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五十八章 蒙面人

第七百五十八章 蒙面人

    江南面sè微沉,元钰旗主顿时感觉到身边这个少年变得危险起来,无比危险,连忙咳嗽一声,轻声道:“玄天师弟,我们都天不参与到各大巨头之间的争斗……”

    “我明白。”

    江南面带笑意,微笑道:“我是个读书人,岂会因为区区一点小事便动怒?元钰师姐,你太小看我的定力了。”

    钟天舒见他依旧站在神王旗上,并没有因为自己下令斩杀毛远公而动怒,不由哈哈大笑,向麾下的诸多天神真神笑道:“玄天教主,已经废了!”

    “天舒何出此言?”

    一尊真神笑问道:“我听闻玄天教主乃是诸天万界年轻一辈第一人,未成神时便敢向建武神尊叫板,敢打未央宫长乐宫的脸面,意气风发,一时无两,为何天舒说他已经废了?”

    钟天舒抬头瞥了神王旗上的江南一眼,冷笑道:“此人加入都天,都天是什么地方?为诸天万界扫地的地方,里面窝着的都是一群废物,从都天神主到下面的神魔,统统都是废物,受气包!一遇到战事,都天便出来扫地,即便被人折辱也不敢出言出手!我辈神魔,求的是天大地大我最大,好男儿当纵横诸天,驰骋万界,要做便做一个枭雄!”

    他麾下的诸多神魔露出思索之sè,钟天舒眉头轻扬,含笑道:“玄天教主原本血xìng,敢于对抗神界巨头,是个人物,我原以为他会在神界崛起,成为我将来争雄道路上的劲敌。不料他拜入都天,做个洗地佬,束手束脚,早晚会慢慢磨灭了他心中的血xìng,磨灭他的锐气,越来越怯懦,最终变成一个废物,所以我才说他废了!”

    “天舒公子火眼金睛,真知灼见,令人佩服!”诸多后土天的神魔纷纷赞叹道。

    “师弟,不要妄动!”

    元钰旗主连忙向江南道:“此人在逼你出手,钟天舒是后土天狱法天王的弟子,实力极为强大,而且后土天的狱法天王,也不是我都天能够惹得起的人物!”

    江南无奈,苦笑道:“元钰师姐,你真的小看我的心胸了。我如今是都天的旗主,自然以都天的利益为重,不会违反都天的规矩,你大可以放心。”

    元钰旗主见他这么说,也自放下心来,笑道:“你刚刚加入我都天,我也是担心你坏了我都天的规矩。”

    说话之间,血神楼的一尊真神已经被炼死,一身道则和气血被钟天舒麾下的修士和神魔组成的大阵提炼出来,炼出一片浩瀚万里的血海,一面大幡插在血海上,抽取真神的神血和道则,凝练法宝。

    这面大幡赫然是一件尚未完全炼成的神主之宝,用真神的血和道则滋润之后,磅礴的威能渐渐四溢,很是惊人。

    大幡显然是一种魔道的邪门法宝,血神楼的那尊真神被炼死之后,幡面上竟然出现那尊真神的影子,面孔扭曲,在幡面中挣扎,显得痛苦万分,却是这面大幡,连他的神xìng也给吞噬,炼入幡中,成为大幡中的一个幡灵。

    江南看了一眼,只见那面大幡之中已经有七八尊真神的虚影,应该是被炼死的真神。

    没过多久,血神楼的势力便被一网打尽,所有的真神包括血神楼主统统被大阵炼死,钟天舒收兵,进驻血神楼的领地,命令大军驻扎下来。

    有人来报,道:“冥土之中也有血神楼的驻地。”

    钟天舒当即命两尊真神率众杀向冥土,斩草除根,而剩下的神兵神将则在血神楼的领地中大肆搜刮,搜寻血神楼的宝库、灵脉,大肆洗劫,随即又大兴土木,打造富丽堂皇的神宫神殿,整合血神楼麾下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神国,追杀血神楼余孽。

