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四十七章 警告森罗(求订阅!)

第七百四十七章 警告森罗(求订阅!)

    江南一出手便是三道开天印,这三印是何等大气磅礴,他已然动了决杀之念!

    适才他还想擒下紫垣魔帝,炼化其神xìng来提升自己的混沌元神,得到紫垣魔帝的记忆,召唤魔帝的皇道极兵,而现在,他只想将这尊魔帝连同兰陵烈一起斩杀!

    紫垣魔帝的记忆可以不要,皇道极兵也可以不要,但紫垣魔帝和兰陵烈一定要铲除,这两人都是地狱中潜力无穷的强者,假以时rì,必然会成为诸天万界的劲敌,浩劫之中,将会不知有多少人丧生在他们之手!

    大船之上,紫垣魔帝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只见江南的三尊真身一印飞来,那种场面仿佛是仙人身处混沌鸿蒙中,开天辟地,一印之间,便将混沌鸿蒙分开,玄黄开辟天地生,yīn阳造化荡昼夜,星河升腾,四象分立,五行演化,**八荒,九宫天干地支,天罡地煞,悉数囊括在江南的这一印之中!

    这是融合并且超越皇道神通的神通,将江南所学的种种神通熔铸一体,所演化的一种无双神通!

    这一道神通的威能,比紫垣魔帝的皇图霸业这等神通都要强横,霸道绝伦,有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不将混沌劈开誓不罢休的气概!

    原本,在江南开创出的无畏印之时,这门印法只是初具形态,只有骨架,而现在,随着他的眼界见识rì益激增,这门印法的威能也在与rì俱增,展现出非凡的力量!

    “若是他先前与我动手时便动用这等神通,我即便接下也要遭到重创……”紫垣魔帝额头冷汗滚滚。   http: 心中暗道。

    “去!”兰陵烈足下重重一顿。只见两人脚下的大船后头翘起。翻滚着向江南这三印迎去,大船横空,长达数百里,无数魔光炮在这一刻启动,轰隆隆炮光齐shè。

    下一刻,大船平平裂开,断成四截,接着整艘船突然间蒸发。化作玄黄二气,二气分开,生成一座大陆和天空,天空中星光点点,大陆中四象升起,五行涌动,宛如灿烂无比的世界在这一刻生成。

    接着这一座小世界湮灭,三道斧光气势汹汹切来!

    这艘大船乃是兰陵烈亲手所炼的神魔之宝,别人不知道兰陵烈的强大,而紫垣魔帝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兰陵烈乃是地狱中出类拔萃的人才。被许为有帝资的强者,此人没有修炼其父兰陵神皇的法门。而是自创功法。

    在诸多魔帝复生之时,兰陵烈一一拜访这些魔帝,讨教神通,对于兰陵烈,这些魔帝并没有吝啬,纷纷出手指点。

    兰陵烈自此修为实力突飞猛进,每一尊魔帝对他都极为期许。甚至连紫垣魔帝自己,都曾经指点过兰陵烈,深知其强横之处。

    兰陵烈所炼的法宝,其威能绝对达到天神之宝的巅峰,属于jīng品中的jīng品,只是这样的法宝,竟然被江南的神通轻易间便切碎,可见江南的这三印蕴藏的威能是何其恐怖!

    而在此时,兰陵烈与紫垣魔帝落在冥河之上,两人身躯飞速向后滑去,冥河呼啸澎湃,迎着斧光冲击,大浪滔天,扑向开天印,随即重重的大浪蒸发,化作漫天迷雾。

    江南迈步走出迷雾,万里的混沌世界展开,身躯无比伟岸,远远看去,他如同一尊万里多高的混沌魔神,站在冥河的尽头!

    兰陵烈与紫垣魔帝虽然不想承认,但心中也不由得认为,单对单,他们绝对无法与此时的江南抗衡,此时的江南,是一尊比大魔王还要恐怖的人物!

    两人速度极快,脚下的冥河飞驰而过,瞬息数万里,而且冥河还在不断延伸,将他们与江南的距离不断拉开!

    “灭世!”

    江南一印轰出,兰陵烈与紫垣魔帝顿时看到一个巨大磨盘如同漏斗,滚滚转动,将冥河不断吞噬,他们二人的速度虽快,但也抵不住这个大磨盘吞噬的速度!

    那磨盘广大无比,冥河落入其中,立刻被绞碎,化作丝丝缕缕的鸿蒙紫气,让磨盘中紫气氤氲,更显恐怖!

    江南飞来,速度比两人丝毫不慢,灭世印吞噬冥河的速度更快。

    “天殇神枪!”

    兰陵烈怒吼,乌发飘扬,头顶陡然浮现出一座魔道天庭,无数神魔在天庭中乱舞,陡然凝聚在一起,化作一头顶天立地的大魔神,一杆血红sè长枪从天庭中浮现出来,被那大魔神一把抄在手中,迎着灭世印所化的磨盘狠狠刺去!

    这杆天殇神枪越来越大,越来越粗,越来越长,一枪刺出,长枪长达千里,粗三四里,枪身弥补各种道则所化的古怪纹理!

    这一枪蕴藏兰陵烈无敌的信念,大气磅礴,长枪刺入磨盘之中,甚至让磨盘陡然停止转动片刻!

    咔嚓,咔嚓!

    爆裂声传来,天殇神枪瞬间扭曲,如同麻花一般拧成一团,将那手持长枪的大魔神震碎,化作无穷道则四下崩散!

    兰陵烈周身炸开,血雾蒸腾,这一次对撞让他口中吐血,鲜血飞出,陡然化作一片血海,血浪滚滚挡住江南去路,随即血海落入灭世印所化的磨盘之中,被吞噬炼化,瞬息间消失不见。

    “神皇符!”

