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五十六章 诡计多端

第七百五十六章 诡计多端

    “我佛,我真的不想坏了你我之间的友情。”

    江南凝视真法佛陀头顶高悬的那枚佛帝舍利,叹了口气,道:“既然是旗主之位,不如这样,我便与我佛比一比神王旗的威能,不伤你我和气。你意下如何?”

    真法佛陀沉思片刻,摇头笑道:“江教主,我知教主素来诡计多端,与我比拼神王旗,无非是教主自忖无法破开我的舍利防御。我若是撤下这枚舍利,便是上你的当了。”

    江南笑容满面,心中暗道一句“贼秃狡猾”,笑道:“我佛,我只是担心坏了你我的和气,你反倒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你以为我无法破开你的舍利防御,也罢,我便让你看看,我是否有手段破开!”

    他心念微动,将混沌斩仙剑烙印抄在手中,冷笑道:“我佛,我这一剑,能否破开你的舍利防御?”

    真法佛陀看到这口斩仙剑虚影,只觉滔天的杀意滚滚而来,剑未动,剑意便已然突破舍利防御,直指他的内心,让他的心脏不由一个哆嗦。

    “先天之物!”

    真法佛陀脸色微变,沉吟片刻,突然眉心一闪,一袭袈裟自动飞出,落在他的肩头,道:“我这口宝蓝袈裟经过佛帝加持,容纳大千时空,你的神剑烙印破不开我的宝蓝袈裟!”

    江南收了混沌斩仙剑的虚影,冷笑道:“佛帝加持的宝蓝袈裟固然神奇,但能神奇得过神帝本身么?你看我这一张神帝人皮,能否胜过你的宝蓝袈裟!”

    真法佛陀看去,只见一张人皮从江南的眉心中飞出,帝威滔天,赫然是神帝的皮,不由脸色再变,沉吟道:“我这里还有一口法坛,大西天的诸多佛祖佛尊在上面讲过法。佛法加持,你的神帝人皮也收不走我!”

    他刚刚将法坛取出,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江南将玄黄圣山放出来,沉声道:“你看我这一座玄黄圣山,能否砸破你的法坛?”

    风华旗主、昴天旗主和元钰旗主等人看到这些宝物,一个个心中怦然,江南和真法佛陀取出的这些法宝。不是来头大的吓死人,便是威能大的吓死人。

    尽管都天的神魔身家也极为丰厚,但比起他们二人,顿时只觉自己囊中羞涩。

    “这二厮,是来炫富砸场子的吧?”一尊旗主低声道。

    其他旗主纷纷点头,深有同感,江南与真法佛陀还未动手,便先将自己的法宝各自亮了个相,好比两个土财主见面炫耀自己多有钱一般。

    真法佛陀见法宝无法压过江南,眉头皱起。突然挥手将佛帝舍利收了,笑道:“教主盛情难却。我便与教主比划比划神王旗,看看孰高孰低!”

    江南松了口气,将玄黄圣山收起,笑眯眯道:“既然是争夺旗主之位,自然要在神王旗上一较高下,就算有所胜败,你我也不伤和气。依旧是好朋友。”

    “真法这厮鬼得很,但也上我当了。那口混沌斩仙剑虚影只有锋利,我却无法催动神剑威能。只能用来切人。神帝人皮我刚刚弄到手,凭我如今的修为还无法炼化成法宝,而我没有了兜率神火,空有玄黄圣山也无法将这座圣山祭炼成法宝。”

    江大教主心中暗道:“他以为我的法宝恰恰克制他,却不知我只是虚晃一枪,吓唬他而已。不过话说回来,真法这厮简直就是一个超大号的宝库,什么宝贝儿都有……”

    真法佛陀见到他这副笑容,心中一突,狐疑万分:“江教主这厮笑得仿佛是吃到小母鸡的狐狸一般,难道佛爷上了这厮的当了?”

    他心中盘算片刻,暗道:“我话已出口,不好反悔。不过玄天教主以为凭借神王旗便可以胜过我,却是有些自大了。他却不知,我的法力不逊于真神,已经将那面神王旗祭炼了九重天!”

    两人各怀鬼胎,真法佛陀将神王旗祭起,这面大旗一经祭起,顿时白光满天,大旗猎猎,卷动天地,恐怖无比!

    这一刻,真法佛陀甚至有一种融入天地大道之中,借来天地之威之感!

    他的心境仿佛与天地相容,与虚空相容,与天道相容,身化为帝,身化为皇,身化为天道!

    昴天旗主等人脸色剧变,一个个失声低呼道:“他已经将神王旗祭炼到九重天了,厉害,厉害!这尊佛陀的法力,比我们也丝毫不逊!短短三个月时间,他便祭炼到九重天,我们这些年也不过是祭炼到九重天而已!”

    “风华,你的修为最是深厚,如今你祭炼到十重天没有?”

    风华旗主摇头道:“还差一线。十重天需要的法力太强太多,我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方能炼化。”

    “玄天旗主这次危险了!”

    众人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江南身后同样也浮现出一面神王旗,大旗横卷虚空万里,紫光弥漫,浩浩荡荡的神威铺天盖地般涌来!