    而在战场遗址之中,十万魔山倒伏,一个个虚空洞口在吞噬中天,那是真神交手留下的痕迹,久久难以平复。

    “洗地旗主,还不洗地?”一尊后土天的天神抬头看向空中的大旗,大笑道。

    “于芳天神,不用再打击他了。”

    钟天舒坐镇在一座刚刚打造的神宫之中,笑道:“此人已经废了,何必落井下石。”

    江南充耳不闻,元钰旗主脸sè微沉,道:“玄天旗主,这次是你来历练,由你来催动补天大阵,率领我麾下的神魔修补这些虚空裂痕。”

    江南当即催动神王旗遮掩虚空,只见这面大旗飞出,唰的一声融入虚空之中,元钰旗部的诸多神魔肩头一抖,一面面旌旗飘起,环绕神王旗,组成一座小型的炼天大阵。

    江南身后天庭浮现,无数道则飞出,密密麻麻交织不停,与虚空相容,其他神魔也各自道则飞出,相互交融,共同修补虚空。

    远古皇道极境强者寄托虚空的大道见解又浮现出来,与众人的道则交融,让众人对大道的理解更加清晰,收获颇多。

    这场大战留下的诸多虚空裂痕很快被修复一遍,虚空巩固,江南也得到诸多领悟,所得颇多,只觉神明境界也自巩固一分,心中颇为欢喜。

    元钰旗部的诸多神魔飞出,以自身的法力重塑一座座雄山峻岭,大江大河,清洗江山,过了不久,便将血神楼的领地清洗一遍,收集了诸多神尸魔尸,各种法宝残片。

    元钰旗主上前,恭贺道:“师弟,如今你已经是合格的都天旗主了。”

    江南还礼,笑道:“幸不辱命……”

    “且慢!”

    突然一尊后土天的真神陡然催动一件真神之宝,轰然撞向虚空,将虚空绞碎,笑道:“这里还有一块虚空未曾修补,洗地教主,还不赶快来洗地?”

    “欺人太甚!”

    元钰旗主脸sè微沉,即便是她也忍不住动怒,江南抬手,笑道:“师姐不要动怒,我都天职责所在,切莫违反。”

    元钰旗主长长吸了口气,压下怒气,冷哼道:“这些家伙简直无法无天,实在可恶!”

    江南祭起神王旗,与诸多元钰旗部的神魔将那尊后土天真神轰破的虚空洞口修补一遍。钟天舒慵懒的坐在神宫的宝座之中,笑道:“江教主,今后再有大战,是否高声叫一声玄天教主,出来洗地,教主便会出现?”

    江南笑容满面:“钟道兄但有所请,江某自然会应声赶到。”

    钟天舒哈哈大笑,环视左右道:“这人真的已经废了!”

    元钰旗主大旗一展,将麾下诸多神魔收入旗面之上,与江南一起离去,这女子磨牙道:“真想狠狠揍这厮一顿!”

    江南劝道:“师姐切莫违反了我都天的规矩,我都天只负责洗地,超然事外,若是也牵连到神界巨头之间的争斗之中,离我都天覆灭也就不远了。”

    元钰旗主看他一眼,扑哧笑道:“你如今比我还像是都天旗主,反倒教训我来了!好,放过这混球,咱们去其他战场!”

    她驾驭神王旗离开,没过多久便来到另一处战场,只见这里赫然是圣天大尊建立的神朝与中洲神朝交战之地,不过这一次没有出现神尊级别的大战,但却有神主参战,大战连天,杀得万万里虚空粉碎,惊人至极。

    附近还有各大势力的神魔驾驭一艘艘楼船浮在半空中观战,这些中天的大势力并未参与到其中,而是观摩战事。

    江南与元钰旗主将大旗展开,站在旗面之上,等待大战落幕,元钰旗主笑道:“我都天有个好处,便是不会遭到莫名的攻击……”

    突然,她看到江南在打量自己的手掌,突然向虚空中轻轻一按,随即收手,不由好奇万分,笑道:“师弟,你在做什么?”