    兰陵烈咬牙,陡然抛出一块玉符,玉符炸开,苍苍茫茫的大千时空从神皇符中迸发而出,一时间满天星斗出现,一颗颗硕大的星辰错落有致,横在江南与他们之间。

    “神皇符挡不了他多长时间,紫垣魔帝,我们走!”

    兰陵烈不由分说拉起紫垣魔帝狂飙而去,而江南闯入神皇符所化的大千时空之中,急速穿行,这道符文所化的大千时空无比广阔。有着无数星辰星球挂在其中。他身形一动。顿时只见无数星球密密麻麻向他压来。

    江南身躯一震,混沌洞开,他的混沌世界开启,那些星辰星球并非是真正的星球,而是神金所炼的法宝,落入他的道则小世界中,立刻便被绞碎,消失不见。

    不过数之不尽的星辰连续飞来。还是拖慢了他的脚步。

    待到江南冲出神皇符所化的空间,只见兰陵烈与紫垣魔帝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显然,这二人也jīng通一种隐藏行迹的法门,只要脱离视线,便无从搜寻。

    突然,空间震动,神皇符所化的大千时空急剧缩小,化作一块玉符,便要破空而去。

    “还想将这件宝物收走?下来罢!”

    江南探手,一掌笼罩数千里方圆。一把抓住这块神符,只见神皇符陡然间再次膨胀。化作大千时空,意图将他的手掌撑开。

    江南这只手掌被撑得越来越大,却始终没有被撑破,他五指张开,化作五座顶天立地的雄山,五行之气弥漫,霎时间化作大五行灭绝大阵,生生将神符中的空间无限压缩,片刻之后,大千时空再次被他压成一块神符落入他的手中。

    江南抹去兰陵烈的jīng神烙印,将神符收入紫府之中。

    “还是被他们逃了……兰陵烈,非同小可啊,不愧是神皇之子,地狱中的绝世奇才。凭我一人之力,想留下他们实在是千难万难。”

    无论兰陵烈还是紫垣魔帝,都是旷古难得一见的奇才,想要拿下他们任何一人都需要江南竭尽所能,否则便会功亏一篑。

    比如江南对付紫垣魔帝是,便是先让其麻痹,借其之手磨练自己的皇道神通,本体与其交手,而前世来生两大真身却暗中布置,将附近时空封锁,算计重重,引领着紫垣魔帝一点点走入杀局,这才险些拿下紫垣魔帝。

    若非兰陵烈陡然出现搅局,紫垣魔帝必死无疑!

    “这二人在地狱万界中背景深厚,他们逃脱之后,难保会有地狱强者前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也该走了!”

    江南身形一闪,消失在重重的融合神光之中,而在此时,紫垣魔帝与兰陵烈二人终于逃出融合神光,两人对视一眼,都心有余悸。

    “兰陵小道友怎么会知道我有危险?”紫垣魔帝躬身谢道,并没有因为自己是转世魔帝而心高气傲,瞧不起兰陵烈。

    兰陵烈还礼:“并非是我知道垣皇有危险,而是我父皇推算出垣皇此次进入融合之地突破,修成神位,成就太大,又是转世之身,有悖天道,伤了天合,必然会遭到大劫,有陨落之兆,所以命我前来相助。果不其然,垣皇果然遭遇大劫。我父皇还说,垣皇平安度过这次大劫过后,便会平步青云,一rì千里,成就不可限量!”

    紫垣魔帝肃然,露出敬佩之sè:“神皇居然能够算出我有劫数,看来神皇越发高深莫测了。对了,神皇是否算出与我交手的那位玄天教主,到底是诸天万界的哪位神帝转世?”

    “我父皇只是算出垣皇会有劫数,但也不知劫数到底指的是什么,我来到此地,才知道垣皇的劫数是诸天万界的神明。”

    兰陵烈肉身伤势渐渐恢复,与他边走边谈,沉声道:“此人名叫江南,自称玄天教主,乃是诸天万界的一个后起之秀,并非是神帝转世,来历浅薄,没有什么背景。我父皇已经从诸天万界中得到一些秘辛,其中有值得关注的诸多少年强者,这位江教主便是其中之一。森罗魔皇在关注他,试图将他炼成自己的下一具肉身,不曾想他也在融合之地修成神魔。”

    “不是神帝转世么?”紫垣魔帝心头大震,喃喃道。

    他一直以为江南是神帝转世身,心中却也没有将这场败仗放在心上,毕竟神帝是与魔帝并驾齐驱的人物,两帝相争,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败了,下次找回场子便是。

    只是他却没想到,江南竟然不是神帝转世身,而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土著,让他心中有些失落!

    紫垣魔帝感慨道:“诸天万界,居然还有这等人物……等等,你刚才说森罗准备将他炼成下一具肉身?”

    兰陵烈点头:“森罗魔皇为了这具肉身,已经等待很久了,一直在等他修成神魔,然后便将这位玄天教主夺舍。垣皇放心,玄天教主修炼了魔极证仙经,森罗魔皇的神xìng只要一降临,便会直接击溃他的神xìng,将他抹杀掉!”

    紫垣魔帝脸sè剧变,连忙道:“不可!你可知道我为何几乎惨遭他灭杀也没有试图神xìng脱壳将他夺舍?因为我感觉到,他体内藏着一件恐怖的宝物,这件宝物极为危险,甚至可以伤到我的神xìng!森罗若是夺舍他,必吃大亏!走,快走!必须先去jǐng告森罗!”

    ————又是三千五百字,今天算是小爆发了,求订阅,求chaye.chaye推荐票~~(未完待续……)亅