    炼天大阵的每一面旌旗都蕴藏不同的大道,不同的功法,祭起时的异象也各不相同。

    真法佛陀爆喝,大旗猎猎作响,向前猛然一卷,万里虚空被绞碎,只见白气悬空,金光万道,化作一道金色长河,白光托着金河,滚滚而来,唰的一声向江南卷去!

    与此同时,江南全力催动自己的神王旗,只见紫光氤氲,紫光之中长出一株参天神树,神树任由白光金河冲刷,岿然不倒,猛然神树向前刷去,紫光漫天,与白光金河碰撞,巨浪滔天!

    轰——

    白光金河倒卷而回,轰然撞在真法佛陀的神王旗之上,真法佛陀闷哼一声,连人带旗倒飞而去,狠狠撞在诸多大旗结成的大阵之上,将这座大阵撞得涟漪四起!

    风华旗主等人心头大震,真法佛陀将那面神王旗炼化了九重天,在所有旗主之中已经是中上游的人物,就算不借用舍利也可以成为旗主。

    而江南竟然将他一招击溃,这岂不是说明江南已经炼化十重天?岂不是说明江南的法力比他们任何一人还要强横强大?

    “炼化十重天。起码拥有巅峰真神的法力了,玄天旗主的法力竟然这么强横?”

    众人相顾骇然,昴天旗主喃喃道:“刚才我还说他法力不如我,现在看来是他藏拙了,他的法力分明比我还要深厚数倍……”

    其实他们还是误会了,江南的法力最多只是勉强到真神的层次,他之所以能够将神王旗炼化到十重天,主要还是因为他已经将这面神王旗中蕴藏的功法推演出来。别人炼化起来极为艰难,而他却十分轻松,并非是他的法力超越众人。

    真法佛陀掉入旗阵中,只觉柔软无比,旗阵将江南那一击的威能吸收,没有让他受伤。

    “教主,你耍诈!”

    真法佛陀一跃而起,心思转动,顿知江南为何执意要与他比试神王旗,向江南怒道:“你最低炼化了十重天神禁。故意来赚我!”

    江南暗道一声惭愧,笑道:“我炼化十重天神禁。你炼化九重天,还不是我比你技高一筹?”

    真法佛陀怒道:“你明知用神王旗比试一定会赢我,所以才打这个赌,我若是不答应,便断然不会输!”

    “我佛莫非要耍赖不成?”

    真法佛陀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化怒为笑,双掌合什道:“愿赌服输。适才是我怒极攻心,失态了。”

    风华旗主等人大笑上前,道:“两位都是了不得的人才。玄天旗主更胜一筹,但真法佛陀也并不逊色,不如你们也别争了,都做我都天的旗主便是。”

    真法佛陀摇头道:“愿赌服输。我既然败了,自然不会再做旗主。”

    江南心中只觉有些过意不去,赔罪道:“我佛见谅,子川也是迫不得已。”

    “我为大西天着想,你为诸天万界着想,都是争一争气运,教主无需自责。”

    真法佛陀沉吟片刻,突然取出神王旗,让其他几位佛光寺的佛陀也各自交出自己炼化的大旗,笑道:“看来我不适合做这个旗主,还是继续做一个散人罢。江教主,你欠我一个人情,将来小佛但有所求,你须得将人情还我。”

    江南点头,笑道:“子川必然有所回报。”

    真法佛陀将诸多大旗丢入深渊之中,笑道:“还望教主切莫忘记了今日之言。小佛告退!”

    他遥遥向都天府施礼,朗声道:“都天神主,可否放小佛归去?”

    都天府中,都天神主的声音传来,道:“不送了。”

    真法佛陀松了口气,率领几尊佛陀离开都天神界,出了都天,一尊佛光寺佛陀连忙道:“师兄,为何要离开都天?如今浩劫在即,我佛光寺也难免有覆灭之虞,不如在都天中清净。”

    真法佛陀笑道:“诸天万界浩劫将起,哪里都不得清净,都天神界也免不得要覆灭,真正的清静之地是我大西天佛界。我已经得到佛帝法旨,要我们暂且离开诸天万界,等到浩劫之后归来,暂避这场大劫。待到浩劫过后,有佛帝将转世诸天,弘扬佛法。”

    “善哉善哉!”

    几尊佛陀道:“佛帝东来,转世诸天,只怕有许多磨难。”

    “这是自然。”

    真法佛陀沉声道:“诸天万界的强者怎么会容忍另外一个宇宙的神帝转世在自己的宇宙之中?所以我才与江教主没有撕破脸皮,他欠我一个人情,将来他若未死,定然是诸天万界的巨头,那时让他还我一个人情,为东来佛帝护法。”

    “若是那时玄天教主不认账,又该当如何?”一尊大佛担忧道。

    “他虽然诡计多端,但却是一个信人,不至于不认账。”

    真法佛陀笑道:“如今,我们立刻回佛光寺,收拾细软,带上诸多弟子,尽快离开诸天万界这个是非之地,在宇宙膜胎自然有大西天的佛祖接引我们!待我们卷土重来时,便是佛光照耀诸天之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