微皱眉,回头看了众人一眼,摇头道:“这里还有其他宝物,只要不来打搅我,其他宝物任由你们取走。”

    “滚!”

    罗宕圣宗的一尊神明怒喝,一掌向江南狠狠拍去,神通惊人,道纹化作一只金灿灿的手掌,笼罩数百里大小,冷笑道:“蝼蚁般的人物……”

    江南屈指轻弹,那只金灿灿的大手哗啦粉碎,接着那尊神明嘭地一声炸开,化作一片血雾,血雾中,那尊神明的神xìng飞出,露出惊容,随即向江南飞去,赫然是打算将他夺舍。

    “在七宝林中,就算是神帝来了,也会被我打死。”

    江南探手一抓,将那尊神明的神xìng抓在手中,轻轻捏碎,目光在罗宕圣宗的众人脸上一一扫过,轻声道:“你们千万不要惹我。”(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