    江南笑道:“有只小虫子叮咬我的手,着实讨厌,被我拍飞了。”

    元钰旗主心中狐疑,暗道:“你已经是神明,哪里有什么小虫子能叮咬你?”不过江南这么说,她也不好追问。

    而在此时,血神楼的旧址之上,钟天舒坐镇在神宫之中,只见神宫前方,一尊尊天神真神正在以自身的道则淬炼那口大幡。

    突然,一只巨大的手掌凭空破开虚空,将神宫打得粉碎,一掌狠狠盖向钟天舒的头顶,澎湃的气浪霎时间将神宫的碎片清扫一空,四下翻飞出去!

    钟天舒遇袭,反应迅速无比,当即怒吼一声,头顶两重天庭浮现出来,护住顶门,抬手便向那只大手拍去。

    轰隆——

    两只大手碰撞,钟天舒四周方圆千余里的虚空一下子蒸发,大地沉降数百里,只剩下钟天舒足下的土地,竖立如柱。

    哇——

    钟天舒吐血,手掌砰地一声炸开,总算将那只手掌接下,却在此时,只见虚空一震,一尊蒙面的神魔走出虚空一拳轰来,钟天舒硬接这一拳,被震得吐血,倒飞而出,突然他身后虚空一震,又有一尊蒙面的神魔走出,一掌印在他的后心之上。

    钟天舒肉身嘭的一声炸开,血肉呼啦啦飞动,在远处凝聚肉身,心念一动,厉喝道:“百圣幡!”

    那件大幡突然震动,从诸多天神真神的道则包围中飞向钟天舒,诸多天神真神见状,纷纷飞身前来相救。

    却在此时,只见一道虹光飞出,唰的一声将那大幡一卷,那件尚未彻底炼成的神主之宝顿时不翼而飞,消失无踪。

    而那两尊蒙面神魔在众人赶来之前各自喷出两道神光,围绕钟天舒连连刷去,顷刻之间钟天舒周身的法宝、衣衫刷了一空,赤条条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两尊蒙面神魔身形一动,两面夹击而至,钟天舒奋力抵抗,天庭之中又有数件真神之宝飞出,威能浩瀚,不料这几件真神之宝刚刚飞出,便见神光一闪,几件法宝统统消失不见。

    两尊蒙面神魔围上来,头顶又各有四尊神魔飞出,也是蒙上面孔,看不清面目,共有十尊蒙面神魔,围绕不着一缕钟天舒拳打脚踢,乱拳轰出,乱脚踩下!

    诸多后土天的天神真神怒吼,各种法宝铺天盖地般砸下,却见半空中神光连连绕动,将诸多法宝清洗一空,后土天的诸多天神真神呆了呆,只见那一道道神光向自己卷来,顷刻之间便将众人扒个jīng光。

    “催动大阵,快催动大阵!”一尊老真神连声厉喝道。

    阵法尚未结成,只听cháo声澎湃,只见那十尊蒙面神魔又变成两人,在大阵尚未合拢之前身化神光飞出大阵,只留下四仰八叉躺在半空中的钟天舒。

    钟天舒如同被无数头蛮牛蹂躏了一般,骨断筋折,口中神血一口接着一口喷出。

    那两尊蒙面神魔在诸多神宫神殿之中穿行,一道道神光扫过,将血神楼宝库中的诸多财富和灵液灵石席卷一空,后方诸多天神真神杀来,那两尊蒙面神魔却不与他们缠斗,身化神光远遁而去,速度之快,即便是真神也追之不及。

    “敢与我后土天作对,你到底是谁!”钟天舒勉强镇压伤势,挣扎起身,厉声喝问道。

    只听一个大笑声遥遥传来,中气十足:“蒙面人!”

    钟天舒闻言,仰天喷出一口神血,倒地不起。(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